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十五章 钟鸣三响,内门任务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方逸持剑站在台上,只要一闭眼,脑海中回忆的画面就会如同潮水一般涌上来。

    那一年,方逸五岁,孔圣依四岁。

    他不知山中寒冬,她不识脚丫左右。

    他学剑一日千里,被誉为浣衣峰百年以来最天才。

    她难学一招半式,被视为同辈之中最大笑柄。

    他身后多了一个跟班,她多了一份眷恋。

    他纵横内门五峰之时,她总在身旁相伴。

    他黄阶资质,注定一辈子难入筑基。

    她入门即真传,资质注定潜力无穷。

    他不过掌院义子,一狼窝弃婴。

    她却是三姓七族,北海孔家嫡女。

    三年前,方逸下放外门。

    她没有送别,而是回到了北海孔家。

    临别时的一席话,他认识了那个唤作孔天亮的壮汉。

    她没有挽留,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只觉得,此去之后,数年之后,两人会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出身名门的她,心知,不般配,便是那般不般配。

    可是……她忘不了,又能如何?

    孔家,想与锦州名门古氏联姻,她会在不久之后,成为一个豪门之间的弃子。

    她从小跟着方逸,自然知道方逸的自尊心。

    她也知道,那个家伙,这个时候没有跟着过来,是觉得自己,已经多半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可是,他们根本就不懂。

    “我,喜欢谁,能自己做主吗?”孔圣依回家的时候,因为这一句话,挨了一巴掌。

    但她不悔,哪怕被自己喜欢的人误会,她也不能直接挑明。

    掌院虽强,但古氏的底蕴,丝毫不在浣衣下院之下。

    古枭,更是被视为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代掌院的人。

    “出剑。”方逸手腕徐徐转动,剑尖一卷,身前突然凝聚出一丈方圆的大水缸。

    “《浣衣剑典》,你果真学了浣衣剑典。”雷罡双目瞪圆,“你可知,我等在内门待了一两年,才晋升真传弟子,你这……”

    “闭嘴。”方逸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不战就滚。”

    雷罡双眼喷火,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也罢,那我也用《浣衣剑典》。”

    他抬手之际,身前也凝聚出一座大水缸,聚气化形,这是浣衣下院内门弟子的拿手好戏。

    “铛……”也就在两人即将在台上撞击到一处,两座高速旋转的大水缸爆发出摩擦的时候,主峰的崖边,那一座高达十丈的铜钟,突然响了。

    敲钟的人,是常年盘坐守在那里的一位守钟长老,钟声一响,山门内,所有弟子,必须立即停下所有动作,严阵以待,这,也是浣衣下院的门规之一。

    两人几乎同时朝后一跃,长剑一舞,收了剑招。

    一道道目光,同时看穿云雾,落向主峰。

    “铛……”间隔十息,第二道钟声响起。

    众人屏息以待,他们知道,钟声还会继续。

    但场中,没人敢擅自开口。

    “铛……”当第三声钟响之后,一道豪放的声音响彻山间。

    “浣衣下院内门弟子,立即到主峰汇聚,有内门任务。”

    任务,但凡宗派,给予门人弟子的月俸都很低,大多时候,会提供给他们一些赚取修炼资源的途径。

    弟子等阶不同,任务难易不等。

    而内门任务,被浣衣峰首座曲越传声宣布的内门任务,则是整个浣衣下院的内门弟子,都可以去执行的任务,也是必须由内门弟子完成的任务。

    这也是,宗门任务。

    “唰唰唰”钟声一听,听到浣衣峰首座的号令,在场数百内门弟子,齐齐踩着地面,腾空而起,穿梭在崖边山道上,几个起落,便顺着连接浣衣峰的铁索,横渡消失在云雾之间。

    “那个……貌似,我还是内门弟子呢。”方逸看了一眼雷罡,脚下一点,落到了铁索边缘。

    “我,等你。”孔圣依不知何时,已经落到铁索边上,方逸抬脚离开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股香风扑面。

    “孽缘呐。”方逸苦笑一声,脚尖落到铁索上的刹那,重力引动铁索摇晃。

    他的身体,轻如一片鸿毛,脚尖顺着滑溜的铁索,径直划过十步开外,身形直接隐没在云雾之间。

    途中,时有山风阵阵来袭,但浣衣下院的弟子,内门五峰,全靠这几根铁索相连,不会飞,那就得天天练习踏索而行的绝迹,莫说方逸这般脚尖翱翔的姿势,便是倒挂金钩、云中漫步、虎跳猿飞,在这铁索之上,也是时常看到。

    “唰唰唰”群山万壑之间,无数身影踩踏着云端的铁索,纷至沓来。

    主峰上,一片白衣。

    当方逸落到广场上时,一眼望去,哪里还能分出人脸,这千余人,不都一个模样吗。

    “方师兄。”不知何时,莫无病和于剑愁已经凑到跟前。

    “嘘。”方逸竖起一根手指,他已经隐隐察觉到了来自百步台阶之上,殿前的那一道目光。

    “今日……”眼见着内门三千弟子齐聚之后,曲越踏前一步,脚踩虚空而行,脚下涟漪层层绽放,他双手背负在身后,脚下如同踩着水面。

    “召集尔等,是有一重要任务,宗门将悬赏一瓶聚气散,通缉一人。”

    “哗”话音刚落,广场上直接热闹起来。

    “聚气散,可是号称炼化一服,便可在炼气期突破一层修为的宝物聚气散?”

    “嘶……这一瓶,至少要数千下品灵石啊。”

    “这一次通缉任务的赏赐,我得定了。”

    “没说的,干就完事儿了。”

    于剑愁和莫无病同时看了一眼方逸。

    “师兄,你目前修为尚低,但剑法高深,这一个任务,正好适合你做。”

    “我等愿追随师兄,鞍前马后。”

    两人对视一眼,哪里不知道,现在正好是表明心迹的好机会。

    方逸没有回答,他目光紧盯着曲越,只见悬空而立的他大手一抓,凭空浮出一道剑光,光影中浮现出一道身影。

    方逸嘴角一抽,“鹰钩鼻,额前低,脸型宽,三白眼,坏人的四点,他竟然是全占了,这么一来,脸上那一道剑疤,却是有些多余了啊。”

    “此人乃是黄枫寨大寨主裘三,炼气八层,一手黄枫剑法独步太行三十六寨,尔等下山,三人一队,前往黄枫寨,屠山,黄枫寨上下,一千三百六十一颗脑袋,任意一颗,都价值十块下品灵石。”

    “敢问首座,那裘三所犯何事?”太行三十六寨之一的黄枫寨,在列的众多内门弟子也是经常外出执行任务,岂不能不知其名,只是,这裘三修为和剑术也不弱,也算是炼气期中的佼佼者。

    浣衣下院的内门弟子,大多是像于剑愁和莫无病一样的炼气中期修为,三人结阵,倒也可以一战。

    只是,此人时常不下山作恶,在太行三十六寨之中,煞名也小,和附近的大多势力,也没有太大的纠葛,今日,怎会触怒浣衣下院呢。

    浣衣下院在整个夏国,或许不值一提,但在锦州,却是毋庸置疑的霸主。

    “十日之前,此人的外房小妾和私生子随商队离开晋阳府的途中歇脚时遇袭,随行商队一百三十余人,全部毙命。”

    “什么?”

    “何人敢在商道下此毒手?”

    曲越面沉如水,“那裘三,因此带人下山,屠了周边的三座村落,八百多户,四千多人,全部死难,老弱妇孺,没有活口。”

    “愚蠢。”

    “那劫道的岂会是这些老弱妇孺?”

    “必是那裘三得知大仇难报,想以此泄愤。”

    众说纷纭,人群中,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所以,只要取他项上首级,便可得一瓶聚气散,是吧。”

    全场沉默,他们纷纷回头看向广场边缘,他们看到了开口之人,不少人神色复杂。

    “这是……方逸吗?”

    “浣衣峰三年前的那个方逸?”

    “他竟然回到内门了。”

    迎着众多目光,方逸抬脚穿过人群,身后,于剑愁和莫无病面色淡定,跟着他走过人群,面对无数怒目相对的目光,视若无睹。

    “浣衣峰内门弟子方逸。”他走到台阶前,率先拱手一拜。

    “浣衣峰内门弟子于剑愁。”于剑愁挺着大肚便便上前,圆润的脸蛋上挤出灿烂的笑容,双眼眯成一条缝。

    “浣衣峰内门弟子莫无病。”莫无病抱剑一礼,面色一如既往的冷静。

    “吾等三人,愿下山斩杀此敌。”

    全场沉默,一年半载难得一见的宗门内门任务,竟是被三个家伙给抢了先。

    那方逸也就罢了,一个离开浣衣峰多年的人,但他总归还是掌院的义子。

    于剑愁,就是那个家田三万亩,内门养肥膘的胖子吗?

    至于莫无病,不少浣衣峰的弟子都没听过此人的名字,这几年,无论是内门大比也好,还是内门的各项任务也好,他几乎都没有冒头,修为不高,不喜欢出风头,也不喜欢在热闹的地方修炼,偌大的内门五峰,谁能认识他?

    可偏偏,悬空而立的曲越脸上,就挤出了几分笑容,“善,接令。”

    “唰”一道流光划破空气,化作一道剑虹落入方逸掌中,众人定睛一看,却是一枚木牌剑令。

    持此令下山,浣衣下院方圆十万里,阎罗退避,小鬼帮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