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65章 虎狼本性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天地一片寂静,秦墨此刻,感觉自身站在天地中央,环视周围,感知所及,竟是连空间都能看透,隐隐捕捉到其中玄奥交织的纹理。

    随即,这种感觉顿告消散,而后又是产生,有种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奇妙。

    这种感觉,银澄也察觉到了,这狐狸也是沉默不语,沉浸在这种玄妙的感知中。

    “圣者六识,洞彻天地,看透虚空,透析万物本源!”银澄一声叹息,有着惊叹。

    它也没有想到,妖族圣火与秦墨的真焰融合,竟能将六识提升到这种地步。

    拥有武道圣者的感知!

    武道的传说境界,从天境开始,可谓是一步一重天,天境至王者,王者至圣者,每一个大境界的跨越,都是无比艰难。

    想在王者境界,体悟圣者境的滋味,实是太困难了,就如同井底之蛙,永不知晓天地的辽阔。

    现在,妖族圣火与斗战圣体融合,却是达到了这一步,这是银澄没有想到的,它自是不会放过这一刻的体悟,静心品味其中的奥妙。

    能在低层次中,感悟高层次的圣者六识,对于武道的修炼裨益之大,简直难以想象。

    不过,这种感觉极不稳定,仅是隐隐触摸,刚仔细体悟一瞬,又是消失不见。如雾里看花一般,想要看清,却总是不能。

    “哼!”

    一声娇哼传来,封曦落跌坐在地,娇躯香汗淋漓,极是狼狈,竟是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这就是,圣者六识相互的威力,在如此近的距离,封曦落仅是天境初阶的修为,根本承受不住。

    “嗯?”秦墨一愣,旋即反应过来,他沉浸在圣者六识的奇妙体悟中,一下子忘了,此时他释放的压力,对于封曦落是何等的巨大。

    正想收回力量,却是心中一动,看向庭院的另一处。那边正好一个虚弱的声音响起。

    “住手!羽先生,手下留情,我这徒孙并没有恶意……”

    话音未落,就传来重物坠地的声音,一个老者踉跄倒地,口中溢出黑血,将地面腐蚀出无数的孔洞。

    “师祖……”封曦落飞掠而去,将老者抱起来。

    见此情景,秦墨、龚掌柜对视一眼,两人皆是心思剔透的人物,自是能够猜出来,封曦落此来的用意。

    “奇怪!这老家伙不简单啊!好像是青曦宗的某个大人物,其地位之高,比之祁哲还要高上一些。怎么会落得这般田地,难道说,青曦宗生变故,他们的宗门被覆灭了……”

    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很是不怀好意,它甚至一边在嘀咕,要不要现在动身,飞赶往青曦宗,说不定能分上一杯肥羹。

    要知道,青曦宗可是北域的霸主级势力,且是霸主级势力中拔尖的存在,若是宗门覆灭,那门内的宝藏该多么惊人。

    “你这狐狸,别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秦墨撇嘴,这狐狸也真是会挤兑,青曦宗这样的宗门真若覆灭,他早就该有消息了。

    ……

    羽馆后院,一个精金桶摆放在那里,里面盛满浅绿的药液,却是不断有黑色气泡冒出,将浅绿药液增添一抹黑气。

    不过,黑气冒得快,消失的也快,很快就被药液中和。

    精金铸造的桶中,那老者浸泡在里面,却是脸色如淡金,布满了一层黑气,嘴角不时咳出几缕黑血。

    其咳出的黑血,比起之前,则要淡上一些。

    “上调制的药液,想不到真的有用!”

    伫立在桶前,观察着老者的情况,秦墨暗中嘀咕,这老者身中的奇毒,他也是未所未闻。只能按照上的解毒配方,调制了一桶的药液,想不到真的有用。

    “还要浸泡三天三夜,等奇毒从骨髓中拔出,进入经脉、四肢百骸,就能施针,将奇毒一点点拔出来了。”

    秦墨摇了摇头,心道,自己与身中奇毒的家伙,还真是有缘,先是银澄,还有简万宸,现在又有一个武尊级的强者来医治。

    想及此,秦墨转头,看向一旁的封曦落,佯装冷哼一声:“你是封曦落吧,我听小墨提起过你,真是鲁莽!有事相求,是你这样来掳人的吗?真以为天下之大,你身为绝世剑才,就能横行无阻?!”

    这一番话,说得疾言厉色,却并不真的怪责,而是秦墨想通过这件事,让封曦落明白,行事不要这样妄为,若是这一次换成其他强者,岂非是真的要吃大亏。

    归根到底,还是前世的那位女子,令得秦墨不想封曦落出现意外。

    “抱歉!羽先生,我以后绝不会如此。”封曦落低头,深深鞠躬,雪颈裸露出来,那颈脖的曲线无比动人,甚至能看到无比精致的锁骨,宛如温玉一样。

    她此时既惊且喜,不仅师祖的奇毒得到缓解,并且,才知道这位“羽先生”与秦墨竟是熟识。这样一来,她与师祖就真正安全了,对于那个救治她神魂之伤的少年,封曦落有着莫名的信任。

    “原来,羽先生与秦墨认识,那岂不是,很可能会遇到他……”封曦落脑海中,不经意窜过这样的念头。

    摆了摆手,秦墨不想多谈其他,开门见山,问及到底生了什么变故,是否真是青曦宗出现了重大变故。若真是如此,那他立刻就返回冰焱峰,请来师长好友喝上一杯。

    关于青曦宗的行事,秦墨早已极是厌恶,这一次拦路截杀,更是死敌。

    对于青曦宗的门人,秦墨还会假以辞色的,也只有封曦落。

    “我师祖的奇毒,是祁哲下得……”

    封曦落语出惊人,将她与师祖的遭遇,一一说了一遍。之战结束,她与宗门师长一起回归,太上长老就直接下达命令,以后由他来教导封曦落。

    这位老者在青曦宗的地位,可谓是德高望重,自是无人敢有异议。

    可是,在回到宗门后第二天,祁哲来拜访太上长老,就趁机下了奇毒。并有一群绝世强者围攻,太上长老拼着重伤,带她杀出重围,来到西翎战城羽馆求助治疗,却是一直未等到秦墨归来。

    “哦。青曦祁氏。”秦墨笑了笑,却是不以为意,对于祁氏的虎狼本性,他已是看得很清楚。对于封曦落的这番遭遇,他丝毫不奇怪。

    这一番经历,听得龚掌柜目瞪口呆,青曦宗闹出这样的变故,若是传出去,那可是要震动一方大域。

    只是,龚掌柜有一点想不通,封曦落与这位老者,皆是青曦宗极重要的人物,那祁哲为何要动用这种手段,将之暗算呢?

    毕竟,青曦宗的青剑祁麟之名,已是名动两大域,几乎可以认定,乃是青曦宗未来的抗鼎之人。

    封曦落固然资质凡,比之祁麟都不逊色多少,但是,终是有十年的空白期,与青剑的差距有些大,怎么也威胁不了青曦宗祁氏的地位才对。

    “关于你的事情,我曾听秦墨说起过,沉寂十年,乃是受了那种伤势。想必你的沉睡,受伤,与青曦宗祁麟脱不了干系吧?”秦墨看向封曦落,这般问道。

    其实上一次,为封曦落治疗神魂之伤,秦墨就猜测出来,这少女的神魂之伤,很可能是宗门内斗,权力倾轧之故。

    现在,这老者、封曦落的遭遇,则让秦墨肯定了这一点,并且,后者十年前所受的伤势,十有**,就是青曦祁氏所为。

    只是,为何如此?

    因为封曦落十年前太出色,锋芒压过了祁麟么?

    “是的,脱不了干系……”

    封曦落美眸闪动,浮现一缕淡淡的悲伤,这种情绪在她这种性子的少女身上出现,实是罕见,可见其心中的伤痛之大。

    瞧着封曦落欲言又止的模样,秦墨挥袖,也不让其继续说下去。这些事情,还是等治好这老者再说,他现在要处理的事务,实是有些堆积如山的感觉,没有空去搭理这些事情。

    “小子。还是小心一点,这老家伙毕竟是青曦宗的太上长老,也不知秉性如何。还是通知奕师,以防万一!”银澄的心念传音这般响起。

    秦墨一怔,旋即点头,狐狸说的没错,这老者是青曦宗之人,又是武尊级强者,若是治疗好了其毒伤,却翻脸不认人,秦墨可没有自信,能够抵挡一位武尊强者。

    …………………………

    (第二更。)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