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40章 油尽灯枯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十八岁的天境强者?

    在镇天国的历史上,出现过这样的绝世天才么?车宗主搜肠刮肚,也只是忆起,在一些杜撰的典籍上,有关于十八岁跻身天境的武者存在。

    不过,这都只是传说,很多人都当传说故事来看,谁又会相信。

    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年的模样,确实与秦墨一模一样,让车宗主惊疑莫名。

    其实,不止是车宗主,远处的千元宗上下,一个个也是呆若木鸡,他们刚才看清秦墨的模样,还在担心他的安危,被困于黑炼禁制中,实力受到压制,又遭到天境强者的绝杀,凶多吉少。

    谁知道一转眼,形势彻底逆转,之前将车宗主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的光头大汉,据说是皇室禁军的副统领,在爆发出天境的实力后,竟在眨眼之间被击杀了。

    这样的情景,如同是做梦一样,让千元宗许多妙龄少女瞪着眸子,捂着嘴唇,将脱口而出的尖叫,给憋回里肚子里。

    “宗主,一年多没来拜会,抱歉!”秦墨走了过来,躬身行礼。

    在被传送到北寒圣城之前,秦墨在千元宗的身份,就已是冰焱峰峰主,与其他峰主平起平坐,见到宗门长辈也不需要行晚辈礼节。

    可是,秦墨见到师门长辈,依然以弟子礼节对待。

    “墨师侄,真的是你!?不必如此,不必如此。”车宗主站了起来,这少年确是秦墨,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记忆中那个少年。

    此刻,远处的千元宗门人飞掠而来,他们当中许多人激动莫名,也想要看清楚,这少年到底是不是秦墨。

    诚然,两年前秦墨从皇都归来,就有传闻,他在皇都将数大天境强者置于死地。

    这场风波,一度轰动了整个镇天国,流传出了无数的版本。

    其中,最为让人相信的一个版本,就是秦墨掌握了一种禁器,即使是天境强者也无法抵御。至于秦墨自身的实力,诚然是凌驾年轻一辈,却是谁也不相信,这少年能凭一己之力,将天境强者斩于剑下。

    现在,宁副统领的头颅如西瓜一样被洞穿,却让在场人群不得不怀疑,那个传闻的真实性。

    抬头,秦墨看向千元宗的众人,露出微笑,他又见到了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彭氏兄弟、祝香桐和祝静凝姐妹,这些是昔日一起进入内门的同门,还有当初的宗门八骏中的几人

    “大家看起来都不错。”秦墨脸上现笑容,举步刚欲迎上去。突然,砰得一声,空中传来巨响,两个身影骤然分开,对峙长空。

    “呵呵,老家伙,看来我之前还说错了。你的寿命早该尽了,却运用秘法,死拖着不肯归西。是担心一旦撒手人寰,千元宗就彻底没了天境强者坐镇,顷刻间分崩离析吗?”

    “既是没有五品宗门的底蕴,却还要强冒头,最终的结果,往往是一场悲剧。”

    空中,中年文士洛大人负手而立,微微摇头,一脸的轻蔑,凸起的眼珠斜瞅着太上长老,充满了讥嘲。

    呼呼呼

    对面,太上长老急剧喘息,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滚落下来,那汗珠中泛着一丝油光,显得有些浑浊。

    汗出如油!?

    这种情况,乃是油尽灯枯之人,即将撒手人寰,忽然回光返照,才会出现如油一样的豆大汗珠。

    而出现在一个天境强者身上,实是太不寻常了,明眼人一看便知,洛大人说的一点没错,太上长老的寿命早已走到尽头,只是一直用秘法强吊着,才活到当下。

    “哼!姓洛的,你污蔑我可以,污蔑我千元宗没有资格跻身五品宗门,就是不行。老夫今日,一定要和你算一个明白!”

    太上长老一声怒吼,手臂一震,身形如星丸般****而出,挥掌击出。

    砰砰砰,漫天掌势炸开,有巨大雪山崩塌之势,其力量之强,已是隐隐达到天境中期。

    这样的修为,与洛大人难分轩轾,但是,太上长老飞掠途中,身形霍然一顿,大口大口喘息,竟是有些无法换气。

    “哈!老家伙,死吧!”

    对面,洛大人双目立起,隐隐呈三角状,如同毒蛇的双目,射出无比狰狞的目光。他大袖一挥,袖口喷出两道气劲,直冲向后方,推着他的身形向前疾冲而去。

    而后,洛大人一指点出,直取太上长老心口,一股冷气森森的指劲透发出来,竟是隐隐传出鬼哭狼嚎之音。

    风鬼绝啸指!

    “这是什么指劲,如此诡异可怕!?”

    “不像是栾皇一脉的武学,却是接近地级上阶的绝世武学,怎么在镇天国境内从未听闻?”

    远处,延绵的山丘上,越来越多的人群聚集,其中不乏武道强者,立时察觉出来,洛大人施展的指劲,竟是从未听闻过。

    与此同时。

    另一边,千元宗上下的门人纷纷惊呼,他们没想到战局突然变成这样。刚才,太上长老与洛大人的交锋,分明是势均力敌,看起来一时会,根本分不出胜负。

    想不到,这一转眼,战局就突变至此,太上长老陷入死危局。

    “墨师侄,你”车宗主转头,想让秦墨赶去救援,刚才击杀光头大汉,让他意识到,两年多没见,这少年的修为已是精进到一个难以想象的地步。

    然而,这一转头,车宗主却是一呆,秦墨已是没了踪迹。

    正赶来的千元宗弟子们,亦是神情呆滞,他们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就不见了秦墨的身影,仿佛这少年从未存在过一样。

    “哈哈哈”

    空中,洛大人的风鬼绝啸指已是袭至,距离太上长老已是近在咫尺。

    “老夫今日,就要葬身于此吗?也罢”

    太上长老捂着胸口,根本无力躲避,事实上,不仅无法避开,他已是察觉到,体内仅存不多的一点命力,正在迅速流逝,就算躲开这一指,也是命不久矣。

    嗖!

    一道身影一闪而过,下一刻,洛大人只觉眼前一花,竟是失去了太上长老的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目光如鹰隼般,冷漠的注视着他。

    “咦?那老家伙呢?这小子是谁,怎么有些眼熟”

    洛大人的凸眼一跳,感到莫名的诡异,不过此时此刻,这一指已是点出,劲道运老,如何也收不回来。

    嗡!

    秦墨伸出右手食指,指尖萦绕点点剑芒,屈指轻弹,一道淡如烟雨的剑光闪过,在空中一划。

    顿时,洛大人只觉和这少年的距离,莫名的拉开了,他这一指风鬼绝啸指竟是点在空处,爆裂开来,刺穿了虚空,阵阵鬼哭之音飘荡而出。

    霍然间,洛大人身形一动,飞速后撤百丈,惊异不定看向秦墨。这少年是如何来的?那个老家伙呢,怎么突然不见了?

    “栾皇使者,洛大人。你不用找了,与其找太上长老,不如找我吧。你们栾皇一脉,此次来西翎战城的主要目的之一,难道不是为了我秦墨吗?”秦墨轻弹手指,感受着刚才风鬼绝啸指的指劲,眉头不着痕迹的皱起,他隐隐把握到,这是一种什么指技。

    “你,秦墨!?”

    洛大人的眼珠一突,本来就凸起的眼睛,看起来仿佛要从眼眶里掉出来,极是慑人。

    而后,他眼光一转,就捕捉到地上的情景,看到了光头大汉的尸首,以及三个禁制战傀的残骸。

    “怎么回事?宁副统领死了,还有三具禁制战傀都废了,有高人在旁,暗助千元宗?”

    洛大人心思急转,刚才与太上长老战都激烈,他并未注意四周的情景,现在才发现这样的变故,心中涌现不祥的预感。

    对于宁副统领的实力,洛大人是很清楚的,再加上三具禁制战傀的威力,一旦发动,足以轻易战胜一个天境强者。

    可是,却是这样的局面,那隐藏在暗处的强者,恐非他能匹敌。

    思绪一动,洛大人脸色沉下来:“秦墨,我奉栾皇之命,前来你千元宗拜访,你避而不见也就算了。千元宗的强者,竟还出面偷袭我,这等忤逆之事,本是屠尽宗门的重罪。念你是镇天国年轻一辈的绝世天才,本大人也不追究,明日正午,你到羿武狂府上,一起商议西城收编之事吧。”

    闻言,秦墨眼睛微微睁大,有些目瞪口呆,他不是没见过不要脸的人。但是,这样不要脸,睁眼说瞎话的家伙,重以来,还是很少碰到。

    远处,许多强者六识敏锐,听到洛大人的话语,凡是西翎主城的人,皆是怒容满面,这姓洛的简直无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