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44章 群敌来袭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轰隆隆……

    西翎主城上空,一团团光辉涌现,而后爆裂开来,如一团团巨大的烟花,在白昼也无比灿烂。

    半空中,一圈圈气劲扩散开来,如巨浪一圈圈波散,震得整个主城的空间都抖动起来,无数裂纹不断蔓延,似乎整个天空要被打穿一样。

    这样的波动无比剧烈,一直扩散到主城的郊外,在西南郊附近,延绵的十峰山脉,也是微微晃动,似是要山崩一样。

    十峰山脉中,雾湖之畔,一抹倩影伫立,她一袭黑铠,一头黑银相间的长,眸光如冰,穿过弥漫的雾气,看着雾湖深处,大阵封天的一座山峰。

    “真是奇异的阵法,我来此数次,也未堪破其进阵之法。似是上古阵法,那小子身边,有一个阵道宗师,难道是那人布置的?”

    这抹倩影,正是西翎战城最神秘的将军-西翎幽,她眸光跳动奇怪之色,陷入深思,寻思进阵之法。

    砰砰砰!

    不远处,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传来,步伐踏在地上,如巨象踱步,一步就是一个浅坑,一个身躯极魁的军士狂奔过来。

    “团长,麻烦了。西翎主城那边,似乎有大变动。”奔到近前,这军士的身形更显庞大,如同是一座小山丘,坐落在西翎幽面前。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样的两人站在一起,却是无人觉得这军士有多么魁梧,反而觉得西翎幽更高上一些。

    “西翎主城,哪里我是不去的。”西翎幽眸光微动,如薄冰在闪烁。

    “可是,据说是秦墨那小子出现在主城……”这小山般的军士瓮声瓮气道。

    “哦。他出现了,果然,以阵法笼罩冰焱峰,是故布疑阵么?这个小子……”西翎幽眸光浮现一丝笑意。

    轰……,地面颤抖起来,一阵阵强烈的余波传来,远处的西翎主城上空,爆开一团团碰撞的余波。

    “王者级的战斗?栾皇一脉终于忍不住了么?”西翎幽唇角微翘,那笑容冰丽如刀,修长手臂抬起,朝着虚空微微一握。

    一阵轰鸣,雾湖上方的虚空泛起涟漪,一圈圈扩散,一艘庞大的战船驶出,悬空航行,船身跳动冰冷气息,仿佛连虚空都能冻结。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生于西翎,守护西翎,这就是你和我,存在的意义么?”

    西翎幽喃喃自语,却不是对身边的军士述说,而是对着半空中悬浮的寒冰战船。

    一道庞大的意识扩散,如水波一样,将西翎幽笼罩,而后,她的身影转瞬不见。

    战船微微晃动,破空而去,却并非是飞往西翎主城,而是往相反的方向。

    砰!

    远处,虚空洞开,战船震动,流溢出冰河般的冻气,冰封了那片区域,一个个透明的身躯浮现,覆盖着冻气而显形。

    “被现了?”

    “这战船是怎么回事,竟能现我们的踪迹!?”

    一个个尖锐的叫声响起,落在人耳中,似乎连神魂都要被叫声震散。

    寒冰战船上,西翎幽伫立船头,眸光泛着冷意,似能冰封整个天地。

    “既是来了,也别想进西翎主城,全部葬身于此吧。”

    冰凌般的声音响起,那艘寒冰战船震动,船身洞开,弹出一架寒冰铸成的巨弩,弩上的冰矢足有十丈长短,在阳光下耀出一道道冰冷的棱彩。

    砰!

    冰弩的弦响动,如同是一头巨禽的怒啼,响彻云霄。

    半空中,一道寒冰路径呈现,那是冰矢喷射的轨迹,当真是冻结了虚空,制造出一条恐怖的寒冰通道。

    那些透明身影纷纷怒吼,拍出一道道森森如鬼的真焰掌劲,想要阻拦这根冰矢的前进。

    顿时,一股股可怕气息暴起,这些透明身影的实力竟是无比强横,最差的也是天境中期。

    然而,在寒冰弩矢即将命中目标的那一刻,这根冰矢突然静止,由极动转为极静。

    这样的变化,使得这群透明身影一愣,旋即暗呼不妙,想要退避,已是来不及。

    刹那间,这根冰矢爆裂开来,化为漫天的冰雾扩散,将方圆万丈的空间都笼罩进去。

    眨眼间,寒冰战船,船头西翎幽的身影竟是消失不见,只有淡淡如冰的声音回荡:“既来了西翎,想要覆灭这里,就全部死在这里。”

    砰砰砰……

    恐怖的力量暴开,伴随着一阵阵怒吼,但是,这片区域的空间却是笼罩在冰雾中,看不清其中的战况。

    ……

    叮叮叮……

    咚咚咚……

    千元宗,宗主大殿深处,不时传来叮咚如歌的悦耳之音。

    前,奕铭风屈指轻弹,也没见其激力量,破损的玉璧却是随之而响,其乐声不绝于耳。

    周围,秦墨、简月玑、左熙天,以及车宗主等人皆在身后,注视着这一幕,秦墨三人倒还不觉得什么。车宗主等千元宗高层,却是一个个震撼莫名,看向奕铭风的目光,充满了一种敬畏。

    要知道,这几年来,千元宗的各个强者都尝试敲击,别说是乐音,连一丝响声都没有。

    然而,到了奕铭风手中,仅是凌空弹指,破损的却是奏响起来,单是这一点,就足见这位中年男子的非凡之处。

    并且,奕铭风凌空弹指,竟是连一丝力量波动都未溢出,车宗主等人根本揣测不到,这位奕前辈的修为,到底是什么层次。

    屈指连弹,奕铭风尝试了上的种种乐器,无论是多么破损的,在他屈指一弹后,都会回荡出动人的乐声,只是音质有些不纯。

    “真是一件神物啊!想不到,你宗门地气稀薄,阵势布置也一般,也只能算是五品宗门的气象,却有这样一件神物……”

    奕铭风赞叹不已,看着破损的目光,如同欣赏一件绝世奇珍。

    “难怪……”奕铭风上前,抚着表面的裂痕,“难怪你小子的宗门,数年前会遭到骨灾,骨族的那位存在从上一纪元,就想搜集类似功能的神器……”

    什么?!

    骨族的那位?哪位?

    秦墨一惊,张口想询问,却是被奕铭风摆手打断,后者开口道:“有些事情,等你小子跻身武圣之后,再来问我吧。”

    闻言,秦墨不禁苦笑,这位师尊什么都好,就是和银澄有些相似,总是藏了一半。

    身后,车宗主等人则是脸皮僵硬,一个个如雕塑一样,暗中吞咽口水,在场皆是宗门高层,算是西翎战城老一辈强者,哪一个不是心思玲珑的人物。

    这位奕前辈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点,等“你小子跻身武圣之后”?说起武圣的语气,怎么像是一个逆命境强者,说一个刚跻身地境的传说武者一样。

    车宗主等人头皮麻,着实摸不清奕铭风的深浅,不过,他们也没心思去思考这些,都被奕铭风接下来的话语所吸引。

    “为师来考考你,制成的材料,你小子能辨认出来吗?”奕铭风看向秦墨,笑着问道。

    这一问,也让在场所有人傻眼,他们如何知道,如果知道铸成的材料是什么,就有机会修复这件镇宗神器了。

    秦墨也是张了张嘴,一脸懵然,这若是考校阵道、武道,他还能说得出一些玄奥。问他的铸成材料,他如何知晓?他又不是像奕铭风一样的老怪物,从上一纪元末期,一直活到现在,见闻之广博,恐怕整个大6也没有多少能比得上奕铭风的。

    “给你一刻钟时间思考,若是能回答一二,我就告诉你关于这块的一个秘密。”

    奕铭风笑道,好整勿暇地看着秦墨,他这个弟子确实出色,也正因为此,他才要为难一下。若是说什么,弟子都一点就通,他身为师者,也很没面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