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二十一章 假丹境,大日嵩阳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谅你无心伤我浣衣下院门人,之前斩你一剑,便饶你一命。”吴青峰朝着潭底看了一眼,一手搭在方逸肩上,一道剑虹包裹两人,刹那间,地面的环境正在迅速倒退,方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来到云端,不多时,便出现在高老庄外的天穹之上。

    途中,他的胳膊给扭了一下,一道温顺的剑气在他体内游动一周,他的手臂恢复了气力,体内的伤势也好转了不少。

    吴青峰立于云端,淡漠地看了他一眼,翻手间取出一个丹瓶,“还真丹,五千宗门贡献。”

    方逸嘴角微微抽搐,“先欠着。”

    “爱要不要。”吴青峰作势就要将丹瓶收入袖中。

    “别,我回去之后就铸剑卖身,这总行了吧。”

    吴青峰随手将丹瓶抛给他,脸上挤出几分促狭的笑容,回眸看向下方的高老庄之时,他面色一板,“高老庄的事情,必须给宗门一个交代,上千年以来,作为附庸的他们,竟然主动背叛,这绝对不能饶恕,否则,锦州诸多臣服我浣衣下院的宗门,绝对会争相效仿,直到酿成大患。”

    “高豹……”方逸欲言又止,倘若不是高豹在最后关头施展的那一剑,他现在,只怕已经死了。

    他的心思很复杂,他不该怜悯这种人,只是,这人生来便是高家的死士,就连族谱都进不了的人,便是死了,也不会有人为他收尸。

    但是……

    方逸现在只要一闭眼,便能够感受到一股震荡之势,那是他的第六个剑势,他,应当感激高豹。

    世间因果最重,无非二者,养育之恩,传授道业之恩。

    “三师叔。”

    “何事?”

    “若是可以,留高氏一条血脉。”

    吴青峰背对着他,“此事,你一个内门弟子,还无法做主。”

    方逸叹了口气,随后,他就被一道剑虹拖着,落到了地面。

    “方师兄,没事吧。”不远处立在大榕树下的于剑愁,快步冲到近前,按着方逸肩膀,就是一阵嘘寒问暖。

    “我没事。”方逸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如何这么快请来了三师叔?”

    “正巧,大剑师就在千里之外的小镇。”

    “当真?”

    “方师兄莫非信不过我?”

    方逸将信将疑,“你小子,可别擅自去挪用分舵的剑符,那可是……”

    于剑愁脖子一缩,“师兄,你都知道了。”

    方逸叹了口气,浣衣下院辖下势力范围,便是整个锦州的城镇都会留有十几人到数百人不等的分舵,别看内门常年只有数千内门弟子,但这些年,没有在剑炉锻造出入品剑器,被遣送下山,自愿留在外门分舵的,可是不少。

    每一个分舵,都有着一枚主宗剑符,每十年,浣衣下院都会派出一名结丹境的大剑师坐镇晋阳府,只要用剑气激发剑符,这一位手持印玺镇守晋阳府的大剑师就会立即得知。

    筑基期剑修,不过是御剑飞行,而结丹期,则是可以修炼飞剑化虹之术,速度倍增。

    “回山之后,若有训诫,我替你接下。”

    “师兄,这……”

    “别废话,你唤我一声师兄。”

    于剑愁满目通红,他鼻尖一酸,险些因为这句话掉下泪来。

    “唰……”下一息,远处的高老庄深处,突然迸射出一道璀璨的剑光,将这黄昏时分的天穹映照得霞光满天。

    “原来是冷面无情剑吴大剑师亲自前来,有失远迎,还请恕罪。”虚空之中,一道身影踩着剑虹踏出,穿着一身执事长衫,赫然便是那高老庄的庄主高嵩阳。

    “驭剑化虹之术,你从何处得来?”吴青峰面色一沉,“没想到,这些年,你竟是已经踏入假丹境了。”

    “这,便是你在本座面前放肆的缘故吗?”吴青峰冷笑一声,“培养筑基期死士,袭杀主宗内门弟子,高嵩阳,你不应该给个说法吗?”

    “吾高氏一族,已为浣衣下院征战上千年,为何你们便不肯放过我们?”高嵩阳回首之际,身后的庄园长街上,已经走出了密密麻麻的人影,他们大多都是高氏一族的奴仆,此刻,脸上却满是迷茫。

    “族兵准备。”高嵩阳大喝一声,数百名高氏一族的旁系子弟跃上附近的房屋,各自拿着一把长剑,站在屋顶,踩住一处阵角。

    “据闻,早年建派祖师曾传授高氏之祖一门结丹期上乘剑术,不知,今日能否有幸一见。”吴青峰手腕一招,脚下剑虹分散,一把三尺青锋落于掌中。

    他抬剑之时,身后风云变幻,整个人站在天穹之下,便代表了一方天地大势。

    “那是……家主和主宗浣衣七子之一的吴大剑师,他们怎么会爆发战斗呢?”

    “家主想做什么?莫非,他竟是要背叛主宗吗?”

    街道上的人影躁动,他们面上有些不安,结丹期的剑修,号称大剑师,足以开宗立派,这样的强者,在整个锦州都不过百人,便在更为辽阔的夏国,也算是顶尖强者,而眼前的吴青峰,便是在整个夏国的大剑师中,都可以排入两百零一位,可见,其实力之强。

    “剑阵,起。”齐刷刷三百六十把飞剑腾空而起,化作漫天剑光,撑起一道霸占了方圆数百里的光幕。

    吴青峰被笼罩在内,附近还未离去的浣衣下院内门弟子也是纷纷聚拢到高老庄附近,堵住各处大门,他们同样,在这一刻,被阵法笼罩在内。

    方逸和于剑愁对视一眼,他们已经意识到,对方要做殊死一搏了。

    “吴青峰,既然你想见识一番昔日我家祖上传下来的那一剑,那我便赐你这一剑,你可要接好了。”

    “倘若不借助这地底灵脉和剑阵之力,你不是本座一剑之敌。”吴青峰冷笑一声,持剑踏在虚空,并没有主动出手,他有着大剑师的气度和超凡自信。

    “方逸”,也就在这时,方逸耳边多出一道传音。

    “三师叔。”方逸恭敬地点头,他知道,这时,吴青峰绝对有要事吩咐。

    “跟随一众内门弟子,杀入高老庄,高氏一族,全部诛杀,宗门叛逆,绝不容逃脱一人。”

    “是。”方逸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身旁不远处的于剑愁,只见他微微点头,果然,在这方圆数十里的内门弟子,都得到了吴青峰的传音。

    “哗”一道剑光,从高嵩阳背后冲天而起,那是一道煌煌升起的大日,甫一出现,便映照漫天红霞,霞光璀璨,泛动间,竟是迸射出金光一片。

    “锵”同一时间,吴青峰也已经出剑,他身后的漫天红霞,早已是消散,变成了漆黑一片的静寂。

    他的剑,几乎是浣衣七子之中,最为神秘的。

    这一剑,无声无息,泛着轻微的剑气波动,出剑之际,一道数十丈长的剑罡,刺破空气,直接斩向高嵩阳。

    “大日嵩阳。”高嵩阳大喝一声,身后漫天霞光一转,无数剑光汇聚到他的身后,化作一轮冉冉升起的昊日,朝霞初生,大日嵩阳。

    当两道恐怖的剑光撞击到一处的时候,匹炼的剑气四散开来,一股磅礴的天地灵气波动,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

    “轰……”撕扯的劲风让站在十几里开外的方逸和于剑愁都只能躲到那颗几人合抱的榕树身后,他们的衣衫,被吹得鼓鼓的,脸上时而被风中扬起的沙尘给擦中,传来阵阵痛楚。

    当风声停下,剑光散去,整个天穹,被一片黑寂笼罩,那原本笼罩着方圆数百里的剑阵,在正门处,出现了一个偌大的缺口,反观踩着剑虹立于对面的高嵩阳,不知何时,嘴角已经是流下一道血痕。

    他满脸震撼地看着站在他对面的吴青峰,“冷面无情剑,世人皆以为你修炼的仍是《浣衣剑典》,却不想,你从内门弟子开始,便一直在坚持自己这一门《无情剑法》。”

    “外力,始终不如自己的修为,修为,不及剑道。”吴青峰静静地看着他,“你十三岁拜入主宗,十五岁成为朝阳峰门下内门弟子,虽不曾列入真传,也不应该走这一条路。”

    “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说完,他抬剑便要落下。

    “锵”天边,突然有一道剑光亮起,伴随着一阵青色的罡风,竟是从数十里外席卷而至,一瞬便是击散了漫天乌云,下一息,一道身影已经是落到高嵩阳身前。

    “古战?”吴青峰面色一沉,“你想包庇吴青峰不成?”

    “今日,还请吴大剑师高抬贵手,吴青峰,已经拜入我家老祖门下,成为太原府供奉之一,之前发生宗总,我太原府愿代为赔偿道歉。”

    “不过,若是吴大剑师再想出手的话,便是和我太原府古氏作对了。”古战嘴角微微勾勒几分,结丹期的修为肆无忌惮地释放出来,恐怖的气息自成一片天地,青色的罡风剑域和无情剑域撞击在一起,剑光涌动,两人在气势和修为的比拼中,竟然是不分上下。

    榕树下,方逸瞳孔微微收缩,眼中杀意升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