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54章 西城阵势图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奕先生!”

    大厅门口,羿武狂抱拳,行了一个对长者的礼节。他本想称之奕前辈,但是,话到嘴边,却是转了转,改口称为先生。

    对于羿武狂来说,生平鲜少这样称呼一位长者,唯有对师长之辈,才会这样称呼。

    “好。西翎铁帅,不错。”奕铭风点了点头,赞许道。

    这番话一出,不知为何,羿武狂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同时,他心中骇然,站在这中年男子面前,竟是察觉不到一丝气息,仿佛其根本不存在一样。

    这是何等的修为,才能做到这一步?将气息融入天地?

    这也不可能,若是气机融入天地,身为武道王者,必定有所察觉才对。

    这样的收敛气息,需要怎样的境界才能达到?

    并且,在白昼的大战之后,羿武狂还了解到,在巨城郊外生的战斗,似也是这位中年男子出手,轰杀了十数位王者级,天境的绝世强者。

    而那时,这位中年男子所在之处,却是在主城之内,这样的手段实是深不可测。

    ……

    一霎那,羿武狂想到了许多,自从跻身王者境以来,他对武道的领悟,与日俱增,自认为已是看清了武道巅峰的所在。

    可是,在奕铭风面前,羿武狂才真正了解到,他对于武道的领悟,还是太浅。

    这样收敛气息,真正的无形,也不知何时才能办到。

    略一迟疑,羿武狂躬身,将奕铭风引入座,秦墨等人以此落座。

    秦墨、左熙天、冬东咚等人聚在一起,一群年轻人久别重逢,自是有许多话要说。

    尤其是羿慕风,对于秦墨等人这两年的经历,极是好奇,一边劝酒,一边询问。当听到秦墨在北寒圣城的种种际遇,羿慕风惊叹不已,也是很遗憾,未能与秦墨一起,到北域那样广阔的地方走一遭,真是人生的一大憾事。

    一时间,宴会上笑声不断,在座众人皆是相互交谈,气氛极是融洽。

    只是,无论是羿武狂,还是车宗主,简万宸等人,都没有向奕铭风敬酒,对于这位神秘而强大的人物,他们不敢贸然说什么,怕有所顶撞,惹得奕铭风不喜。

    这样的情况,也是正常,诚然奕铭风向来没有架子,但是,武主级的恐怖实力带来的压迫,无论他如何收敛,坐在身侧,还是会有莫大的压力。

    “你们不用拘束,我只是一个客人。羿帅,我听墨小子说过你的事,今日来此,是想观摩一下,西翎主城的地脉阵势图。”奕铭风摆了摆手,这般说道。

    地脉阵势图?!

    羿武狂一惊,露出古怪之色,他没想到奕铭风会突出这样的要求,不禁有些为难。

    在座简万宸也是惊愕,而后露出同样的神情,另一边,车宗主,古峰主也是一样的脸色,皆是极是为难,欲言又止。

    秦墨等一群年轻人面面相觑,看着这些长辈的样子,似是有什么难处。

    “奕先生,此次西翎主城之围,全是您出手解围。您有任何要求,西城都不会拒绝。只是,西翎主城的地脉阵势图,却在许久以前,就隐匿无踪了……”羿武狂苦笑说道。

    隐匿无踪!?

    奕铭风眉头微挑,羿武狂不说阵势图遗落,或是被毁,却说“隐匿无踪”,必定有其他隐情。

    秦墨等一群年轻人更是好奇,对于西翎主城的地脉阵势图,他们都不止一次听说。据说,那张地脉阵势图上,记录着无比玄妙的阵法,并且,有的构筑之法。

    只是,这张地脉阵势图到底在何处,却是无人得知。

    此前,秦墨刚来到西翎战城不久,就曾因其地脉阵道师的身份,被西城的阵道联盟看重,修复地脉之柱。当时,他就听说,地脉阵势图在许久之前,就已是“隐匿无踪”了。

    那时候,秦墨对这四个字并未在意,以为地脉阵势图遗失了,现在看来,恐怕是另一回事。

    “奕先生的要求,晚辈一定满足。请跟我来。”羿武狂随即起身,他行事一向不拖泥带水,现在就要带着奕铭风前去一处,晚宴也不吃了。

    对此,奕铭风也欣然起身,他会逗留在羿帅府,就是想一睹地脉阵势图,否则,早已带着秦墨离去,前往冰焱峰,观摩一下那里的后山宝泉。

    片刻,一行人来到帅府深处,进入假山的一个通道。

    对于这里的环境,秦墨等年轻人很熟悉,曾经来帅府相聚,许多年轻俊杰就是在这里聚会,这里很雅致,又很僻静,是聚会的好去处。

    然而,来到通道的中间,羿武狂开启机关,通道的墙壁竟是滑开,又出现一条蜿蜒向下的阶梯。

    “奕先生,此前的地脉阵势图,就存放在这里。您跟我来。”

    羿武狂率先走了进去,身后,一群人鱼贯而入,沿着阶梯向下前行。

    不多时,就来到一个空旷的洞窟中,中央竖立着一面岩壁,表面无比光滑,流转着一缕缕光华。

    “奕先生,这面岩壁上,曾经印刻着西翎主城的地脉阵势图,只是……”

    羿武狂说到这里,不禁苦笑起来,连带的,在场的车宗主、简万宸也是露出无奈的笑容。

    原来,在西翎主城建立之初,主城的防御大阵、构筑之后,那位神秘的阵道师曾在这面岩壁上,留下了地脉阵势图,以供修复大阵、修复之用。

    但是,在此后的百年,这面岩壁上的地脉阵势图忽然消失,仿佛是被生生抹去了一样,再没有一丝痕迹。

    这件奇事,在当时掀起了轩然大波,当时的西翎统帅动主城百宗之力,彻查这件事情,却是毫无头绪。

    此后,有人推测,是否是那位神秘阵道师印刻的地脉阵势图,只能存留百年之久。

    这样的说法,惹得当时的西城无数强者头疼不已,若是以后,主城的防御大阵,出现问题,没有地脉阵势图作为指引,又如何是好?

    久而久之,便传出一个说法,就是地脉阵势图“隐匿无踪”,或许在一个适合的契机,就会再次出现。

    说到这里,羿武狂、车宗主等人皆是苦笑,这个说法的由来,是当时的西翎总帅,联合千元宗等势力,一起放出的风声,免得引起西城的波动。

    “奕先生,并非是晚辈吝啬地脉阵势图,实在是这件阵图,整个西翎也没人知晓下落。”羿武狂很是尴尬。

    他很清楚,像奕铭风这样的强者,寻常的宝物根本难以入其法眼,若是地脉阵势图存在,正好能作为礼物。

    可是,偏偏这件东西,已是消失了漫长的岁月,哪里能知晓在何处,说不定真是存留百年,就消失不见……

    “不。你能带我来这里,就是给了地脉阵势图的下落。”奕铭风则是眼眸光,端详着这面岩壁,点了点头,很是开心。

    在场众人都是一愣,暗中嘀咕,难道说,真如许久之前的推测,这张地脉阵势图真的存在岩壁上,在适合的契机下,就会再次浮现?

    “墨小子,你来看一看,这面岩壁的玄机。若是能找到,为师就补全西翎主城的大阵漏洞。”奕铭风忽然一笑,看向秦墨。

    又来了!?

    秦墨咧嘴,叫苦不已,若是这位师尊考校别的还好,考校阵道方面,他真是头疼不已。

    一直以来,秦墨都是专注于武道,虽然修成,那是他地脉阵道师的天赋使然,对于阵道方面的研究,他一向就很少涉足。

    ……………………………………

    (第三更!)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