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十七章 杀劫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咦,发现我了吗?”躲在千米之外树后藏匿的高豹双眉微皱,倘若只有一人离去,他还不会生疑,毕竟,筑基期的他,已经是开了灵识,能够隔着很远距离,听到几人之间的对话。

    至于第二个离开的家伙,却是往西北而行,那个方向,赫然便是晋阳府。

    “不行,这小子……想逃。”他双眉一皱,再也不顾身形暴露,脚踏大地,一个纵跃,便落到十几步开外,然而,落地之后,他看了一眼前方,那小子的身影,在辽阔的平原上,早已是化作一道模糊的影子,竟然不知何时,到了十几里外。

    “怎么会……只是普通的青鬃马,竟然,能够跑这么快吗?”他面色一惊,这个时候,也顾不得其他,再往前,便有一处山岭,那里地形复杂,有妖将盘踞。

    妖将,已是妖族一部统帅,堪比人族筑基期的修士。

    “唰”他驾驭着脚下的飞剑,一瞬数十米,是二十几个呼吸,他便看到了前面策马奔驰的身影。

    他双眉微皱,目光落到了马匹经过路面后,洒落的血迹,“这是……”

    “金针刺穴,强行激发体内潜力,让马匹爆发出亡命时的速度……可是,这样一来,他座下这一匹马,又能撑多久呢。”他轻笑一声,眼看着自己和这小子之间的距离在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缩短,心中大定。

    “小子,你便是方逸吧。”

    “高老庄景从主宗已有上千年之久,我不管你们有任何理由,胆敢背叛,你们会付出血的代价。”方逸没有回头,从他悲愤的声音中,不难听出他心中的愤怒。

    “小子,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只是,有人想要你的脑袋,并且拿出了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宝物,我不得不接受。”

    “能请动阁下这等筑基期的剑师,不知是何宝物?”

    “便是告诉你,也无妨,是那真阳草。”

    “真阳草?”方逸瞳孔微微收缩,他已经感觉到了座下战马的喘息声,它,快要坚持不住了。

    数百米之外,便是那通往太行山脉的万妖岭。

    “锵”高豹的身体裹挟着剑光,恍若一道从天而降的流星,刹那之间,已经来到方逸的后背。

    “不好。”方逸面色微变,不用回头,他也能分辨出自己现在的处境,他果断舍弃了座下的战马,在剑光掠至的刹那,便翻身滚落下马。

    “嘭”在他爬起身来的刹那,不过回头看了一眼,便是这惊鸿一瞥,让他看到了在空中炸开,化作漫天血雾的战马。

    大块的碎肉四散飞溅,血雨不少落到了他穿着的白衫上,他愣了一息,便立即爬起身来,求生的本能,让他快步逃窜。

    “小子,没了战马,还想逃?”高豹冷笑一声,脚下一踏,三个起落,便再次来到方逸的身后。

    方逸脚步一转,身体随即在原地转身,猛地一抽身后背负的长剑。

    “重”他下意识开启了重力场,数千斤的巨力灌注到剑身之内,这一剑轰出,几乎是耗尽了他炼气五层巅峰的小半灵气。

    “铛……”一声巨响,方逸整个人抛飞出去,如同柳絮在空中无力自主,重重地砸在数十步外的空地上。

    “咔嚓。”落地之时,他的后背便传来一阵脆响,他不知道,自己的脊骨断了多少,但现在,他已经是无法移动了。

    “呼”,高豹落步到近前,一手抓住了他的领口,将他整个人拎到跟前。

    “掌院义子,内门便修炼真传《浣衣剑典》的天才,看来,也不怎么样嘛。”

    他看了一眼方逸的手臂,左手一抓,拧着他的右肩,运气一卸。

    “咔嚓”一声,方逸整张脸变得紫青一片,他强忍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痛,满脸狰狞地瞪着高豹。

    “哐当。”他手上的长剑坠地,剑身直接没入地面数尺。

    “呼”,高豹一手拎着方逸,将他的重剑收入剑囊,带着他踩上自己的飞剑,不多时,便带着他落入山岭之中。

    “嘭”方逸被他随意抛到地上,入眼,四周都是湿润的墙壁,这是一处山洞,位于万妖岭。

    “锵”,高豹立在方逸面前,手中剑身很窄的短剑挑着他的下巴,锋利的刃口,接触着他的皮肤,随时随地,可以切破他的脖颈。

    “《浣衣剑典》,还有炼制刚才那一柄重剑的方法,都给我交出来。”

    “原来,你违背你家主人的命令,将我带到这里,是为了逼问出我身上的秘密?”方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有可能吗?”

    “哧”高豹神情冷漠地和他对视着,手腕微动,一道血痕,顺着方逸的脖子就流淌了下来,直接落入他的衣襟里面。

    方逸能够感受到身体最为脆弱的地方传来的疼痛,那一股热流,现在,衣襟顺着他靠墙的姿势,流到他小腹了。

    “不说,我也就只能宰了你。”

    “高老庄的现任庄主高嵩阳,是筑基大圆满,他很想得到这一株真阳草吧。”方逸努力喘息几口气,忍住身上几处传来的剧痛,“你不用否认,不过你也应该知道,我那两位同伴,立即离开了,最多两个时辰,便会有门内结丹期的大剑师赶来,以我的身份,有这个能耐。”

    “我再说一遍,《浣衣剑典》和铸剑功法,否则,死。”

    “我交给你,就不用死了吗?”方逸仰起头,满头大汗,“如果你能保证不杀我,《浣衣剑典》和我铸剑的功法,都可以交给你。”

    “这不可能,那一边,需要你死。”

    “死?”方逸双眉微皱,“我这人在内门结下的仇怨不少,但大多都是同辈之间的恩怨,能够牵动背后势力出手的恩怨,还能调动你们高老庄,该不会,是古氏一族吧。”

    高豹愣了一下,虽然面色没有变化,但还是被方逸给留意到了。

    “果然是古氏吗?”方逸自嘲一笑,“一株真阳草不算什么,你如果肯放了我,我可以让吾父给你一粒真阳丹,倘若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所修炼的,便是火焰剑道。”

    “我怕是无福消受。”高豹冷笑一声,伸手捏着方逸脱臼的部位。

    “嘶……”方逸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说吧,你我都是剑修,不必遮遮掩掩,这些路数,你我都懂。”

    “一句话,只要你将功法告诉我,我封你修为,不杀你,把你带回去,任由家主处置,如何?”

    方逸冷笑一声,“还真当我是大傻子,我被你带回高家之后,万一我用这两门功法的隐秘来威胁你呢,高嵩阳虽然不是枭雄,但好歹,也算是心狠手辣之辈,据我说知,这种老狗,是最不喜欢手底下的人,脱离他的掌控。”

    “呼”,高豹双眼瞪圆,一手紧捏着他的脖子,“你信不信我直接杀了你。”

    “无所畏,能让你们高家派出一名筑基期剑师对付我,我区区炼气期的修士,死了也就死了,但是,你们高家,再怎么,也得给个交代吧。”方逸的表情沉了下来。

    “我义父或许知会调动附近的附庸势力,对方圆百万里进行一场血洗,但我那曲二叔,可是霸剑呐。”

    “上一代太行三十六寨,三十六位寨主摆下香案,他一人一剑,竟是来回杀了个对穿。”

    “嘭”高豹一拳砸在他的喉间,方逸嘴里突然涌出一大口腥甜,一口鲜血顺着嘴边涌出,他胸腹间的雪白,瞬间被染红。

    “闭嘴。”高豹的表情极为难看。

    “现在去追杀我那两位同伴已经晚了,算算时间,还有一个半时辰,镇守晋阳府的浣衣七子之一的冷面无情吴青峰师叔,会屠你高氏满门,高老庄,竟是如此眼拙,上千年基业,竟为一己贪念,付之东流。”方逸眼中满是兴奋之色,他看着高豹脸上的血丝,看到他手臂上青筋炸起,捏着自己脖子的手臂,也越来越用力。

    他呼吸开始不畅,但他脸上仍然戴着怜悯和讥笑。

    “杀了我,你们高氏,必亡。高老庄上下上万族人,必死无疑。”

    “你,应该知道,附庸举族背叛,杀死掌院义子的罪名,后果是怎样。”

    “放了我,是你们高老庄唯一的出路。”

    高豹紧握方逸的手臂微微一松,他的眼神也有些动摇。

    下一息,他突然用力,紧捏住方逸的脖子,让他无法喘息,“放了你?放虎归山,小小年纪,便有如此惑人心计,倘若留下你,就算是现在浣衣下院能够不追究此事,今后,高老庄也定然会覆灭在你这小子手上。”

    “所以,你还是死吧,你这一番话,让我打消了心里唯一的私心。说起来,我还得感激你。”

    “不过,我还是不甘心呐,浣衣下院的至高秘传《浣衣剑典》,还有一门铸造上好重剑的铸剑之法,不过现在,我都不在乎了。”

    他脸上满是疯狂,浑身上下都裹着热汗,他紧握着方逸脖子的手臂都在颤抖,“记住,你个小混蛋,我是高豹,我是高家的族子,我也是高家的兵器,我可以不在乎自己变成什么样子,不在乎自己是生是死,但是,一切敢威胁高家的存在,我都会不顾一切将其杀死,包括你,所以,给我去死。”

    话音刚落,他爆发了体内所有的灵气,虎口握力一重,便是天外陨铁,在这一击之下,也必定会留下痕迹,更何况,是人体最为脆弱的脖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