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剑奴 第二十四章 喋血,霞光剑法

时间:2018-06-13作者:欧阳玉清

    决斗台上,高俊逸一直阴沉着脸。

    直到燕人敌长剑一扬,回眸看向他时,他才缓缓抬头。

    “你竟敢瞧不起我朝阳峰?”他的声音,冷如九幽寒风般刺骨,原本心思复杂的他,此刻心中所有情绪荡然一空,刚才燕人敌肆无忌惮的嘲讽,他自然是听入耳中。

    他乃是叛逆之子,乃是高氏主宗的嫡长子,该死,之前的两人念及同门之谊,出剑之时,有所顾忌,他能够体谅,但是,还轮不到外人来嘲讽。

    “怎的,你还能算是朝阳峰的弟子?”燕人敌冷笑一声,“一个叛逆之子,你以前的出身,偌大朝阳峰上下,所有门人,都会因你背上骂名,以前传授你剑法的执事、长老,还有你的同门,他们都会以你为耻。”

    “你现在,还想为他们出头吗?那我便告诉你,还轮不上你,我燕人敌虽然狂妄,但是,我不会让自己牵连到自己的同门和师长,如果我是你,身为叛逆嫡长子,早已是抹剑自刎。”

    燕人敌此刻已经是在气势上占据了上风,他狂吼一声,长剑一扬,直指整个高氏一族,“还有你们,食宗门俸禄,占据宗门之地,有何脸面,再去面对主宗上下?”

    “够了。”高俊逸猛地扬起了头,满脸怒气难消,“你可以骂我,也可以辱骂我高氏,但是,既然你已经站上了决斗台,那我便可以杀你。”

    “杀我?”燕人敌冷笑一声,“就凭你吗?”

    “锵”高俊逸手中长剑一舞,霞光道道在他剑下绽放。

    朝阳峰的一种弟子默不作声,刚才的对峙和怒喝,他们已经知晓,现在的他们,沉默最好。

    虽然他们心中也有愤怒,但只是针对燕人敌。

    之前的贺子铭也好,李军也罢,的确都在出剑的时候留手了。

    无话可说,这便是他们现在的态度。

    “莫非你不知道,我落雁峰的《孤鸿剑法》便是专破你朝阳峰的《霞光剑法》吗?”

    “华而不实的剑术,且看我一剑破之。”

    “孤鸿落雁。”一剑泛着青光乍现,这燕人敌还是有些本事,出剑之后,手臂和长剑呈一条直线,恍若一条长蛇,在空中连续舞动几下,剑尖始终保持一个,但任凭那漫天霞光如何聚散,也始终逃不过蛇头的追击。

    “铛铛铛”三次撞击,燕人敌便是靠着长剑击散了霞光,一剑荡开高俊逸手中长剑,刺向了他的喉间。

    “不好……”之前落败的贺子铭面色一变,他当年,可是和高俊逸住在一个屋舍的师兄弟,岂能眼见着同门至交好友,惨死当场。

    “落雁惊鸿”,眼见着即将得手,燕人敌眼中浮出几分喜色,长剑顺势朝上一挑。

    “铛”却不想,在刺中高俊逸的喉间之际,却被一把长剑给挡住。

    他惊讶地看着高俊逸,“这么快的回剑速度,怎么会……”

    “霞光一瞬即逝,人生最辉煌不过旭日东升,你可知,最美,却也不过夕阳红。”

    燕人敌目光震惊地看着高俊逸手上自下而上的一式挑剑,只听他嘴里笑道:“此乃旭日东升,你可认得。”

    “铛”一声脆响,剑气炸开,燕人敌被崩碎的剑气震得后退两步,当他站定之后,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羞恼传来,众目睽睽之下,他竟然是被高俊逸给耍了。

    “还有两剑,取你性命。”高俊逸轻喝一声,脚下一点,身影化作一道赤红的影子,一晃之后,原地竟是留下一串残影。一次次在空中踱步折转,一次次将残影散布到台上,密密麻麻,细数之下,竟有不下数十道。

    “这是……丹霞步,大成的丹霞步?”台下朝阳峰弟子忍不住惊呼出声,眼中满是惊讶之色。

    “难怪,当年他能在朝阳峰排入前三十,今日这等实力,便是争一争前十,也是足够。”

    “可惜了。”

    “哎。”

    朝阳峰门下弟子四目相对,面色满是复杂。

    “第一式,霞光万道。”

    “铛铛铛铛铛铛”霞光剑法,乃是朝阳峰内门弟子大多修炼的剑法,乃是一门被上千年朝阳峰前辈弟子修炼研发到极致的剑法,慢剑、快剑应有尽有,针对内门五峰的其他剑法,也有应对。

    这么多年以来,内门五峰的大比之上,没有哪一峰能够常年独占鳌头,所以,也没有任何一门剑法,能够制衡宗内。

    高俊逸眼见着燕人敌手上的招式应对已经开始慌乱,他嘴角微微勾勒几分,那些年,在朝阳峰纵横的自信笑容,又出现在脸上,“你自称我朝阳峰门下两位师弟都是手下留情,那么,且让我看一看,你这落雁峰前五十的内门弟子,又能如何?”

    “给我败。”

    “夕阳西下。”

    这快速霞光的一剑,从天而降,自上往下,以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刺出。

    燕人敌面色大变,他哪里认不出这一剑乃是霞光剑法的杀招。

    “不对,孤鸿剑法一定有可以应对这一剑的招式,是哪一招,对,是雁过无痕。”

    “雁过无痕。”他身体朝着旁侧一跃,身体在空中横移了一段距离,在这段时间里,他愤然出剑。

    “唰”一剑刺出,所有的灵气都被他收敛到了这一剑之内,蕴藏的剑光凝聚在剑身之内,一剑刺出,不会发出任何的声响,无声无息,便是让人被刺中后死亡,也不会有任何反应做出。

    这便是雁过无痕。

    “铛”可是,下一息,燕人敌瞪大了双眼,他凭着这一剑,击败过不下三十名内门弟子,他深知这一剑,乃是自己修炼了最多次,掌握最熟练的一剑,可是,为何——竟是被接下了。

    “哧”高俊逸手中长剑在他的剑身上划过,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燕人敌眼中浮现几分狠色,顺着长剑交错的刹那,直接刺向高俊逸的心脏。

    “哧”剑峰破皮,燕人敌脸上还残留着笑容,但很快,他便无法笑出声来,他的脖子,竟是被一剑刺中,只要他一开口,便会有大股大股的鲜血喷涌出来。

    “哧”高俊逸收剑,他捂着左肩,看着脚步踉跄后退数步后,直接栽倒的燕人敌,满脸冷笑不已。

    “竖子焉敢。”

    “叛逆竟敢杀人,找死。”

    台下,立即有四五名落雁峰的弟子快步上台,将燕人敌抬了下去,为他止血。

    虽然燕人敌的咽喉被刺了一剑,但好在高俊逸已经手下留情了,只要止住血,他最多也就是因为失血过多元气大伤,并不会有性命之忧。

    “叛逆之徒,出手伤人,该杀。”这时,又有一名弟子跃上决斗台,却是因为燕人敌被刺穿了咽喉,愤怒难当的落雁峰弟子。

    然而,此人不过二十合便直接落败。

    “还有谁?”高俊逸越战越勇,连胜四场,他体内灵气还有大半。

    “我来。”又有一名落雁峰弟子跃起。

    四十合,又败。

    随后,连续三人登台,也都一一落败。

    从落雁峰排名第四十六的燕人敌开始,到排名前三十的弟子,也没有撑过五十招。

    四周鸦雀无声,所有内门五峰弟子看向朝阳峰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复杂。

    他们虽然敌视叛逆,却不得不承认,此人真的很强。

    连胜八场,逼得内门五峰千余名弟子鸦雀无声,他高俊逸此刻虽然站在台上,气喘吁吁,但他足以自傲。

    “也罢,便让某来送你一程吧。”最后站出来的,却是一名身上只有一朵朵梅花斑点的弟子。

    “他是……”

    “浣衣峰墨梅剑——冷空蝉。”

    “嘶……浣衣峰排名前十的内门弟子,他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赶往黄枫寨夺取那份战功?”

    “听说,是因为察觉到高老庄异样,在离开之际,正好碰到吴大剑师赶来,所以,留在了这里。”

    “在场内门弟子之中,此人怕是能够排在前三。”

    内门弟子前十,大多都是能够越阶挑战,威胁真传弟子席位的存在,一门炼气期剑法大成,并且领悟了剑势,才有资格踏入内门前十。

    然而,在三千内门弟子下山之际,大多人已经乘骑着战马前往了黄枫寨。

    否则,之前攻破高老庄外院的速度,会更快,死的人,会更多。

    当然,内门前十最大的好处,便是每年获得的修炼资源更多,也有机会,被大剑师们看重,收入门下。

    很多时候,普通内门弟子,都只有被假丹期的长老们收入门下,甚至有一些弟子,成了筑基期执事的门徒。

    内门很多人都在猜测,这一位,已经是拜在了浣衣七子之末的那一位门下。

    只是,一直以来,他都没有被证实。

    “出剑。”登台的刹那,冷空蝉静静地站在原地,长剑垂地,冷清地开口道。

    “原来是冷师兄,失礼了。”高俊逸脸上浮现几分喜色,眼中也是重新浮现几分战意,浣衣主峰的内门前十啊,可能是成名大剑师的亲传弟子,这样的强者,自然是他最想交手的存在。

    “出剑。”冷空蝉第二声催促,却并没有抢先出手。

    “霞光万道。”高俊逸起手便是霞光剑法第二式,他踩着丹霞步上前的时候,毫无顾虑,施展全力,他知道,在这等强者面前,只有竭尽全力,才有获胜的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