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01章 坚战的心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相比北域、西域这样的疆土,镇天国显得太小了,更不要说一座西翎战城。 在西城中排名前百的天才,到了北域这样的辽阔舞台,很可能连一朵浪花都溅不起来,就泯然众人。

    至于炼雪竹这一年多的经历,秦墨估计她都是在碧灵阁修炼,与手中那件本命神器进行融合,哪里有时间进行实战。

    从炼雪竹之前的战斗中,秦墨就看了出来,她的招式威力极大,并且非常玄奇,但是,却缺乏那种在实战中磨砺出的感觉。

    这其实是没办法的事情,实力提升太快,又不是从实战中磨砺起来的,就会有这样的情况。

    现在,乃是之战,争夺五甲席位的时刻,饶是以炼雪竹的冰冷性情,也不禁感到紧张。尤其,她面对的对手,乃是在这一届之战中,崛起的一匹级黑马。

    “我,不会输的!”炼雪竹这般说着,如万年冰壁一样坚定。

    “嗯?”秦墨一愣,与这少女相识相当时间,他从未见过,在炼雪竹身上迸这样坚定的战意。

    “我必须要赢,跻身五甲,甚至,三甲,我有必须要这样做的理由……”

    这一刻,炼雪竹始终冰冷的眸子,绽放出一股惊人的战意,她一定要赢下去,一直挺进五甲,甚至三甲,甚至是冠……

    一年多前,从进入碧灵阁的那一刻起,望着那浩荡无边,有着西翎战城那么辽阔的碧灵山脉,炼雪竹隐隐明白,或许,她和那个少年很难再相遇了。就算有一日,那少年来到碧灵山脉,恐怕也会被拒之门外。

    而她,或许对此一无所知,阁内的长辈不会让她知晓。或许,要到许多年后,她真正跻身碧灵阁的高层,才会知晓那少年前来相见的事情。

    “世事浮沉,难由己心,人这一辈子,时常都会身不由己,雪竹你若是将来也遇到相似的处境,不须介怀……”

    这一句话,是秦墨与她有一次相聚时,那少年有感而,却是不知怎的,就一直记在她心头。

    在碧灵阁开始的那一段时间,她脑海中时常浮现这一句话,也逐渐放下了心思,不再去想,与那少年再次相见的可能。

    直到,这件本命神器的出现,让她燃起了希望……

    “战吧,这一战,我要赢!”

    炼雪竹娇躯微震,身上腾起无比可怕的气息,直冲而起,其气机不断攀升,在她身后形成一个劲气漩涡。

    短短一瞬间,炼雪竹的修为就不断攀升,突破逆命境的层次,达到天境初阶。

    那磅礴的力量化为一股如墨焰气,一股脑钻入她手中的黑缎中,而后,那条黑缎连带着那双短刃,都传出一阵震慑人心的波动。

    天境初阶的修为!?

    那黑缎散的气息,竟是接近圣器的波动!

    一时间,包括秦墨在内,所有观战者都呆住了,炼雪竹的修为明明是逆命境后期,尚未达到半步天境,怎么就一下子突破了?

    旋即,就有大高手察觉出来,这绝不是炼雪竹自身的力量,而是来自那条黑缎,或者说,那件本命神器的器灵。

    只是,能够在一瞬间,爆这样的力量,炼雪竹对于这件本命神器的掌控,难道达到七成以上吗?

    若真是如此,这一战将充满变数,很可能出现令人咋舌的意外战果。

    “好。战吧!”

    秦墨略一失神,随即就平静下来,点了点头,一股无比锋锐的气势,从他身上迸出来,这股气机无比凝练,也无比浑厚,虽然没有突破天境,却与炼雪竹的气势分庭抗礼,不相伯仲。

    这是经过千锤百炼的气劲,是逆命境修为淬炼到极致的征兆。

    一声娇叱,炼雪竹鼓动真焰,握着黑缎中部,挥动之间,两柄短刃飞舞袭至,其角度之刁钻,已是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四周的虚空,立时气劲如漩,产生一种诡异的力量,竟是吞噬和拉扯的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凡是截然相反的力量,是极难融合的,就如阴和阳,相互对立,难以真正融合。但是,一旦达到完美的契合,则会爆出无与伦比的破坏力。

    现在,炼雪竹舞出的刀劲,就是这样一种力量。

    这情景,根本不像是一个年轻刀手在挥刀,而是一个浸淫刀道百年以上的绝世刀客,才能斩出这样可怕的刀势。

    “这刀势,好可怕!?”

    源刀尊眼皮一跳,露出震惊之色,饶是以他的刀道造诣,也对这样的诡异刀势感到忌惮。

    “这样诡秘绝伦的刀势?!不过,真正的杀招并不在前方。”

    秦墨双足一跺,一圈圈瑞彩扩散开来,在他所站之处,直径十丈之内,立时形成一道瑞彩护罩,其瑞彩中泛着麟纹,蕴含着一种如磐的坚固。

    砰!

    在秦墨站立之处的地面上,忽然弹射出无数黑刃刀气,转瞬之间,化为一朵妖异刀花,将其身躯彻底湮没。

    叮叮叮叮……

    黑刃刀气撞击瑞彩护罩,密集如骤雨的声音迭起,这种刀气不仅蕴含吞噬和拉扯之力,同时,还有一种诡异的穿透力,竟是三种力量完美融合。

    不过,饶是如此,黑刃刀气依然无法洞穿瑞彩护罩。

    “这本命神器的品阶,看来比想象的还要高……”身形一动,秦墨迈步上前,浑身笼罩瑞彩护罩,在漫天黑刃刀气中前行,如同一块磐石在黑色怒海中横渡。

    他每踏出一步,脚下就有一圈瑞霞滋生,化为光弧,不断补充瑞彩护罩所损耗的力量,形成一个循环往复的完美循环。

    如果说,炼雪竹挥斩出的刀气,乃是三种力量的完美融合。

    秦墨凝成的瑞彩护罩,则是将的威力,控制成一个圆,周而复始,牢不可摧。

    “什么!?无效?!”

    望着缓步走来的秦墨,炼雪竹瞪着美眸,这是她隐藏的杀手锏之一,却没想到,如此轻易被化解。

    “这是祖阵之技,这少年在阵道技上的天资之高,实是骇人听闻。如此年轻,就已初窥祖阵之技的奥义,不过,你不用担心,准备下一招,放手一搏!”那个柔和的声音响起,如同一颗定心丸,让炼雪竹平静下来。

    砰!

    擂台一端,炼雪竹纤手握着双刃,猛地一咬舌尖,体内真气顿时收敛,如同潮水褪去一样,一瞬间就全部收回体内。

    同时,她曼妙的娇躯模糊起来,竟是湮没在漫天黑刃刀气中,难以察觉到踪迹。

    咝!

    虚空中,一对短刃出现,彻底敛去刃锋之光,无声无息出现,直刺秦墨的背心。

    那对短刃一颤,竟是如刺豆腐一样,刺破了瑞彩护罩,刃锋与秦墨的身躯近在咫尺。

    嗡!

    虚空中,一道深沉如鬼魅的剑影闪过,也不知何时,秦墨已是转身,握着,长剑并未出鞘,却是灌注的剑意,无比精准的点在双刃的刃锋上。

    这一点,是连续两下,却几乎生在同时,一瞬间,一片片火星四溅,仿佛花火之雨,说不尽的璀璨。

    身形一动,秦墨已是欺身上前,竟是倒握剑柄,将剑柄当成一把短刃,与炼雪竹近距离交锋。

    一阵阵碰撞声乍响,交战的双方皆是以短对短,在方寸之间,进行着迅疾如电的变招,碰撞,将一寸短一寸险的短兵技巧,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擂台上,两团光影在腾挪游移,双方的出招度越来越快,招式也越来越险奇,令人有种心惊胆战的战栗。

    短刀、短匕等短兵器的交锋,本来就是如此,以寸短攻对方的己长,出招以疾、险、诡、变为主,这样的交锋就如同万丈悬崖上走钢丝,稍有不慎,就是死无葬身之地,连后退的余地都没有。

    外城的一座座山峰看台上,随着密密麻麻的碰撞声传来,所有观战者都产生一种刃锋割体的寒意。

    擂台上交手的两个选手,对于短刃的技巧把握,已是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即使在场许多老一辈强者,也是自叹不如。

    显然,若是境界相同,修为在伯仲之间,在场许多老一辈强者很可能一个照面,就被这两个选手击毙,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太可怕了!这样的技巧,至少要浸淫百年以上,却出现在两个年轻强者身上。”

    “炼雪竹能够施展这样的短匕神技,倒还能够理解,这并不是她在施展绝学,很可能是本命神器的器灵。但是,王笑一这少年,竟然……”

    “这小子今年才多大,不仅修炼祖阵之技,修成旷世拳技,又精擅剑技……,若是假以时日,岂非是一个怪物?”

    ……

    山峰看台上,许多强者都在震撼,这一战的激烈程度,远远过了想象。

    事实上,从十强战以来,如此凶险战栗的交锋,还是第一次。并且,谁也想不到会出现在这一场交锋中。

    碧灵阁等一群强者容颜色变,炼雪竹展露的实力,已是远远乎她们的想象,但是,既是如此,竟也只能与王笑一斗得不相伯仲,这让她们心焦不已。

    “想不到,真想不到,雪竹这小丫头的实力,竟然强横至此。当初在西翎战城,老夫真是走眼了……”莫老轻叹。

    然而,源刀尊却是说道:“这小姑娘的实力,可不是这么简单,若是仅凭这样的实力,还不足以让那小子认真的。”

    闻言,莫老脸色一滞,难道说,王笑一到现在为止,都未施展真正的实力。

    “这小子,参加的化名是‘诡剑’,他既敢以此为化名,自是代表他最强的力量是什么……”源刀尊微笑道。

    莫老眼眸一缩,陡得明白过来,也想起了这一届开战以来,无数观战者争论不休的一个秘密。

    …………………………………………

    (今天一更,修整一天。明天补上欠章。昼夜颠倒,脑子如铅块一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