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九章 人生到处是仇家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哟,都到齐了啊。”方逸的脚步在距离人群十几步开外停下。

    他一手摸着下巴,眼神饶有兴致的从这些家伙脸上一一扫过,“行啊,翅膀都长硬了啊,都敢和我主动叫板了啊。”

    “自报家门吧,免得我待会儿揍了你们,找不到人抬你们回去。”

    “狂妄自大。”

    “还是和以前一样让人讨厌呢,方逸,你以为,你还是以前在我等都没有踏入炼气之前那个可以纵横内门的小霸王吗?”

    “待会儿,横着出去的,只怕是你吧。”

    方逸眼中泛着冷笑,“老规矩,报名字,留下赌注,否则,都要给我滚。”

    “我,东峰内门弟子郝云峰,来挑战你。”人群中走出一名神色阴冷的青年,他身后背着一把青铜剑,身高足有一米八。

    “赌注嘛,便是我手上这二十块下品灵石,不知你有没有胆量接。”

    “原来是东峰的小耗子。”

    “混蛋,给我闭嘴。”眼见着这家伙在众目睽睽之下称呼自己小时候被他戏称的名号,郝云峰面色一沉,眼中杀气上涌。

    “接了。”方逸摆摆手,郝云峰,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小子是东峰朝阳九剑之一云中闪电郝剑鸣的独子。

    “好,方逸,就凭你这份胆量,我还敬你是条汉子,待会儿让你爬回去。”

    “哈哈,说得好。”

    “郝师兄,好好教训这家伙。”

    “郝师兄,打完山下剑仙楼,小弟做东,设宴为你庆功。”

    郝云峰听着耳边一道道喝彩的声音,脸上浮现几分得意,朝着众人微微拱手,“区区方逸,某十剑之内,便可挑落他手中长剑。”

    “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还是改不了以前那么讨打的脾性。”方逸叹了口气,缓缓解下身后长剑,“来战。”

    “怕你不成?”郝云峰冷哼一声,右手放到剑柄上,抬手之间,已经骤然拔剑出鞘。

    一剑伴随电光闪烁,气劲附着在剑身之上,手臂与剑成一条直线。

    “啪啦”在剑光到来的刹那,一道惊雷在方逸眼前炸开,顷刻间,剑锋上的寒芒,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

    “铛”方逸抬剑便是朝下一压。

    郝云峰握剑的手臂微微一颤,他面色微变之际,一股磅礴的巨力从剑身上传来。

    他想抽剑脱离,转势反攻,但一股纠缠的气劲,却将他手中惊雷剑死死缠住。

    “这是……”他面色大变,难以置信地看着两剑相交处的大水缸,“拖泥带水?”

    “浣衣剑典”

    “怎么可能,这才多久,就算是方逸回到内门,也不可能这么快掌握浣衣剑典第一式。”

    “内门弟子便能修炼真传之法,真是让人羡慕啊,不愧是掌院义子。”

    “撒手。”郝云峰震惊之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他手腕一颤,下一秒,一股巨力落在虎口,他虎口酸麻之际,那一口大水缸已经卷着自己的长剑落到地上。

    “哐当”声响,惊雷落地。

    “唰”方逸收剑回鞘,“二十块下品灵石,别忘了。”

    “噗通”郝云峰整个人扑倒在地上,嘴里嘟囔着:“这不可能,我的奔雷快剑,惊虹如龙,剑势未竭,无坚不摧,岂会一招,一招就落败……”

    “你败得不冤,郝师弟,别忘了,他可是方逸呢,身为掌院义子,十二三岁,便博览剑阁典藏,你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也就在这时,人群中再次走出一人。

    他穿着白衣长衫,手中拎着一把无鞘长剑,目光平和,眼中带笑,“方师兄,你我,也有数年未见了吧。”

    “李剑渔,你也想阻我?”方逸看到此人,双眉微微一皱,倘若郝云峰只能排在东峰内门中上游的话,那么此人,便是东峰十大真传之下最强内门弟子。

    “为何不入真传?以你的资质,这些年,那朝阳九剑,竟然都没有收你为徒?”方逸静静地看着这个浑身上下充满着书香墨气的家伙,他的修为,自己看不透……不过,自己在离开浣衣峰之前,他便是炼气五层,三年过后,现在,只怕已经到了炼气七层吧。

    “还是……”方逸眼中浮现几分饶有兴致的笑容,“你还想着拜入我二叔门下。”

    李剑渔脸上仍旧带笑,“多说无益,今日你来此,是为剑塔,不如,你我塔内比试一番。”

    方逸微微一愣,“以前的你,可是不喜欢这些的。”

    李剑渔回头远眺一眼朝阳峰的方向,“我李剑渔与你无仇,但你可以辱我骂我贬低我,却不能对不起她。”

    方逸抬脚,走向人群。

    路过李剑渔时,脚步微微一顿,“我喜欢谁,不喜欢谁,不用你去理会。”

    “可你不能负她。”

    “呆子。”

    李剑渔的背影微微一颤。

    “她说你是个呆子,还真的没有说错,你这样的榆木脑袋,难怪只能做哥哥。”

    李剑渔面部微微抽搐,脸上略微红润,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但很快,他便恢复平静,“你,还是那么让人厌恶。”

    “走吧。”方逸踏步走过人群,来到竖立在剑塔前的剑碑旁,目光一扫,便落到上面的十个名字上。

    “剑塔榜”,上面只列十人,记录通过第一层关卡最多,速度最快的十人。

    而此刻名列其上的,足有九名真传弟子,唯有排在第九的,是内门弟子,那个名字,赫然便是李剑渔。

    “李剑渔,朝阳峰真传之下第一人,炼气七层后期,修炼筑基期《五岳剑诀》,掌握镇岳剑势,通关二十四,于关内半烛香后落败。”

    “不错嘛,书呆子能够和这些真传弟子媲美。”方逸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这一次,你我赌什么?”

    “辅助修行灵物”,李剑渔手腕一翻,掌心突然多出一团巴掌大小的生物。

    “吱吱吱”它有着纯白的毛绒,两板尖牙,修长的鼻毛,这是一只剑鼠,最下等的辅助修行灵物。

    但仅仅这一只,便要在外面卖出数百下品灵石,而且还是有市无价。

    “你要何物?”方逸有些犯难,自己浑身上下加起来,貌似都抵不过这一只剑鼠的身家,这使他看向书呆子的目光有些异样,在他看来,这小子身家不菲呀。

    “你的佩剑。”

    “剑鼠赌斗八品剑器,倒也足够。”

    “忘了告诉你,这上面的成绩,是我半年前的,我已有半年没有出关。”李剑渔走到了方逸的身侧站定,“这一次,出关,我已是炼气八层。”

    “我要干干净净地赢你一次。”

    方逸一拍脑门,“真是拿你没办法。”

    他抬脚,率先走进了剑塔时刻敞开的大门。

    “唰”他的身形被一道剑光吞噬,剑塔内部的空间,是一处占地数十丈方圆的平地,此刻,出现在他对面的,是一具双手捧剑的剑傀。

    九天大陆上的剑塔,最高有九层,那是世界之巅的神话传说,真正登上九层剑塔的,唯有传说中的剑帝。

    剑塔,似乎是亘古就存在的。

    一层剑塔,在上清境的各州郡随处可见,底部刻有天赋聚灵剑阵,剑修盘坐于内,相当于随身剑囊中携带了两只剑猫。

    但是,即便是浣衣下院的内门弟子,进入剑塔之后,和剑傀交手,剑傀在你弃剑认输之前,是不会留手的。

    剑傀,大多是前辈高人之中,精通剑术和机关巧术之辈打造。

    在这剑塔之中的剑傀,没有人知道有多少。

    一层剑塔便有百关,你的修为是几层,踏入剑塔之后的剑傀,修为境界,一定是和你相同。

    它们掌握的剑法,也是和你同等级的。

    “请。”方逸双手抱剑一礼,抬手出剑,重力上涌,砸。

    “铛”一击,他便将剑傀整个轰飞出去,当其摔倒几步开外的地面之际,方逸已经迈步上前,将手中长剑放到了它的脖颈处。

    第一关,通过。

    与此同时,在塔外,因为方逸和李剑渔同时闯塔,并且用剑鼠和本命铸剑赌斗,此刻从内门五峰汇聚过来的弟子越来越多。

    “看,剑塔里面出现了两个光点。”

    足足十丈光点,上移一寸便算作闯过一关。

    两人进塔不过十几个呼吸,众人便看到李剑渔所在的光点,一骑绝尘而去,短短十几息,便来到了一尺之上。

    “闯过第十关了,几乎是一个呼吸过一关,好快的速度,不愧是号称真传之下第一人。”

    “哼,方逸还在第二关呢,这家伙,该不会在第二关就会败下阵来吧。”

    “谁知道呢,炼气四层,这塔里的任何一具剑傀,可都是炼气四层。”

    “可以,刚才我们怎么就不参与赌斗呢,否则,铁定要让这小子输得倾家荡产。”

    “嘘,别说了,有人来了。”

    也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远处掠来了十几道身影,其中有男有女,大多都是靠着顶尖身法在抬脚点在远处,身形在空中挪移,几个起落,便是稳稳地落在了剑塔前方的空地上。

    “是真传弟子。”人群传来一阵惊呼,这么多的真传弟子,竟然因为一个回归内门的方逸,全部齐聚到这里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