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69章 黑暗预兆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哼!你这小子,将封曦落和这老家伙安置在后山,原来打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算盘,这丫头对你原本就有意思。现在,对你更加的倾心了,看不出来啊!你小子还有这一手……”

    银澄以心念传音嘀咕,这般挤兑着秦墨。

    秦墨很无言,将这两人安置在这里,不是这狐狸提出来的么?这家伙闲来无事,就喜欢挤兑他,性子实是恶劣。

    偏偏,这狐狸的妖火蜕变成圣火后,体内的寒毒早已驱散的七七八八,再也没什么可以钳制这家伙的。

    诚然,以秦墨现在的修为,若是与银澄动手,虽然胜算不高,但是,也是能过两手的。只是,以这狐狸无法无天的性子,真动起手来,还不知要闹出什么乱子,让秦墨几次想与之交锋一番,也是只能作罢。

    桌旁,奕铭风抬头,看了秦墨一眼,却是似笑非笑,让后者不禁有些窘,对于封曦落的感官,秦墨可是没有半点儿女之情。

    “咳……”

    此时,精铁桶中的老者一声干咳,一口淡红的淤血咳出,整个人彻底清醒过来。

    “这是何处……”老者转头四顾,先是看到封曦落,而后看到桌旁的奕铭风,顿时一惊,旋即就意识到自身的处境,乃是被人所救。

    一声叹息,从老者口中吐出,似想将胸中的郁气彻底喷出来:“想不到,我罗云煞此次大难不死,竟是你奕铭风相救。当年之事,多有得罪,实是宗门之命在身,非我所愿,要对你出手。”

    闻言,封曦落、秦墨和银澄皆是一惊,奕铭风与这老者之间,竟是有恩怨?

    “那么久远的事情,提起来做什么,让小辈们见笑么?罗云煞,你这家伙年轻时杀伐那么重,此次会遭此劫,也是你前半身杀伐太重所致。”奕铭风这般说着,捻起棋子,落在棋盘上,顿时杀得封曦落满盘皆输。

    “唉……,不愧是跻身武主之境,心性都变了。你说的没错,我修炼的武学,本就不是以杀伐为主,却是杀伐过重,造成了武道的壁障……”罗云煞长吁一口气,闭上眼眸,似是在调息。

    秦墨等有些发呆,却是想不到,奕铭风与罗云煞不仅认识,竟还似有很深的嫌隙。

    不过,现在看来,奕铭风早已不在意过往,否则,在罗云煞拔毒的时候,就不会放过他。

    片刻,罗云煞张开眼眸,眼中射出若有若无的光华,却是震人心魄。

    秦墨心中一跳,这种压迫力实是惊人,哪怕罗云煞刚恢复不久,实力恐怕不及全盛时的千分之一,依然有着直入云端的巍峨气势。

    这,就是武尊之势!

    “既是已经恢复,说一下经过吧,算是我徒弟救你的补偿。”奕铭风端起一杯宝草茶,抿了一口。

    “你徒弟,这两个竟都是你徒弟……”

    罗云煞眼睛微微睁大,露出一丝苦笑,奕铭风是秦墨的师尊,已是两大域人尽皆知的事情。

    却是想不到,能够炼制神针的“羽先生”,竟也是奕铭风的弟子。

    此时,罗云煞既是心境再平和,也不禁是起了波澜,产生一股嫉妒。

    关于秦墨的天资如何,已是不需要再过多的赞扬,之战的冠首,其天分之高,真正到了冠绝两大域的地步。

    对干的冠首战,罗云煞也不得不承认,秦墨在各方面的天分,都要比封曦落强上一筹。

    现在,这位神秘的“羽先生”也是奕铭风的徒弟,一位武道强者收下这两个徒弟的任何一个,都是足以欣慰后半生的事情,奕铭风竟是一下子收了两个?

    罗云煞嘴角动了动,揶揄道:“你奕铭风向来对宗门争斗不感兴趣,现在突然问及,是担心你徒弟,两年后败给青剑祁麟吗?”

    “两年后的约战,算得了什么。我会问及,是你这徒孙之前受得伤势,与现今这里发生的一些事情,有一些关联。”

    奕铭风这般说着,颔首示意秦墨,将刚才在宗主大殿密室中的事情,述说一遍。

    刚才密室中,洛大人对车宗主的袭击,即使秦墨、银澄不阻拦,奕铭风也会出手。

    这几天来,奕铭风将西城的防御大阵改造了一遍,同时,也能在千里之外,操控地气来运转大阵,将西城每一处作为其攻击之处。

    这样的手段,才是武主级阵道大师的可怕之处,不是武道强者能够比拟的。

    “什么!?”

    听完秦墨的讲述,罗云煞身躯一抖,想要从精铁桶中站起来,却是太过虚弱,难以办到。

    剧烈的喘息了一阵,罗云煞双目赤红,低吼道:“祁氏一脉那帮畜牲,竟与鬼族合作,以这种诡毒之术来坑害宗门绝世天才,该死,实是该死!”

    封曦落也是娇躯微微颤动,那双冰眸彻底淡漠,透着一种荒芜的冰冷。

    奕铭风摇了摇头,看向秦墨,皱眉道:“此次镇天国之事,比你们想象的要复杂的多,这丫头十年前所受的神魂之伤,乃是一种鬼族的秘术……”

    以隐晦的言语,奕铭风将封曦落十年前,遭遇的暗算说了一遍,她神魂所受的损害,并非是被击伤,而是神魂之中,关于其剑道资质的一部分,被一种诡异的秘术生生挖走了。

    “小子,你想到了什么?!”奕铭风问道。

    秦墨、银澄皆是心中一跳,他们在治疗封曦落神魂之伤时,就曾有过疑惑,那神魂中的空洞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又是被何种秘术击伤?

    现在,才明白过来,原来那神魂的空洞,是被生生的挖走了一部分。

    “神魂中的剑道资质,被挖走了一部分……”秦墨脸色冷了下来,他想到了青剑祁麟。

    青曦宗祁氏一脉,这一代最杰出的天才祁麟,正是在十年前,一飞冲天,凌驾北域年轻一辈,越走越远,让无数年轻天才为之仰望。

    现在,从封曦落的遭遇,让秦墨已是明白,祁哲为何要下这样的毒手,并非是要抹杀宗门的天才。

    “好的很。这手段真是高明!”秦墨淡淡开口,语气中充斥着冷冽的杀意。

    “祁哲的用心,暂不用考虑。而是祁氏所用的这种秘术,与那所谓的,恰恰是正逆两用的同一种鬼族绝学。呵呵,一个小小镇天国的皇族,也想与鬼族那个存在合作,实是作死……”

    奕铭风淡淡开口,透露一个极度可怕的事实,镇天国、青曦宗祁氏的幕后黑手,乃是同一个。

    “鬼族么?”秦墨目光一动,此时此刻,他真正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压力。

    似乎,随着这一连串的真相揭晓,他开始真正触摸到,前世那场大陆巨变的黑幕边缘。

    黑焱、鬼族、镇天国、青曦宗祁氏……

    这一切的一切,会是那一场巨变的源头吗?

    “山雨欲来啊……,我也预感到一丝压力……”奕铭风皱眉,旋即道:“你与羿小子说一下,镇天国皇都,还是尽快拿下。这件事,不用拖延了,若是真牵涉到外族,必要的时候,我会出手。”

    原本,镇天国的纷争,奕铭风是不准备出手,当作是给秦墨的一场历练。

    并且,一个由古皇器而建成的王朝,哪怕势力仅相当于准四品势力,武主级存在也不会轻易出手。

    因为,古皇器蕴含的力量,对于武主级存在极是敏感,一旦贸然出手,很可能会引起非常严重的后果。对于奕铭风虽然没有损害,但是,对于镇天国则是不可预料。

    秦墨点了点头,他也感到一丝紧迫,似乎有一个巨大黑影袭来,笼罩在镇天国,乃至整个大陆的上空,却是在之前无人察觉。

    “镇天国,又要陷入昔日的无边战乱么?”秦墨心中嘀咕。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