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十六章 青山外,高老庄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避让的阎罗,是县衙州府的官老爷。

    帮闲的小鬼,是黑白两道的散修。

    整个锦州,宗派弟子白衣的不少,但腰间敢悬挂内门五峰令牌的,却仅有浣衣下院。

    浣衣下院门规,走出山门必是内门弟子,走出山门,必不可落宗门威风,走出宗门,必行侠仗义。

    以上任意一条,有弟子违背,废除修为,逐出宗门。

    距离山门前最远的一处分舵,乃是浣衣下院领地十万里边缘的高老庄。

    这里的执事从千年以前,浣衣下院在这长白山脉镇关之日开始,便姓高。

    这高老庄,也唯独只有一个高姓。

    如今庄内高姓独有八百余人,但未高姓族人服务的,却有千千万万。

    外界的女子,也都愿意嫁到这里,因为,高姓族人,生来,便是浣衣下院外门弟子。

    “庄内必须下马徒步行走,各位请出示一下身份令牌。”来到一座高大巍峨的庄门前,两名穿着麻衣短袖的男子同时伸手,将一行三骑给同时拦下。

    “吾等乃浣衣下院内门浣衣峰弟子。”于剑愁冷哼一声,“尔等莫非是看不清我等腰间身份令牌。”

    拦路两人交换一个眼神,正待回答之际,庄内已经策马赶来一队骑兵。

    为首一人,穿着锦衣绸缎,头上发髻用一根金簪穿过,额前留有短发,显得格外俊朗。

    “尔等还不速速放行。”他在近前勒马,坐在马上朝着几人拱手一拜,“我是高老庄少主高俊逸,这些下人刚刚上岗守备,有眼无珠,还请三位宽宏大量,莫要怪罪。”

    “无妨,既然到了此地,规矩,还是要守的。”方逸一挥手,止住了正要训斥来人为何骑马的于剑愁,三人翻身下马,在庄门后汇聚了这一行十几骑。

    “敢问三位尊姓大名,高某也算是和内门诸多师兄大过交道,三位却是高某从未见过。”高俊逸行走间,目光若有若无地打量着三人的腰间,他们三人的腰牌,早在离开宗门之后,便收敛了去,哪里会轻易放在外面示众。

    “我姓方,你唤方师兄即可。”

    方逸说完,身后两人同时抬手。

    “我姓于。”

    “我姓莫。”

    高俊逸嘴角微微抽搐,但脸上仍是笑脸喜迎,“方师兄、于师兄、莫师兄,三位请进,我已经命人为三位备下上房,稍后我爹会为诸位此行下山的师兄弟们设宴,还请三位赏光。”

    他在说这话时,目光时刻留意着方逸的表情,这三人无论是走路前后,还是开口的主次,都摆明了,以走在最前面这位时刻保持着谦逊姿态的少年为尊。

    一行人被请到客厅坐了一会儿,每人身边放了一杯上好的铁观音,高俊逸一直含笑作陪,但嘴里,一直旁敲侧击,询问着三人的修为、出身、所修炼的剑法。

    夜里,陆续有内门弟子赶到,方逸三人并没有去参加晚宴,而是在紧挨着的客房住下。

    在后院十几里外的老宅之中,十几名高家嫡系子弟列坐两侧,上座一人,鹰钩鼻,鬓角斑白。

    “吱呀”,房门被推开之后,又被两名下人给掩上。

    “爹。”高俊逸迈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堂上正座的那人,拱手一拜。

    “调查清楚了,那裘三,可还在黄枫寨?”高嵩阳淡淡地看了一眼他道。

    “是的,明日之后,在庄里下榻的上千名内门弟子,就会动身前往黄枫寨。”

    “一次调集三千内门下山,黄枫寨便是毁了,也值得了,毕竟这些年,还没有几个势力,能够让浣衣下院的那些个大剑师们,大动肝火。”

    “爹,我们可要派些人为这些内门弟子领路。”

    “不必了,内门弟子下山,大多时候是三五人一队,我高老庄纵使门客众多,也拿不出这么多人给这么多人消遣。”

    “你可知……那内门弟子之中,有一人唤作方逸?”

    “方逸?”高俊逸双眼一惊,“可是掌院义子方逸?”

    “不是他还有何人。”高嵩阳冷哼一声,“原以为,他三年前被下放到剑炉,这个时候,应该快被逐出山门,没想到,竟然还能咸鱼翻身。”

    “而且,刚回内门,便得了真传弟子的待遇,学了浣衣峰至高剑典《浣衣剑典》。”

    高俊逸目光微动,张嘴时,话语有些迟钝,“那……爹的意思是……”

    “先找出他来,古氏悬赏的真阳草,可是能让我尝试突破结丹期的至宝,机不可失,我等了这么多年,也就仅有这么一次机会而已。”

    “可是……那方逸,乃是掌院义子,若是……”

    “无妨……”高嵩阳脸上露出几分莫名的笑容,“浣衣下院镇守长白剑关多年,总有些人对他们心有不满。”

    高俊逸瞳孔微微收缩,他不知道自家老爹这一句话的含义是什么,但他下意识有些后怕,毕竟,那可是开宗立派之日起,便镇压了整个长白山脉上千年的浣衣下院啊。

    “对了,这群弟子之中,方姓弟子有几人。”

    “知晓姓氏的共有十八人,剔除知晓名讳和看了身份令牌的十五人,仅有三人,身份无法确定。”高俊逸如实答道。

    “让高龙、高虎、高豹三人,却盯紧他们三个。”

    “嘶……”高俊逸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直接派出三位筑基期的家族长老吗?”

    “俊良,以后,这家里的单子,总归会交到你们这些年轻一辈的手上,你要知道,面对敌人,就绝对不能心慈手软。”

    高俊逸嘴唇微动,下意识脱口而出:“可是……那方逸,与我高老庄并无仇怨……”

    “因为,他阻了为父突破结丹期的路,你可知晓?”高嵩阳的声音拔高了一些,“结丹期,只要为父能够突破结丹期,我高老庄,就可以开宗立派,脱离他浣衣下院旗下,自立根生。”

    高俊逸嘴角挤出几分苦笑,“还请爹三思而后行,浣衣下院,每一峰都有几位结丹期的大剑师坐镇,掌院曲云端,更是号称锦州第一剑,莫要,为家族带来……”

    “放肆。”高嵩阳猛地一拍扶手,一脸怒气强行压抑在脸上,他浑身颤抖了几下,突然泄气,“这件事情,就不用你插手了。”

    “来人,将大少爷带下去歇息。”

    “是。”

    高俊逸叹了口气,他知道,无法劝阻已经在结丹期前陆续冲关失败了十几次的老爹,只是,他不想让高老庄,就此毁于一旦。

    在高俊逸离开屋子之后,列坐四周的一众族老也纷纷起身离开。

    随后,三道身影来到了屋内。

    他们的身高胖瘦都相差不多,便是模样,也一般无二。

    “你们三人,各自跟踪一队,方圆百里之内,确认身份,离开这百里区域后,再行出手,但动作要快,倘若被拖到有外门执事增援,你们就自裁吧。”

    “是,家主。”

    “带回,那小子的身份令牌。”

    “是。”

    目送三人消失在黑夜里,高嵩阳的表情慢慢恢复平静。

    高老庄内,这三人最为特殊。

    学的是一击毙命的快剑,修炼的,是高老庄以外的剑法,真面目,也从来没有高老庄的人见过。

    当然,他们突破筑基期之后,也从未向宗门报备过,毕竟,即便是高老庄,任意一名筑基期,也都会受到浣衣下院的关注。

    次日一早,战马嘶鸣,上千名外门弟子,分批次离开了高老庄。

    一行三人,走在荒野大道上,天色刚亮,便已经出了高老庄百里方圆。

    “为何我等三人要走这么早啊?”一路上,这已是胖子愁苦着,第十五次发问了。

    “去晚了,汤都喝不到一口。”莫无病的话不多,但他每一次都能说道点子上。

    “可是,就算是去早了,我们三个,敢直接闯山吗?一千多名山贼,全部都是炼气期的修为,我们三个冲进去,只怕冲不到后寨,就会被乱剑刺死。”

    “无妨。”方逸淡然一笑,脖子微微一偏,眼角余光已经是扫到了一两里之外,一棵道旁古木的树干。

    那里,有着一道隐藏得十分隐秘的身影,他看不到那道身影,但他能够感受到来自树后的恶意。

    “胖子。”

    “有事吗?方师兄。”

    “转到去邵阳,给我打壶酒,咱们在黄枫寨前集合。”

    “邵阳?”于剑愁面色泛起狐疑之色,下一息,他就看到方逸严肃的眼神,他浑身一颤,双腿猛地一夹座下战马,战马吃痛之下,长嘶一声,四蹄飞扬,马踏尘烟,转眼间,便消失在两人视野尽头。

    “师兄,我去何处?”剩下两人,在道路上行走了一阵,莫无病突然微微动弹几下嘴唇,用唇语说道。

    方逸心中叹了口气,果然,天生聪慧,不善言语的莫无病,才是最为谨小慎微的家伙。

    “晋阳府方向,一路向西北即可。”

    “师兄保重。”话音刚落,莫无病策马扬鞭,火速离开。

    他的眼神很坚定,心里虽然忧心忡忡,但是他知晓,倘若师兄都无法解决的敌人,自己两人留下,只能作为拖累,他会立即赶到晋阳府,附近的分舵,在刚才的交流之中,他已经得知,师兄并不信任他们。

    至少,自己等人的行踪……貌似,是在高老庄出来之时,便被盯上的。

    浣衣下院疆域百万里,山门附近十万里,每隔分舵管辖百里,他们才出了百里范围,就被盯上,这……是铁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