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修仙归来在都市 第0010章:治疗旧疾

时间:2018-06-13作者:小杀天

    “高叔你说什么?他用树叶划伤了你的脖子?这怎么可能……”看着愣在原地的小高,李香菡连忙走过来问道,可是刚走到小高的正面,李香菡脸色巨变,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李香菡最先看到的便是小高的脖子,上面有着一道细细的划痕,顺着划痕渗出丝丝鲜红色的血液。

    但李香菡也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惊讶过后很快就平静下来,她从小跟在自己爷爷身边,也听说过有些武道强者能做到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事情。

    之后,李老便邀请苏毅到自己家中吃饭,毕竟是拜师的日子,总不能让苏毅就这样离开,

    李老住在九龙山脉脚下的别墅群,距离一中不远,地方非常不错,钟灵毓秀,李安然一家就住在这里。

    “这里平时就我和老伴、香菡一起住,两个孩子都是大忙人,一年到头都回不了几次家。”李老的眼里含着不少的落寞,可在说到自己的两个孩子时,他还是很骄傲的。

    苏毅自然知道,他这个新收的弟子在九江市可不简单。

    大儿子李雷是市公安局局长。

    二儿子李浮生,相对于大儿子李雷便有些没出息了,喜欢结交各路朋友,在九江市混的绝对是风生水起,周天豪便是李浮生的手下。

    而李老则是戎马数十载,现在很多的退役老将军都是李老的好朋友,部队上很多的高级官员也都曾是李老的学生和部下,李老年轻时也曾在战场上立下过汗马功劳,名望自然高。

    哪怕是遮盖九江一片天,势力庞大的周天豪,也是以李家作为自己的背景。

    “师父,我老伴出去买菜了,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您留下来,好好尝一尝我老伴的手艺。”

    李老的话音刚落,却听见外面接连传来两道声音。

    “老李,你看看谁回来了?”

    “爸,是我。”

    来人正是李老的妻子张娟,张娟的身边还跟着一个高大的中年男子,脸庞硬朗,目光坚毅,正是李老大儿子李雷。

    “欧耶!是爸爸回来了,爸爸我好想你!”李香菡一个箭步,快速冲上前,钻到了中年男子的怀抱里。

    “傻丫头,在家有没有听爷爷的话?有没有惹爷爷生气?”中年男子含笑说道,硬朗的面庞之下都是欢喜,坚毅的目光中蕴含着对女儿的疼爱。

    “回来就好。”李老看着中年男子的身影,虽然没有起身,但是眼神深处却满含着骄傲和高兴的情绪。

    “爸,这位小兄弟是谁?”

    “老李,这位是你的学生?”

    张娟和李雷对着苏毅笑笑,纷纷问候道。

    “你们都给我客气点,这不是我的学生,是我刚拜的师父,不要乱说话。”李老听到两人如此说话,心中有些不快,自己的儿子和老伴可不能乱了辈分。

    “师父?哪来的师父?”李雷疑惑道,脸上充满惊诧,面色非常古怪,但是他和母亲张娟都知道李老的脾气。

    张娟心中也有一些疑问,这个老头子,是不是老糊涂了,眼前的年轻人看上去跟他的孙女一般大的岁数。

    “都还愣着干什么?快点过来问好。”李老看见两人的反应,生怕苏毅生气,立刻呵斥道。

    苏毅面色古怪,这个李老爷子脾气还真是倔强,当即对着两人说道:“你们两位,一位是李老的妻子张医生,另一位就是李老的大儿子李雷吧。”

    “李老见我会些太极,就拜我为师,不过咱们各论各的,你们叫我小苏就好了。”

    李雷和张娟两人总算是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张娟知道自己的丈夫,这辈子对太极异常的痴迷,可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有今天这样一出,真是有些老顽皮了。

    “小苏,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张娟也是丝毫不在意,两人岁数这么大了,都由着老头子了。

    “妇人俾见。”李老一看就知道,自己的老伴根本没有听进去。

    “小苏,你是第一次来,一定要留下来吃个饭,我现在就去做。”张娟说着就朝厨房走去。

    苏毅却是盯着她的脚踝说道:“张医生,你的脚腕曾经受过伤吧?”

    张娟闻言一听,有些诧异,自己走路的时候看不出来任何的异样,苏毅是怎么知道的?

    张娟年轻的时候,是一名跟随维和部队的战地医生,战场环境极其恶劣,每天都要长途跋涉,在一次小型战役之中,自己被一颗子弹射伤过脚腕。

    从那之后,每隔几周脚腕处就会隐隐作痛,尤其是近几年,痛感越来越强烈,疼痛的面积也越来越大。

    有时候自己脚腕疼痛起来,只能靠吃止疼药来止住疼痛。

    她虽是医生,可是对自己的陈年旧伤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件事情,她一直瞒着家人,却没想到此时竟然被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一语道破。

    “妈,你的脚不是跟我说好了吗?这是怎么回事?”李雷看着自己的母亲,脸上都是心疼和疑惑。

    “老婆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老也正视起此事来,紧紧皱着眉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张娟见此事瞒不住,叹了口气道:“我是医生,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情况,陈年旧疾,早就治不好了,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事的。”

    “不过,小苏,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我脚上的旧伤今天只是小小的发作,我走路也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苏毅观察何其入微,刚才看见张娟走路就有所不对,而后施展‘望气诀’一看,果然张娟的脚腕处有着不轻的旧伤。

    苏毅站起身来,摇头淡淡一笑,道:“这可不是小痛,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你的脚痛极其难以忍受,就仿佛有着万千蚂蚁在啃噬自己的脚腕,尤其是到了晚上,更加的难以忍受。”

    “你脚腕处当年治疗的方式就有问题,但是我知道,你的脚腕若是再不治疗,恐怕不出两个月,你就再也无法下床走路了。”

    张娟本是就是骨科医生,现在在江南大学当荣誉教授,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情况。

    李雷听到苏毅的话后,脸色更加的难看,自己正值壮年,阖家幸福,怎么能忍受母亲突然就瘫痪在床呢?他狐疑的看了苏毅一眼,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眉头皱得紧紧的。

    张娟觉得眼前的苏毅,跟自己孙女一般大的年纪,太令人惊讶了,自己这么多年的病情,根本无人知晓,他竟然能一语道破。

    “不能走路?这……你怎么不早说啊?”李老爷更是慌张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说了也没用,我已经请教过很多名医了,他们也都是拿我这脚腕处的暗伤没有办法。”张娟其实早就遍访名医,根本没有用,本想动手术,可是自己这把岁数了,也根本不合适。

    杨娟也只是惨淡一笑,自己也知道,华夏诸多名医能够一眼便看出来自己的伤痛,但是却根本无人能够治疗,因为已经伤到很深的地步了,不是简单吃点药就能好的。

    “师父,您既然能看出来,是不是也有办法治疗啊?”李老火急火燎,尊敬的对着苏毅轻声道。

    “爸,这么多名医都看不了妈的疾病,这位小兄弟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治得了妈脚腕上的陈年旧疾呢?”李雷语气委婉,眼睛不时瞄向苏毅,语气郑重的对着李老说道。

    “没错,小苏啊,老头子就这样,你别跟他计较,你怎么可能懂医术呢?”包括自己在内,张娟认识的名医,哪个不是五六十岁的老人,像苏毅这样二十岁都不到的人,连医学的大门都没迈入呢,怎么可能会懂如何治病呢?

    张娟认为,苏毅一语道出自己脚腕处的陈年旧疾,可能也只是在某处医书上见到过类似的病症,误打误撞,一时说对了自己的情况,其实苏毅根本不懂医术,更不可能治得了自己的脚腕旧伤。

    “张医生,其实这病并不难治。”苏毅开口,他也是挺佩服张娟的,为了治病救人,将自己的脚腕弄成这样。

    本身成为一名战地医生就需要很大的勇气,战场情况瞬息万变,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丧命于此。

    “苏小兄弟,我知道你一番好心,但是你真的不用这么勉强自己,我会带着我妈去寻求名医的。”李雷看向苏毅,目光之中出现一丝警惕的神色,那是每一名警察都会对犯人露出的目光,那就是厌恶和不屑。

    “虽然,你的功夫很厉害,但是你真的不懂治病救人,你就别逞强了,我奶奶也用不着你来治疗。”李香菡走到自己奶奶的身边,心疼的扶住张娟的胳膊,毫不客气地对着苏毅说道。

    李香菡比之前客气得多了,显然是被苏毅飞花摘叶的手段给震慑住了。

    “小苏啊,香菡这孩子从小被我惯坏了,口无遮拦,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张娟对着苏毅笑笑说道。

    “你们都知道什么啊?宗师强者无所不能,根本不是你们能想象的,师父,希望你能帮我这老伴看上一看。”李老对着苏毅恳求道。

    “好吧,我就让小苏帮我看一下,小苏啊,你不用太勉强了,看不好也没关系。”张娟对于苏毅这么年轻就能治病救人,还是从心底里不相信。

    苏毅朝着张娟走过去,李雷快步绕道苏毅的面前,脸色更冷一分,皱着眉头,声音冰冷地道:“还不知道苏小兄弟家里是做什么的呢?苏小兄弟给我妈看病想要多少钱?”

    苏毅一听这话,抬起头,目光直直的瞪着李雷警惕的双眼,淡然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绕过李雷,道:“区区小事而已。”

    苏毅蹲了下来,在张娟的脚腕处轻轻拿捏,他用的乃是太极宗里最为常用的一种手法,只不过是简化之后的。

    张娟可是这方面的专家,见到苏毅如此说话,顿时对苏毅心生膈应,很是无奈的看了苏毅一眼,默不作声的嗤笑一下。

    可是,下一秒,张娟就瞪大了眼睛,她找过很多名医,可是远远比不上苏毅的手法。

    苏毅的右手仿佛施展出魔力一般,随着轻重缓急的按捏,张娟只觉得原本刺痛的地方,竟是有了温暖,偏紫色的红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乃至张娟整张脸庞都变得更加红润。

    张娟不可思意的看着苏毅,还有什么比自己亲眼所见更加激动的?

    张娟想起刚刚自己心里的想法,顿时觉得自己的老脸都有些挂不住,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很是羞恼。

    “小苏……苏老师,你这是什么手法?”张娟下意识的改了称呼,达者为师,张娟如此叫法不为过,只凭苏毅刚才施展的这一手,若是拿出去,都能让华夏的医学界产生剧烈的波动。

    “不过是太极之中的招式,被我稍稍修改,运用到了推拿之上。”

    苏毅收手,笑道:“里面的淤血差不多都没了,以后你让李老每天给你按摩几遍,坚持一个月,就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李雷看着自己母亲的反应,再想起自己刚刚对苏毅的态度,黝黑的脸上都浮现出来淡红色,感觉自己有些无地自容,非常羞愧。

    “你不要钱?”

    李雷问完这句话就后悔了,苏毅是自己父亲的师父,之前自己这么做,完全是把苏毅当成骗子了,认为苏毅会给自己的母亲用点特殊药物,帮母亲短暂止疼后,骗钱走人。

    “苏大师,真是对不起了。”李雷面红耳赤,热汗连连,尴尬无比。

    李香菡似乎没有在乎这么多,但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走到苏毅面前,低声道:”谢……谢谢你!”

    苏毅脸色冷淡,只是淡淡点头以示回应,目光猛然射向咳嗽的李老,平静道:“张医生的病治好了,李老你自己的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