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六章 内门五峰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不过弟子还有一个请求。”

    “说。”

    方逸站起身来,目光若有若无地从王风玄的身上扫过。

    “弟子想参加外门弟子大比。”

    “不准。”没等在座的弟子们开口质疑,就直接被曲越当场反对了。

    “为何?”方逸满脸错愕。

    “你锻造出八品剑器,而且,剑器特性是重力,威力本就在同品阶的火焰、寒冰等特性之上,而且,以你炼气四层的修为,再下场,莫不是欺负那些外门弟子吗?”

    曲越狠狠地瞪了一眼方逸,大手一挥,一股巨力隔空袭来,方逸面色微变,张嘴已经是来不及了,整个人抛飞出去,化作一个黑点,消失无踪。

    “曲师叔,还是这么暴力啊。”云惊风脸上多出几分冷汗,心中却也有些触动,这一幕,好些日子没有见过了。

    貌似上一次逸弟挨揍,还是在他前往剑炉之前吧。

    不过随即他的嘴角就流露出几分苦笑,“这下,浣衣峰上下,又得鸡犬不宁了。”

    却说一路在空中翻滚,撞入云端之后,徐徐砸落浣衣峰后山丛林,贴着一大片草地,一直滑滚到一座五层小楼前。

    “嘶……”方逸捂着腰间盘站起身来,抬头看了一眼四周熟悉的环境,一眼便落在头顶那“剑阁”二字招牌上。

    他眼珠一转,将圣后背着的长剑悬挂的位置挪动两下,抬脚走进了大门。

    “回来了。”也就在他落脚的刹那,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古爷爷。”听到这声音,方逸瞬间收起了蹑手蹑脚的动作,恭谨地朝着左侧幽深之处躬身一拜。

    老人的声音带着沧桑和感慨,“这一次,可以去二楼了。”

    他阻止了年幼的方逸这么多年,这一次,他总算是松口了。

    “是。”

    “今后练重剑?”

    “嗯。”

    “第一次就锻造出八品剑器,后生可畏啊,去吧。”

    “是。”

    方逸抬脚径直朝着剑阁的二楼走去,这一楼的书籍,在他十岁的时候就已经是看遍了。

    炼气期的剑术,大多都是大道奠基之学。

    方逸在以前,修炼资质低下的时候,曲云端对他的要求是,融会贯通,遍学时间经典,寻求涅槃机缘。

    而现在,他踏入了内门,未来,则是筑基、结丹。

    他是掌院义子,进入浣衣峰下修行,内门弟子,地位等同真传。

    所以,二楼的典藏,无论是剑术秘传的《浣衣剑典》还是灵气修行的《剑气筑基篇》,他都可以随意翻阅。

    内门五峰,各有千秋。

    东峰朝阳,内门弟子尽皆修炼《紫气东来三百六十八剑》,招式繁琐,但威力不俗,若能坐紫照台,每日清晨沐那朝华紫气,他日剑道大成,一气东来,紫气漫天。

    只可惜,如今能修炼到小周天的,都屈指可数,否则,朝阳峰也不过只有九位大剑师,这《紫气东来三百六十八剑》修炼到圆满,剑道修为可臻至金丹之上。

    那是何等造化。

    剑阁,号称承载了浣衣下院历代剑师毕生所学。

    在这里,还可以找到他们多年剑道修行的感悟。

    “《浣衣剑典》呐。”方逸深深地看了一眼这本泛黄的古籍,这也是浣衣下院传承至今,镇压中峰的秘传剑术。

    乃是浣衣下院初代掌院的剑道传承,当然,也就只有历代浣衣峰的十位真传弟子能够修炼这一本剑典。

    这一本剑典里面记载着三十六剑,招式大多都是从诸多杂学之中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添加感悟和后人揣摩之后,逐渐完善而成。

    一招一式,皆是困敌缠斗的招式,当然,也有杀招。

    在方逸看来,《浣衣剑典》,是一本可攻可守的至强剑诀。

    至于《剑气筑基篇》,他暂时用不到,内门五峰的内门弟子,全都修炼《剑气诀》,在体内气旋没有内成周天之前,他是暂时用不到这一门功法的。

    他取了《浣衣剑典》,迈步走下楼梯,来到了幽暗里的桌椅前。

    “嗒嗒”,一道佝偻的身影,迈步走到近前,为他身旁的油灯添上火。

    “呼”火光炙热、明亮、温暖,借着火光,方逸也看清了老人的模样。

    三年不见,老人变得越发的苍老了。

    “古爷爷。”

    “安心抄录吧,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趁着古爷爷还没有老糊涂,还可以帮你注解。”

    “谢谢古爷爷。”

    老人伸出一只满是褶皱的手,上面略微有些粗糙,不过,方逸却觉得很温暖。

    老人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没有继续多说,就这么坐在他的身侧,陪伴着。

    一个多时辰,在他的帮忙注解下,方逸完成了剑典的抄录。

    “铭记于心之后,立即焚毁,知道吗?”

    “是。”

    “好了,去吧,孩子。”

    “嗯。”

    “有空……”

    “我知道了,山下坊市的杏花春。”

    “嘿,就知道你小子懂我。”

    方逸满脸无奈,不过,一切都还是熟悉的味道。

    他径直走过林中小径,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座座庭院附近。

    “方师兄,您回来了。”守在门前的两名内门弟子,一见到他,便立即凑了过来。

    “哟,天不生我于剑愁,浣衣下院如长夜的您,还在呢。”方逸看着眼前的一胖一瘦,忍不住主动开口调侃道。

    “方师兄您还没有回来,我们就算是拼死,也得留在这浣衣峰,等着您,不是吗?”

    “得了,收起你的敬词,以后你我都是同辈的师兄弟,不许嬉皮笑脸。”

    “是是是。”

    眼前两人都穿着内门白衫,胖的身高不足一米七,真名于剑愁,山下渔民出身。

    瘦的唤作莫无病,听说家中豪富,却从未听他讲起过自己的来历。

    两人都是几岁上山,都是方逸儿时的玩伴。

    不过,这两个家伙虽然是玄阶资质,但修炼却是惫懒无比,当然,也和他们被这些家伙排挤有原因,现在一个炼气六层,一个炼气七层,混得都不咋地,再怎么,他们也是在内门浣衣峰待了快十年的老人了,这点儿修为,难怪仍然是内门弟子。

    两人带着方逸一路领了内门弟子白衫换上,再到剑堂留下一盏精血魂灯之后,便回到了一座小院里。

    “这小院平日里就住着我们师兄弟二人,方师兄,既然你来了,要不,还是……”

    “不,我就住这里。”方逸打量着简单、干净的庭院,心情舒畅,比起外门剑炉的那些茅草屋大通铺,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可是……”莫无病嘴里有些吞吞吐吐,也就在方逸察觉到几分不对的时候,门外已经传来了敲门声。

    “咚咚咚”这声音很响,似乎,是直接在砸门。

    “快开门。”

    “死胖子,我知道你在里面。”

    “赶快出来,上个月的修炼资源,该还了。”

    “不出来的话,我们就一把火烧了这小院,正好也给你们腾个地儿,到外面折腾去。”

    听到这些喝骂的声音,方逸面色渐渐沉了下来,他看着低头不语的两人,“该不会,你们两个,这几年,都是这么过的吧。”

    “方师兄,我们……”莫无病脸色有些苦涩,但却敢怒不敢言。

    “走,出去。”

    “方师兄不可……”倘若是以前,胖子绝对不会拦阻,但现在,方逸离开浣衣峰的这几年里,这些家伙修为猛增,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可以在浣衣峰同辈之中叱咤风云的老大了,如果这个时候让他出去爆发冲突,只怕会……

    “哐当”,可是,方逸的速度哪里是于剑愁可以阻拦的。

    他直接去下了门栓,将门外的几人放了进来。

    “哟呵,还有帮手?”

    “不对啊,郭师兄,这小子怎么有些眼熟呢。”

    “蠢货,这他娘是……方逸,你怎么回来了?”

    一时间,来到门前的三人有些傻眼。

    “郭淮,长本事了吧。”方逸冷笑着打量着这三道身影,都是昔日旧识,在他横扫浣衣峰,作威作福的那一段日子里,他们不过是见到自己都只能绕道而行的小喽啰,如今,自己的两位好友,却被他们骑到了头上。

    “方逸,你来浣衣峰做什么?你……你晋升内门了?”郭准也不傻,他看清了方逸的内门弟子服,也看到了他腰间的令牌。

    也就在这时,于剑愁上前挡住方逸,一脸赔笑,“郭师兄,前些日子拖欠的修炼资源,我下个月必定补上,双倍。”

    “下个月?你他娘的是想找死是不是?”郭准一把抓住于剑愁的领口,“是不是这小子回来了,你就想再找他给你撑腰,嘿,不过是一个普通内门弟子而已,在浣衣峰,他那些昔日的对头,现在都可位列真传了。”

    说着,他冷冷地看了一眼方逸,“再说,去了外门几年,就算是回来了,你也永远都是条虫,莫非,你还能破茧成蝶不成?”

    “我们三人,随随便便拉出来一人,都是炼气六层以上,你一个刚刚晋升内门的家伙,拿什么和我们斗?”

    说完,站在郭淮身后,原本有些紧张的弟子,松了口气,的确,三年过去,就算方逸回来,他也不是以前那个可以纵横浣衣峰的小霸王了。

    他们,也不是昔日那个可以被他任意欺辱的对象了。

    他们的脸上,渐渐多了几分笑容,戏谑、嘲笑、讥讽、鄙夷、不屑,一一在脸上浮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