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十三章 飞燕剑法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杨峥深深地看了一眼方逸,“出招吧。”

    “拖泥带水”,出剑之时,剑势卷动水流瀑布,一座灵气具象的大水缸,凭空笼罩住两人所在的区域。

    “炼气五层,强行施展剑术中的灵气具象,你能撑多久?”杨峥叹了口气,“现在的后辈,莫非,都喜欢这等华而不实的剑招。”

    “飞燕双杀”,他抬手间,两道剑虹迸射而出,一左一右,直接洞穿水缸,那卷起的漫天泥水,也在这一剑之下烟消云散。

    “好强。”方逸瞳孔微微收缩,他能感受到,此人施展的灵气修为不过炼气六层,但是,他在自己出招之后,也就看穿招式的破绽。

    “比剑之中别走神,少年,莫非,你家师长没有教过你吗?”杨峥身形一晃,已经来到近前,手中剑锋一扬,转刺为拍。

    “铛”一股震颤之力传递到方逸手中重剑之上,他身体一颤,整个人朝后连退数步。

    “飞燕衔泥”,杨峥手中长剑一抖,一只足有数尺大小的飞燕在他剑下活灵活现。

    “这是……剑势?”方逸面色一惊,手中长剑一抖,“泥牛入海。”

    “哦?小成的剑势,不错嘛。”杨峥眼见着自己的飞燕在落入泥潭之后便消失无踪,嘴角微微勾勒几分,眼中也多出几分兴致。

    “不过,这样还不够。”

    “飞燕回旋。”杨峥手腕一挑,原本消失在泥潭中的剑光再次浮现,一道道回旋的剑光,竟然在泥层的覆盖下,高速旋转,转眼间,竟是占据了上风。

    “这一招,你该怎么破呢?”杨峥嘴角微微勾勒几分,手腕再动,上千道剑光凝聚出的飞燕在泥潭中一个漂亮的回旋之后,突然用那黑色如剑一般的尾巴猛地一剪。

    “燕子剪尾”

    飞燕剑法,延绵不断的招式配合,轻快流利的突刺,旋转,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泥潭转眼间,便开始溃败。

    “重”,也就在这个时候,方逸面色一沉,泥潭突然朝下一压,他出手的剑光回旋的速度突然下降近十倍。

    “又是一个势?”杨峥眼前一亮,但嘴里仍是不肯饶过方逸,“不够,还是不够。”

    “飞燕还巢”

    他手上长剑突然在掌中一股气劲激发出来的刹那,脱手而出。

    “哧”一道寒光落在方逸手腕,他手腕吃痛的刹那,剑势一缓,漫天虚影消散,泥潭溃散的刹那,袭击他的那一把长剑在空中一个回旋,便稳稳地落回杨峥的手中。

    “唰”他右手一挥,长剑剑尖斜指脚下,“再来。”

    “好。”方逸也知道,倘若自己此番不能有所突破,在眼前这道前辈剑魂面前,绝对无法占据上风。

    “飞燕衔泥”,他一出手,仍是先声夺人的一剑,一剑逼近,剑气近,寒光扑面袭来。

    “泥牛入海。”

    “变招了?”杨峥嘴角微微勾勒,不等他手中剑尖被其挡下,便主动变招,剑光在泥潭之中一个回旋,“飞燕回旋。”

    这一次,回旋的速度远比之前快了数倍,杨峥的手腕一开始,方逸还能看到一道影子,到了后来,他的手腕和剑,连成了一体,他的肩膀,一开始只是稍微抖动的幅度,后来,他的右臂,变成了一把剑。

    “这是……剑势?”方逸面色一惊。

    “回旋剑势,当心了。”杨峥沉喝一声,手中剑势再次加快。

    “铛铛铛”那偌大泥潭中的剑光,被这回旋的飞燕一次次逼出,两剑在空中撞击。

    “重”

    “风”

    方逸剑势沉重,如同山岳一般,虽然缓慢旋转,但却带着稳如泰山之势。

    反观杨峥,手上剑光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剑光一次次在他手中避开方逸正面撞击的要害,反倒是每一次都能够找到反击的破绽。

    “第二个剑势?”方逸目光一凝,“拖泥带水。”

    泥潭旋转之际,外围出现了一座大水缸。

    “覆”,当水缸里面的水倾洒而出,落在泥潭之上后,泥水飞溅,虽然显得更为破绽百出,但任凭杨峥手上的剑光如何挣扎,都无法摆脱。

    一层一层的泥浆,远比之前的淤泥更为难缠。

    “第三种剑势了吧。”杨峥嘴角微微勾勒几分,手腕一抖,“飞燕双杀。”

    “唰唰”两道剑虹直接击穿了漫天泥浆,在这两道回旋的飞燕之中,方逸又感到了剑势。

    “这一次,是刺之剑势。”

    “给我搅。”却不想,方逸早已是等着他主动撞进自己的剑网。

    “铛铛铛铛”杨峥手上的长剑剑身上,多出了无数次碰撞,他眼神一下变得有些古怪,“你这小子,之前二十九关,你该不会,都是把对手手中的长剑给搅断的吧。”

    “虽然我们浣衣下院,满门都是铸剑师,但像你这种败家的弟子,还是我头一次见。”

    方逸面色有些尴尬,下一息,他就见到杨峥主动放弃了攻击的剑势。

    “不是应该,直接接飞燕还巢吗?”方逸微微皱眉,随后,他便看到杨峥睁开了双眼,眼中精光闪烁。

    “你能够在这个年纪领悟四个剑势,在《浣衣剑典》上的造诣,已经算是不弱,但是,飞燕剑法,却正好克制《浣衣剑典》的拖字诀,更早的初代祖师,更是在飞燕剑法中领悟出的拖字诀前几式,所以,你还是只能败。”

    “自身修为,也是自身强横的一种方式,一间破万法,便是如此。”说完杨峥竟然主动持剑迈步,朝着方逸撞来。

    “重”,方逸冷哼一声,直接释放了重力场。

    “晚了”

    “玉燕投怀。”杨峥手中长剑一抖,缠上方逸重剑的刹那,整个身子竟是直接撞入他的怀里。

    “嘭”方逸肩膀一颤,胸口传来一声闷哼,直接被顶开数步,而杨峥手中的长剑,却是如同一条游蛇一般,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落到了他的喉间。

    “飞燕剑法第七式——飞燕游龙。”杨峥看着近在咫尺之间的方逸,嘴角微微勾勒几分,他的手臂,在长剑快要刺中方逸喉间的刹那,伸手将剑柄握住。

    “你,败了。”

    方逸抿嘴不言,和他双目相对数息,突然咧嘴一笑,“算是平手吧,我现在动不了,你现在,也无法动弹。”

    说完,他的目光顺着自己的胸口朝下看去。

    在两人身体撞击在一处的地方,有一层泥浆,不知何时,缠住了两人的腿部,泥浆渐渐凝固,两人的身体,都无法移动。

    “泥浆?”杨峥目光微动,眼中满是震惊地看着方逸,嘴角缓缓挤出几分苦笑,“没想到,你才领悟四个剑势,便已经领悟了泥之剑意。”

    剑气具象化形,无论是之前的大水缸也好,泥潭也罢,都是虚影,此刻,方逸无形中凝聚出来的泥浆,也就只有剑意,能够做到。

    “现在,是第五个剑势。”方逸目光落在自己已经变得僵硬无比的腿部上。

    “已经,凝固了呢。”

    “是呢。”杨峥退后一步,爆发出超越炼气六层的力量,将包裹双腿的泥浆给震碎,退后几步。

    他的目光仍然无法从方逸双腿处包裹的硬土上离开,“第五个剑势,唤作凝吧。”

    “嗯。”

    “很好,你胜了。”说完,杨峥退后一步,准备踏入离开的机关里。

    “那个……杨前辈。”方逸突然开口。

    “还有事吗?”杨峥微微一愣,他只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剑魂,在这浣衣下院的剑塔中守关数百年,却从未有弟子想和他过多交流。

    “我能飞燕剑法吗?”方逸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杨峥微微一愣,随后脸上挤出几分饶有兴致的笑容,“为什么想学飞燕剑法呢,《浣衣剑典》,乃是本门至高剑典,只要你能掌握拖字诀,他日必定可登上剑师榜,便是步入丹境,也无不可。”

    “我想学,能让自己变强的剑法,飞燕剑法,应该一共有八式吧。”

    “九式,丢了一式,最后一式,也学不了,现在宗内保存的剑招,应该是七式吧。”杨峥叹了口气,眼中浮现几分追忆,他,也只是学了七式而已,最后一式,即便有落雁峰的前辈高人尝试着摸索出了一个剑招雏形,也被他给抛弃了。

    那一招,按照当年不少落雁峰的丹境前辈的话来说,就是……学不了。

    “我会领悟拖字诀,学会飞燕剑法,第九剑,我掌握之后,会来再次向前辈讨教。”

    杨峥愣在了原地,他张了张嘴,很想打击眼前这个小子,但他又忍住了,数百年来,浣衣主峰又出了一个在十六岁便领悟了泥之剑意雏形的弟子,不容易。

    “前辈,还请助我。”

    “哧”,杨峥突然咧嘴笑了,“你,是想从我这里手把手学剑吧,可是,我只是第三十关的守关人而已呢。”

    “莫非前辈不想,让落雁峰的飞燕剑法,能够传承下去吗?”

    杨峥面皮一抖,忍着怒气,轻哼一声,“低劣的激将法。”

    “前辈,拜托了,倘若小子学有所成,必会将这飞燕剑法,传回给落雁峰的弟子。”

    杨峥陷入了沉默,的确,他这位踏入筑基期的落雁峰前辈,倘若亲手传授这小子飞燕剑法的话,眼前这小子,至少,能够从他领悟的剑势中,悟得三两种。

    “你还剩,半烛香。”良久,他看了一眼方逸背后的香炉,冷着脸说道。

    方逸眉间一喜,恭敬地抱拳一礼,“多谢前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