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43章 战城与皇室的恩怨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西翎主城上空,一团团乌云盘旋,阴风如鬼哭狼嚎般刮出,所过之处,产生一道道漩涡,将一栋栋房屋的屋顶直接吸扯进去,绞成粉碎。

    这情景太可怕,引得整个巨城无数人的惊呼,许多人神情惊恐,想到了两年前,西翎主城遭遇的那场大劫西翎王者劫。

    那一场大劫,彻底改变了西翎战城的势力格局,现在这样的可怕声势,比之两年前尤胜,难道说又有更大的变故出现吗?

    所幸,这七股气息虽然可怕,所过之处,却是主城的运河上空,并未造成太大的灾难,只是掀翻了一艘艘船只,成千上万的人落水。

    “那个方向,是羿帅的府邸,皇室那帮人果然是要与羿帅府开战了吗?”

    “这七股气息,是七大武道王者,还有三个是王者境后期,麻烦了!”

    ……

    主城四处,许多强者感应到这样惊人的波动,纷纷脸色骤变,暗呼不妙。

    这些天来,西翎主城可谓是风云变幻,皇室使者团对于十大战城收编一事,可谓是态度无比强硬。

    而羿武狂身为西翎总帅,统领一大战城这么长时间,抵御外族大军,经历大小战斗何止千起,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又岂会同意这样的无礼要求。

    何况,两年前,羿武狂跻身王者境,持有本命王器,乃是绝世王者级的强者。放眼整个镇天国,羿武狂的实力绝对能跻身前十之列,又怎会畏惧栾皇一脉的势力。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皇室使者团会突然难,这是要挟七大王者的威势,强迫西翎战城整编入皇室。

    嗖嗖嗖……

    主城各处,一道道身影飞掠而起,朝着羿帅府而去。

    ……

    与此同时。

    主城中央,羿帅府的大厅中,羿武狂端坐在位,正与其子羿昌,其孙羿慕风谈论此次皇室使者团的相关事宜。

    砰!

    羿昌一拍桌子,精铁铸成的桌面出现一个深深的掌印,他眉头抖动,眼睛圆睁,低吼道:“父亲,绝不能整编入栾皇一脉,栾皇的目的,可不是收编十大战城那么简单。而是要汲取十大战城的所有资源,来供养镇天国皇都,从初代栾皇到现在,那一任不是这样的心思?您不能答应啊!”

    相比两年前,羿昌身上的威严,至少增强了一倍,双目竖立,有着巨岳崩塌的压迫力。

    这样威严,乃是其升任西翎军团副帅,手中权柄日盛,威严日增所致。

    “爷爷,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们西城若是被整编进皇室,恐怕整个主城将不复存在。主城下凝聚的地脉,恐怕全会被度入皇都之中。”

    旁边,羿慕风也是这般点头,赞同其父所言。

    身为羿府的嫡孙,羿慕风对于栾皇一脉的秘密,有着相当的了解。也清楚镇天国建成千年来,为何十大战城与皇室会走上对立面,不因为别的,恰恰是十大主城下汇聚的地脉之气。

    千余年前,十大战城的主城刚刚铸成,经历长久战乱之后,所处之地的地脉枯竭,根本无法有兴盛的希望。

    镇天国皇室,就是将这样的地域,分封给了十大战城的统帅,而栾皇一脉却坐拥皇都,享受着一国之地脉的充沛地气。

    对于这样的做法,十大战城的统帅皆是心中不满,却是不敢表露出来。因为第一代栾皇的实力无比强大,对于这样的安排,十大统帅只能生受。

    于是,十大战城经历一代代的开拓,采用了各种方法,来凝聚地脉之气。比如西翎主城,就是以来凝聚地脉之气,凝聚整个战城的气运。

    经过漫长时间,十大战城才逐渐兴盛起来,各大战城皆是天才辈出,而皇都的地气却是日渐衰弱,一代不如一代。

    从数百年前开始,栾皇一脉就不止一次,想要将十大战城收编,奈何十大战城声势日盛,若是逼得急了,一旦联合,足以颠覆整个镇天国。

    对此,栾皇一方只能作罢,却是从未改变这样的心思。

    现在,皇室派出使者团,如此高调的宣告天下,要收编十大战城,完成真正的大一统。这样的所为,必定是有了足够的依仗,才会这般行动。

    羿慕风将心中的想法,一五一十说了出来,他星目闪烁,流转着智慧之光。相比两年前,这位只知玩乐的少年,无疑是成长了太多。

    毕竟,连番经历那样的大劫,在生死关头走上一遭,谁都会有成长。

    “好。慕风,你考虑的很周道。皇室此次的心思,确是如此。”

    位上,羿武狂端坐,相比他的儿子、孙子的激烈,这位西翎统帅的神情,无疑显得太平静了。

    斧凿刀削的面容,透着难以言喻的刚毅,以及,一种如平静大海一样的无波,在这位西翎统帅的身上,找不出昔日的一丝气势如虎的威严。

    不过,羿武狂的手臂上,则是佩戴着一对臂铠,正是那对本命王器。

    相比两年前,这对臂铠的表面,呈现一道道蜿蜒如古花的纹路,流转如波,有种说不出的古朴美丽。

    王器泛纹!?

    这是本命王器的器灵,与持有者的修为,几乎融为一体,近乎灵肉合一的境界。

    凡是武道强者,只要看到这对臂铠上的花纹,就很清楚,这两年来,羿武狂的修为丝毫没有减弱,而是日渐精进,达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

    “此次,栾皇使者团有备而来,若是只针对我西城,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战便是,但是,牵涉到十大战城,这种事情就不是我一人担之,要与其余九大战城的统帅相商。所以,才拖到现在,具体该如何,我已有打算。”

    羿武狂开口,微微抬头,看向站在大厅两侧的护卫,一个个如刀剑一样,散着锋利铁血之气,驻守在那里。

    目光微转,羿武狂满意点头,两年来的休养生息,西城的军队战斗力丝毫没有减弱,反而更加强大了。

    “无论是强者之战,还是两军决战沙场,我西城都奉陪到底。”羿武狂颔,平和的声音咀嚼了两下,却有着难以测度的威严。

    突然,大厅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随从飞奔而来,气喘吁吁。

    见状,羿慕风脸色一黑,这是他的贴身随从,怎么在这时候闯进来。不知道随意闯入议事大厅,就算是他的心腹,也逃不脱他爷爷的责罚吗?

    果然,不待羿武狂开口,羿昌的眉头已是皱起,重重哼了一声,一股威严外放,顿时将那随从吓得趴在地上。

    “你跑来干什么?不知道这是重地,不能轻易闯入吗?”羿慕风板着脸,疾言厉色的怒喝。这是他的心腹,他可不想被父亲重重责罚,考虑先一步开口,拉出去打上一顿军棍就算了。

    “少爷,我知道不能乱闯。可是,您也吩咐过,有墨少的消息,不管在那里,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您呐!”那随从哭丧着脸,圆脸几乎都挤到了一起。

    “什么?!”

    “你说秦墨!”

    羿昌、羿慕风同时惊呼,纷纷起身,极是震惊。千元宗这位绝世天才已是销声匿迹近两年,有人甚至猜测是不是被青曦宗暗杀了,却是没有一个定论。

    位上,羿武狂也是很吃惊,浓眉微微抖动,显示出内心绝不平静。他生平最看重的那个少年,终于出现了吗?

    “在哪?我墨兄弟在哪里?”羿慕风已是跳了起来。

    圆脸随从喘息不已,上气不接下气,想要开口,却是一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猛然间,整个天空暗了下来,七团乌云飞掠而至,重重轰击在羿帅府上空。

    轰隆!

    大帅府周围,无数道阵纹浮现,抵挡住七大王者境强者的轰击,一圈圈气劲如千丈巨蟒般冲起,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羿帅大厅中,一阵摇晃,桌椅都四处漂移,仿佛地面要裂开一样。

    “羿武狂,你这镇天国叛徒,出来受死!”一个高亢的咆哮传出,传遍整个西翎主城。

    帅府大厅中,羿武狂站了起来,喃喃道:“终于忍不住,要颠倒黑白,将我帅府覆灭么?也好……”

    整了整手臂上的臂铠,羿武狂迈步而行,如一座山岳,带着无比沉重的气势,走了出去。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