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十二章 剑势小成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时间悄悄流逝,转眼间,在塔外等候的内门弟子,便散去了大半,但一众真传弟子,却没有一人离去。

    萧弄玉灰头土脸地离开了,不过,和他比剑的云台峰燕氏三兄弟,也没有讨到好,人人带伤之后,负气离去。

    战后,双方都不承认自己败了。

    剑塔内部空间,李剑渔已经来到了第二十四关。

    此刻出现在他面前的,是被一道残魂操控的剑傀。

    “东峰朝阳,“五岳剑法”,是我输了。”他眼中满是复杂地看着李剑渔,“晚辈,告诉我你的名字。”

    “晚辈朝阳峰第三十二代内门弟子李剑渔。”李剑渔双手抱剑一礼,眼中满是恭敬,他从刚才的战斗中了解到,这一位,绝对是他们朝阳峰的前辈。

    “善。”对方淡淡地吐出一个字,身体缓缓沉入塔底,消失无踪。

    一股精纯的灵气注入李剑渔的体内,他感受着体内雄浑的气劲和悬浮排列整齐的八个气旋,眼中迸射出一道精光,“这一次,我要闯过三十层。”

    剑塔一层的记录,是浣衣峰的大师兄古枭,仅仅靠着一门筑基剑诀便闯到了第三十七关,当然,这还是两年前的成绩。

    李剑渔没有小觑方逸,但实际上,他只想战胜自己的极限。

    第二十六关,他遇到了落雁峰的快剑,身上多了七道出血的剑痕,胜。

    第二十七关,主峰浣衣峰的狂风快剑,他的重如泰山之势,被连续命中一百四十七剑,他的左肩多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剑痕。

    他点燃了香炉中的那一炷香,原地打坐调息。

    在伤口止血之后,他站起身来,右手持剑,继续鏖战。

    第二十八关,百息,过。

    第二十九关,三百息,他气喘吁吁,但仍然通过。

    第三十关,他看到了一道虚影,这一次,不是剑傀吗?

    “哟,是朝阳峰的弟子?”来人笑着看了他一眼,“我乃落雁峰第十三代真传弟子杨峥,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两剑击空,千百道剑光交错,他晃神之间,胸口便连中七剑,白衫喋血。

    李剑渔退到角落,双眼满是凝重。

    “到极限了吧,小辈,退下吧,你没有学朝阳峰的《紫气东来三百六十八剑》,接不住我一剑的。”

    “是嘛。”李剑渔突然扬起了头,他眼神坚毅,出剑之后,一座山影,出现在他的剑下。

    “山”,出剑,又是一座山。

    “山”,在两剑撞击到一处的刹那,他的重岳之势发动,剑身朝下一压,五座山岳,突然降临。

    “重岳之势,不错。”守关的先代弟子虚影,难得出声赞赏。

    “不过,你的伤势这么重,还是回去养伤吧。”他抖手间出剑三十三,快剑不拘泥于剑招,无处可藏,以重岳之势封锁的区域,一瞬便被切开,李剑渔只觉得喉间一凉,定睛一看,不知何时,一把长剑,已经落到了他的喉间。

    “嘭”下一息,一股巨力传来,他整个人朝后抛飞,径直砸出剑塔大门,重重地落到了外界的地上。

    “呆子师兄。”第一次站起身来的苏有诗,她刚迈步上前,李剑渔便已是被一人扶起。

    “这是何苦呢,再怎么,我们师兄弟中,也轮不到你来出头啊。”说话这人,正是之前赶来的朝阳峰真传第五杨晨。

    “真传对付内门,不合适。”李剑渔微微摇头道。

    “闯到第三十关了?”杨晨沉默片刻,低头看了一眼他身上的伤势,叹了口气道。

    李剑渔服下杨晨递来的丹药,脸上恢复几分潮红,“那落雁峰第十三代弟子,是剑魂吧。”

    “嗯。”杨晨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剑塔大门方向,“第一层前三十关,也就只有此人最强,他生前,可是筑基期的修为,又领悟了剑势,闯关者修为越高,难度越大。”

    说着,他指了指一旁的排行榜,原本李剑渔是第八,如今却成了第六。

    “方逸呢。”李剑渔挣扎着坐起身来,抬头看向剑塔方向。

    “第二十关了,这家伙,之前的确是在藏拙,就算是领悟了剑势,炼气四层的修为,也无法走到第二十关。”

    “虽然败了,不过,那人,貌似有意在锤炼我的剑势。”李剑渔自己打坐调息,目光却一直紧盯着剑塔方向。

    “重岳,重岳,剑势真的可以重如山岳吗?”

    “今后,便叫镇岳吧。”李剑渔叹了口气,目光看向塔内那唯一一道光点的时候,却发现它,已经来到了两尺三寸。

    “好快,这家伙的速度越来越快了,第二十三关了,他绝对已经和掌握了一门炼气期剑术的内门弟子交手了,修为强过他一筹,并且剑术圆满,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撑过去。”

    说完,杨晨犹豫地看了一眼李剑渔,“上一次你拼死完成任务,才得了一只剑鼠,倘若就这么输了,你今后的修炼速度,可就得大打折扣。”

    “无妨,暂时,还输不了。”李剑渔嘴角露出几分苦笑,倘若得到方逸回归内门的消息,师姐,应该会很快回宗吧。

    方逸在三年前,可谓是他们那一批自幼生活在山门内的弟子中,最为耀眼的。

    李剑渔和身边的这些真传弟子一样,都想让他们仰慕的师姐,看到这个小子,丢脸的模样,对他彻底失望。

    但很显然,方逸会让他这个想法落空。

    那个光点,再一次地动了,直接连续跳过了两关,来到了第二十五关。

    “怎么可能……”雷罡有些沉不住气,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榜单,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入榜,排在榜末的一名真传弟子,也是第二十四关的成绩。

    也就是说,方逸第一次挑战剑塔,便已经登榜了。

    “可恶。”雷罡站起身来,拎着长剑走向剑塔,他绝对不能容忍,这个家伙踩在自己的头上。

    “我也去试试吧,也有很久,没有闯剑塔了。”说话的,是杨晨,他是朝阳峰真传第五,自然要比李剑渔那个书呆子要强。

    也就在他步入塔内时候,那悬浮在剑塔屋檐上的光点再次跳动,竟然一下子,跃上了两尺九寸。

    “第二十九关了,没想到,他也能闯到这里。师姐,我真的……不如他吗?”

    剑塔内,方逸一身白衣染血,这几关的守关剑傀,都掌握了一门炼气期剑术,并且将其练至了大圆满,也就是说,他们在剑道上都有内门最强的那个层次。

    而且,他们的修为,还压了方逸一层。

    不过好在,方逸在斗了二十八场之后,他终于是领悟了第三招——摇山振岳。

    这一招,是融汇了《五岳剑法》第三式而成。

    出剑之后,碧波涌动,一次次潮水般的冲击,延绵不息的剑气覆盖,站在他身前的这一具剑傀,修炼的,正好是不动如山的苍松剑诀,防御为主,在他这一招面前,也就只有抵挡之力。

    “拖字诀,大多都是纠缠,唯有这第三式,是以攻代守。”方逸手中舞剑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他手臂有些酸软,他的嘴角,才挤出几分笑容,“那么,便让这水势,更大一些。”

    “哗啦”这一剑,仿若浪涌,剑气席卷,剑气凝聚在剑尖,凝聚虚影成像,就想一条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也像瀑布前的湍流,直接便将眼前的剑傀给卷了进去。

    “覆”,这是方逸领悟的第四个剑势,也是大开大合,以攻代守的剑势。

    面对持久战,这一招,比起拖泥带水的缠字,多了几分抢攻的主动。

    两两配合之下,延绵不断的潮水攻击,剑气一重一重地覆盖,包裹,最终,他眼前的剑傀,在他施展出泥牛入海之后,下半身,已经被一团淤泥给裹住。

    “成了。”方逸眼中多出几分喜色,《浣衣剑典》能够称之为镇院剑法,整个浣衣下院的至高剑典,便是因为这每一招之中,都蕴含了剑意雏形。

    无论是缠也好,覆也罢,或者是重,亦或者是搅,这都是淤泥的特性。

    而泥之剑意,蕴含多重剑势,他掌握了四个剑势,融会贯通之后,剑势也就小成了。

    当剑势圆满,泥之剑意,也是出现了。

    当地面再次升起,一道虚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么快,就又有弟子来挑战了吗?”

    “我是落雁峰第十三代真传弟子杨峥,少年,你是何人?”

    “虚影?不对,前辈应该是剑魂吧。”

    杨峥深深地看了一眼方逸,目光落到他腰间的令牌上,“浣衣峰的,炼气五层的内门弟子,也能闯到第三十关,莫非,现在的浣衣下院,内门弟子都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

    “我虽是内门,却享的是真传弟子的待遇。”方逸朝他抱剑一礼,“杨前辈,浣衣峰内门弟子方逸,请赐教。”

    “很好。”他眯起了双眼,浣衣峰啊,主峰竟然又出了一个妖孽,他也想见识一下,这小子凭什么,以这么弱的修为连闯二十九关。

    他虽然是虚影,但却是有修为有剑道经验的剑魂,数十年修行,在与人厮杀比剑上的经验,可谓碾压同境界的修士。

    倘若,眼前这家伙无法击败炼气六层的自己,那么,就让他止步这一层吧,也好,让年轻人受些挫折,打磨一下心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