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三章 试剑台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凡浣衣下院弟子,十六岁时,必须亲手铸造一把入品长剑,否则,终身无法进入内门。

    铸剑,是浣衣下院的传承,满门铸剑师,一品试剑台,这也是浣衣下院名震锦州,冠盖锦州数十家宗派的仰仗。

    方逸在炉边调息体内灵气,到了清晨,他立即快步朝着剑炉之巅的试剑台赶去。

    当他落到试剑台前宽敞的广场上时,这里已经汇聚了上百名穿着麻衣的剑奴。

    上清境,以剑为尊,做剑的奴隶,在所有剑修看来,是一种荣耀。

    当然,在浣衣下院,这个词,更多的,是代表剑奴那些终身被铸剑掣肘,无法跻身内门的失败者。

    “嗒嗒”赤着双臂的孙不二,来到了那一座足有一人高的石台前,“老规矩,试剑台,检验尔等这些日的成果。”

    “炼气三层以上,铸造出入品剑器着,可入内门。”

    “锻造出剑胚,可收编入库,奖励一块下品灵石。”

    “好了,开始吧,谁敢先来。”孙不二目光扫视一眼场中众多弟子,目光在方逸身上停顿刹那便挪移开来。

    “我来。”第一个跳上去的,是还有一个月便即将十六及冠的少年。

    他满脸恭敬地用双手捧着一把黑色古朴的长剑,他小心翼翼地将长剑放到石台之上,抬脚后退一步,眼神期待地看着石台。

    “唰”石台之上,剑身被一团柔和的光芒笼罩,不过刹那,便有一行字迹在石台上空浮现出来。

    “成品:剑胚”

    “哎”人群中传来一阵轻叹,少年轻叹一声,转身回走。

    “不换吗?”孙不二在他离开之前忍不住出声问道。

    “不换,我还没有自己的佩剑呢,自己亲手打造的第一把剑胚,总要留着。”

    “还剩一个月了,好生努力。”孙不二拍了拍他的肩膀,用眼神鼓励道。

    “是。”

    “下一个,谁来。”

    “我来。”这一刻,挤开人群的,赫然便是马东来三人。

    他一手拿着折扇,身上已经换了一身白衫,腰间挂着一块令牌,上面有着一行小篆,歪歪斜斜地刻着几个字“朝阳峰内门弟子:马东来”。

    “马东来,竟然晋升内门弟子了吗?”

    “那他怎么还来这里?”

    众人顺着马东来,看到了他身后捧剑而行的矮胖子。

    “王英?原来是他铸剑成功了。”

    “哼,不过是抢了个倒霉货的半成品剑胚开炉重新祭炼了一番,算得上是他前后铸造的吗?”

    “嘘,小声些,听说马东来已经被朝阳峰九剑之一的大日真阳收为弟子。”

    “嘶……那此子,岂不是有成为真传弟子的资格?”

    “倘若能够在二十岁之前踏入炼气后期,朝阳峰真传的位置,必定有他一席。”

    听着人群中的低声热议,方逸双手环抱着用黑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长剑,一脸冷笑地看着前方的马东来。

    一夜之间,自己的仇家便进入了内门,还成为了他日朝阳峰真传弟子的有力竞争者之一。

    不过,那又如何,自己锻造出八品剑器,必可踏入内门。

    “唰”他的思绪,被试剑台上刺眼的火光给打断。

    “九品剑器,特性:火焰。”在场上百名剑奴,都清晰地看到了试剑台上飘出的那一行字。

    “嘶……竟然是九品剑器。”

    “这下梁子结大了,也不知道昨夜,他们抢了那个剑奴晋升内门的机缘。”

    “梁子?师弟是在说笑吧,从今往后,这矮胖子王英也会踏入内门,浣衣下院的外门和内门,就是一道天堑,从今以后,他即便不会成为人中之龙,也将凌驾于我等之上,那人,是不敢记仇的。”

    “那么,这样的仇怨,就这么算了?”

    “可不是嘛。”

    试剑台上,孙不二走到了王英身前,“你已踏入炼气中期?”

    “是。”王英抱拳一礼,即便表现得格外恭敬,也很难遮掩他脸上的喜色。

    孙不二握住他的手腕感知片刻,便松开了他的手臂,“你欲前往内门哪一峰?”

    “自当是朝阳峰,我王英这一生,都将追随东来师兄。”王英一脸崇敬地看着马东来,也就是这么一转头,他突然看到了人群中一道熟悉的身影。

    他嘴角微微勾勒几分,故作挑衅地看向台下,目光在空中和方逸对视一处。

    他眼中的轻蔑和嘲讽,无疑是在炫耀自己即将踏入内门的成就。

    而方逸,身为掌院义子,却在外门待了足足数年。

    他被视为整个浣衣下院的耻辱,而之前一开始,王英看上的,是他手上的那一块剑胚。

    马东来一行人走下了高台,走到人群前。

    “恭喜啊,王师兄。”

    “王师兄,一朝锻造九品剑器,他日拜入朝阳峰,必能得长老青睐。”

    “那就承各位吉言,哈哈。”王英一脸狂喜,目光和马东来在空中交汇,他微微颔首,当即面上带笑,一一看过眼前的诸多同门,“今日黄昏,王某在山下坊市中的剑仙楼设宴,还请各位师兄弟,务必赏脸。”

    “一定一定。”

    “我等定要沾沾王师兄的喜气。”

    一时间,附和声响彻一片。

    因为九品剑器出世的光芒,此刻广场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剑炉,半月能出一把九品剑器已是奇迹。

    “哟,这不是方逸吗?”王英故作惊讶地看了一眼人群中的方逸,“怎么,你也来试剑?”

    他面前的人群自动散开,他们都回头看到了方逸。

    在场不少人昨日都见过几人间的恩怨,尤其是王英,此刻虽然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但之前方逸给他带来的伤痛,他可没有忘记。

    方逸一脸冷淡地走过人群,在经过王英身侧的刹那,突然停下脚步,“你都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你……”王英气得面色涨红,他怒目回头的瞬间,反倒是方逸脸上突然浮现几分笑容,“对了,九品剑器,还算可以吧,不过,和我比的话,还差很多的。”

    说完,方逸突然大步流星,朝着高台走去,在来到高台前,他已经解下包裹手上长剑的黑布,露出了古朴黝黑的剑身。

    他几步走上试剑台,面对孙不二狐疑的目光,他微微点头,“外门弟子方逸,请求试剑。”

    孙不二微微点头,便看到方逸将手上的铁剑放到了试剑台上。

    “方逸,他的修为可是三年都没有增进过了吧。”

    “黄阶资质,也想进入内门,痴心妄想吧,他这一辈子,也别想突破炼气中期,至于铸剑,他更没有这个天赋。”

    “亏他还是掌院义子呢,简直就是浪费资源。”

    “是啊,这些年,掌院浪费在他身上的修炼资源,只怕都足以你我修炼到筑基了。”

    嬉笑、谩骂、嘲讽、鄙夷,这些的态度和目光,方逸不用转身,都能感觉到。

    他已经忍受了三年,义父也为他背负了三年。

    在满场紧紧注视的目光中,方逸胸口一阵起伏,他松开了握在剑柄上的手,体内的灵气只剩下五成。

    “嗡”一道刺眼的光芒,几乎照亮了所有人的脸。

    “怎么可能……”

    “黄光?是成品剑器吗?”

    一时间,人群中传来一阵阵喧哗。

    孙不二浑身一颤,眼中的期待让他瞳孔猛地放大,在看到出现黄光的刹那,他的脸上更是露出了笑容。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王英努力摇头,牙齿紧咬,“他方逸,绝对只是一个废物,他怎么可能锻造出成品剑器……”

    “闭嘴。”站在他身侧的马东来,突然回头,脸上浮现几分薄怒之色,一脸怒其不争地看着他,“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就算是方逸锻造出成品剑器又能如何?不过是和你一起踏入内门五峰而已,本少现在已是预备真传,只要你肯尽心尽力为本少做事,日后你的成就又岂会落于方逸之后?”

    “是我着相了,多谢马少开解之恩。”

    “无妨。”马东来回头看向试剑台,“且让我们看一看,被称为浣衣下院最大耻辱的方逸,能有锻造出什么神兵利器。”

    “唰”四周围观的人群,也都屏住了呼吸,他们即将见证又一柄入品剑器出世,剑炉试剑台,已经有很久,没有一日之内连续出炉两把入品剑器了。

    “嗡”孙不二的呼吸略微急促,在试剑台盛放的光芒散去的刹那,他隐约间,竟然感受到了试剑台的颤动,他双眉微皱,但很快,注意力便被上空浮现出的字迹给吸引。

    硕大的金色字体,无比耀眼,几乎吸引着在场七八百名剑奴的心神。

    “八品剑器,特性:重力。”

    全场鸦雀无声,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个“八”字上。

    过了十几息,一名穿着麻布短衫的少年用手肘碰了碰身边的师兄,“那个……上一次咱们剑炉打造出八品剑器,是什么时候?”

    这名师兄立即回过身来,不过很快,他就面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台上,“咱们剑炉这五年来,打造出八品剑器的两位,貌似,都在台上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