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十九章 剑荡春泥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呼呼呼”一股股从山间掠来的劲风,在双眼血肉模糊一片的高豹身侧汇聚,他脚下早已是被地下水浸湿的湿润地面,开始隆起,一层层淤泥拔地而起,出现在他的身侧。

    “这是……什么剑法?”方逸瞳孔一阵收缩,他隐隐在这一剑之下,看到了很多东西。

    回旋的剑势,风之剑势,守护的剑势,还有……决绝之下,逼出所有潜力的剑气。

    他在这一剑之下,看到了剑意的雏形,而剑意,则是和他相同的泥之剑意。

    “原来,他是想让我看到这一剑。”方逸眼中满是震撼,他也想过,自己到了筑基期,是否能够将剑意领悟个几成,是否能够让他从剑法之势突破到自然之势。

    炼气,将体内的气劲汇聚到剑上,初步凝聚剑气。

    筑基,内成天地,神识御剑,剑气外放一尺以上。

    结丹,便可引动天地之势,剑气成罡。

    高豹的泥之剑意,是包裹,也是回旋,也是风,也是守护。

    更是他一手《离愁剑法》的寄托,他,在离愁剑法之上,已经走到了尽头。

    “春泥”只见他长啸一声,身侧回旋的泥土纷纷炸开,化作漫天尘埃,回旋在他身前之际,顺着他手中长剑朝前一挥。

    “咻咻咻”密集如雨的泥土,变成了一道道暗器。

    “哧哧哧哧”面临这等密不透风攻击的玄阴虎王,双爪护着面部,泥土擦过它的皮毛,留下一道道血痕,它的双爪,也被不断撞击推动的力道,生生在地上留下一道偌长的滑动痕迹。

    “吼……”随着它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也彻底激发了它的兽性,它仰天咆哮一声,体表突然涌起一层血光,一道足有数十丈高的恐怖虎影,从它身后浮出,居高临下,俯视着整个大地。

    “这是……妖王血脉的血脉图腾?”

    当人族有了同境界至强的剑修后,妖族,每一个王部,也有神秘的图腾应对。

    修炼万年以上,霸占百万里疆域的妖王,便能碎丹成婴,将自身的妖婴融入部落的图腾之中,它自身,便是图腾。

    显然,这一头玄阴虎王,乃是那一尊虎族妖王的嫡子。

    “吼……”在妖王图腾加持之下,玄阴虎王双目血红,它的两只后爪稍微一用力,便主动扑上前来。

    “哧”在方逸的视线中,它生生用一双前爪,撕碎了高豹的胸膛,它咆哮着,长着血盆大嘴,朝着高豹的头一口咬去。

    高豹面对必死之境,回头看了一眼被困在泥潭中,背靠山壁的方逸,他的脸上,露出了几分解脱。

    像他这样的家族死士,不入族谱,不和族人一起修炼,不能领会家人的温暖,一生只为杀伐。

    即便他死了,也就和路边的野狗一样,无人收尸。

    不过现在很好,至少,有一个天赋异禀的少年,会记得他的存在。

    “我,高豹,也算是为主宗弟子一战过,虽死,无憾。”高豹也算是洒脱之士,否则,他也无法领悟极难修行的《离愁剑法》,更别提,这一剑春泥了。

    “看清楚了,小子,这便是我领悟的最后一个剑势。”

    他大喝一声,下一息,腥风扑面,虎嘴已经将他的头给咬在了嘴里。

    “剑荡春泥”

    他歇斯底里地吼出最后几个字,身侧环绕的泥土,一层层随风浮起,震荡着附近的地面。

    “嗡嗡嗡”大地开始颤动,山洞的石壁也开始掉落泥尘,方逸呆滞地靠在山壁上,眼看着无头的尸身坠地。

    他动了动手臂,一手扶着山壁,站起身来,四周的泥土,洞内地面,都被震散了。

    高豹这看似声威惊人的一剑,竟然,是为了拖延时间,他的剑势,更多的,是注入大地,为了帮自己脱困,震散困住自己的泥土。

    可是——

    方逸一抬头,便看到趴在狭窄洞口的硕大虎头,它嘴里包裹着血水,眼中满是疯狂和狰狞。

    “嘭”锋利的双爪,直接将山洞两侧给刨开。

    方逸毫不犹豫转身就跑,他们之前一直待的区域,不过是洞口的位置,这一个山洞,很大,像高豹那种经常接任务,外出刺杀的死士,在选择落脚地的时候,都会给自己留下一条退路。

    而且,这条山洞在洞口附近便有地下水渗出,附近有水源之外,越往里面走,附近的地面也会变得更为潮湿。

    “滴答”在走了上百米之后,方逸便听到了水滴落的声响。

    外面,玄阴虎王不断咆哮着,一次次刨着四周的山壁,以它的速度,最多半盏茶的功夫,就会杀到近前。

    方逸终于是走到了山洞的尽头,这里,是一座水潭,水潭很深,一眼看不到尽头。

    但是水很清澈,入手也很冰凉,显然,是干净的地下水。

    “嗒嗒嗒嗒”洞外,已经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方逸叹了口气,他知道,在刨山不果之后,玄阴虎王,已经下令麾下体型小的精怪们,朝着洞内杀来了。

    他若是没有伤势,面对这些炼气期的精怪,尚可一战,但他现在,体内的灵气不足一成,浑身是伤,强行爆发剑意雏形的他,没有晕倒,也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力。

    “嘭”他在这些妖族精怪赶来之前,抱着一块石头,直接沉入了水潭之中。

    水花四溅的同时,他的身体在迅速下沉。

    炼气期最大的好处便是,体内的那一股灵气,倒是可以维持自己内息。

    不多时,他便下沉了十几丈,但身体还在不断下沉,四周的暗流,已经陆续朝着他喷来,他的伤口开始大肆出血,他并不知道,在这水底,是否有其他强大的存在,但他,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嗒”不知何时,他接触到了底部,身体扎进了淤泥之中,他猛地惊醒,但此刻,体内的灵气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他满脸憋得涨红,倘若再不浮出水面的话,他就会成为第一个被水憋死的炼气期倒霉蛋。

    好在,他领悟的,是泥之剑意啊。

    高豹拼死在他面前施展的那一剑,是——荡吧。

    “啵”一声轻响,在无人知晓的潭底,他的身体被脚下突然朝着四面八方扩散退去的淤泥制造的推力给前挪移出十几步。

    “啵”,脚下的软泥,就像是一层海绵,也像是松软的地毯,一层一层推动着他,不断向前。

    方逸已经有些快憋不住气了,他的意识,伴随着体温逐渐变得冰冷后,渐渐脱离身体。

    同一时间,在水潭顶端,看着此刻水面还没有消散的涟漪,一群精怪面面相觑。

    “一群废物。”缩小体型,化作两米高虎头壮汉的玄阴虎王迈步走进洞穴,看着尚有涟漪波动的水潭,“还不快给我追,放跑了这个人族,我把你们通通喂蛇。”

    一群精怪吓得浑身颤悚,互相忘了几眼,两名身材妖娆的女子抬脚跳入水中,入睡的刹那,一青一赤,两条碗口粗的蟒蛇拖着丈长的身子在潭水表面游曳刹那,便消失无踪。

    随后,陆续有长着鱼鳞,浑身绒毛的精怪跳入水里,水里有一股很淡的血腥味,它们只需要嗅着这一股很淡的味道,就能够寻到逃走的方逸。

    只是,它们不知道的是,现在的方逸,已经陷入了昏迷,即便他已经被水底的淤泥给推动到了地下水的出口,但他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隔着数千里之外,一道长虹突然落入一座小镇之中。

    “便是你,刚才透过此地的分舵剑符传讯本座,发生何事?”来人下巴留着一小撮胡须,小眼聚光,肤白眉重,满脸严肃。

    他踩着脚下一道剑虹,身体停留在半空中,赫然是一位结丹期的剑修。

    “吾等拜见吴大剑师。”

    来人,正是浣衣七子排名第三的冷面无情剑——吴青峰,他位列夏国剑侠榜第二百零一位,这十年,轮守锦州晋阳府。

    人群中,走出一名圆滚滚的胖子,他满脸苦色,猛地匍匐在地,“我乃浣衣峰内门弟子于剑愁,还请大剑师出手搭救我师兄方逸。”

    “你说,那身处险境之人,唤作方逸?”吴青峰眼中精光一闪而逝,面皮一抖之后,脸上已有薄怒之色。

    “是。”

    “带路,走。”吴青峰拂袖之间,脚下剑虹已经裹着两人冲天而起。

    “唰”剑虹划破长空,一瞬便消失在小镇里诸多剑修的视野之中,“传令晋阳府各大分舵,高老庄高氏有变,各地严加防守。”

    随即,一道浩瀚宏音回荡在天穹之上。

    “我等谨遵大剑师谕令。”镇中众人纷纷躬身一拜。

    长虹在话音落下之后,便已经来到了百里之外,吴青峰的灵识铺天盖地地朝着四面八方疯狂涌出,无论他是否讨厌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子,他是掌院师兄的义子,也是浣衣峰的人,既然他回了内门,代表的,便是整个浣衣峰。

    谁敢动他,必死无疑。

    他唤作冷面无情剑,剑下,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活口。

    倘若事情属实,高氏上下,必遭屠灭满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