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昏后再婚 第413章 吃什么长那么大

时间:2018-06-13作者:熊猫芃芃

    第413章吃什么长那么大

    莫晋北一直低着头,没有看到杨妙的搔首弄姿。

    可是杨妙的身体已经离得莫晋北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夏念念只觉得“啪”的一下,脑袋里仿佛有一根弦生生的断掉了。

    她扭头快步走了。

    对面的人是莫晋北的秘书,夏念念不想被人看到,她闪身跑进了卫生间。

    秘书愣了愣,以为自己眼花了。

    秘书敲门:“莫总。”

    杨妙看到有人打扰,有些不甘心地瞪了秘书一眼,然后又柔声说:“莫总,银耳汤放在这里了,我回头再来汇报项目的事情。”

    莫晋北压根就没有看那碗银耳汤一眼,冲着秘书问:“什么事?”

    秘书回答:“是小少爷来了。”

    莫晋北埋头在文件里,冷冷地说:“让他回去。”

    秘书无奈,迟疑了下,才说:“我刚才好像看到太太了。”

    话音刚落,就看到原本面无表情的莫晋北,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眉梢眼角都染上了无法言语的温柔和喜悦。

    -

    夏念念在洗手间里,打开水龙头,捧着水洗了好一会儿脸,整个人才清醒过来。

    她虽然是相信莫晋北的,可是看到那个杨妙靠得那么近,他竟然都不推开,实在太让她生气了!

    还喝什么银耳汤!

    喝喝喝!

    喝他妹啊喝!

    夏念念抽出纸巾,擦了下脸和手,气呼呼地把纸巾用力扔进了废纸篓。

    她对着镜子挺了挺胸,照了半天,又拿手比划了一下。

    好像刚才那个杨妙的胸有g杯吧?

    到底是吃什么吃那么大的?

    哼!肯定是买的带泡沫的胸罩,集中托高的!

    夏念念出了卫生间,垂头丧气地走出去,就听到了莫承佑的声音。

    夏念念下意识地躲到了柱子后面。

    岂不知,她鬼鬼祟祟的样子,早就被莫承佑给看见了。

    杨妙追上了莫承佑,讨好地说:“小少爷,你的水壶忘记带了。”

    莫承佑抿着唇看着水壶上面哆啦a梦的图案。

    这个水壶是夏念念给他买的,他一直都当成是宝贝一样珍爱,去哪里都随身带着。

    杨妙又把水壶往他面前凑了凑:“拿去呀。”

    莫承佑突然绷紧了小脸,紧抿着唇,把水壶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水壶立刻就摔裂开了,盖子也飞了出去。

    杨妙吓了一跳:“小少爷……”

    莫承佑气呼呼地说:“我最讨厌这个水壶了!”

    站在柱子后面的夏念念闻言,心里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攥紧,让她的喉咙发干,眼泪迅速涌上了眼眶。

    夏念念捂着嘴,转身跑了。

    看到柱子后那抹纤细的人影消失了,莫承佑这才埋下了头,情绪格外的失落,杵在那里,连动都不想动一下。

    “怎么了?”杨妙弯下腰,用自以为最温柔的笑容说:“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告诉阿姨。”

    沉默了一会儿。

    莫承佑抬头看向笑得一脸和蔼的杨妙,淡淡地说:“我爸爸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你当不了我的后妈。”

    杨妙脸上的肌肉抽了抽,虽然还在笑,但是表情看上去十分的滑稽。

    莫承佑叹了口气,又补了一刀:“我虽然失恋了,但是我也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我是不会接受你的。”

    -

    夏念念哭着跑出去好远,觉得自己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了。

    她垂头耷拉着脑袋,神情沮丧地走在街上,漫无目的地乱逛了一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只手伸了过来,拉住了她的手。

    “走够了没有?”

    夏念念回头,对上了莫晋北的眼睛。

    男人显然已经跟着她走了很长的路,想看看她到底会走多久。

    看到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莫晋北的心又软了。

    他的大掌轻轻蹭走了她细嫩皮肤上的泪痕,语气温和:“你这是怎么了,走了这么久还不饿?你怎么这么爱哭,是爱哭猫投胎的吗?”

    顿时,所有的委屈都涌上心头,夏念1;148471591054062念猛地甩开了他的手,就像是个孩子般闹别扭。

    她硬咽着,又有些恼怒地说道:“你走啊,你喝银耳汤就饱了,还来管我饿不饿!”

    莫晋北没有防备,还真被她推开了,他绷紧了唇角,不悦地说:“什么银耳汤,我跟你瞎逛半天了,什么东西都没吃!”

    夏念念气得双颊通红,伸手在胸前比划了半圆,恶狠狠地说:“刚才那个女的,胸有这么大。”

    她想了想,又把圆圈比划得大了些:“这么大!我亲眼看到她喂你喝银耳汤!”

    莫晋北被冤枉得额头上的青筋直冒,深邃的黑眸里似是酝酿了暴风骤雨。

    他伸手拉着她,不由分说地往前走:“走,我们去医院做胃镜检查,你看看我今天吃东西了没有!”

    夏念念被他吼了一通,眼睛一红,抿了抿唇,就开始哭了。

    莫晋北的太阳穴突突跳得厉害,突然就想起了,莫承佑三岁以前总是爱哭,哭起来没完没了的,到底是随了谁。

    看到她哭得梨花带雨,莫晋北怎么也硬不下心肠,不是很熟练地抹去她的眼泪,语气尽量放柔。

    “我真的没吃东西,什么银耳汤我看都没看见,光顾着追着你跑了。”

    夏念念哭到打嗝,莫晋北心疼的轻拍着她的背:“好点儿没有?”

    夏念念哭得都岔气了,她推开他:“你还亲那个女人了!”

    “我亲过猪!”莫晋北暴跳如雷地吼道。

    夏念念被他的高声贝吓了一跳,眼看嘴巴一瘪,又要哭。

    莫晋北又是无奈又是无语,在她哭出来之前,用力用嘴巴堵上了她喋喋不休的小嘴。

    一顿缠绵的亲吻之后,莫晋北有些嫌弃地说:“快擦擦脸吧,花脸猫我不亲。”

    夏念念从包里拿出纸巾,擦掉了眼泪,又吸了吸鼻子,才打着嗝说:“你才……你才是花脸猫呢!”

    好不容易才哄好了老婆,莫晋北带着夏念念去了一家法国餐厅用餐。

    刚刚坐下,莫晋北却又转头过来亲了下她的嘴角。

    “你干嘛呀!”夏念念看了看四周。

    莫晋北指着墙上的一排字,微微有些不耐烦的解释:“这家餐厅的规矩,进来之后必须要接吻。”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