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十八章 反杀,玄阴之地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重”然而,也就在他用力的一刹那,方逸突然爆喝一声,他的脖子本发不出声来,但是,他的胸腹丹田还能发声,他体内残存的灵气,还能提供给他一丝气力。

    “轰……”他的胸前,突然迸射出两道劲气,一黑一白,旋转的太极图,突然缠绕方逸的浑身上下,一股从地心涌来的磅礴气劲,源源不断地涌入方逸的体内,他体内的灵气瞬间恢复。

    他借着这个机会,施展了九天重力场,一瞬间,高豹只觉得自己紧握的双臂有些沉重,随后,他便看到两道剑气,从方逸原本已经废掉的那一只手臂射来,那是两只手指,径直穿透了他的眼球。

    “嗤嗤”两道血箭喷射而出,黑的白的,全部洒落在两人的衣襟上,方逸被一股巨力推撞到石壁上,反观高豹,却是身形跌跌撞撞地站起身来,在原地捂住双眼,哀嚎惨叫。

    “我的眼睛。”

    “不,我的眼睛。”

    “混蛋,我要杀了你。”

    高豹咆哮一声,大手一招,短剑化作流光回到掌中。

    “死”,他虽然双眼失明,但却能够凭着灵识感知到方逸的位置,他猛地挥剑,剑上气劲迸射出数尺之长,直接刺穿了方逸的肩胛骨。

    “唰”一串鲜血,飞溅在方逸身后的石墙上,手持短剑的高豹满脸狰狞,“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我要把你抽筋扒皮。”

    “是嘛。”方逸冷笑一声,“那么,你试试,现在还能不能动。”

    如果高豹能够看到外界的景象,他便能看到方逸被鲜血染红的左手,探出两根手指,指尖并拢,凝作剑指,指尖一道几寸长的剑光朝前直刺,虽然看似刺在虚空,但却有他胸前的太极图加持。

    他体内那黝黑的一半气劲,来自九天玄重场的灵气,和地底深处的地脉玄阴之气汇聚到一起。

    倘若之前他体内存在的力量是重力场,那么此刻,多了一股轻柔之气,中和之后,四周原本的重力场,竟然变成了凝固的空间。

    他手指还能缓缓游动,剑气如蛇,搅动水缸。

    “哗啦”当水花溅起,有泥土飞溅到高豹脸上之时,他脸上露出了几分惊骇,“这是什么?结丹期秘宝吗?”

    “这不可能……你身上,怎会有这等宝物。”

    “还记得我拼命舍了座下战马,金针刺穴,让它把我带到这附近吧。”

    “万妖岭我闭着眼睛都能寻到出路,你又岂能在此地寻得什么玄机,便是你身上有剑阵阵盘,也修仙困住高某。”

    “此地,乃是玄阴之地,你别忘了,万妖岭是太行山的支脉,而霸占这十万里方圆的妖将,便号称玄阴虎王。”

    “你这是在自寻死路。”高豹突然厉喝一声,“快放了我,你个疯子。”

    “疯子?”方逸满良冰冷地看着他,“倘若我不利用此地的玄妙,用我手上的秘宝将这玄阴虎王给引来,我岂不是必死无疑?”

    “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混蛋,你以为,就凭你个炼气五层巅峰的小子,就能困住我吗?”高豹开始调动体内的剑胎,但很快,他便发现,四周充斥着一股缓慢而悠长的劲气,时时刻刻在消减着他的修为。

    “怎……怎么可能……”

    “剑势……这是《浣衣剑典》拖字诀的剑势,你竟然领悟了剑势,该死。”

    “不对,就算是剑势,也最多困住我几个呼吸而已,而你……不对,这是泥……”

    “怎么可能是泥……此处虽然潮湿,但泥的话,想要融入你的剑势,除非是……”

    他如果还有眼珠的话,定然会瞪得老圆,但他此刻脸上的震惊,已经变成了恍然大悟。

    “哈哈哈……”

    “家主还真是糊涂啊。”

    “身为掌院义子,被放逐到外门剑炉三年,心性圆满之后,破而后立,一路进入内门,并且闯下偌大声名,这样的人物,会是普通人吗?”

    “想着算计你,还真的是家主这一生最大的失误。”

    他狂笑了一阵,浑身都在抽搐,直到过了良久,浑身上下没了气力,他才长出了一口气,“方逸,你,这是剑意吧。”

    “泥之剑意。”

    “果然。”高豹嘴角露出几分苦笑,“十六岁弱冠之年,领悟剑意,这样的妖孽,我高老庄上下,一群鼠目寸光之辈,竟然想……”

    “方逸。”

    “何事?”方逸微微皱眉,他此刻无法动弹,便是勉强维持着泥潭大水缸之势,也已经牵动了他全部的心神和灵气。

    “能不能,给我高家留一条生路,家族里,也有许多人对今日的事情不知情。”

    “你觉得,我会给你们这些叛逆之徒机会吗?”方逸冷笑一声,现在是他占据了主动和上风。

    “吼……”龙丛云,风从虎,不远处,一声威震山林的咆哮响起之后,大地上传来了一阵轰鸣声响,一股劲风伴随着腥臭的气浪传入洞内,显然,那一头霸占万妖岭的玄阴虎王,已经是到了。

    “倘若,我不帮你,你必死无疑,方逸,你信不信,只要你松开我,我现在就立即咬舌自尽。”高豹满脸冷笑,“答应我的要求,否则,你也逃不出这里,你是掌院义子,也是弱冠之年便领悟了剑意的绝世天骄,你应该活下去。”

    “只要你答应,不再追究我高老庄其他人的罪过,我就立即出手,帮你拦下虎王,为你寻得逃脱的机会,如何?”

    方逸沉默了,的确,他一开始的设想便是让高豹缠住虎王,自己的想法被他看破之后,挑拨离间的方法,显然是行不通了,毕竟,那一头霸占这里上百年的玄阴虎王,也是修炼出智慧的存在。

    “人族,擅闯者,死。”不知何时,一颗硕大的虎头,已经出现在二十步开外的洞口处,它有着五丈长的庞大身躯,浑身黝黑,皮毛没有任何杂色。

    它双眼如炬,额头有着一个“王”字,便只是趴在这里,也有着无穷无尽的威慑力。

    “虎族王血,玄阴虎王,妖将巅峰,堪比人族筑基大圆满的剑修。”方逸瞳孔微微收缩,毫不犹豫下定决心,朝着对面的高豹大吼一声,“好,我答应你。”

    “痛快,快写松开我,且看我来缠住这只病虎。”高豹大喝一声,很快,他就感觉到束缚自己的力量突然消失,他长啸一声,持剑直接冲向洞外的虎王。

    “浩荡离愁”

    “天涯没路”

    他所修炼的,是一门断绝情感的《离愁剑法》,虽然威力很强,但常年修炼,对体内筋骨和七情六欲,却是有所影响。

    此刻,他虽然瞎了眼,却舍命与眼前的虎王拼死相搏,筑基期剑修和妖将之间的大战,让方逸看得有些震惊。

    妖族,是人族在九天大陆上最大的仇敌。

    种族之争,气运之争,开天辟地以来,妖族和人族便是对立,厮杀不断,为此破灭了无数个王朝,牺牲了无数生灵,但是,两族之间的仇怨,永远也无法化解。

    百年精怪,五百年妖将,眼前这玄阴虎王称霸万妖岭上百年,乃是妖将巅峰,而且,还拥有妖王血脉,只差一步,便可迈入人族的结丹期。

    倘若高豹没有瞎眼,或许还能拼死撑个片刻,但现在,却一直被压制着。

    虎王的眼中满是戏谑,它赶来之时,下令群妖包围了这一座山洞附近方圆数百里。

    人族,胆敢闯入它的领地,盗窃它的玄阴之气,简直就是找死。

    它要将他们戏耍得筋疲力尽,然后小口小口地把他们都给吃掉。

    眼前的这个瞎了眼拼命的人族,是一个筑基期,和它同等修为的修士血肉,也正是它最为喜欢的,它,正在突破的紧要关头。

    “快走啊,你在等什么?”再次被虎王一爪拍在剑上,磅礴的力道将高豹抽飞出去,落到方逸面前之后,他一个鲤鱼打挺,立即翻身而起,嘴角的血迹,顺着脖子流到胸膛之上,“为何不走?”

    方逸哭笑不得地看了一眼四周,他在刚想起身动弹的刹那才发现,自己浑身上下的气力,都被刚才的泥潭大水缸给抽走了。

    他现在人有些虚脱,左手脱臼,右手失去气力,双腿更是无法从身前的淤泥之中抽出。

    所以,即便是高豹拼死一战,为他争取逃离的时间,他也无法离开。

    “啊……”再拼杀了几招,高豹的气息已经无比虚弱,他的胸口多出了一个深可见骨的爪痕,只要爪子再朝下一些,他的心脏,都会被直接掏出来。

    妖族虽然没有人族的剑诀法宝,但却有强大的体魄和锋利的爪子、牙齿。

    “小子,之前的事情,是我欠你的,我高豹,为高家,还你一条命,你且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情。”高豹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方逸,“既然你修炼的那一门剑术,那么,你也看好了,我也有一招泥剑。”

    “《离愁剑法》,本是结丹期剑术,后来因为离愁上人陨落,传承缺失,只剩下筑基篇,而这一剑,便是最后一式。”

    高豹深吸一口气,他将浑身的精气神,全部集中在了这一剑,无论结果如何,他也只剩下这一剑了。

    他此刻,便是杀了方逸,也没用,倘若方逸能够逃出去,兴许能绕过高家一两条无辜性命,倘若方逸逃不出去,那么,至少可以死无对证,自己,是死在虎王的爪下。

    当然,更大的一种可能是,自己两人,都会落入虎腹,被它消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