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十章 剑塔(一)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方逸呢?”满脸阴沉的青年额头有着一道显眼的疤痕,上面有着一个闪电烙印,他浑身气息狂暴,赤着肌肉鼓起的双臂,扫视一眼全场喝问道。

    “雷师兄,方逸和朝阳峰的李剑渔师兄,已经入塔了。”

    “入塔?李剑渔这呆货,竟然向方逸挑战?”雷罡满脸惊疑不定,正当他想开口继续询问,已有一人踏空来到塔前,她一身白色霓裳,玉容精致,仿若天工雕琢,完美无缺。

    她面色冷清地看着塔门的方向,目光落到那正在移动的两个光电之上,以她的修为,一眼便能辨明两道气息。

    “四……四师姐。”雷罡看到来人,满脸敬畏。

    “我来阻你。”孔圣依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手中无剑,却平添无尽威势。

    雷罡瞳孔微微收缩,低下头,却又想起当年的屈辱,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剑塔方向,“请恕师弟,忘不了昔日仇怨,此仇必报。”

    “那我就在你胸前刺一剑,让你躺上三五月。”

    “便是粉身碎骨,师弟也不会退让半步。”

    “那我就斩了你双腿。”孔圣依眼中寒光一闪而逝,这一眼,直接让雷罡猛地退后两步。

    “哟呵,真是巧啊,刚一来,就遇到一副同门相残的好戏。”

    “孔师姐、雷师兄,我等都是真传,何必伤了和气呢。”

    “没想到那方逸却是抢先一步,躲进了剑塔。”

    远处排列走来三人,三人模样相差无疑,身高相同,并肩而行,摆臂和抬脚的姿势动作,都一模一样,乃是一奶同胞。

    “原来是你们三个,怎么,今日你们是来阻我还是来助我?”雷罡冷淡地扫了一眼三人,这三人,便霸占了北峰云台峰十大真传弟子的三个席位,他们的修为,任意一人,不过是内门弟子之中顶尖那个层次,但三人联合起来,祭出三人所学的三门顶尖炼气期剑法,组三才剑阵,施展《岁寒剑典》,却可匹敌炼气大圆满修士。

    “我们只是来看看,那方逸回到内门后,有多少人想揍他。”燕绝双手环抱着长剑,选择了通往剑塔的悬崖一侧站定。

    “如果有人揍他,我们也就看着,让想揍他的人,排队,挨个上去揍。”燕缺盘坐到燕绝身侧,神情惫懒。

    “当然,如果没有人上,那么,就让我们兄弟三人来代劳。”燕别看到了崖边的一株梅树,眼中露出几分欣喜。

    “怕是你们三人,只有在一边看着的份儿。”远处,又有身影掠来,落地两道身影。

    左侧一人,踩着白云绣边的金缕短靴,头上发髻用一根白色头带绑着,双袖盖过手掌,走动间,袖子甩动,头带无风自舞,他手中拿着一根玉箫,剑眉星目,走动间,时不时目光打量着旁侧一女。

    女子生得小家碧玉,嘴角有颗美人痣,走动间,脸上一颦一笑,也不知她最先看到塔前的何人,情绪有此变化。

    “有诗,我也进塔,如何?”来自南峰落雁峰的男子看了一眼身旁的少女,眼中带着几分讨好。

    “呆子师兄不喜别人打扰,还是不了。”少女微微摇头拒绝。

    男子眼中流露出几分失落,“那我就在这里等着,还他一剑。”

    “算了。”

    “为什么?”

    少女目光从塔前的几名同门真传身上一一扫过,和几人目光相交时,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孔师姐此来,是为了找那人寻个说法。”

    孔圣依静静地坐在原地,听到这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雷师兄是想抹掉心里的伤疤。”

    “胡说。”雷罡立即咆哮一声,脸上满是涨红。

    “看来我说对了呢。”少女转头指向崖边那站着、蹲着、靠树的三兄弟,“岁寒三位师兄嘛,是因为以前初练三才剑阵的时候,敌不过那人,所以,想来找回场子。”

    “胡说。”

    “苏师妹,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不错,我等三人联手,便是真传前三亦可抗衡,岂会畏惧区区一个刚入内门,修为不过炼气四层的方逸?”

    这一下,就点燃了三人心中的恼怒。

    “脸红了,咯咯……”苏有诗盈盈一笑,玉手一一指过三人,“那么,看来,我又说对了。”

    三人被这么一个小姑娘看得低下了头,没办法和她对视。

    苏有诗在内门五峰,素有仙子之名,模样生得可爱,为人也十分平易近人,所以,在座几人,虽然或有性子急躁,不近旁人,但也不会因为她几句话而对她不满。

    也就只能听之任之。

    苏有诗转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萧弄玉,“那么,师兄呢,又是为了什么,要挑战那人?”

    “当然是为了……”萧弄玉牙齿一咬,但很快,他就看到了苏有诗脸上的苦笑和无奈,他的声音一下子降了不少,“自然是为了当年我落败被他打劫之时。”

    “一个香囊,我再送师兄一个便是。”苏有诗盈盈笑道。

    萧弄玉叹了口气,一言不发地走到云台峰三人身侧站定,满脸苦涩。

    “大哥,貌似,整个浣衣下院,还有人比我们更蠢啊。”

    “是极是极,做了这么多年的跟班,也没有得到任何的感情。”

    “可怜啊,人家受了一剑,你记在心里,刻骨埋藏,养成仇怨,可在人家心里,却是不足一提,是爱是恨,也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锵”萧弄玉面色一阵轻一阵白,手中玉箫一摆,直指身侧三人,“在萧某耳边如此搬弄是非,尔等可敢与某上那比剑台一战?”

    “大哥,我没有听错吧,炼气八层,想挑战我们三人?”

    “没听错,他很蠢。”

    “大哥,我们就答应了吧,否则,待会儿人家旧情人相见,他这个单相思的站在这里,岂不是要妒火焚身。”

    “是极是极。”

    三人间的对话,几乎要将萧弄玉的心肺给气炸。

    “走。”他率先抬脚,几个起跃,便跃过人群,朝着剑塔前空地上的一座比剑台落去。

    三兄弟交换一个眼神,异口同声说道:“那么,我们便一起吧。”

    “呼”,又有几道身影落下,一人抬脚走到跟前,仍是落雁峰的真传弟子,他看了一眼远处的比剑台,又担忧地看了一眼苏有诗,“七师妹,你不准备去帮帮手吗?”

    苏有诗微微摇头,目光如炬地看着剑塔方向的两个光点。

    “哎。”来人重重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四周几人,走到一个角落盘坐。

    后面,又陆续赶来几名真传。

    在宗内的真传弟子,除却对外宣称闭关的,此刻却是到了一大半。

    此时,已经过了盏茶功夫,里面右侧的那一个光点,已经上升到两尺高,势如破竹地闯过了二十关。

    而反观微弱无比的另一个光点,却还停在四寸微末之地。

    十几名真传弟子没有开口说话,站在他们身后的数百名内门弟子也不敢插嘴,渐渐地,人越来越多,都是闻风刚来的内门弟子。

    他们之中,只有一小半儿真正见过昔日在内门的方逸,更多的,是想来见一见,刚入内门,就惊动十几位真传师兄师姐的大人物。

    此刻,身处剑塔内部空间的方逸,额头已经出现几滴热汗。

    “没想到第四关便是四具剑傀同时出手攻击,而且,这四具剑傀深得四象剑阵精髓,便是炼气七层也很难击败这四具剑傀吧。”

    他没有立即催动重力,是为了磨练自己的剑势,但施展《浣衣剑典》的剑招,对他体内的灵气消耗很大,足足斗了盏茶功夫,他体内的灵气便消耗大半,他只得是掏出一粒补气丹服下脚下连动,闪避攻击的同时,努力恢复灵气。

    “还剩一颗补气丹,算了,不拖了,剑势修炼起来,看来还得靠感悟。”

    感受着体内灵气恢复了大半,方逸双目一凝,双手紧握剑柄,反手将剑身倒插地面。

    “九天重力场,开。”

    “轰……”一声巨响,方逸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周边,灵气流动的速度明显变得缓慢了一些,这也是他摸索之后,能够掌握的招式。

    四具剑傀挥剑的速度骤降,即便从四个方向朝他袭来,速度也足足下降了数倍不止。

    “铛铛铛铛”,方逸轻松挥剑将他们手中的长剑击落。

    下一秒,大脑传来一阵眩晕,他立即收敛了重力场,抬手挥剑,一剑横扫,同时击中四具剑傀。

    “嘭嘭嘭嘭”四具剑傀同时坠地,胸膛凹下去一大块儿,落地四分五裂。

    “唰”一道从塔顶降下的灵气,反哺到他体内,方逸闭眼调息,很快,体内的灵气便缓缓恢复小半。

    “继续。”第五关,出现在他身前的,是掌握了五行剑阵的五具炼气四层的剑傀。

    “重力场,开。”

    “给我败。”

    第六关

    第七关

    很快,方逸通关的速度骤然提升,转眼间,便闯过了十关。

    当塔外看到的光点挪移到一尺高度的时候,塔外观战的众多弟子脸上都出现了变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