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一章:剑炉、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第一章:剑炉、剑奴

    浣衣下院后山有一剑池,世传欧冶子于此铸剑,湖边有一片塔林,乃是浣衣下院铸剑之所。

    而此时——

    “你们,都是幸运的!能够从上万弟子之中脱颖而出进入剑炉成为铸剑学徒,应当感到无比骄傲!”大腹便便的执事迈步行走在塔林之中,在他的周围,有着数百座高达数米的圆形炉子。

    炉中火焰升腾起足有数米之高,每一座炉子面前,都站着一名穿着粗布衣裳的少年,年纪不过十五六岁,手中各自拿着一块湿毛巾,湿毛巾抓着打铁钳,钳子上,是已经被煅烧得通红一片的精铁。

    “还荣幸呢,没法锻造出一柄入品剑器的话,就只能被放逐下山。”方逸看了一眼角落站着的那群汗流浃背,已经快满十六岁的剑奴悻悻的道。

    剑炉,锦州浣衣下院最特殊的地方。

    浣衣下院作为上清境九大下院之一,外门弟子上万,五年开一次山门,十六岁以下剑者,只要拥有炼气天赋,便可以被浣衣下院选入门内。

    而方逸,乃是现任掌院曲云端的义子。

    当年还是门派大弟子的曲云端下山历练,在路经一处深山之时,耳听得山林之中偶有虎啸与啼哭之声传来,当曲云端大步流星赶到时发现虎穴之中竟然趴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小男孩,而在小男孩的旁边一只吊睛白额虎七窍流血,眨眼之间便断了气。

    小男孩看着曲云端嘿嘿的笑,抱着曲云端的大腿怎么也不撒手,曲云端明白,这是上天赐予他的缘分,于是便将他带上了山,收为义子。

    天生爱调皮捣蛋的他就没让曲云端一天省心过,昨天偷药铺灵草,今天泡无根灵泉,居然还胆大包天的把护山圣兽火麒麟的胡须给拔了,引得门派上下鸡飞狗跳,怨声载道,不到十岁便在门派入门弟子中臭名远扬,甚至长老在掌院面前争得面红耳赤,说他是门派的败类,要将他逐出师门。

    可掌院真人就是喜欢他这性子,他觉得孩子淘气是正常的,根本上不到门派长老要将他逐出门派的地步,于是每次都是罚方逸去抄写道德经,虽然长老们根本不解气,可出于掌院面子的照顾,此事就再也没提过。

    随着方逸一天天长大,他的肉体天赋日加强横,十一二岁时身体便健壮如牛,但修炼天赋却迟迟不得显现,每次测试都堪堪过了炼气境而已。

    门中有规定,不论长幼尊卑出身如何,凡是年纪达到十六岁的男子,都必须到剑炉去锻造一柄入品剑器,若是达不到要求,便会被下放到凡尘管理外门俗物,于是十四岁的方逸被下放到了剑炉,成为一名光荣的剑奴。

    剑者,乃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身份。

    谁不想提三尺青锋,登上九重剑塔,令万剑俯首,做那剑中之王。

    金丹以下,无论是筑基境的剑师也好,炼气境的剑士也罢,使用的剑,大多都是从各地的剑炉、铸剑坊流出的剑器。

    一名真正的铸剑师,走到任何一个地方,都能够受到礼待。

    然而,方逸进入剑炉的第一日,他就受了打击。

    如今剑炉里负责铸剑的剑奴,约有近千人,其中年纪最大的都不超过十六岁,超过十六岁,就会被下放到山门外,唯有铸造出入品剑器的人,方能被称为铸剑师,跻身内门。

    普通剑者使用的凡剑,只能承受不能外放的气劲,经过地火淬炼的剑胚,也就是浣衣下院这些外门弟子使用的佩剑,虽然没有开锋,但即便是剑气外放的炼气境修士使用,也不会损坏。

    唯有能够加强剑气,剑身上刻有剑阵的入品剑器,才是世间剑修勉强能够看得上眼的剑。

    现在方逸能够使用的铸剑材料,便是白日里,他从矿洞里面挖出来的粗铁矿石。

    矿石经过煅烧,注入剑气,靠着火炉不断加温,经过剑奴不断地锻打,足足半个月后,便可将百斤的粗铁矿石,锻打出拳头大小的精铁,这一项步骤它考验的更多是耐性和悟性。

    ————

    “哟,方逸,偷懒呢。”也就在他发愣的时候,三名同样穿着粗布短衫的少年走到了他的面前。

    “有事?”

    “这块剑胚,马少征用了。”矮胖子鼻孔朝天,看都不看方逸,拎起来火钳就往剑坯上伸。

    其实几人早就在暗中观察方逸了,惦记着方逸炉子上的这块剑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嘶……好痛,方逸,你干什么?”矮胖子的手掌在空中被方逸一拍,直接落到火炉上。

    “滋”的一声响,他整只手掌直接被烫得肿红,当他收回手掌之时,掌心已经变得一片血肉模糊,而在他刚才接触的火炉边缘,正好被烙上了一层皮。

    方逸戏谑地看了他一眼,“敢在爷爷面前伸出你的狗爪,不想要了?”

    “你个混蛋。”矮胖子咆哮一声,另一只手掌裹上一层青色的劲气,带着破空的尖啸,直袭方逸胸膛。

    “嘭”方逸脚下朝后一个小撤步,轻松躲开正面的偷袭,伸手一抓,“啪”,稳稳地擒住了对方的手臂。

    顺势发力,将其拉到身旁,用力一靠。

    “嘭”对方的身体,直接顺势撞到了炉壁上。

    “啊……”一股猪肉烤焦的声音和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当方逸松开这货,他整个人已经滚落在地,后背上的衣衫已经被炉壁的高温引燃,后背大片血肉暴露在空气中,大片的水泡和水泡之下烫得发紫的伤口,甚至他的衣服上还沾着火星。

    他在地面上来回地翻滚,努力用尘土灭掉身上的火焰,后背传来的疼痛,却一直让他疼得龇牙咧嘴。

    “方逸,你该死——”他脚步踉跄两下便稳住身形,怒视方逸的同时,手掌朝腰间一摸,竟是拔出了随身的短剑,手腕翻转,一朵剑花跃上剑尖,奋力一剑,直刺心脏。

    这么近的距离,方逸几乎避无可避。

    他大手一抓,将架在炉上的剑胚拿在手中,下意识地挥剑一挡。

    “铛”金铁交击,火星四射。

    方逸在挥剑的刹那,便直接出脚。

    “嘭”一脚踢中矮胖子胸口,他怪叫一声,嘴里咳血落地,这一次,却没能爬起来。

    “矮胖子,没事吧。”三人中的黑脸汉子立即上前将其搀扶起来,喂他服下一粒丹药。

    “方逸,矮胖子可是我的人。”三人居中的马东来,剑炉马执事的儿子,年仅十六,已经是炼气五层,上个月,已经锻造出入品剑器。进入内门,已是板上钉钉。

    此刻,他双眼阴翳,脸上密布着寒霜。倘若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此刻在他眼中的方逸,已经被他碎尸万段。

    方逸眼神阴冷,一手缓缓将掌中剑胚上提,直指马东来的鼻尖。

    “不服,那你来啊。”

    他双眼瞪圆,声音变得有些沙哑,“方逸,别以为你是掌门义子我就怕你,整个门派谁不知道你修炼天赋差到极点,不日就要被赶下山门。”

    方逸冷笑一声,“但我现在,一样可以揍得你满地找牙,你信不信?”

    “好啊,那本少就来试试。”马东来心中怒气升腾到极致,面色更是阴沉得能够凝得出水来。

    “死鸭子嘴硬,死到临头我看你也就剩下这张嘴了,让我来好好的教你做人的道理!”马东来怒气升腾,面色阴沉得似乎能凝出水来。

    他一边拔剑,脸上的怒意慢慢又换成讥讽的样子,“我现在就让你知道天才和废物之间的差距,就算你是掌院的义子,没有修炼的天赋,你这辈子也只是一个废物。”

    “锵……”炼气六层的剑气激发,剑身上直接裹上一层火焰。

    “嗒嗒嗒——”也就在马东来踏步上前的刹那,平地里传来一声大喝。

    “住手。”

    “马东来,在剑炉这般行事,似乎不妥吧?外门大比在即,你很快便要进入内门,成为万人敬仰的剑师,又何必来我剑炉挑起争端呢。一块破铁,以你父亲的能耐,在府库里面随便找找不就有了。”围观的人群中走出一人,他三十岁出头,络腮胡,身上肌肉虬结,身高足有一米八几,走到近前,却是高出方逸一头。

    马东来看着走到近前的孙不二,面色一阵轻一阵白,这家伙是剑炉的管事,威望高,资历老,就算是在浣衣下院,这样的小人物身上也是有着大能量。

    “行,孙不二,今天我就给你个面子。”

    “狗杂种!敢和马少作对?这次算你命大,以后千万别出下院的大门,不然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咱走着瞧!”跟在马东来身边的那名眼小嘴尖,矮胖子侯天捂着缠了纱布的手掌,,眼中充满了威胁和杀机,深深地看了一眼方逸,然后小跑两步跟上马东来快步离去。

    方逸静静地看着三人渐渐消失的身影,转身走向后山,紧握的拳头一刻都没有松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