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五章 掌剑弟子降临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话音刚落,王英以极快的速度冲上前来,捡起地上的断剑,双手紧握,竟是直接朝着方逸心脏刺来。

    “嘭”,他再一次倒飞出去,这一次出脚的是孙不二,他厌恶地看了一眼这个三番两次兴风作浪的矮胖子,“来人,将其带下去,收押地牢。”

    “是。”立即有外门弟子上前将其带走。

    “方逸,你毁我长剑,断我内门机缘,今日之事,你我不得干休。”孙不二嘴里咳血,但他的双眼还带着暴戾和不甘,他死死地盯着远处的方逸,脸上杀气一点儿也没有消减。

    “放心,他出不来了。”孙不二在转身看向方逸之际,轻声说道。

    方逸嘴角微微一动,面色有些惊异。

    下一息,天边传来射来一道流光。

    那流光转眼间便在众目睽睽之下越来越大,落地之时,化作一名踏剑而行的青年。

    他跳下剑身之后,脚下密布着古朴紫色纹络的长剑化作流光,落回他身后的剑鞘之中。

    这时,众人才看清了他身后背负的一把紫色长剑。

    “这是……供奉在浣衣峰剑阁的听雷?”人群中传来一声惊呼。

    “那么,此人便是我浣衣下院的掌剑弟子不成?”

    闻言,众人纷纷躬身一拜,“吾等见过掌剑。”

    “免礼。”来人微微抬手,便转身看向面前两人。

    “掌剑此来,可是为方逸?”孙不二和眼前这人,也是熟识,微微一笑后,便主动指向身侧的方逸。

    此时,方逸双眼和来人对视着,他的目光很平静,平静中带着几分久别重逢的激动,随后,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笑容,“好久不见,云哥。”

    “该回家了。”青年上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一刻,方逸双眼一红,眼眶顿时湿润。

    “没想到,八品剑器出世,竟然会惊动掌院。”

    “谁说不是呢,要知道,方逸可是掌院的义子呢。”

    “方逸这一次,是咸鱼翻身了。”

    目送紫色流光远去,一众外门弟子眼中羡慕不已,那可是御剑飞行啊。

    唯有踏入筑基期,才能够做到的御剑飞行,天空,对于这些炼气期的外门弟子而言,永远充满羡慕和憧憬。

    此刻,双手搭在云惊风肩头的方逸,心思却是一片复杂。

    “怎么,好久没回浣衣峰了,不太习惯?”云惊风的语气仍旧是那么平淡,他的表情也保持着严肃,或许,他真的和曲云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八品剑器啊,没想到,逸弟你竟然用地下矿洞的粗铁矿石,锻造出了一柄八品剑器,这一次,整个主峰震动,便是宗门高层,也全部汇聚到主峰大殿,逸弟,这一次,你算是为师尊长脸了。”

    “唰”,话音刚落,两人已经落到了大殿前的台阶上。

    环顾左右,门前立着四名穿着白衫的内门弟子,而身后的空旷的广场上,则是立着不少香炉,隔着很远的一座峰头上,立着一座剑塔。

    “进去吧。”云惊风看了一眼方逸,率先迈步跨入殿内。

    两人一前一后,入内之际,他便感受到渊博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殿内不知何时,已经坐落着数十道身影。

    此刻,内门五峰的成名大剑师和长老们,都已经聚集到了此地。

    “弟子见过掌院。”云惊风行了一礼,便落到大殿台阶上方的平台,他是掌剑弟子,掌浣衣下院镇山之宝听雷剑,地位等同宗内长老。

    “外门弟子方逸,拜见掌院,拜见诸位长老。”方逸郑重其事地朝着眼前的数十道身影恭敬一拜,眼前的这一群人,方才是浣衣下院的真正高层。

    “方逸,你锻造的八品剑器何在?”在座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道豪迈的声音,方逸不用抬头,便知晓,这定是浣衣七子之一的大剑师曲越,他是曲云端的弟弟,也是锦州知名的大剑师,位列浣衣峰诸多大剑师之首。

    “回禀大剑师,方逸佩剑在此。”方逸解下身后背负的长剑,双手呈在身前,一脸恭敬。

    “唰”曲越拂袖一招,长剑落到他的手中,他手腕一抖,面皮微微抽搐,便很快托稳了长剑。

    “好沉啊,方逸,你锻造这长剑,竟是有两千斤的重力,不错。”曲越的声音,无疑是对方逸的认可,他满是惊喜地擦拭着手上的长剑,随手一抛,长剑稳稳落到方逸身前,落入大殿的青石板内。

    剑锋顺势切入地板,足足扎进去大半。

    “掌院师兄,貌似上一位在剑炉中锻造出八品剑器的弟子,便是如今剑炉执事孙不二吧。”曲越回首看了一眼曲云端道。

    “嗯。”

    “吾浣衣下院,内门以上,人人都是铸剑师,既然方逸有铸剑师天赋,如今修为也踏入炼气四层,该当入内门修行。”曲越当即顺势说道。

    方逸努力隐藏的那一丁点儿修为,自然瞒不过眼前众多丹境的高人。

    “此事不可。”话音刚落,人群中便传来一声大喝。

    众人闻声望去,却是左首盘膝而坐的一名赤发红眉的中年男子。

    “此子心术不正,在铸剑功成之后,竟然当场折断同门王英锻造的九品长剑,断绝同门仙缘,此等作为,理当重罚。”

    一时间,在座不少大剑师都微微皱眉,那些长老地位低上一等,则是没有说话,不过眼神中也在交流。

    “方逸,此事,你作何解释?”曲越在很多时候,都代表着浣衣主峰的意见,他一眼便看向方逸,眼中却满是欣喜之色。

    方逸是他兄长义子,自然,也是他的晚辈。爱屋及乌,他是想听听方逸的说法,毕竟,当着这么多同门的面,他也不能直接偏袒。

    “我认罪。”

    “什么?”一时间,场中有不少长老色变。

    “这小子,还真是……”浣衣峰顿时有不少长老紧张得将胡须都给扯掉了,他们之中,并没有多少人喜欢方逸,但至少,方逸是从小生活在浣衣峰的,代表的是他们的颜面。

    曲越微微皱眉,看了一眼上座闭目养神的兄长,眼见他没有出言插话,只得是收敛了表情,再次沉声开口:“方逸,你可知道,倘若故意重伤同门,折断同门仙缘,这可是犯了两条门规,会被废除修为,逐出山门。”

    “方逸知晓,不过……”

    这一开口,曲越心中便暗叫不好,但下一息,他瞪大了双眼,竟然,还有转折。

    “不过什么?”他知道自己等人是被眼前这个臭小子给戏耍了,不过当着这么多人,他也不好动怒,只能没好气地再次询问。

    “王英估计,无法接受我的赔礼道歉了。”

    “竖子安敢猖狂。”王风玄面色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扶手,“你故意重伤同门,将其铸剑心血毁坏,犯下这等罪过,竟然还不忏悔,简直罪不可赦。”

    “还请掌院明正典法,下令将此子逐出浣衣下院。”

    “方逸,你如何解释?”上座的曲云端终于睁开双眼,他已有许久没有见过方逸了,当他看清这名穿着麻衣的少年之时,眼中满是复杂和怜爱。

    “回禀掌院,那王英,已经被剑炉孙执事下令,关押到地牢,并且废除修为,改日便要逐出山门。”

    “什么?你竟敢与那王英勾结,是想要掩盖事实真相吗?”王风玄猛地站起身来,满脸惊怒,他握紧的双拳,已经青筋暴起。

    方逸眼神冰冷地看了他一眼,“王英构陷外门孙执事,污蔑吾锻造假剑,主动挑起比剑,剑毁重伤,也怪不得旁人,再说,此人心怀叵测,竟是在我收剑之后,出手偷袭,险些将我袭杀,后背孙执事阻拦,此事,乃是在场所有剑奴都亲眼目睹。”

    “巧舌如簧,你……”王风玄正待多言,那曲越已经拍着扶手站起身来,“这等大奸大恶之辈,如何能留在我浣衣下院。”

    曲越义愤填膺地转身朝着上座的曲云端躬身一拜,“掌院师兄,还请下令,将那王英废除修为,立即逐出山门。”

    “准。”曲云端微微颔首,吐出一个字来。

    话音落地有声,王风玄微微张嘴,脸上仍有怒意难收,但此刻,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今外门弟子方逸,锻造出八品剑器,修为已达炼气四层,准许入内门修行,不过,之前失手之过,须得在一年之内,补偿一把九品剑器,不得推脱延误。”

    “方逸,你可领罪?”曲越笑着看向方逸道。

    “弟子领罪。”

    “那么,下面,你愿拜入哪一峰修行?”

    在座不少峰落的大剑师对此都微微皱眉,你这不是明摆着白问吗?方逸乃是掌院义子,可是你浣衣峰走出去的人,又岂会选择打脸你浣衣峰诸多长老真传,选择其他峰落修行。

    “自然是浣衣峰。”果然,方逸的回答让众人松了一口气,这个晓家伙,从小到大就是在座不少人看着长大的,可不是一个能够安分修炼的主儿。

    之前他没有天赋,待在外门也罢,掌院平日里没有时间外出,若是在内门他的眼皮子底下,谁敢欺辱,只怕掌院可能不发话,这位如今内里外里管事的浣衣七子之首,就会出面找回场子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