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二章 剑池、剑迟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继续吧,做好自己的事。”孙不二的话不多,在他离开之后,陆陆续续,已经是有人开始下山,黄昏过后的黑暗,是地火波动最为平缓的一段时间,地火不再旺盛,那么,也就不是铸剑的最好时间。

    每一日,依靠地火的剑炉,只有在午时左右铸剑,才是最佳。

    方逸无法停下来,他手臂上的肌肉已经鼓起,一手用打铁钳夹住快要成型的剑胚,一手挥动大铁锤。

    “铛”一下击中,反馈的力道和角度刚刚好。

    “铛铛铛”连续落锤,没有章法,但是每一次打击的位置几乎都是一致的,入门三月,方逸也就只掌握了这一点。

    “再有三百下,就可以尝试着覆土烧刃了。”

    方逸面前的火炉边上,放置着一袋褐色的泥土,这是浣衣下院山脚流沙河河底的河砂。

    在柔软程度上,河砂有些像淤泥,但能够帮助开刃。

    经过覆土烧刃这一阶段后,剑刃区域的硬度要高于剑身,刚柔并济,也是一把剑胚所需要达到的条件,如果覆土烧刃能够达到剑炉的要求,甚至可以尝试血祭开刃。

    只是,以方逸现在的条件,是无法找到精怪妖血来血祭开刃的。

    “铛”当他放下锤子,双臂已经是有些发麻,重达数十斤的大铁锤,在他这个年纪和修为境界,需要双臂握紧铁锤的长柄,全力挥动。

    每一下砸击,对于他的身体都是负担。

    刚刚进入剑炉的剑奴,很多时候,都会待在地下矿洞里面收集矿石,很少有人会浪费体力,尝试着去铸剑。

    就算是已经成功铸造出几把剑胚的老牌剑奴,铸剑一次,也会歇息一段时间。

    欲速则不达。

    方逸松开了握着打铁钳的手,双手用力将地上的麻袋拎起,他将里面的河砂全部倒进了脚边的模子里,然后将通红的半成品剑胚放到了上面。

    “哧”滚烫的半成品剑胚,即便是面对冰凉澈寒的河砂,也释放出一股热气。

    不过,它表面的温度,只是刚好能让这些河砂变得更为柔软,贴附在它身体上而已。

    转眼间,方逸盖上模子,将其放到了火炉上。

    不过盏茶功夫,黏土烧制的模子已经是被地火烤得开裂。

    “铛”他挥动铁锤一砸,模子直接碎裂开来,不少泥土落进了火炉里,不过无伤大雅,这里的火炉,都有着一个直通山肺的地火泉眼。

    除非在这里设置一个剑阵,否则,山肺的地火,是无法压制的。

    此刻,呈现在方逸面前的,是被褐色河砂包裹的半成品剑胚,它在火焰中逐渐变色。

    “如果河砂融化的话,应该会变成黑色。”方逸嘴里念叨着他从书上看来的经验,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剑胚。

    四周的旷野,已经陷入静寂,头顶的霞光早已消失无踪,剩下的,不过是一片漆黑和那微微露出玉玦一角的皓月。

    “啪嗒”时而,附近被铁锅盖掩着的火炉还能够爆裂出一朵很小的火花,方逸的脸很红,他起伏不定的心跳已经恢复,他心里很焦急,这个点儿的温度,什么时候才能够达到覆土烧刃的临界点,很难说。

    不过,他必须得一直盯着,不能错过任何的时机,如果火候过了,这一次铸剑,也就失败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渐晚,他抬头看到了悬挂在天边的皎月,顺着它洒落下的银辉,看到了剑池中的倒影。

    他眼神一动,似乎,那池中的影子晃动了一下,仿佛要跃出水面。

    他看了一眼还在煅烧的剑胚,下意识地跟着走到池边。

    “哗啦”,一团银色的光魄竟是在他靠近水面的刹那,破开波光粼粼的水面,直接落到他的胸口。

    他感受着胸口的炙热,伸手猛地掀开胸膛的衣襟,却只能借着月光看到心脏部位通红的一片。

    紧接着,他的胸口传来了一阵剧痛。

    “移山易,铸剑难。”

    “御剑近,融剑迟。”

    他大脑一阵天旋地转,此刻,一道道亘古苍老的低喃,回荡在他的耳边。

    一字一句,皆是铸剑。

    “天之精,地之华。”

    “月之精,日之华。”

    “哎……算了,以这小子的悟性,貌似也听不懂这些……”

    ——

    “啪嗒”深夜里,火炉上的火星炸开,一滴飘落到方逸的身前,他浑身一激灵,突然坐起身来。

    他脑袋浑浑噩噩,胸膛突然掠过一道银光。

    他脑海中立即显现出一篇功法。

    “《玄重九锻》”

    “是……你吗?”方逸捂着再次发烫的胸口,他能够感觉到,是因为它的存在,让自己脑海中多了这么一门功法。

    “没想到这么多年以后,我遇到的第一个人族,会有这么羸弱的身体。”

    方逸看了一眼四周,一手捂着胸口,下意识放低了声音“是你,在说话?”

    “真是愚蠢,不过好在,你唤醒了本尊,本尊已传授你《玄重九锻》,算是扯平了。”

    方逸心中一动,“那可不行,倘若不是因为我的话,你还要在剑池沉睡数千年……而且,你传授给我的功法,我也……我也……”

    “看不懂,就明说。”

    “……”

    “起身,走到炉边。”

    方逸狐疑地看了一眼还冒着火星的炉子,立即爬起身来,抬脚走到炉边。

    “没有杂质的精铁,看来,小子你在的门派,在筑基之前的培养,还是下了很多功夫。”

    “不过,这块黑炭是什么玩意儿?”

    方逸也看清了在架子上烤得漆黑一片的剑胚,听到体内那道声音的调侃之后,他面色一沉,正想说些什么,右臂已经不由自主地抬起。

    “砸”伴随着耳边的一声大喝,他猛地挥手落锤。

    “铛”一声金铁交击的声响回荡在耳边,铁锤上火星四射,一股震颤的力道传入虎口。

    “咔嚓”覆土包裹的土层裂开,露出了一道三尺长的黝黑剑身。

    “成品?”方逸眼中一喜,耳边却再次传来一声大喝:“砸。”

    “铛”第二锤下去,原本在覆土包裹下,煅烧得恰到好处的剑身,被铁锤砸中的地方,出现了凹陷。

    “背篓,取矿。”

    方逸将信将疑,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即便是入品剑器,体表出现了凹痕,也需要修复数日。

    他的潜意识里,是相信这道神秘莫测的声音的,或许……自己是被他给蛊惑了。

    “砸”当他将一块巴掌大小的铁矿按到凹痕所在,再次挥动铁锤,一击砸落,竟然是直接将铁矿镶嵌进剑身内。

    “再取”

    “好”

    “再取”

    “喂……太多了……”

    “费什么话。”

    不多时,呈现在方逸面前的,是上千次锻打之后,足足添加了一背篓铁矿的古怪剑胚。

    黝黑滚烫的剑身,坑坑洼洼的表面,唯一完好无损的,便是双手才能握住的修长剑柄,至于剑身,赫然变成了近四尺长,至于重量……

    “锵”方逸用湿毛巾抓起重剑,双手刚拿在手里不过顷刻,便将其抛到了脚前,剑尖轻松地切开了泥土表面,大半剑身直接扎进了土里。

    “剑重一百四十四斤,剑轻四十四斤。”

    “怎么会有两个重量?”

    “扛着重剑,走到剑池中央,运转《玄重九锻》。”

    方逸将信将疑,只得是努力将重剑拖在地上,迈步缓缓走向池边。

    “哧”剑身进入池水,一股滚烫的蒸汽从方逸身侧不断升腾而起,池底有淤泥,刚走到池边,池水便已淹没了他的小腹。

    随着他慢慢行进,手中的重剑已经完成了淬火,但他也感觉到了迟钝。

    “好重”,当他胸口被池水淹没之后,他已经快要接近剑池中央。

    “哐当”他终于承受不住在水中拖动重剑的压力,重剑脱手而出,砸在了池底的碎石上。

    “沉下去,屏住呼吸,运转功法,捧剑而行。”

    方逸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整个人盘腿坐着,沉入了池中。

    “哗啦”一声响,大股大股的水流顺着他的耳朵鼻子就钻了进来,但被他体内的气劲一冲,却始终无法进入他的体内。

    随着他开始运转功法,他的双臂在水中找到了重剑,他缓缓将重剑放在双腿之上。

    竟然……没有感受到想象中的沉重。

    他已经缓慢地将功法运转了一个周天,体表开始出现一层白色的光晕,他开始站起身来,双手捧着重剑,开始在池中的走动。

    一步,很是艰难,双臂上传来的重量,还有池水的压力,让他有些吃不消。

    但他还是扛住了。

    他很欣喜,头再次露出水面的刹那,他笑着张开了双眼,脱离了运转功法的状态。

    “锵”下一息,他整个人一个倒栽葱,栽进了水里,双臂之上传来一股磅礴的重力,几乎一瞬间,他的双臂就拖不住手臂上的重剑。

    他整个人倒在了水里,呛了几口水,再次爬起身来之后,一脸茫然无辜。

    “发生了什么?怎么剑又变重了?”

    随即,他面上露出几分惊喜,“莫非……这门功法, 竟是可以改变剑身的重量。”

    “蠢货,改变剑身重量,那得微末之法,也只得本尊收录?”

    “本尊是赋予重剑更强的重力,而你修炼的《玄重九锻》,便是开启重力的钥匙。”

    方逸恍然大悟,这样一来,他岂不是捡到宝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