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金刚不坏 第六章 任谪仙

时间:2018-06-13作者:九吼

    李长安只是匆匆一瞥,随后便思考少年所说之言,的确,他为了防御对方的凶猛招式而失去了他自身的拳法招式和进攻节奏。

    基础拳法!直冲拳!

    李长安不再执着于防守对方的拳法招式,一式最基础的直冲拳轰然击向对方面颊,拳速极快,瞬间便来到古统领面前,而古统领的七杀拳也击向李长安的心脏处。

    砰!砰!

    千钧一发之际,古统领左臂抬肘抵挡住了李长安的这一拳,而李长安也用左手掌包裹住了古统领击向他心脏的一拳。

    两人再次势均力敌!随后同时后退数步。

    “帮助妖魔!看来你也是妖魔的同伙!”

    古统领目光不忿的瞥了一眼那位翩翩少年,如果没有他的提醒,他恐怕很轻易的便能将眼前的小光头拿下,但是此刻难度倍增。

    “杀!”

    古统领神色有些恼怒,周身杀气弥漫,拳势更盛,数拳同时击向李长安,同时口中下令:“将那人也给我抓起来!”

    “是!”

    其余城卫军得到命令纷纷拔刀冲向少年。

    “乌合之众!”

    少年面对扑过来的城卫军,神情自若,脚下丝毫未动,双指并剑,一道淡淡的法力缠绕于双指。

    铿!铿!

    仅一招,片刻间,他们手中的长刀便被少年的剑指斩断,徒留半截刀刃。

    数名城卫军,满脸地不敢置信,停留在原地不敢动弹,要知道他们手中的制式长刀可是由大夏兵器坊锻造的百锻钢铸成,不仅坚固而且韧性十足,就算击斩在浑身布满鳞甲的青鳞妖魔身上,也能砍出一道血痕。

    “一群废物!”

    古统领怒极,七杀拳越来越凶悍,周身杀气凛然,一股淡淡的红色法力弥漫,双拳如同两柄锋锐的战刀,斩向李长安全身各处死穴,但是此时的李长安拳法灵动,在古统领重重杀意的重压下,之前与两位师兄对练拳法的感悟在脑海中串联到一起,对基础拳法的理解到达了极致,加上巨大无比的肉身力量,古统领已经渐渐落于下风。

    轰!

    又是一记凶猛的崩拳,李长安全身万千毛孔和鸣,随着拳法一起发出震荡,古统领终于支撑不住,身体被震出内伤,这种震荡之力着实恐怖,他体内的法力已经完全调动不起来,法脉受损。

    噗!

    古统领口中喷出一道鲜血,半跪在地上,身上的制式钢甲损毁将近一半,上面留着数个凹进去的拳印。

    “发穿云箭!赤色!”

    古统领双目死死地盯着李长安等人,朝身后城卫军吼道。

    赤色穿云箭,为最高级信号,一般预示着有大量敌军来袭或者是,妖魔!

    “对对对,古统领,赶紧发穿云箭求救,原来他真的是妖魔~”白衣少年脸色有些苍白,在看到李长安具有如此战力之后,他终于有些恐惧,对方极有可能真的是妖魔。

    这时,周围围观的众人面色略带惊惧,轰然纷纷避开,有些孩童甚至已经嚎啕大哭。

    妖魔一族,曾给人族留下惨痛的磨难,人族于微末时,曾被妖魔当做口粮,称作人粮,即使是现在,妖魔被赶出大千世界,但是荒山野岭中仍旧有许多残存,繁衍生存下来,而且不时地出现在人族界域中。

    妖魔生性狡诈,极善伪装,它们穿戴人皮,便能与人类一般无二,极难分辨,大夏国历史上曾有十数次妖魔混入朝纲,官居高位,造成巨大灾难,幸亏大夏国的背后是龙雀圣族一脉,族中强者无数,将妖魔击杀,但是在发现之前,大夏子民却不知被吞食了多少,所以人们才会谈妖色变。

    “慢!”

    夏灵儿手指轻轻一勾,法力化作丝线,那支赤色穿云箭便落到她的手中。

    “你又是何人?”

    古统领眼神一缩,对方虽如同画中走出的仙子,但是其气息如渊,浑身血气压得他不敢动弹。

    “她肯定也是和妖魔是一伙的!”

    白衣少年微微失神片刻,眼睛朝着夏灵儿上上下下扫视了几番,尤其是在她洁白*粉嫩的玉腿上停留时间最久。

    “再看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夏灵儿的声音响彻白衣少年心底,秀目一瞪,顿时将白衣少年吓得瘫坐在地上。

    “龙雀剑宫!”

    夏灵儿不想与他们再做纠缠,直接抛出剑宫令牌,两个古朴的龙雀二字跃然至空中。

    “原来是剑宫弟子,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

    古统领脸色转变极快,在夏灵儿抛出剑宫令牌的那一刻,前一刻脸色还如同冰封的凛冬,然而下一刻便转变夏日骄阳,极为灿烂,同时态度立即变得极为尊卑。

    能够手持剑宫令牌之人,无一不是龙雀剑宫的内院弟子,身份尊贵,并且战力足以秒杀自己,自己一个小小的城卫军统领可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撤!”

    古统领微微一拱手,不敢理会身旁的白衣少年,带着城卫军鱼贯而出,急速逃离此地。

    “古…古统领,带着我啊!”

    白衣少年哭诉道,随后转过头神色紧张的看向李长安三人。

    “对…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们是妖魔,不对,不是妖魔,我错了,你们就饶了我吧!”

    白衣少年半跪在地上,额头紧紧地贴着手背,浑身颤抖。

    而这时,李长安缓步走到白衣少年面前,眼中露出浓浓地厌恶之色。

    “欺凌弱小,灭杀同族!此为第一恶!”

    “颠倒黑白,污蔑他人!此为第二恶!”

    “以势欺人,其言诛心!此为第三恶!”

    “如果不是我们,换作他人,恐怕早已经被你安上妖魔的罪名了吧!”

    妖魔罪名,必会被处以极刑,就算最终查出不是妖魔,但是在牢狱中也会被脱一层皮,寿元大减,可想而知,白衣少年的心思歹毒。

    “所以,面对如此十恶不赦的你,我该如何饶恕你?”

    李长安语气冰冷,饶是他饱读佛经,心存善念,眼中亦露出一丝杀意,如果不是夏灵儿最后抛出剑宫令牌,恐怕他迟早会被不断赶来的城卫军围杀致死,就算那位气质如仙的翩翩少年恐怕也逃不过。

    “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白衣少年声音低沉嘶哑,随后抬起那只断臂狠狠地抽打在自己脸上,“我该死!我该死!”

    啪!啪!

    为了活下去,白衣少年每一巴掌都用尽全力,因为龙雀剑宫弟子他得罪不起,但是眼神中却隐藏着深深地怨毒之色,只是他眼眸低垂,将那怨恨隐藏了起来,但是李长安灵觉敏锐,轻易便察觉到了白衣少年的心中不忿。

    “我将废你全身经脉,省得你日后再次为恶!”

    说罢,李长安一掌拍向白衣少年腹部。

    “废我经脉,那你先死吧!”

    这时,白衣少年突然暴起,由怀中掏出一柄泛着寒光的匕首猛然刺向李长安心脏。

    “小心!”

    “轰!”

    李长安身形猛然暴退,躲过这致命的一击,随后含怒一拳轰出,狠狠地击在白衣少年腹部,将他击飞数丈高。

    “噗!”

    白衣少年口中喷吐出一道夹杂着内脏碎块的鲜血,身体坠落在地,眼睛瞪得浑圆,不再动弹,口中鲜血横流。

    “自作孽,不可活!”

    李长安摇了摇头叹息道。

    “该杀!”

    夏灵儿眼中露出赞赏之色,她成长至今,历经诸多磨难,见识过众生疾苦,杀过妖魔,救过苍生,形形色色之人更是见过不知凡几,明白有些人必须要杀,不能心存善念。

    “的确该杀!”

    这时,先前那位翩翩少年走了过来。

    “我名任谪仙,来自腾城!”任谪仙鬓间那丝素白长发飘荡,神色不卑不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