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十一章 剑塔(二)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剑塔前十关,都是掌握了剑阵的剑傀,人数依次叠加,在第十关的时候,十荡十决阵,即便方逸现在是炼气四层的修为,第十关的剑傀催动剑阵之力,便是炼气七层巅峰的修士,也不见得能够全身而退。”

    这些年来,浣衣下院内门弟子中,闯剑塔受伤的弟子,比比皆是。

    “他方逸铸造的,可是一柄八品的重剑。”雷罡冷笑一声,“重剑破剑阵,可谓轻而易举,并且他不是号称还领悟了泥牛入海的剑势嘛,能闯到第十关,也不足为奇。”

    “就是,我们在坐的,哪一位没有闯过二十关。”

    听着耳边几人的嘲讽,孔圣依秀眉微颦,目光和苏有诗在空中对视一眼,两女都陷入了沉默。

    此刻,塔内空间。

    方逸站起身来,他的丹田已经呈现饱满,第五个气旋,即将凝聚出来。

    每通过一关,都会有剑塔内部反哺的精纯灵气,通过第十关的刹那,从地底涌来的灵气,直接让方逸触摸到了突破的瓶颈。

    第十一关,仍是一具剑傀。

    “炼气五层?”方逸瞳孔微微收缩,目光落到了他腰间的令牌。

    “云台峰内门弟子”

    “看起来,从第十一关开始,就要面对修为强过自己的内门五峰的弟子了。”

    “锵”话音刚落,剑傀已经拔剑出鞘。

    “唰唰唰”出手便是云台峰内门弟子大多修炼的《云雾剑法》。

    一剑恍若一道从山间喷涌出来的气体,气劲伴随着剑光,犹如白蛇吐信,方逸抬手出剑,剑身缠上云雾的刹那,他感觉到,自己剑上的气劲,在迅速消散。

    “铛铛铛”方逸抽离了剑身上的重力,抖手剑,直接施展《浣衣剑典》第一式·拖泥带水。

    《云雾剑法》是一门筑基期的剑术,修炼到大成,疾如闪电、如梦如幻,最为擅长的,便是以快打快,穿插对方出手的剑光,破解对方的招式。

    果然,下一息,对方剑尖上浮现几分亮光,薄剑化作灵蛇,颤抖不绝中,在他的剑下穿来穿去,方逸靠着剑势凝聚出来的大水缸,顷刻间便支离破碎。

    “泥牛入海”,方逸不准备依靠重力场继续走下去,他掌握的剑势不过是初步领悟的剑法之势,剑法,乃是开创者的剑心、剑势、剑意凝聚而成的法。

    他想变得更强,在修为不济的时候越阶挑战,就必须让剑势小成。

    旋转的剑身,薄剑化作道道剑影,泥潭出现在方逸的四周,在那快速穿梭的剑光落入泥潭的刹那,他嘴角微微勾勒几分,四周的淤泥,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缠了上去,一层又一层,被劈开,散落,然后又有一层淤泥弹起,将其覆盖。

    足足半盏茶的功夫,对方的剑,已经失去了灵动,他手腕一抖,剑尖一条,轻松自如地便将其挑落。

    “我败了。”剑傀朝着他拱手一拜,捡起地上的长剑,退后几步,随着地底的机关,沉入地底。

    第十二关的剑傀,手中拿着一把青色长剑,腰间悬挂的令牌,赫然便是“落雁峰。”

    “唰”对方出剑的速度很快,手臂和剑身成一条直线,另一只手张开,身轻如燕,在出剑的跳跃中,整个人简直就是一只凌空飞舞的大雁。

    “这是……灵雀步。”方逸面色微变,脚下之字游动,手中长剑凭着自身重力,手腕翻动之间,十几道剑光连续撞击在空中刺来的剑尖上。

    “唰”然而,对面的长剑,来到眼前的刹那,竟是迸射出一道刺眼的剑光,下一息,他喉间一寒,方逸下意识收剑一挡。

    “铛”一声轻响,他感受到剑身上传来的力道,抬脚踢在了对方的胸膛上,将其逼退。

    “《百步飞雁七十二式》,这还算是内门弟子吗?”方逸苦笑一声,这一门剑法,可是落雁峰的绝学。

    内门五峰,绝学练至大成,剑道造诣,都可堪入丹境。

    这一门剑法,必须配合灵雀步的灵动身法,才能够发挥得淋漓尽致。

    灵雀步,乃是落雁峰初代祖师,观长白山脉数百种飞禽,最终,在落雁峰崖边,枯坐七日七夜,看山间大雁起起伏伏,忽而有猛虎嘶吼,便惊得在枝头展翅腾飞,在空中几个折转,翱翔自由。

    筑基期之前,浣衣下院的剑修都无法御剑飞行,便是炼气大圆满,也不过能够短距离御剑离手。

    这一门剑术,也就在这等层次的剑修交手中,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嗒”对方的身体在地面一踏,身体整个凌空跃起,手中长剑速度再次暴增,眨眼间,再次来到近前。

    “这便是灵雀步和百步飞雁七十二剑的妙用吗,不过,貌似,也你只会这一剑。”

    “飞燕衔雨,不过是百步飞雁七十二剑的起手式,不过,也是最快的一式,比起奔雷快剑的速度还要快。”

    “铛”,方逸单手持剑,挡下这一剑之后,他的虎口有些发麻。

    “唰”剑光一转,对方根本就不停歇,剑势如同潮水一般,铺天盖地地朝着他袭来。

    “拖泥带水。”他这一次,在撞上对方的长剑之后,手腕一转,剑身上突然涌出缠力,贴着对方的长剑,用大水缸,缓缓将其带动。

    “唰唰唰”大水缸缓缓转动起来,在剑傀抽身想要后撤的同时,方逸顺势一卷,用大水缸中央高速旋转的力道,将对方长剑一搅。

    “咔嚓”长剑从中间折断,水缸失去卷动之势,他面色稍微苍白几分,这一招式,对他体内的灵气消耗极大。

    当他抬头看向对方,剑傀那无神的双眼中露出几分惊骇,朝着他拱手一拜,落入地底机关之中,消失不见。

    地上的断剑,却留在了原地。

    方逸没有继续挑战,他点燃了身后长案上香炉中一支香,这也是挑战剑塔的弟子的一个特权,能够在这一炷香的时间内,将之前的感悟,领会贯通。

    “我掌握泥牛入海之后,领悟的第一个剑势是缠,刚才,我没有施展泥牛入海,仍然是用的拖泥带水的缠劲,但最后那一剑,却是靠着大水缸的搅力。”

    “看来,我掌握了第二个剑势“搅”。”

    “缠的剑势,是用自身的剑气却纠缠对方的剑术,在纠缠之中,消耗对方体内的灵气,从而取胜。”

    “现在多了搅的剑势,我大可在施展泥牛入海缠住对方之后,再施展拖泥带水,将其长剑拖入大水缸内,将其搅断。”

    “那么,倘若我在加上九天重力场呢。”

    他猛地睁开双眼,出剑,剑尖隔着炉中点燃的香尚且还有几寸远,用剑气将其熄灭。

    他聚精会神地看着眼前,不多时,一具剑傀出现。

    第十三关,朝阳峰内门弟子,修炼《狂雷剑法》。

    它一上来就主动抢攻,正中方逸下怀。

    “泥牛入海”,剑气凝形具象,正是炼气期剑修的家常便饭,泥潭深似海,一眼看不到底,一层一层的泥覆,将其死死缠住。

    奔雷剑法的剑光,时而炸开,恐怖的雷暴,将泥潭中的泥水激荡得四处飞溅,泥潭支撑了十息,便险些支离破碎。

    “拖泥带水”,方逸剑势一转,大水缸扩张开来,剑影将两人的身体都给包裹在内,他的长剑,已经化作一道道寒星,一次次撞在对方的剑身上,然后,将其卷入大水缸的中央。

    “重”

    “咔嚓”,剑傀手上的长剑,应声而断。

    轻松取胜。

    战后,方逸蹲下身子,检查地上两把断剑的缺口。

    两道伤口都十分整齐,但很显然,第一次折断剑傀手中长剑的时候,他是靠着延绵不断,如同潮水一般的攻击,一次次斩击在同一处,再靠着搅的剑势,将其折断。

    第二次,则是将其带入搅的剑势之后,直接添加重力,一瞬间,便折断了对方的长剑。

    “果然,搅的剑势和重力场,是可以威力叠加的。”

    方逸嘴角微微勾勒几分,他捂着胸口的太极阴阳图,有着《九天玄重场》这一门功法,他天生便相当于掌握了“重”的剑势,如此以来,《浣衣剑典》的拖字诀,他不过学了两式,便掌握了三种不同的剑势。

    “下面,便试着看看,能够持续多久。”

    第十四关,主峰浣衣峰的内门弟子,修炼《梅花剑法》,他只施展了泥牛入海和拖泥带水两种剑势,便轻松取胜,果然,比起刚才的速度,慢了很多。

    “重”,在一字大喝之后,他已经是折断了第四把长剑。

    当第十五关通过之后,地底涌起的灵气,反哺入体,他闭上双眼,运转体内的《剑气诀》,一股股气流,缓缓汇聚到丹田,伴随着四周的四个气旋,缓缓朝着一处空荡的区域游动。

    压缩,凝聚,最终,第五个气旋,在方逸睁开双眼的刹那,凝聚成功。

    “炼气五层?”他眼中精光一闪而逝,“在剑塔修行,战斗中突破的修行方式,根基最稳,修炼速度最快,果然,义父没有骗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