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四章 比剑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空中的金色字迹刚刚消散,王英便站出人群,他伸出一只手指指着方逸,“地下矿洞里面开采的粗铁矿石怎么能够锻造出八品剑器呢?”

    “更何况试剑台给的评价竟是重力,我等都是剑奴,他方逸双臂之力,不过数百斤,一柄入品长剑,想要靠着重力入品,必须有千斤之力,八品剑器,须得两千斤,刚才,大家都亲眼目睹,方逸刚才是双手抱剑,此事绝对有假。”

    “对啊,此剑的特性倘若是重力的话,再怎么也有千斤之力,方逸如何能够这般轻松自若地将其拿在手上?”

    “方逸不过是炼气二层,无法祭炼入品剑器,此事,确有蹊跷。”

    “想要在试剑台上动手脚的话,不可能啊……”

    场中顿时众多纷纭,不少目光都落到了孙不二和方逸的身上。

    孙不二踏前一步,一手朝后挥了下,示意方逸稍安勿躁。

    他眼中泛着寒光,冷冷地盯着王英,“怎么?王英你竟敢质疑本座?”

    王英浑身一颤,能够担任浣衣下院外门执事的存在,绝对都是筑基期的强者,他倒是忘了,这么明目张胆地质疑方逸,同样也是在质疑这位掌管试剑台的剑炉执事。

    “弟子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孙不二冷哼一声,“只是你不想让方逸进入内门是吧。”

    “蠢货。”

    王英气得面色铁青,藏于袖子里的双拳紧捏,低下头,脸上却不敢造次。

    “我浣衣下院,内门以上,满门铸剑师,锦州第一剑派,何等声威,竟是出了你这么个质疑同门的蠢货。”

    王英低着头,浑身颤抖着,他很像辩解,很想反驳,但是,孙不二的身份,却是比他高很多,碍于对方身上的气势,他如何干开口反驳。

    “孙执事。”正在此时,马东来突然开口。

    “为了证明孙执事处事公正,是否可以让我等检验一番方逸那一把长剑呢?”

    “你?”孙不二轻蔑地看了一眼马东来,“你虽然已经是内门弟子,但是,检查同门贴身剑器,真的够资格吗?”

    “你……”马东来脸色刷的一下变得很阴冷,他没想到,自己已经拜入大日真阳座下,这孙不二,还是这么不识抬举。

    “他不够资格,那我呢。”话音刚落,远处突然走来一人,这人刚开口时,人还在百米开外,话音传入众人耳中时,已经落步到马东来身侧。

    “马执事?”在场不少人都认出了这名眼角阴翳的中年男子身份。

    “马长风?”孙不二瞳孔微微收缩,“你怎么来了。”

    “剑炉一日出了两柄入品长剑,马某不来不行啊。”

    “五年前,我剑炉上一柄出土的八品剑器,貌似还是由孙师弟你锻造出来的吧。”说着,马长风的目光越过脸色阴沉的孙不二,落到了方逸的身上。

    “比剑吧。”

    “什么?”孙不二面色大变,“马长风,你疯了吗?”

    “不过是例行规矩而已,孙不二,别忘了,试剑台可是宗门根基,岂能因为一件小事而蒙尘,今日之事,唯有比剑,才能化解质疑,这也是能为你孙不二和方逸正名的机会。”

    说完,马长风看了一眼跟在马东来身侧的王英,“王英,你手中长剑乃是九品剑器,那方逸手上既是八品剑器,你可敢与他比剑?”

    “当然,假货可挡不住真正的剑器。”王英提剑落到场中空地,剑尖一抬,直指站在高台之上的方逸鼻尖,“方逸,你可敢与我比剑?”

    孙不二表现得有些骑虎难下,他转身看了一眼方逸,故意放低声音,“方逸,不用理会他,你……”

    他话音戛然而止,眼看着方逸冲他笑了笑,迈步上前。

    “孙执事,倘若外门弟子在铸造出成品剑器之后,没能拜入内门之前,锻造的长剑便断裂损毁,是否此人便无法进入内门。”

    孙不二面色错愕,惊疑之下,下意识提高了声音答道:“当然,内门弟子,乃我浣衣下院基石,但凡内门弟子,都会登记造册,将本命精血滴入魂灯,一旦陨落,宗门必会立即得知,倘若没有在及冠之前锻造出一柄入品剑器,便无法拜入内门。毕竟……内门五峰山前,是有解剑石的,没有入品剑器,可无法通过。”

    “那么王英,你挑战我,可是做好了剑毁人亡,终身无法踏入内门的准备了吗?”方逸抬脚几步走下台阶,来到场中,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一把黝黑的长剑。

    这时,众人才看清他手上的铁剑,竟是有着四尺长,双面开刃,在阳光下,刃口泛着寒光。

    “虚张声势,方逸,你别想唬住我。”王英怒喝一声,抬手便是浣衣下院基础剑诀七十二路之一的投石问路。

    “铛”方逸出手极快,手腕朝前一扬,顺势带动长剑撞击在王英的剑尖上。

    王英面色微变,整个人连连后退数步不止,他的虎口已经有些发麻,连带着手中的三尺青锋微微颤抖,在之前的撞击之下,从剑身上传来的力道,何等恐怖,他感觉,自己好像是拿着铁棍敲打铜像。

    “喝”方逸一击得手,哪里会停顿丝毫,趁他病,要他命。

    他喜欢大开大合的剑招,基础剑法,在场的数百人早已是练得滚瓜烂熟,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拘泥于招式,那就太过着相了。

    在长剑撕裂劲风落下的刹那,王英双手握紧剑柄,努力举起手中长剑去挡。

    “铛”一声巨响,他整个人朝下一压,左膝直接跪倒在地,砸碎了膝盖下面的青石板。

    方逸单手举剑,在王英看起来,重达数千斤的长剑,在方逸手上,轻得就像是一把木剑。

    而他此刻,却是面色涨红得厉害,嘴里憋着一口气,便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也很难将手上的剑撑起来。

    方逸嘴角微微勾勒几分,右臂猛地朝下一压,体内功法运转,丹田所在,四个气旋飞速旋转,滚滚灵气,源源不断地注入他手中的剑身。

    “嘭”这一次,王英的右脚也跪倒在地,他膝盖下方的青石板,又震碎了一块。

    “噗”他嘴角更是留下一道血痕,透过长剑撞击,传入他体内的劲道,已经影响到了他的肺腑。

    “够了,方逸。”眼见形势不妙,马东来和老爹马长风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者踏前一步,便要上前拦阻。

    突然,一股恐怖的气息隔着数十步外将他锁定,他下意识停下了脚步,朝着台上看去。

    “孙不二,你敢阻我?”

    “马长风,倘若你想试试本座手上这柄三尺青锋,大可上前。”孙不二眼中泛着寒光,他虽然从云端跌落,但也不是这种宗门的酒囊饭袋可以媲美的。

    “孙不二,倘若闹出人命,如何是好?这两人既然都已锻造出成品剑器,便已是内门弟子,他日都是宗门中梁砥柱,焉能在此出现闪失。”马长风眼神闪烁,眼见强行出手不成,只得用语言相逼。

    “哐当”话音刚落,他只见场中王英手中的长剑已经被挑飞,整个人胸口挨了一脚,贴着地面倒飞出去。

    而他锻造的长剑在落向地面的刹那,被方逸寻了一个角度,一剑,直接斩击在长剑最为脆弱的地方。

    “锵”清脆的声响传出,一柄入品长剑,直接毁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竖子而敢?”马长风勃然大怒,大步塔前,抬手一道剑光在袖子里激荡,青蛇吞吐,一剑袭向方逸面门。

    “马长风,我看你是找死。”然而,一道身影的反应速度却比他更快,眨眼间便落到方逸身前,他抬手之间,一颗苍翠的青松在身后浮出,一道剑气远比马长风更为犀利,一剑生生将其逼退之下,还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剑痕。

    “你……”马长风伸手一摸侧脸,看着指尖的血迹,他面色狂怒。

    “对弟子出手,马长风,你已经违背了门规,你我可是要到掌院面前决断?”孙不二眼中带笑,他收敛了之前的怒意和愤懑,此刻心情一片舒坦。

    “孙执事,还请也带我去掌院面前吧,刚才我收手不及,失手之下,毁了王英锻造的入品剑器,却是极大罪过。”

    “自当如此。”孙不二朝他含笑点头。

    “哼。”马长风哪里见得这两人一唱一和,猛地一甩长袖,转身就走。

    “爹”,马东来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孙不二,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方逸,竟是追着离开。

    那王英鼻青脸肿,看着地上断裂的长剑,满脸颓然,眼见马东来离开,他立即上前几步,紧紧抱住了他的大腿,“马少,马少,您可不能不要我啊。”

    “滚开,废物。”马东来一脚将其踹到,满脸厌恶地转身走过人群。

    “不”,王英双手锤击着地面,他哭嚎着,眼泪混杂着鼻涕同时流下,他猛地回头,满脸狰狞地看向方逸,“都是你,这一切,都是你个废物造成的,我要你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