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八章 宣告归来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剑剑剑……剑势?”于剑愁迈步上前,双手抱着方逸持剑的手臂,满脸狂喜地盯着方逸,“方师兄,你竟然领悟了《浣衣剑典》拖字诀的剑势?”

    “这才多久?方师兄从大殿出来去了剑阁也就几个时辰……”莫无病微微张嘴,此刻,他的小嘴已经合不拢了,《浣衣剑典》是本门追求的至高剑术,招式并不多,分为拖字诀和洗字诀。

    拖字诀善守,洗字诀善攻。

    他不知道方逸的拖字诀学了几式,不过,刚学不到两三个时辰,便能够学以致用,剑气凝形,拖字诀第一式拖泥带水的大水缸,第二式泥牛入海的泥潭,这样的悟性……简直,逆天。

    “方逸,今天算我栽了。”站稳身体的郭淮也想清楚了,倘若方逸真的是领悟了拖字诀的剑势的话,那么,自己败得不冤。

    “不过,今日之辱,改日,我定当奉还,还有,别以为你回到浣衣峰往后的日子就可以安稳渡过,真传十大弟子之中,有的是往日你被你欺辱过的家伙,他们对你的归来,可是很期待呢。”郭淮嘴角露出几分狞笑,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

    “还有事吗?”郭淮转过身来,满脸凝重。

    方逸微微挑眉一笑,“我刚回来,以前的规矩,是不是也得遵从了。”

    “方逸,你不要欺人太甚。”郭淮一手怒指着方逸,胸口一阵急促起伏。

    “要不,再打一架,我这人不是轻重,万一,这一次把你打个半残,往后的修行……”

    “给他。”郭淮怒哼一声,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两人,随手从剑囊里取出四块下品灵石,抛给方逸。

    林墨和另一人对视一眼,也只能屈服,各自交出两块下品灵石。

    “好了,可以滚了。”方逸收了灵石,眼中多出几分满意之色。

    “哼,方逸,你等着。”三人加快了脚步,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早些离开这个让他们丢尽脸面,备受羞辱的地方。

    “拿着。”眼见着几人离开,方逸就将四块下品灵石分给眼前的于剑愁和莫无病。

    “方师兄,这怎么好呢,我们……”莫无病下意识要伸手推却。

    “嘿,老莫,你不要,我可就包圆了啊。”于剑愁一把接过四块下品灵石,“谢了,方师兄。”

    “喂,我说,你个死胖子怎么就不知道脸红呢,方师兄刚刚回归内门,修炼资源也不多,你我怎么可以……”

    他的话直接被于剑愁给打断,一张充满横肉的胖脸上满是诡异的笑容,“莫非,你觉得这么快就领悟了剑势的方师兄,无法回归巅峰?”

    他的目光,一点也没有闪避方逸的意思,反倒是眼神炙热地看着方逸,一字一句道:“你等着吧,我相信方师兄,能够重回巅峰,将那十大真传弟子,全部都踩在脚下。”

    “不,是将整个浣衣下院的弟子,都给……”

    “啪”话音未落,他的脑门就被敲了一下。

    “疼”

    “疼才好,免得你白日做梦。”方逸一脸怒其不争。

    “我这不是盼着方师兄早日崛起,我好……”胖子捂着脑门,一脸羞涩,“我好有个强大的靠山嘛。”

    “你呀,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样没有出息。”方逸一脸怒其不争,将长剑收回背后绑缚的剑囊中,“走吧。”

    “师兄要去哪里,是去主峰比剑台,找那些家伙打劫吗?”

    “啪”,又是一个爆栗。

    “好疼。”

    “现在还不行,那些家伙背后有那十个家伙,我现在修为低了一点儿,去剑塔,取些修炼资源。”

    “剑塔?”于剑愁和莫无病交换一个眼神,就看到方逸已经走出几步开外,“跟上。”

    “好嘞。”

    也就在方逸三人前往剑塔的时候,方逸轻描淡写间,越阶挑战,连续击败林墨、郭淮的战绩,也被传遍了整个浣衣峰。

    “听说了吗?郭淮、林墨被打得灰头土脸,那方逸,真的回归内门了。”

    “嘶……就连内门排名一百三十七的郭淮都败了吗?听说他月前已经将《狂风快剑》修炼到大成了,修为更是踏入炼气七层,这样的实力,便是杀入下一次排名战前百都足够了,竟然也败在方逸的剑下?”

    “好家伙,回来就搅动整个浣衣峰,这小子,还真是不消停啊。”主峰后山,曲越盘坐在香炉前,听着身边弟子的汇报,脸上露出几分苦笑。

    “不过,竟然这么快就领悟了剑势吗?这小子,倒也是有些悟性,古老那边,倒是为他大开方便之门呐。”

    “师尊,要不……”

    “别,你们小辈之前的恩怨,可别指望着我们这些老家伙会插手,那小子,作威作福惯了,在外门被敲打了这么几年,一回来,就不消停,我倒要看看,他还能不能继续踩着以前他那些老熟人上位。”

    守在他身旁的那名青年面色一窘,果然,自家师尊还是喜欢看好戏。

    他心中忍不住为那位师弟担忧,毕竟,他现在的修为,可不如真传之中的那些家伙啊。

    “好了,下去吧。”

    “是,弟子告退。”青年缓缓走出房间,出门时,还不忘带上房门。

    当他转身之际,轻轻叹了口气,目光落向后山的崖边,那里,便是浣衣峰十大真传的洞府所在。

    此刻,一道道身影穿梭跳跃在林中,不多时,便各自落到崖边洞府的石台之上。

    青松前的洞府,不过是搭建在崖边石台上的一间茅屋,屋前蓝衫青年,席地而坐,头上发髻用一根木簪盘着,双眼紧闭,眉目中带着清秀和俊朗,在脚步声响起的时候,他双眼缓缓睁开,“何事?”

    “二师兄,方逸归来,领悟《浣衣剑典》拖字诀两式,掌握了剑势,一举击败炼气七层的狂风快剑郭淮。”

    “郭淮?”青年双眉微皱,“方逸啊,你一回来,就急着想正名,你是觉得,你现在,还能和我们在争吗?”

    他缓缓站起身来,目光落向不远处崖边的几座洞府,“对了,最先按耐不住的,应该不是我吧。”

    果然,在他话音刚落之际,就看到一道带着狂暴气息的身影踩着崖边,几个起落,便朝着山顶掠去。

    站在青年身前的内门弟子一脸惊异,“狂雷身法,六师兄这是要……”

    “报仇呢,当年,我们几个当中,就数他被方逸羞辱得最惨。”

    内门弟子心中一动,“莫非,六师兄额头上的疤痕是……”

    “嘘,看戏。”

    “是。”

    同一时间,在另外一座云雾缭绕的云台之上,一名戴着紫金冠的青年拖着长衫,一步来到崖边,眺望着那道远去的身影,脸上久居上位的威严松懈丝毫,“还是沉不住气啊,六师弟。”

    说完,他扭头看了一眼半空中,位于所有真传弟子洞府之上的那一座崖边的楼阁。

    “那个家伙来了,四师妹,也该出关了吧。”说完这话,他眼中浮现几分火热,真传弟子中的女弟子,简直就是凤毛麟角,而整个浣衣下院,这一位,可谓是群芳之首。

    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果然,一道穿着红衣的倩影,抛出一截红袖,身轻如燕,踩着云袖直上,转眼间,便登上了山崖。

    “大师兄,我们……”守在紫金冠青年身后的弟子忍不住出言道。

    “不着急,那家伙在浣衣峰的仇家,多不胜数,四师妹一人,是拦不住的。”

    说完,他嘴里的声音放低了些,“让四师妹见见他现在狼狈不堪的模样,也好。”

    此时,他嘴里嘀咕的家伙,已经来到了一座铁索孤峰前的剑塔边上。

    锦州唯一一座三层剑塔,便在浣衣下院主峰侧面的孤峰上,这里,也是内门弟子们时常汇聚交流之地。

    当三人踏上这里的广场,附近,已有数十道视线看来。

    其中不少,都是老熟人。

    “哟,这不是于剑愁吗?你炼气五层,也来闯塔?”

    “啧啧,今儿个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来来来,下注下注,我赌于剑愁撑不过半烛香。”

    “半烛香,何师兄,你也太小瞧这个死胖子了吧,我赌半盏茶功夫,他就会落败。”

    一时间,各种嘲讽和讥笑响起。

    但也有人,发现了于剑愁和莫无病,今日貌似只是陪同居中那人前来。

    “那个人,好脸熟。”

    “不会吧……莫非是外门的那个……”

    “方逸,怎么可能,他什么时候回到内门的。”

    一时间,场中响起不少惊呼,数百名汇聚在这里的弟子,都围了过来。

    “很好,方逸,三年前你被发配到剑炉,我等碍于门规,无法对你一个外门弟子出手,现如今,你回到内门,今天,我就和你算一算往日的恩怨。”

    “方逸,前些年打劫我的物资,我要你用皮肉之痛来偿还。”

    “方逸,我们可是想念你得紧呀。”

    人群分开,陆续走出数十道身影,他们面色或是冷峻,或是阴笑,或是狰狞,但无一例外,都是方逸以前的仇家。

    嗯,对他而言,只是一些以前欺负过的小朋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