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十四章 顿悟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盏茶功夫,杨峥施展了一遍飞燕剑法。

    “试试。”他认真地看着方逸,眼中有几分期待之色。

    “飞燕衔泥”,方逸抬手出剑,剑光寒澈,剑下一只飞燕自上往下,化作一道残影,一瞬便衔住了地上的一柄断剑。

    飞燕带着断剑落到空中,“嘭”的一声炸开。

    “继续。”

    “飞燕双杀”,一左一右,两只黑背燕子,比翼齐飞,羽翼绞杀,穿刺云端。

    飞燕回旋、燕子剪尾、飞燕还巢、玉燕投怀、飞燕游龙,一招一式,方逸都衔接的恰到好处,招式的变化,他基本已经领悟了七八成。

    “基础很牢,可是,飞燕剑法的每一式,都有一种剑势,九种剑势合一,便是飞燕剑意,你可能领会?”杨峥一脸认真地看着眼前的方逸,他似乎回忆起了当年在落雁峰的广场上,亲手传授内门众多师弟剑法的时光。

    “我只领悟了三种。”

    杨峥目光微微一动,随后,他便回想起了之前方逸出剑的场景,“游、回旋、风三种剑势吗?”

    “嗯。”

    “不得不说,你的资质,便是在我们第十三代真传弟子中,也是出类拔萃的。”杨峥叹了口气,当他张嘴正要继续说话的时候,却看到方逸闭眼愣在了原地。

    他下意识低头看了一眼地底密密麻麻地的阵纹,“倒是忘了,三层剑塔不同于一层剑塔的原因便是,这里有着历代祖师陨落之后留下的剑心。”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方逸,“可是,能在第三十关便进入顿悟的,你还算是头一个。”

    “那么,你领悟的,究竟是剑势呢,还是剑心,或者……剑意。”

    剩下的一小截香,很快就燃烧殆尽。

    “咔咔咔……”剑塔机关送来了第二道剑魂。

    “咦,怎么这里还有一道剑魂。”来人看了一眼背对他的杨峥,“喂,你是第几代弟子,竟然还站在这里败了就把这小家伙赶出去啊。”

    “聒噪。”杨峥回头冷冷地扫了他一眼,目中剑气如炬,光是这一眼,便将这人吓得后退半步。

    “这……这是……”他面色震惊,但随后,还是秉持着自己的底线,“这不合规矩呀。”

    “等。”杨峥回了他一个字,便自顾自地站在原地等候。

    而塔外,内门弟子大多已经离开,刚刚进塔的雷罡和杨晨都已经来到了二十层以上,但方逸,还困在那第三十层。

    “又有人闯关了。”镇守第三十一关的剑魂忍不住说道。

    “你去。”

    “为何……三十关可是……”

    “别废话。”

    “是。”他在霸气侧漏的杨峥面前,显得有些唯唯诺诺,可是,他不敢不听话。

    虽然他是这座剑塔庇护的剑魂,但若是一名拥有剑意的强者,却是可以直接抹杀他的存在。

    正巧,杨峥就是这样的人。

    “方逸已经在第三十关待了半个多时辰,为什么还不动?”

    “莫不是被守关的剑魂一不留神,给直接宰了。”

    “闭嘴。”那盘坐在塔碑前的孔圣依冷冷地看了一眼出言的这名内门弟子,后者脖子一缩,主动退入人群之中,哪里还敢开口。

    “看来,孔师姐是有些着急了。”人群中,一名内门弟子小声嘀咕道。

    “可不是吗,据说在浣衣峰,就数这一位和方逸的关系最好。”

    “可不是吗,听说两人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嘘,别大声嚷嚷,浣衣峰上下,谁不知道,大师兄古枭,将孔师姐视为道侣。”

    “道侣?且不说孔师姐能否忘掉这家伙,这两人,倒也是般配。”

    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杨晨第一个走出剑塔。

    他的衣衫上被鲜血染红了一大片,胸口处还有着明显的剑痕。

    “第三十关,败了。”他看了一眼李剑渔,满脸复杂,“看起来,李师弟,你现在,已经有着真传弟子的实力了。”

    “还是五师兄厉害,在第三十关撑了一炷香,而我,只撑了半烛香。”李剑渔目光平淡,他现在很想知道,是什么,能让方逸在第三十关待上一个半时辰,无论是取胜还是落败,都应该有了结果才是。

    紧随其后,雷罡也满脸颓然地走了出来。

    “比我多撑了片刻,雷罡,这一次,算是我败了。”

    雷罡并没有回答杨晨,他的目光落在剑塔屋檐上的那一个光点上,“怎么可能……这家伙,竟然还在第三十关……”

    “三十关以后,都是历代内门五峰的弟子留下的剑魂,他们保留着身前的记忆,和真人一般无二,说不定,这小子,是得了什么机缘。”开口这人,是赶到此地不久的云台峰第五真传宋剑哲。

    “咔咔咔……”也就在几人目光热切的时候,剑塔的门,再次打开了。

    “第三十一关?他竟然闯过了第三十关。”雷罡第一个从打坐间猛地站起身来,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他才炼气四层啊,这怎么可能……”

    “白痴,能闯到三十关以上,在这一层剑塔,绝对是得了地底的灵泉精髓,此刻只怕早已是突破了,而且,这小子能在外门剑炉那等地方沉寂三年,一鸣惊人,显然是得了什么机缘。”杨晨满脸难看,方逸,竟然超过了他。

    “哟,你们都还在等我呢?”也就在这时,一道消瘦的身影,迈步走了出来,他身上仍旧是那一件白色的长衫,白的纯粹,白得没有丝毫褶皱。

    “怎么可能……竟然没有一丁点儿伤痕?”

    “开玩笑的吧,这家伙说话之时,气息没有丝毫紊乱,莫非,连闯三十关,就连灵气都没有消耗多少吗?”

    “他刚闯过三十关便出来了,显然是不打算继续闯下去了,这家伙,是主动认输的。”

    “嘶……”

    在内门弟子的阵阵交谈中,方逸仍旧站在原地,不肯离开剑塔门前的区域。

    这里有着剑阵守护,倘若外敌强攻,则会受到剑阵的反噬。

    “为何不下来。”孔圣依静静地站起身来,目光和方逸在空中交汇。

    “下来解释不清楚。”

    “咯咯”一旁,苏有诗却是破涕出声,“几年未见,方师兄还是这般贫嘴。”

    “苏师妹这几年,看起来过得不错。”方逸认真地打量了几眼苏有诗,在她胸口略有起伏规模的那里,着重停留了几眼。

    苏有诗顺着的他的目光,也发现了异样,她小脸一红,立即转过身去,“方师兄,今日能在这里看你一眼,也就足够了,倘若日后你还记得昔日落雁峰的那一剑,便来寻我。”

    说完,她莲步一踏,身形跃空而起,几个起落,踩着崖边便消失在云雾之间。

    雷罡和杨晨等人,眼中充斥着愤怒,倘若目光可以杀人的话,此刻,他们已经是将方逸碎尸万段。

    “下来。”孔圣依上前一步,来到了剑塔前的台阶边上。

    “何苦。”方逸认真地看着她,“我说过,我不喜欢你。”

    “你不下来,我上来。”孔圣依登上了台阶,走到了剑塔门前。

    “雷师兄,这是你浣衣峰的私事,但此事,作为师弟的你,是否应该告诉你浣衣峰的大师兄呢。”杨晨脸上满是不怀好意的笑容,他的目光,也没有挪开塔前,孔圣依,那可是浣衣峰所有弟子,都为之仰慕的一名女子啊。

    “他古枭的事情,关我何事。”雷罡冷笑一声,“比起那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孔圣依跟了这方逸守寡,也算是不错的结局。”

    “守寡?你还真打算宰了方逸?”杨晨轻笑一声,“他啊,可是掌院的义子。”

    雷罡嘴唇动了动,却没有继续接话,整个浣衣下院的人都知道,掌院曲云端,这些年来,虽然没有过多关注方逸,但他在外门,最多也就是受些皮肉之苦,倘若有人胆敢对他露出丝毫杀意,那铁定第二天,尸体就会被悬挂到山门前。

    “你可怪我,当日没来送你。”孔圣依一步来到方逸五步之内。

    “你可怪我,这三年来,没来看你。”孔圣依再一步,已经来到三步之内。

    香风扑面,那张天工雕琢,毫无瑕疵的倾世容颜,已经露在他的眼前。

    “你可怪我,从未像你表明心迹。”下一息,孔圣依的手掌,已经轻轻地落到了方逸的侧脸上。

    她的手,很温暖,很轻柔,她的眼中,满是怜爱、愧疚。

    “孔师妹,不……现在应该唤你孔师姐了,毕竟,我现在还是内门弟子呢。”方逸退后一步,朝着孔圣依微微拱手,抬脚走过她的身侧,看着下方站着的数百内门弟子和一众真传弟子。

    “若有私事,那就不必谈了,若是有宗门之事,还请直接告之。”

    说完,他扫视一眼全场,“今日,比剑台上,尔等想要挑战方某的,排队,挨个上来受死。”

    “好胆。”雷罡第一个大喝开口,“我先来战你。”

    “就怕你仍是当年那等银样镴枪头。”方逸抬脚,脚步踩着台阶,一步落到剑碑之上,再一步,已经是落到人群之中一名内门弟子的头顶,紧接着,他连踩十几人,稳稳一跃,空中借力踩脚背,稳稳地落在了数百步之外的比剑台上。

    “雷罡,来战。”

    孔圣依见他仍是这般豪情,那居高临下,傲绝众生的模样,和当年一模一样,只是……自己,在他身边,怕是,已经没了位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