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昏后再婚 第374章 霍月沉陷入昏睡中

时间:2018-06-13作者:熊猫芃芃

    第374章霍月沉陷入昏睡中

    夏念念迅速低下头:“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在自己的情绪彻底崩溃之前,捂着嘴,快速地跑了出去。

    霍风有些疑惑:“刚才那位姐姐是谁?”

    霍天凌的眸底闪过一丝嘲讽,漫不经心地说:“大概只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吧!”

    霍天凌拥着女人走进了拍摄的房间,白善柔正沉着脸在教训助理:“找到夏念念了没有?”

    助理一脸的为难:“还没有,不过她应该已经来了,在她出门前还跟我通过电话。”

    “你不会打电话啊!”白善柔理了理披肩。

    助理握着手机:“已经打过了,夏小姐没有接。”

    “算了,算了!”白善柔冷哼了一声:“小门小户的女儿就是上不得台面,原本拍摄全家福就不该让她来,不来倒好了。”

    她抬眸,刚好看到霍天凌拥着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走进来。

    白善柔用力眨了眨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怎么可能?

    她那个死心眼的大儿子,这么多年身边就只有夏念念一个女人,什么时候竟然变了?

    霍天凌和那个女人一直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

    白善柔看得一肚子火。

    原本夏念念就上不得台面,现在怎么找了一个比夏念念还要低贱的女人?

    “今天拍全家福,你带这种女人过来做什么?”白善柔沉着脸质问。

    霍天凌冷笑了一声:“全家福?你确定全家都到了?”

    白善柔的眸光闪了闪:“你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全家,又假惺惺的拍什么全家福呢!”霍天凌漫不经心地说着,抓着那个女人的手亲了亲。

    那女人娇笑着,扑到他怀里。

    白善柔豁然站了起来:“你闹够了没有?你爸爸马上就要出来了,你如今也是当总统的人了,怎么不注意一点分寸?”

    “呵呵!”霍天凌嘴角笑着,但是那笑意却并没有到达眼底:“难道不是吗?霍风是姓霍的吧,他怎么没资格拍全家福呢?”

    霍风是私生子,这么多年都在国外,今年是考虑到霍夜天生日,再加上学校放了两个月的长假,才被允许回来的。

    “他什么身份?又不是我的儿子,也配照全家福?”白善柔咬牙切齿。

    霍天凌勾了勾唇角,眼底却森寒一片:“那你的小儿子呢?他总是你的儿子吧!你拍全家福的时候,会想起他吗?”

    白善柔瞳孔一缩,身体微微颤了颤,她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阴鸷。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一刻站在她面前的人,不像是她的大儿子。

    倒像是已经死去十年的小儿子,霍天凌!

    过了半天,白善柔才回过神来,她怒吼道:“你闹够了没有?带这种不三不四的女人回来,还在这里提已经死去的人,你是不是疯了?才当上总统几天,就开始胡闹了?”

    霍天凌微微一笑:“你说得对,我是总统,我可以胡闹的事情应该还有很多,我就不在这里拍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全家福了。”

    说完,也不管白善柔的脸色有多难看,拥着那女人就走了。

    -

    夏念念哭着跑了出去。

    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的月沉,不是这样的人,不会背叛她。

    夏念念哭了很久,渐渐冷静下来。

    她总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劲,霍月沉突然之间性格大变,感觉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她拿出了手机,决定找白光霁问问,毕竟白光霁和霍月沉是多年的好基友。

    说不定,他知道霍月沉性格大变的原因。

    电话响了许久,白光霁才接起来。

    “光霁,你最近和月沉有来往吗?”夏念念问。

    白光霁默了下:“我最近在做一项实验,一直呆在实验室里,有一阵子没见他了。”

    “我觉得月沉最近很奇怪,他变了。”夏念念捏紧了电话:“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或许是当总统压力太大了吧?”

    “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夏念念缓缓说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刚刚订婚,我不相信他会背叛我,可我是亲眼见到的。”

    这一次,白光霁沉默得更久了。

    过了好半天,他才说:“念念,你最近不要接近他。”

    夏念念敏感的察觉到,他的话里另有隐情。

    她激动道:“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不是!”白光霁果断否认:“我只是觉得,他最近因为当选总统,压力太大,可能导致情绪不稳,有可能会伤害你。”

    夏念念本来想说“月沉不会伤害我”,可是想到最近发生的事情,又说不出口了。

    “总之,你相信我,和他保持距离。”

    夏念念还想问清楚,白光霁已经挂掉了电话。

    白光霁转过头,在简单的房间里,有一张小床。

    俊美的男人闭着双眼,浅薄的刘海扫过他好看的额头。

    男人在昏睡中眉头紧皱,一副十分不安的样子。

    他的右手还挂着点滴,手背一大片淡淡的淤青。

    白光霁坐在床边的凳子上,低声轻唤:“月沉,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霍月沉没有半点反应,长长的睫毛在眼窝处打下一片阴影。

    英俊温和的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安静地陷入深深的沉睡中。

    白光霁叹了口气,低声喃喃地说:“月沉,别睡了,快醒来吧!”

    当日在仓库一场恶战,霍月沉受了重伤。

    伤势太重,骨折的1;148471591054062地方都上了石膏,内脏的损伤需要慢慢恢复。

    他始终在昏睡,没有任何转醒的迹象。

    大概是因为精神受到了刺激,接受不了白光霁的背叛,才会一直陷入深睡,不愿意醒来。

    白光霁盯着霍月沉的脸,眸光中暗藏着难言的深邃。

    他生在白门,被白门养大,是白门的死士。

    很多事情,他都是身不由己。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一开始就没有被派到霍月沉身边。

    那再遇到他的时候,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有内疚和无奈。

    白光霁掖了掖他身上的被子,站直身体:“你如果再不醒来,夏念念也许会恨上你了。天凌,似乎冒充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