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39章 皇室的依仗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滴答、滴答……

    这个黑罩并非由真焰凝成,而是一种粘稠的黑色液体,漆黑如墨,一滴滴落下,将地面腐蚀出无数黑色孔洞。

    四周的空间顿时凝滞,如同铅块般的压力席卷,形成一种诡异的场域,如同沼泽一样,将秦墨困在其中。

    “咦?这是……,半禁器的傀儡!”秦墨眉头一皱,立刻意识到这三道身影是什么,乃是一种可怕的禁制战傀。

    身处这个黑罩中,一股股诡异气息流转,压制着秦墨体内的真焰,使之运转度,只有在外界的五分之一。

    封禁力量的禁制战傀么?

    秦墨目光微动,已是隐约明白,为何皇室使者要拿千元宗开刀,一方面是杀鸡儆猴,逼羿武狂就范,另一方面,也是要针对他,若是他出现,就以这种禁制战傀来对付他。

    毕竟,两年多前在皇都,秦墨可是狠狠得搅动了一番风云,将皇都闹得鸡飞狗跳,也让栾皇一脉颜面扫地。

    以历代栾皇的狠辣薄凉,一旦获得必杀他的手段,肯定会前来西翎战城算账。

    所以,此次收编十大战城,第一个就选择西翎战城么?

    就因为栾皇一脉,掌握了自认为足够强大的力量?

    秦墨目光转动,看着这个黑色罩子,嘴角微微翘起,有着淡淡讥诮的冷漠。

    光头大汉双拳在胸前撞了撞,仰头狂笑:“秦墨,你若是不出来,当一个缩头乌龟,我们还真拿你没办法。你偏要出来送死,那就提头来见!在这里面,看你有什么手段,能够战胜一位绝世强者!”

    砰!

    一声咆哮,光头大汉双臂猛展,全身土黄色真焰沸腾,一股焰气直冲而起,他整个身躯都膨胀起来,筋肉如虬龙般怒张,一只拳头胀大如磨盘一样,咚咚咚的轰响不停。

    一瞬间,光头大汉的气息不断蹿升,竟是突破了逆命境的范畴,达到了天境的层次。

    这情景,引得远处的千元宗上下一阵惊呼,姓宁的一直在隐藏实力?!他的真正修为,竟是到了天境?

    “墨师侄!?”车宗主距离最近,在黑色罩子外,挥剑斩击,却是根本无法撼动这个黑罩,如同砍在滑不留手的圆石上,无从着力。

    黑罩中,光头大汉的气息提升到巅峰,他咧嘴狰狞大笑,轻轻提起拳头,猛地一压,整个地面都被震得抖动起来,如同怒海波涛一样起伏。

    “秦墨,你当初用阴诡手段,在皇都肆意逞凶,坑杀数大天境强者。这等重罪,今日你就授来偿还!”

    一声低吼,光头大汉猛地窜出,整个人如一座山岳横推,磨盘大的拳头划出一道尾光,直袭向秦墨。

    轰得一声,虚空直接被轰得凹陷下去,呈现一个碎裂透明的坑洞,即使有黑罩笼罩,没有气劲泄露出去,四周的无数观战者也是骇然失色,这是天境强者的全力一拳。

    此时,远处观战的许多人已经认出了秦墨,这少年一旦显露真容,整个西翎主城不认识的真不多。在过去的几年里,西城年轻一辈的传奇战绩,至少有一大半,都是由这少年创造的。

    可是,即使秦墨再如何惊才绝艳,也终究只是年仅十八岁的少年,其修为并未跻身天境,又深陷这样的禁制之内,如何应对?

    一些明眼人已是明白,皇室使者此次来千元宗,就是做好了万全准备,只要秦墨出现,就立刻以雷霆手段格杀。

    一阵阵惊呼中,远处很多人不禁闭上眼睛,不忍看这一幕。

    咔嚓!

    磨盘大的拳头直轰而至,在秦墨身前半尺处,却是被一层无形的力量阻拦,难以前进半分。

    “这是……”

    光头大汉顿时色变,他只觉拳头打在一团无形的棉花上,空荡荡的,难以着力。并且,当他意识到不对,立刻想要抽身,却觉拳头被无形的力量粘住,怎么也扯不回来。

    这是怎么回事?!

    “在黑炼禁制内,武者的力量要被压制七成以上,你怎么可能抵挡住这一拳?”光头大汉失声低吼,不敢相信。

    “哦?这种禁制,叫黑炼禁制吗?”秦墨眉角微挑,“确实,我的力量被压制了近七成,看来这一拳是抵挡不住了。”

    话间,秦墨身前的无形壁障霍然消失,光头大汉只觉拳头一松,再次恢复了力量,不禁大喜过望,也不及细想,再次提聚力量,将这一拳的威力提升至十二成。

    轰隆!

    虚空真正洞开,出现一个偌大的裂口,光头大汉这一拳,结结实实轰在秦墨胸口,同时,宁副统领肆意张狂的笑声响起。

    “被我命中,就算是天境强者也非死即伤,畜生,乖乖的死吧,哈哈哈……”

    猛然间,笑声戛然而止,光头大汉惊恐的睁大眼睛,他觉拳头命中之处,秦墨的胸膛毫无损,甚至连衣物都没有泛起皱褶。

    在这少年的身周,密布着一层薄薄的剑华,近乎透明,若不细看,根本无法察觉。

    这是什么护体真焰!?

    这……,好像是传中的剑芒护壁!?

    光头大汉的眼睛进一步睁大,他想到了关于剑芒护壁的种种传,那是堪破剑道极精深的境界,开始凝聚剑魂的绝世剑手,才能凝聚的护体剑罩。

    下一刻,光头大汉只觉拳头一疼,而后,剧烈疼痛顺着拳头,如潮水一般覆盖整个手臂。

    “啊……”

    一声惨叫,光头大汉捂着拳头,踉跄后退,他的右拳彻底变形,软趴趴的,仿佛没了骨头一样。

    事实上,在刚才的碰撞中,光头大汉的整个手骨,已是被剑芒护壁彻底震碎。

    只是,这一记碰撞太猛烈,也太迅快,一直到数个呼吸之后,光头大汉才意识到,他右拳的手骨已是被震成了齑粉。

    这一幕,让远处的无数观战者再次惊呼,到底生了什么?秦墨毫无防备,生生承受一位天境强者的拳势,为何受伤的反而是后者?

    “怎么?这就是你依仗着,凭这种蛋壳一样的黑炼禁制,还有你这样软绵绵的拳头,就想来杀我吗?这就是你们栾皇一脉的仗持?”秦墨眼睛眯起,淡淡反问。

    “这……,这不可能!?”光头大汉瞪大眼球,出困兽般的咆哮,提聚全身力量,灌注于左臂,再次冲上前,一拳轰出。

    轰!

    这一拳的威力,比刚才那一拳更强,然而,却是穿过了秦墨的残影。

    而后,光头大汉则是看到,他的左臂,在肘部以下,齐齐断开,切面平整,足足过了两个呼吸,鲜血才从血管中狂飙而出。

    身后,则是响起秦墨平静的声音:“本来这一次返回西翎,我对你们栾皇一脉虽然不喜,却也不至于真的翻脸。不过,现在你们既然欺上门来,那就将以前的事情,全部清算一遍吧。”

    嗡!

    一道指剑横空,谁也没有看清这道剑光的轨迹,光头大汉的眉心已是被洞穿,鲜血与脑浆汩汩喷出,扑通一声,这具魁梧的身躯栽倒在地。

    “哼唧,这样的瘪三也敢到西翎战城撒野,不知道这是本狐大人未来的行宫之一吗?!”银澄的心念传音,适时在秦墨耳边响起。

    这狐狸刚才就忍不住了,若非众目睽睽之下,它不想暴露行迹,换一个僻静的所在,它早就窜出来,将这光头大汉焚烧成焦尸了。

    撕拉!

    秦墨以指为剑,轻轻一划,整个黑炼禁制的罩子就已破开一个大口子,而后剑气一转,就将这个黑罩子斩成粉碎。

    “这样的半成品的禁器封印,我的剑气已能轻易斩碎了么?”秦墨喃喃自语。

    对于逐渐显现的剑魂之力,他尚在掘阶段,要一步步的熟悉。

    不远处,车宗主则是眼睛圆睁,他看着这个少年,努力想要辩认清楚,这真是记忆中的那个秦墨吗?

    这才短短几个照面,就如切菜一样,将一位天境强者斩杀。哪怕那光头大汉刚才的实力暴涨,显然是借助了外力,并非是真正的天境,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两年前,秦墨的修为尚是逆命境的层次,就算进步再快,难道能在短短两年,跻身天境之列,这样的进步度出去,整个镇天国都不会相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