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25章 剑尊的一成剑意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这一刹那,四周一切似乎静止下来,在场众人有一种错觉,那道无形剑意成了天地的唯一,所有人的眼睛都看到了这道无形剑意,却是只能看着,无力去阻止。

    在场所有强者,包括武圣强者在内,都有一种感觉,即使出手去阻拦,也无法触及这道剑意的轨迹。

    并且,就算阻拦了,也无法抵御。

    这样的感觉,一瞬间笼罩在所有人心头,包括秦墨在内,他的感觉却是有些不同,除去与众人一样的感觉之外,他还感到一种冰冷的杀意,在祁哲和善的笑容下,实则是对秦墨滔天的杀意。

    “糟糕!剑尊的一剑竟如此恐怖,我根本阻拦不住。”

    一瞬间,秦墨就判断出来,无论他如何躲闪,也无法抵御这一剑,会被一剑斩杀。

    毕竟,两者之间的境界差距太大了,秦墨的修为刚至天境初期,青曦宗祁哲早已是老牌剑尊,两者根本没有可比性。

    吼!

    突然,一声低吼,千云寺的那位年迈头陀出现,腹部高高鼓起,猛地突出一口气,飓风顿时暴起,仿佛能将一座山岳掀起,其威力之大,简直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

    这是千云寺的演绎的声波攻势,修炼到高深处,能够一吼之下,吼断山川大岳,拥有无与伦比的威能。

    事实上,这位年迈头陀乃是武尊强者,修为早已到了这一步,所以才能先源刀尊一步,阻拦这道剑意。

    撕拉!

    吼出的飓风被斩开两半,在剑尊级的剑意面前,任何有形之物都被斩开,如纸糊一样脆弱。

    被这股飓风阻拦,祁哲的这道剑意足足削弱了九成,只有一成的威力,直袭而至。

    不过,即使是一成的剑意,依然充斥着无匹的锋利,已是斩到了秦墨面前。

    “剑芒护壁!?”

    这一霎那,秦墨体内剑意疯转,顷刻间布成剑芒护壁,却是咔嚓一声,在这一成的剑意面前,剑芒护壁纷纷碎裂,根本无法形成任何防御。

    “子,运转,快闪!”银澄也才反应过来,急声催促。

    它在一瞬间,也陷入那无形剑意散的意境中,却因为身具妖族圣火,立刻就清醒过来,提醒秦墨心,这是生死时刻。

    来不及了!

    此时此刻,秦墨判断出形势,这一道剑意太快了,有着难以想象的极,即使被千元寺武尊头陀阻拦,削弱了九成的力量,却是度没有削减多少。

    面对这样的疾剑意,秦墨根本来不及躲避,也来不及运转,甚至来不及拔剑,只能正面迎接一途。

    呼……

    猛地呼出一口气,秦墨张嘴暴喝,如春雷绽开,九道剑芒而出,有的剑芒重愈山岳,有的迅快如电,有的如轻风飘逝……

    这是的剑意,被秦墨蕴在丹田,直接以口喷射而出,这是最快的应对。

    叮叮叮……

    一连串碰撞响起,片片剑华绽放,形成一圈圈螺旋的剑涡,阻挡这道无形剑意的袭来。

    然而,这道剑意如绝世神兵,轻易切开了前三重的剑涡,直到第四重剑涡时,才稍稍缓慢下来。

    第五重、第六重、第七重、第八重……

    这道无形剑意长驱直入,一直破开第八重剑涡,被第九重的一道雷霆剑势斩中,双双湮灭,无边剑华随之迭起,如烟花般璀璨。

    “哼!”

    秦墨重重哼了一声,连退数步,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他施展浑身解数,才化解了这仅剩一成的无形剑意,但是,剑意余波依然击中了他,让其受了不轻的内伤。

    “秦墨!”

    “墨兄弟!你怎么样?”

    ……

    周围,诸多强者这才反应过来,事实上,从这道无形剑意射出,到秦墨应对受伤,仅是一个呼吸的时间都不到,在场众多强者被无形剑意所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嗖嗖嗖……

    千云寺十数位武圣头陀掠起,将秦墨围在中间,保护其不受袭击。

    在场众人皆是一脸惊骇,刚才生了什么,他们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仿佛是置身一个梦境中,眼中只有那道无形剑意的存在,却是联想不到其他事情。

    待到回过神来,秦墨已是脸色苍白的后退,受了不轻的内伤。

    对面,祁哲则是双目一凝,眼中掠过森然杀意,他这一剑虽未动用全力,却是蓄意已久的一击,将源刀尊、千元寺老头陀的阻拦都算了进去,自信就算一成无形剑意,也足以将秦墨斩杀。

    却是想不到,这一成剑意竟被阻拦下来,仅是令秦墨受了伤,连重伤都没有。

    那口绽九道剑芒的应对,实是迅快到了极致,并且,九道剑芒中蕴含九种不同的力量,尤其是最后一道剑芒中蕴含的雷霆之力,竟是已经触摸到雷霆剑罡的一丝味道。

    此子的剑道天资,何等是惊人,是真正的惊才绝艳,绝不能留!

    “祁哲,你这不要脸的老东西!”

    源刀尊低咆,他心境向来古井不波,跻身武尊之后更是如此,但是,还是被祁哲的卑劣行径激怒。

    砰!

    一道刀芒冲起,破开虚空,刀势不断递增,不断扩散,顷刻间,化为一团刀罡圆球,如皓月当空,直袭而去。

    “呵呵……,源刀,何必这么动怒,此子又非你刀谷的弟子。”祁哲微笑,却是并不硬接,身形一动,移形换位,退到一边。

    轰隆!

    虚空再次爆开,数个身影迈步而出,纷纷挥动双臂,迎向这团刀罡圆球。

    这些身影的气机,一个个都强横到了极点,如远古巨山一样恐怖,竟皆是武尊级的盖世强者。

    刹那间,数股恐怖到极点的力量轰出,将刀罡圆球轰成粉碎,化为漫天细碎刀芒散开。

    “哼!源刀尊,你这么大火气干什么?难道想与我天蛇族仰氏开战?”一个修长的中年男子走出,身上的妖力如烈日般升腾,将四周的空间熔成无数的孔洞。

    “与源刀这家伙啰嗦什么,这是我们与秦墨那孽畜的私事,若是他从中阻拦,将他们全部葬送于此。”

    又一个老者走出,所过之处,一步一个脚印,却是由寒冰凝成,万物皆枯,与那中年男子形成截然相反的对比。

    另一边,一个幽无的影子出现,全身笼罩在黑斗篷里,仿佛没有形体一样,有种寂静虚无的恐怖。

    第三位武尊强者!?

    四大武尊齐齐出动,只为在此截杀秦墨,这样的阵容也太惊人了一点。

    源刀尊、千云寺老头陀的脸色极其难看,他们本以为有西域数大势力护持,根本无人敢对秦墨不利。就算有人想找麻烦,也不可能明目张胆的来,却是想不到,竟是四大武尊齐齐出动,要在此地扼杀秦墨。

    “源刀,秦墨这子,杀了我疼爱的孙辈,还杀了我青曦宗那么多天才。今天的事,是我青曦宗与他的恩怨,你若是硬要阻拦,也可以,那就代表青曦宗与刀谷的开战。”祁哲依然微笑,仿佛与友人聊天一样亲切。

    “我仰氏的明珠仰霖,就是被这子活生生虐杀,他今天一定要死!”

    那中年男子话间,双目立起,如一头巨蛟动怒,其妖力澎湃如海,几乎将这片区域湮没。

    千云寺老头陀双眉抖动,他认得这中年男子的来历,乃是是仰氏的一位武尊级大妖,早在老头陀年轻时,这个大妖就已凶名卓著,乃是西域极其恐怖的存在。

    之后,有传闻这大妖为了冲击更高的境界,闭了死关,后来就没了消息,世人都认为他冲关失败,逝去许久岁月,想不到竟然健在,且早已跻身武尊境界。

    单是祁哲与这大妖这两个老牌武尊,就极难应付,需要源刀尊、老头陀全力应付,何况还有另外两个大敌,这实是无比棘手。

    在场众人皆是色变,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危局,四大武尊竟是完全不顾身份,要联手击杀一个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