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26章 绝境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北澜一这孩子,乃是我北寒门的不世出的天才,也是我门中未来的栋梁。却被秦墨这小孽畜活生生踩死,这是我北寒门之殇,也是我北寒门的耻辱,此仇,此辱,今日一定要在此偿还!”

    那老者说话间,身周寒意涌动,身周十丈方圆,布满一块块六棱形雪花结晶,充斥着一种极寒,便是岩石也是转化,变为一种冰晶岩石。

    这样诡异的寒劲,竟连物体都能转化为冰晶,远不是一般的寒冰劲修炼到极致那么简单。

    大成的北寒真功!

    在场的西域强者脸色骤变,毫无疑问,这老者是北寒门的老怪物,但是,此前却是从未听闻,由此可见,北寒门隐藏的太深,世人都不知道,门内还有这样一位武尊。

    嗡嗡嗡……

    周围,一片黑朦气息流转,若有若无,却是将在场所有人都笼罩进去,这是那个幽深黑影的力量,乃是一种可怕的场域,充斥着一种诡秘恐怖的气息。

    “嗬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秦墨这小娃娃,今天是一定要死的。本尊还要拿他的头颅回去拿剩下的一半酬劳。”那黑影阴恻恻开口,如阴风鼓荡,令人遍体生寒。

    对面,源刀尊、老头陀眉头大皱,眼前的形势棘手之极,面对四大武尊的联手,他们倒是不惧。就算不能力敌,也能全身而退,不会有什么损伤。

    武至尊境,对于天地之力的掌控,已是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直接破开虚空,如大地轮盘那样瞬间传送,直接到百里之外。

    这样的空间挪移手段,使得想要围杀武尊强者,变得非常困难,除非是武主级盖世强者,否则想要杀死武尊,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源刀尊、老头陀固然能全身而退,在场的其他人就难以幸免了。不得不说,祁哲等四大武尊布置缜密,就是考虑到这一点,让源刀尊、老头陀投鼠忌器,以此来击杀秦墨。

    “哼!青曦宗祁哲,你这老东西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耻,看到有威胁的小辈,就要想办法铲除。当初对我是如此,现在看到墨小子天资太高,干脆聚众围杀。你青曦宗这样的做派,恐怕延续不了多少年了……”

    源刀尊冷笑,透露出他曾被祁哲暗算的过往。

    “源刀,关于你被袭杀之事,老夫一定会让青曦宗给你一个交代。今日之事,乃是我们的私怨,我玄孙辈被此子击杀,身为长辈,自是要讨还回来。你还是不要阻拦了。”祁哲微笑说道,态度依然很亲和。

    “祁哲,不要和这两个家伙废话,动手!”

    仰氏的那大妖低喝,他不想节外生枝,此时他也是杀心炽烈,根本不想拖延。

    轰隆!

    一只大手袭出,武尊级的妖力沸腾,如一片万里妖云笼罩,盖向在场所有人。

    如云层的妖力中,有着无数细小焰蛇在穿梭,如漫天的飞蝗,令人有种绝望的感觉。

    吼……,老头陀低吼,双眉立起,如一尊暴怒金刚,瘦削身躯不断膨胀,顷刻间,如同一座巨岳冲天而起,将漫天妖云直接冲破。

    同时,老头陀一掌拍出,掌势随之膨胀,越来越浩荡,直击向仰氏大妖的面前。

    轰隆!

    两股可怕的力量碰撞,爆发出雷霆般肆虐的余波,不断扩散,却又在扩散途中泯灭,老头陀和仰氏大妖身躯微晃,皆是倒退三步,平分秋色。

    “哼!西域千云寺,不愧是禅道正宗,武技的变化虽然不怎么样,力量倒是无比雄厚。”仰氏大妖冷笑,却是身形一动,直欺身前,一掌拍来。

    一瞬间,两大武尊就缠斗在一起,仰氏大妖施展的是天蛇族绝学,招招诡秘无比,其出招角度之奇绝,已是将天蛇族绝学修至无法想象的境界。

    反观老头陀,却是只能防守,难以取得攻势。并不是老头陀的实力逊色多少,正如仰氏大妖所说,千云寺的武技缺少变化,主要是以防守为主,以守护千云寺为宗旨,又蕴含禅道精要,缺少一种杀伐之气。

    另一边,北寒门武尊,祁哲抓住空隙,双双掠起,如浮光掠影一般,瞬间就来到近前,祁哲屈指一弹,青色佩剑已是出鞘,剑身萦绕一缕缕青朦光华,如青辉漫天,直卷向源刀尊,封住后者所有的救援路线。

    “源刀,你一直是我最欣赏的后辈,今日就切磋一番吧。”祁哲笑道。

    源刀尊面无表情,手掌一张,佩刀已在手中,一刀斩出,一瞬间,天地惊变,一道刀芒直冲而起,有垂天之势,直斩向前。

    这样的刀势,乃是源刀尊盛怒所斩,充斥着一种天地唯我的霸刀,将刀道的狂猛豪霸演绎到极致。

    然而,一刀斩过,却是斩了一个空,漫天青辉消散,竟是没有一丝剑意存留,祁哲刚才的攻势根本是虚招。

    而同时,源刀尊四周,一朵朵剑花浮现,此起彼伏,生生不息,布成一种牢固不破的剑阵,将其困在其中。

    “祁哲,你真是无耻……”源刀尊目光跳动,心中怒火达到了一个极致。

    一声冷笑

    北寒门武尊已是冲进人群,一掌拍出,诡异寒气如一道冰河涌动,将所有人的行动冰封,只剩秦墨一人能够自由行动。

    “墨兄弟……”

    巫元等人的惊呼戛然而止,他们本想要救援,以逃命底牌带着秦墨逃走。却是想不到,寒意卷来,一个个身体僵直,竟是动弹不得,连开口说话也不能。

    偏偏,他们体内的真焰能够运转自如,思绪更是无比清晰,这样的寒冰气劲实是诡异可怕至极。

    而单烈杰等人则是睚眦欲裂,北寒门武尊实是心思阴毒,封住所有人的行动,就是要眼睁睁看着秦墨死在他手上。

    秦墨的情况要好上许多,身体并未被完全冰冻,但是,也是迟缓了一半的行动力,令他心中骇然。

    “小子,准备与本狐大人的妖族圣火融合,一举突破,然后逃走。快!”银澄急着催促。

    以秦墨现在天境一段的修为,与青焰琉璃火融合,战力必定能够暴涨,达到武圣级的层次。虽然无法抗衡武尊级强者,但是,以麒麟踏瑞的极速逃离,则是有七成以上的把握。

    秦墨神情冷肃,不愿离去,他若是离去,凭这四大武尊的歹毒手段,必定会以这些友人的性命要挟。

    经历了两世,他的心境早已沉淀,对于很多事都能妥协,但是,有些东西是不能违背的,尤其是身边的亲人、友人。

    “不,这是我的事,不能就此离去,牵连其他人!”秦墨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

    轰隆!

    一瞬间,暴体天功与“血气沸腾”同时启动,秦墨身上发生巨大变化,如同实质的金色真焰冲天而起,其中密布无数剑芒,将其全身都染成一片淡淡金色。

    此时,秦墨的气势不断暴涨,瞬间跨过天境一段,达到天境二段,三段,四段……,一直到堪比天境中期六段,才堪堪停止下来。

    这样的变化,让秦墨一瞬间摆脱北寒门武尊的寒冰场域,恢复了身体的自主权,他手臂一动,狂月地阙剑出鞘,划出一道雷霆之光,一剑朝前斩去。

    “什么!?”北寒门武尊本以为已是一击得手,他的寒冰场域远非一般寒冰之力可比,乃是由北寒真功修炼到极致,对场域进行重新凝练,由此形成的新的寒冰场域。

    这种场域的可怕,不仅能冰封对手,并且,能随着自己的心意,将场域中的一切物体转化为冰晶之物,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双属性场域可比。

    可是,面前这少年一剑斩出,其剑气中蕴含的雷霆之力,竟是撼动了场域中的力量,生生斩开一个缺口。

    撕拉!

    一个狭小的缺口斩开,秦墨飞掠而出,身形如电,朝着另一端掠去,一边喊道:“你们几个老匹夫,你们不是想杀我吗?那就来啊?今日我若逃生,必将你们的卑劣行径公诸于世!”

    话音落,秦墨已是在十里开外,这样的速度已是达到天境中期武者的极限。

    不过,这样的速度,却不是秦墨的身法极限,他要以此,来引开四大武尊,避免其他众人遭到不测。

    果然,那北寒门武尊冷笑一声,身形一动,移形换位,幻出一连窜的残影,朝着秦墨的方向而去。

    “真是找死!凭一个天境武者,也想快过老夫。”北寒门武尊冷声讥讽,几个呼吸,已是追近,远远看到秦墨的背影。

    同一时间。

    嗡得一声,一道幽深的身影出现,如同鬼魅一样,掠至秦墨前方,而后一指点出,将虚空洞穿了一个孔洞,一连串的波动扩散开来。

    这一指,迅快得不可思议,刚一出现,就已到了秦墨面前,几乎违背了时间、空间的常理。

    “糟糕!骨幽一指!帝骨十术中推演出的绝世指技……”银澄怪叫,无比凝重,想要提醒秦墨,却已是晚了。

    砰!

    一指洞穿了秦墨的肩部,却是没有血液流出,伤口边缘有森白骨焰燃起,朝着秦墨全身蔓延。

    …………………………………………………………

    重感冒,这两天就一更吧,欠章过两天补上。真是蛋碎了,趁着这两天生病调时差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