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31章 一年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一年之后,与青曦宗祁麟一战?

    无论胜负,这场恩怨一笔勾销?

    这老家伙还要不要脸,这样的话也能得出口,他怎么不干脆,让一名绝代天境去挑战绝代王者,胜负不论,恩怨相抵呢?

    在场一众强者,哪怕是千元寺定力凡的头陀们,也是一个个嘴角抽搐,很想破口大骂,摩炼罗这老东西简直是没脸没皮,这样的所谓解决方法也能出口。

    以资质而论,秦墨的天赋自是不逊色祁麟,并且经过之战,两大域大部分强者都有共识,秦墨天资之强,恐怕足以冠绝两大域年轻一辈。

    可是,两者之间的年龄差距,足足有十岁之多,对于绝世奇才来,十年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如今的青剑祁麟已是武道王者,且有传闻,这位绝世剑手乃是绝世王者的修为,精擅青曦宗,面对老牌的武道王者也能在百合胜之。

    至于秦墨,固然惊才绝艳,但是刚跻天境的层次,一年之后,就算他进境再快,能够达到天境后期,已是惊世骇俗的修炼度。

    摩炼罗这样的解决方法,摆明了就是要以大欺,青剑祁麟已是算不得年轻一辈,再过两年,就算是上一代的绝世奇才了。

    这样的对决,亏摩炼罗得出口,若是传扬出去,简直要笑掉两大域无数人的大牙。

    灯座空间中,银澄一个劲摇头,咧嘴道:“本狐大人自问脸皮极厚,堪比城墙,这老家伙的脸皮之厚,竟比本狐大人还强,简直太不要脸了!”

    “这老东西,本大爷一巴掌呼死他!”高矮子亦是龇牙,拳头捏得噼啪直响。

    嗡!

    一股刀芒闪耀,在源刀尊身周吞吐不定,这位绝世刀尊面容冷肃,真正的动怒。

    他与青曦宗之间,素来就有恩怨,最不耻祁哲的行径,现在,听到摩炼罗这样的所谓了却恩怨之法,源刀尊忍无可忍,当即就想难。

    “你别动手!”奕铭风看了过来,一股柔和而莫御的力量卷至,消弭了源刀尊的刀芒。

    须臾间,奕铭风的力量席卷全场,在场所有强者都难以动弹,无法自由行动。

    见此情景,祁哲、北寒门武尊脸色大变,奕铭风这是要拿他们开刀,来与摩炼罗谈条件。

    “可以。一年之后,我徒弟与祁麟那辈,决一雌雄,无论胜负,恩怨一笔勾销。”

    奕铭风的声音响起,让在场所有强者都呆住了,尤其是巫元、左熙天等年轻武者,他们没想到这位绝代阵道宗师真会答应这样荒谬的解决方法。

    旁边,秦墨张了张嘴,他也是呆住了,他现在才是天境初期,要一年之内,几乎横跨一个大境界,将修为提升到王者境初期,实是无比艰难。

    虚空中,摩炼罗、北寒门武主也是沉默,他们也没有想到,奕铭风会答应的如此爽快。依照摩炼罗的计划,他提出这样的解决方法,是以进为退,将祁哲等四大武尊救下。

    却是想不到,奕铭风直接答应了,饶是以两大武主的深沉,也感到意外,怀疑是不是听错了。

    “我对我徒弟有信心,摩炼罗你的提议,甚合我意。就这么决定了,将这四个家伙带走。”

    奕铭风震袖,拍出四道莫大的力量,将祁哲等四大武尊轰飞至远方,转眼之间,就没了踪影。

    “好!奕大师快人快语,就这么定了。老夫不久之后,就会昭告两大域各大势力……”

    摩炼罗完,立时没了声息。

    周围,一朵朵冰花消逝,北寒门的武主冷笑几声,也是悄无声息的退走。

    此时,在场大部分人纷纷瘫坐在地,一个个筋疲力尽,置身于武尊、武主级的战斗漩涡中,实是无比惊悚的经历,今日的事情对于众人来,是终生难忘的刻骨记忆。

    源刀尊、老头陀等人纷纷上前,与奕铭风见礼,对于这位武主级存在,皆示以最大的尊崇。

    “奕师,一年之后与青剑祁麟的对决……”秦墨开口询问,却被奕铭风摆手打断。

    “我自有分寸。”奕铭风拍了拍得意门生的肩膀,微笑点头。

    秦墨张了张嘴,他有许多事情想要询问,但是,在这样的场合,终是不便,只能暂且作罢。

    轰隆!

    奕铭风施展,一时间瑞彩漫天,包裹住所有人的身躯,朝着西方的远处而去,那度又快又疾,堪比武圣级强者全力飞掠,须臾之间,已是消失在天边尽头。

    ……

    深夜。

    西域中部,群山合拢之间,有一片气象万千的建筑群,悠扬钟声传出,如暮鼓晨钟,振聋聩。

    这里,正是西域寺庙之宗千云寺。

    此时,寺庙中一队队头陀来回奔走,行走之间,虽无急切之色,但是,其步伐却失却平素的从容,似是寺中有大事生。

    其中有一位年迈头陀,披着阵道宗师的长袍,来到一座幽深楼阁前,站在那里,躬身等候。

    “师叔,奕大师正在指点墨少侠,恐怕一时半会出不来。不如,咱们明日清晨再来吧。”苦极伫立一旁,轻声劝道。

    年迈头陀则是摇头,沉声道:“我研习阵道数百年,有着种种疑惑,难以自解,只能希望奕大师解惑。苦极师侄,你回去吧,我待到奕大师出来。”

    闻言,苦极一脸为难,却是不敢多言,这位年迈头陀乃是千云寺的阵道宗师,负责寺中的大阵运转,地位尊崇,德高望重。年迈头陀执意要等待,谁也不能勉强其回去。

    事实上,不仅是这位阵道宗师的年迈头陀,千云寺上下,想要拜见奕铭风的头陀比比皆是。

    可是,来到千云寺后,奕铭风就要了一个静谧所在,想必是在指点秦墨。

    “一年之后,与青剑祁麟一战吗?秦墨是否有胜算?”苦极思虑及此,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与此同时

    这栋幽深的楼阁中,噼里啪啦……,烛火跳动,溅起些许火花,四个身影盘膝对坐,其影子在墙壁上拉得很长。

    楼阁的大厅中,奕铭风端坐在位,秦墨、银澄,以及高矮子盘膝坐在下方,后三者低着头,态度都很恭敬。

    哪怕是平素口没遮拦的高矮子,在奕铭风面前,也是收敛起骨子里的桀骜,相当乖巧。

    毕竟,武道封主的存在,乃是古幽大6的力量巅峰,即使是再杰出的天才,也不敢肯定能够封尊问主。

    在通往武主境界的路上,实是充满了无数荆棘,稍有不慎,就可能陨落。

    “你这子,怎么和这个种族的家伙也有往来,真是……”

    奕铭风看着高矮子,不禁笑了起来,摇了摇头,显是与高矮子所属的种族打过交道。

    听完秦墨的讲述,了解其分别之后,所经历的种种际遇,奕铭风轻声慨叹,寻常武者究其一生,恐怕也经历不了这么多事情,想不到秦墨在短短的年余,就全部经历完了。

    “武者的机缘就是如此,这也是为何,那么多武者争一绝世机缘,即使经历九死一生,也在所不惜。因为一旦获得,就等于节省了漫长时间的寻觅,漫长时间的修炼……,节省的都是时间呐……”

    奕铭风看着秦墨,这般叹息着,他这徒弟实是出色的有些过分,但是,就是太年轻了,还是一株正在成长的幼苗,是否能经受的起风吹雨打?

    “子,你想知道我此番前往鬼雾海,有何收获吗?”奕铭风笑着道。

    闻言,秦墨、银澄以及高矮子浑身一震,皆是两眼光,对于奕铭风此行极感兴趣。

    鬼雾海深处,一向是6地强者的禁区,除非修为绝世,否则,根本无人敢深入其中。

    尤其,奕铭风此番深入鬼雾海,是要在那个神秘岛屿,探索黑焱的究竟,秦墨非常渴望知道结果如何。

    “正是此次鬼雾海的收获,让我接受了摩炼罗那老混蛋的提议,一年之内,你必须要跻身王者境,与老一辈强者真正的分庭抗礼。至于与青剑祁麟的交锋,是你必须要达到的标准。”

    奕铭风这般着,言语铿锵,透着一股子严厉。

    ………………………………

    (第二更。)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