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二十章 虎敖,滚出来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离着高老庄越来越近,吴青峰脸上的担忧之色也越来越浓,他已经飞剑传书,在他抵达高老庄的时候,飞剑也会抵达主峰,到时,掌院师兄必定会亲自动身前来。

    他,必须在那之前,解决完所有的事情。

    但是,他感受不到方逸的气息,只能根据腋下夹着的于剑愁指出的方向赶路。

    在隔着百里之外,他看到了一片崇山峻岭,“那是……万妖岭吗?”

    他双眉微皱,区区巅峰妖将,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只是,它是妖王血脉,浣衣下院要镇守剑关,无法再招惹更多的仇家,所以,才放任它在万妖岭横行霸道上百年。

    只是,此妖也很识趣,这么多年以来,没有对浣衣下院任何一个弟子出手。

    他的灵识只能覆盖方圆数十里,当他越来越靠近的时候,他眼皮一跳,踏入丹境,他已经有很久没有不好的预感了。

    “莫非是……”他怒喝一声,突然随手将腋下的于剑愁抛到地上,于剑愁只觉得一股柔和的力道拖着自己下坠,他满脸疑惑,落地之际,一抬头,正好看到一道足有数十丈长的剑罡划破长空,重重斩击在不远处的山岭之上。

    “轰……”一座矮峰直接在剑光下崩溃,山崩石落,大地震颤,激荡起无数烟尘,那山岭之中,突然飞出万千飞鸟,林中走兽也被惊得四散溃逃,这一剑之威,便是方圆数十里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虎敖,滚出来。”吴青峰的声音包裹着灵气,滚滚声浪朝着山岭喝去,有形的气浪,一道道朝着山岭扩散开来,同一时间,吴青峰的身体也朝着山岭靠近。

    “这是谁……”刚出了那一座山洞的玄阴虎王听到这一声大喝,面色大变,这一道声音中蕴含的恐怖声威,至少也是大妖级别的修士,这等存在,他什么时候招惹了?

    朝前跑动了几步,它突然停下脚步,瞳孔猛地瞪大,脑中想到了一个可能。

    “之前在山洞里面的那个小子,该不会……”

    “传令下去,立即找到那个小子,快,一定要保证他活着。”虎敖焦急地回身看着身后的众多小妖喝道。

    “是。”他身后的精怪四散离开,迅速调动整个山林中的精怪,寻找之前那个小子。

    同一时间,吴青峰也用灵识锁定了数十里之外的它。

    “孽畜,竟敢藏在此地。”他手腕一抬,一道青光从袖间飞出,剑光迎风而涨,化作数十丈大小,横于天际,遮蔽了大多视线,如同一道青色的彩虹,只要吴青峰勾动手指,就会朝下方斩落。

    “大剑师饶命,小妖有话说。”虎敖浑身一颤,立即释放出自己数丈长短的躯体,匍匐在地上,面对这等恐怖剑修,它根本不敢心生抵抗之力。

    “方逸,在何处?”吴青峰冷冷地扫了它一眼,灵识已经顺着垮塌的洞口感知到了里面的一处水潭。

    最终,他在倒塌的泥尘之下,发现了大量的血迹,还有……一具无头的尸首。

    “锵”空中剑光炸开,一剑洒落。

    “轰……”一声巨响,大地仿若一块脆弱的豆腐,直接被切开一道偌长的口子,虎敖身体被劈中,半边身子被劈得血肉模糊,它惨叫着爬起身来,满脸绝望地看着吴青峰,“吾父,吾父可是太行妖王之一,你敢杀我?”

    “先留你一命,倘若方逸有任何好歹,这万妖岭,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他长袖一抖,一把小剑化作一道流光,闯进洞内。

    “咻”流光遁入水中,速度暴增,转眼间,便消失在吴青峰的灵识范围之内,但他的感知,却一直停留在这把小剑之上,只要小剑能够寻到方逸,他便能够顺藤摸瓜,找到他。

    “老爹,你说不来的话,我就只能祈祷,那小子没有在水潭底下淹死了。”玄阴虎王满脸焦急,它已经用妖族的秘术通知了自家老爹,但是,太行山脉何其之大,这万妖岭号称其支脉,实际上,根本就和太行主脉不接壤。

    只是人云亦云,一群霸占了不远处那一片山脉的山贼,自己封的而已。

    它能够感受到眼前这个老家伙的杀气,只要那个小子死了,自己铁定要陪葬。

    浣衣下院在太行众妖王的眼里,不值一提,但它在浣衣下院眼中,更是连蝼蚁都不如。

    它感知着自己的伤势,虽然还一直在流血,但暂时,不会死,不过,逃走,就别想了,眼前这个老家伙,绝对是丹境之中沉淀了多年的存在。

    它将头靠在地上,温顺得就像是一只山猫。

    如果它没有记错的话,整个万妖岭只有一条地下水,最近的出口……应该是,那个老东西的所在的水潭。

    “可恶。”它低骂了一声,低下头,眼中却带着几分狡黠的笑。

    “倘若那个小子是死在你个老混蛋的手上,那可就不关我的事了。”

    至于之前被它吞噬的那个筑基期修士,它毫不在意,只要不是浣衣下院的内门弟子,眼前的这个老家伙,是不会和它翻脸的。

    也就在它目光眺望下,隔着一片郁郁葱葱的林木,在距离这里足有数百里之外的一个山坳里,一股激流冲着一道白色的身影,从水底浮起,缓缓飘到了岸边。

    “人族?”潭底,十分平静,但却突然多出一道声音。

    “为何,会从地下水出来?”这道声音显得有些疑惑,随后,它的声音又充满了惊疑。

    随后,这道声音突然爆喝一声,“哼,一些小泥鳅也敢闯入本座领地,找死。”

    “嘭”潭水突然炸开,两条蟒蛇在空中便被水柱给切成了几段,至于一些毛绒绒的水兽,尸体直接被水流给冲到了岸边,它们的胸腹之间,都有一些细小的伤痕,显然,也是被水流冲击之后而死。

    至于那还漂浮在潭水中的十几个鱼妖,吓得颤颤巍巍,全部匍匐在水面上,面对潭水中的恐怖存在,它们根本就不敢抬头。

    “尔等都是水族,为何肯任凭那虎妖驱使?”

    “老……老祖,我等都是被迫的啊,山中仅有一条河流,我等乃是生活在河中的小妖,又岂敢忤逆玄阴虎王。”

    “老祖饶命啊,我等不知老祖在此,否则,也不敢……”

    “哼,都给我滚。”

    “是是是”

    “多谢老祖饶命之恩。”

    “倘若不是看在同为水族,我必杀尔等。”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一时间,潭水水花飞溅,不多时,这些鱼妖便顺着潭底的泉眼,消失无踪。

    “既然醒了,你也滚吧。”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隐藏在深潭深处的一双眼睛,已经锁定了岸边趴着的那一道身影。

    “多谢前辈活命之恩。”方逸声音无比虚弱,他勉强睁开双眼,刚才的声音,他也不过是听到了只言片语,但他能够感受到这一位存在的强大,至少,是筑基期的妖将。

    “我可没说,我不杀你。”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下一息,潭水鼓鼓上涌,不断冒出斗大的气泡,原本已经被冲到岸边的方逸挣扎着支撑起身子,眼见着冰凉的潭水包裹了他的脚踝,逐渐蔓延到他的膝盖,方圆数十丈的潭水中,缓缓浮出一只硕大的蛇首,那黝黑透亮的双瞳,每一颗都足有磨盘大小。

    蛇头缓缓靠近,它的庞大身躯,尚未完全探出水面,但它移动的速度很快,眨眼间,便来到了方逸的近前。

    那硕大的蛇头下,突然探出一条短小的舌头,它一张嘴,满是腥臭的气味扑鼻而来,方逸大脑一阵眩晕,险些被熏晕过去。

    “小子,那玄阴虎王,为何要追杀你?”

    它的目光落到了方逸的衣服上,看着他胸口露出的板块腰牌,瞳孔微微收缩,“浣衣下院浣衣峰内门弟子方逸,原来,你竟是浣衣下院的弟子。”

    “能吃上一个潜力不低的剑修,也算是可以弥补本座挪动身躯,浮出水面的遗憾了。”它眼中带着饶有兴致的笑容,张嘴便朝着方逸袭来。

    “你,杀不了我。”方逸轻笑一声,他已经看到了潭底的一道寒光,刹那间,一道剑光破出水面,一剑切开蛇头上的皮肤,落到方逸跟前,停在了他身前的半空中。

    方逸定睛一看,这枚小剑上刻着一个“青”字,当即嘴角露出几分苦笑,“没想到,这么快赶来的,竟是那严苛的三师叔。”

    他身前的巨龟,双目瞪圆,正要咆哮发怒之际,突然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晴空万里无云的天空,庞大的身躯破开潭水,转眼间便消失在水面。

    “咻”一道青光突然落到方逸近前的地面上,剑光散开,露出一道穿着青色长衫的身影。

    “没死呢。”他冷冷地扫了一眼方逸后说道。

    “快断气了。”方逸满脸无奈,果然,这么几年了,这一位,还是这个性子,他还以为他去往晋阳府坐镇九年,还能改改性子,与人多交流时,变得圆滑几分,但现在看来,仍是这般顽固呆板无趣。

    只见他淡淡颔首,“那就好。”

    方逸翻了个白眼,和这种人说话,你总有一天会气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