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35章 通天塔异动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我在西翎待了多年,总有情分,想去见一见故人。 不久之后就会返回,不会误了时间。”

    帝衍宗躬身,他的态度很恭敬,但是,举止之间,却有一种磅礴之势,即使修为远远弱于大殿中的那老者,也是显得毫不示弱。

    “龙不与蛇居,衍宗,你是我这一脉未来的扛鼎之人,毋要为了一点情分,而影响了武道。去吧,早去早回。自你这一代起,我这一脉与的关系,也算是尽了。你去西翎时,带去我的口讯。”那苍老声音回荡着,渐渐消失。

    帝衍宗微微颔,转身出了大殿,殿外一座座建筑高耸,每一座建筑皆如山岳般巍峨,气象万千,仿佛是一座偌大的国度。

    “龙不与蛇居吗?祖上,这你就错了,千元宗可不会是蛇居之地……”

    帝衍宗喃喃自语,迈步而行,几个闪烁,已是消失不见。

    ……

    噹噹噹……

    清晨,偌大的西翎主城响起钟声,回荡在巨城上空,其声欢快,听起来相当喜庆。

    街道上行人来往如织,听到阵阵钟声,许多人皆是摇头,看向主城的大帅府方向,纷纷一声叹息。

    在主城中央,伫立在那里,一股股地气升腾,隐隐有光华闪烁。

    这座巨塔乃是西翎主城的标志,平素往来行人经过,都会伫足片刻,瞻仰的雄伟景象。

    可是现在,经过的行人们,看着高耸入云的塔身,都是一脸愁容。

    “唉,咱们西城真是多事之秋啊!”

    “别提‘西城’二字,若让栾皇亲信知晓,咱们都有麻烦。”

    “凭什么不提?咱们就是西城的人,这么多年来,栾皇有管过咱们的死活吗?”

    “小声点,皇室要收编十大战城,这已是铁了心的决定。现在,的异动,更是让皇室下定决心,要第一个拿西城开刀。咱们少说两句,免得惹祸上身。”

    来往行人小声议论,许多人看向,皆是轻声叹息,摇头离去。

    人群中,秦墨一行的身影出现,听到行人的窃窃私语,皆是一头雾水。

    这一行人中,以奕铭风为,秦墨、左熙天、简月玑相伴左右,至于其他同伴则没有跟来,在千云寺的时候,就相继别离,前往各自所属的势力。

    一行人返回西翎,皆是轻装简行,披着斗篷,来往行人并没有认出秦墨等人。

    “镇天皇室收编十大战城?”简月玑秀眉颦起,以镇天国皇室的势力,想要对付十大战城尚是力有未逮,为何会突然有这样的决定?

    旁边,左熙天则是眯着眼,观察着,喃喃道:“有异动?是哪里出问题了吗?我怎么觉得,这座巨塔蕴含的地气,比之以前要浓烈许多,这是好事啊!”

    秦墨等凝神望去,确如左熙天所说,这座蕴含的地气,已经过了一般的核心地脉,隐隐拥有一方大域地脉的气象。

    这样的异动,对于西翎战城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为何会引起城中行人的忧心忡忡?

    对此,银澄潜于暗处观察,也是不得其解,对于西城来说,这是一个吉兆,怎么周围行人都是一幅愁容?

    三个年轻人交换意见,皆是没有定论,随即看向一旁的奕铭风,寻求答案。

    “这个……,是有些奇怪……”奕铭风也是沉吟。

    以这位绝代阵道宗师的眼力,观察这座巨塔片刻,也是找不出一丝问题。这座巨塔凝聚的地脉之气,已是出了西翎主城之下的核心地脉的本身,隐隐有喷薄之势。

    “这种迹象,在地脉异动中,称之为-龙腾之势。任何一个宗门出现此兆,都会迎来腾飞迹象,嗯……”

    说到这里,奕铭风沉吟起来,他也确是不解,为何西城的来往行人会愁容满面。

    随即,秦墨扯住一个行人,低声询问缘由,得到的答案却是让他们哭笑不得。

    原来,在半个月前,镇天皇都派来一队亲信,要收编十大战城,完成整个镇天国的大一统。

    栾皇的旨意很简单,镇天国受到来自外界的威胁,需要将整个王朝的力量纠集在一起,一起对抗外敌。

    这样的旨意,身为西城总帅的羿武狂自是不会接受,千年来,十大战城一直分而治之,维系着一方战城的稳定。各大战城的统帅,在各自战城享有极高的权威,又岂是栾皇的一道旨,就会同意大一统的?

    何况,近些年来,对于镇天国皇室的种种所为,各大战城的人们也清楚,又岂会同意十大战城收编入皇室。

    不过,这一次,皇室是有备而来,派来的这一队亲信中,竟有三位武道王者坐镇,让羿帅难以当众翻脸。

    因此,收编之事就一直拖着,拖到数天前,这座忽然异动,其上好几个天才的名字竟然消失了,其中就包括秦墨、简月玑、炼雪竹、帝衍宗等……

    这样的迹象,顿时引起了整个西翎主城的恐慌,这些消失的名字,可都是西翎战城年轻一辈的顶级天才,被视为未来的武雄。

    现在,竟是一个个名字消失,难道是出了意外,再加上皇室的收编,整个西翎战城的人们皆是惊惶不已,认为西城恐怕是要完了,将会收编入皇室,再不复西翎战城的存在。

    “这些名字消失了,原来如此!”

    秦墨等人张了张嘴,总算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一个个面面相觑,皆是有些哭笑不得。

    之战结束,秦墨、简月玑等的气运与祖脉息息相连,他们的名字自是会从中消失,这并不奇怪。

    西城的人们会感到恐慌,乃是因为镇天皇室的高压,导致人心惶惶,才使得谣言四起。

    “小兄弟,你问我这些,不会是镇天皇室派来的探子吧?”那个行人忽得脸色大变,甩开脚步狂奔,冲入人群中消失不见。

    见此情景,秦墨一行哑然失笑,而后,三个年轻人的脸色都是冷了下来。关于栾皇一脉的种种行径,他们皆是心知肚明,此次会如此兴师动众,必定是有所依仗。

    “也正好,这次返回西翎,就趁着机会,将与栾皇一脉的种种,彻底清算掉。”秦墨喃喃自语。

    “不急。这座铸造奇特,乃是出自地脉阵道师的手笔,让我再观摩一下。”奕铭风则摆手,让三个年轻人稍安勿躁。

    对此,秦墨三人面面相觑,只能暗中苦笑,陪在左右。奕师性子亲和,对待晚辈也极宽厚,就是有一点,见到与阵道相关的东西,皆会入迷。

    既是奕铭风如此说,三个年轻人自是不能稍离,陪在左右,为这位长者介绍关干的过往历史。

    ……

    噹噹噹……

    嗡嗡嗡……

    西翎主城一角,千元宗如今的门址所在,正午时分,千云宗深处,响起阵阵鼓锣交鸣的声音。

    “这是怎么了?怎么又这样响了?”

    “上一次,墨师侄加入咱们宗门时,也是这般响彻,这次又是怎么了?难道又是大祸之后,又要迎来宗门兴盛吗?”

    ……

    宗主大殿深处,被移到这里,自从上一次宗门大劫后,千元宗这件镇宗神器几乎是彻底毁了,无论怎么敲击,都没有任何响声传出。

    不过,车宗主,以及千元宗许多高层皆是念旧之人,这件镇宗神器护佑宗门这么长时间,自是要供奉起来。

    却是想不到,这面今日又响了起来,并且,这情形与秦墨当初加入宗门时,似是一般无二。

    ………………………………

    (第二更。)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