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七章 拖字诀,剑势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我离开内门之前,听说内门五峰,都有峰落排位战是吧。”这些表情,方逸已经看了足足三年,他此刻脸上还保持着冷静。

    “不错,不过,现在浣衣峰内门弟子五百六十三人,修为最弱的都是炼气五层,你现在应该……排在五百六十四位。”郭淮的脸上浮现几分讥笑,“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已经锻造出七品剑器,踏入炼气七层,更是排在浣衣峰内门弟子第一百三十七位。”

    “那么,我可以向你挑战吧。”方逸解下了身后背负的重剑,单手拿在手上。

    “挑战?”郭淮指了指自己,“你是在开玩笑吗?我可是炼气七层?”

    “要不,你们三个一起上?”方逸指了指他身后两名炼气六层的内门弟子,眼中满是轻蔑。

    “方师兄,是不是……太莽撞了。”莫无病一手拉着准备上前相劝的于剑愁,放低声音道。

    “这……”于剑愁一脸焦急,他知道方逸的性子,这个时候他已经和这几个家伙卯上了,如果这个时候开口相劝的话,反倒会激起他的斗志。

    “林墨,你去试试咱们方师兄的本事。”郭淮面色稍微收敛几分,倘若不是于剑愁两人站在他的身后,他倒是险些忘了,这个家伙,在十来岁的时候,可是打遍主峰无敌手。

    “是”,他身后走出一人,却是一手拿着带鞘长剑的消瘦少年。

    “炼气六层后期,林墨,请方师兄指点。”他跟着郭淮几人退到庭院外边的宽敞空地上,抱剑一礼。

    “唰”方逸落到他对面数步开外,手中无鞘中间一挥,右手持剑,剑尖斜指地面,“来。”

    林墨深深地看了一眼方逸,呼吸放缓的刹那,右手一动,青色的长剑出鞘之际,左手剑鞘已经顺势落地。

    “唰唰唰”抖手三朵剑花在他剑下绽放。

    “梅花剑法?寒梅三折吗?”方逸心中一动,随手一抬,长剑顺势在空中摧毁三朵剑花。

    “铛”两把长剑撞击在空中的时候,方逸虽然是自下而上发力,却仍然将林墨撞退数步。

    “怎么可能?他不是……炼气四层吗?”郭淮面色一变,心中有些发慌,“这家伙,竟然在藏拙。”

    “不行,他已经离开浣衣峰多年,不能让他再崛起。”

    他眼神一厉,朝着林墨喝道:“林墨,不要留手。”

    “明白。”林墨打起几分精神,手中长剑一扬,剑下朵朵花开,梅花叠在一起,剑势延绵不断,如同潮水一般,一重又一重地冲击着方逸的防守。

    “寒梅吐蕊?”方逸双眉微皱,这一门梅花剑法,乃是内门炼气期弟子方能修炼的剑法,在内门剑法之中,也算是上乘,一共十式,以藏、吐、吞、影四字为奇。

    眼见自己逐渐在他的攻势之下只剩下招架之力,他的脚下也不断走动,回避对方脚上的扫踢。

    “你在内门弟子中,排名多少?”

    林墨面不红气不喘,“不才,三百二十八位。”

    “哦。”方逸微微点头,一剑横击,将其逼退,下一息,他起手的剑锋一转,竟是反手持剑。

    “这是……”郭淮面色微变,“拖泥带水吗?”

    “唰唰唰”这一次,方逸主动踏前一步,手中长剑恍若水中搅动大缸的衣物长条,以一己之力,搅动水缸,即便是水花四溅,它也稳稳地盘旋在水缸中央,任凭漩涡水卷冲天而起,也丝毫没有挪动半分。

    “《浣衣剑典》,你竟然初入内门,便开始修炼拖字诀了?”郭淮眼中满是震惊,他话音刚落,场中便传出一声惨叫,却是林墨手腕吃痛,被方逸手中长剑划开了一道口子,吃痛之下,他手中长剑也“哐当”落地,直接落败。

    “怎么,不行吗?”方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右手持剑,剑尖挑着林墨的下巴,左手背负身后,一副翩翩有礼的剑者模样。

    “好”

    “不愧是方师兄,便是炼气四层也能击败炼气六层。”

    “哈哈,这可是公平比剑,林墨,今后,你的排名便归方师兄所有了。”

    于剑愁和莫无病交换一个眼神,眼中充满了喜色,他们一左一右来到方逸身侧,趾高气扬地看着面色铁青一片的郭淮。

    “你不过区区内门弟子,竟然就敢修炼《浣衣剑典》,这是违背门规。”郭淮心中愤懑不平,便是浣衣峰的十位真传弟子,也是将一门炼气期剑法练至圆满之后,才开始修炼《浣衣剑典》,这家伙,竟然刚刚踏入内门,就开始修炼浣衣剑典。

    “不服?”方逸轻蔑地看着他,手中剑尖一转,直指他的鼻尖,“那么你来。”

    “来就来,林墨,退下。”郭淮迈步上前,将一脸灰头土脸的林墨推到身后。

    “你的拖字诀,也就只会一式吧。”他满脸嫉妒地看着方逸,“我的《狂风快剑》,可是已经修炼到大成了,本来是想藏着,等内门弟子大比时大显身手的,不过,今日便拿你来试剑吧。”

    “那本残缺的《狂风快剑》吗?你不怕练废吗?”方逸淡淡地扫了一眼郭淮,剑锋一扬,“出剑。”

    “这可是你自找的。”郭淮猛地拔剑,一扬三尺青锋,“我这一把七品剑器青光,特性便是:疾风,配合我的快剑,我只需一剑,便可分出胜负。”

    “的确,一剑足矣。”方逸微微一愣,随后便是笑着点头。

    “第八式——长风破浪。”话音刚落,郭淮已经出剑,他脚下连踩地面,身轻如燕,一个纵跃,身子便来到方逸跟前,手中长剑更快,在身体挪移的刹那,已经包裹着撕裂空气,狂暴嘶吼的劲风,来到了眼前。

    这一剑,破开风浪,快如闪电。

    青光一闪,郭淮眼中精光一闪而逝,剑尖一扬,目标赫然便是方逸的喉间。

    “铛”然而,也就在剑尖落下,郭淮以为得手,嘴角勾勒起几分笑容的时候,他正想收力,剑尖却传来了一股震颤的力道,剑身更是撞在在金铁之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郭淮伏低的身子猛地抬头,一眼便看到方逸眼中的轻笑,“被看穿了吗?”

    他脚步朝后一抽,但下一秒,身前便有劲风袭来。

    他头也不抬,抬手便是快剑连出。

    “第三式——疾风暴雨。”

    “叮叮叮叮”一息十三剑,这已经是郭淮的极致,以快打快,他每一次攻击都可以转移一个角度,但他从之前的观察得知,方逸的剑是重剑,所以,这一息十三剑,全部都集中在一个点上。

    “我的青光乃是七品剑器,倘若你敢和我硬碰硬,我绝对可以将你手上的八品剑器给重创。”佩剑,乃是剑者的生命。

    摧毁对方亲手铸造的剑器,也是在打击对方的斗志。

    郭淮险而又险地将方逸逼退半步,当他站稳身形,方逸已经再次缠了上来。

    “拖泥带水”

    “又是这一招”

    “看我快剑劈开你的大水缸。”

    “第六式——凭风借力”他猛地后退一步,炼气七层的修为催动到极致,体内七个灵气气旋高速旋转,这一剑,竟是让他手中青光剑身上笼罩着一道青色的剑光。

    “他在蓄势,不好……”于剑愁面色微变,去年的比剑之上,貌似,这家伙就是用这一招杀入第二轮的。

    果然,也就在方逸抬脚逼上前来的刹那,郭淮嘴角微微勾勒几分,“第二式——风行电击。”

    他骤然出剑,这一剑,青光在眼前变成了一道惊虹,那耀眼的青光闪烁间,犹如九天之上的惊雷,速度之快,肉眼难以捕捉,这一式,也是《狂风快剑》攻击速度最快的一式。

    配合第六式——凭风借力的蓄势,一击之威,丝毫不弱于一些炼气期剑法的杀招。

    “方师兄当心。”莫无病捏紧了手心,在他眼神担忧的刹那,方逸手中长剑的重量突然消失。

    他手腕一轻,手中长剑连续在空中转动,旋转,高速旋转。

    一道道剑影在空中出现,之前的洗衣大缸,变成了一个泥潭,这一道剑光来到身前的刹那,泥潭微微一鼓,便直接将其吞噬在内。

    “铛”一声沉闷的撞击,方逸手中重剑力道突然加强,持剑刺入泥潭的郭淮,瞳孔猛地瞪大,他手臂的衣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寸寸翻卷,寸寸撕裂,在剑气纵横之下,粉碎一空,他的长袖赫然变成了半截短袖。

    “铛”下一息,他感觉到一股重力袭来,他下意识抽剑回挡,这一击,乃是方逸全身的力道,数千斤的巨力,直接让猝不及防的他倒飞出去,整个人在空中喷出一口逆血,落地之时,头上的发髻也已经披散。

    “怎……怎么可能……刚才那是……泥牛入海吗?你竟然……这么短的时间,就学会了两式浣衣剑法?”他挣扎着爬起身来,也不顾嘴角的血迹,不顾一身的狼狈,眼中浮现出难以置信,“而且,刚才我明明躲开泥潭了,我的手臂……”他猛地举起被粉碎衣袖的右臂,突然他面色一变,手上青光“哐当”落地,他蹲下身子,捂着右臂,发出一声惨叫。

    当众人闻声看去之际,不知何时,他失去衣袖的那一截右臂之上,已经出现一道道血孔。

    “这是……剑气?”站在他身后的另一名内门弟子面色大变,“不对,炼气期岂能完全驾驭剑气,而且,郭师兄是陷入泥牛入海这一式剑招后被其延绵不断的后继之力所伤,这是……剑势,拖字诀的剑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