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73章 皇室黑手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砰砰砰……

    四周,幽森场域崩溃,那个鬼族强者的形体彻底消弭,鬼核完全碎裂。

    同时,在其形体爆裂之时,有无数幽黑碎片飞溅,每一片皆是由鬼气凝实,蕴含着比强大百倍的神魂腐蚀力。

    秦墨挥剑化幕,一边抵挡这些幽黑碎片,暗中则是皱眉,据他所知,鬼族死亡之后,并不会产生这样的碎片。

    这种情况,就好像将无数暗器,嵌入体内,一旦死亡,就好像引燃了油锅一样,一下子爆裂开来。

    呼……,一团青焰之风荡起,将这些幽黑碎片彻底燃尽。在蕴含圣性的妖火面前,幽黑碎片如同遇到天敌,根本存在不了片刻。

    “好诡异的手段!这就是吗?传说在上上个纪元时,鬼族创造出的一种生灵战傀,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嘿嘿……,小子,咱们现了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告知从刚才的残缺鬼核中,所抽取的惊人秘密。

    栾皇一脉背后的鬼族存在,并非是这一纪元,或是上一纪元的强者,极可能是上上一个纪元存留下来的鬼族老怪物。

    不过,这样的鬼族老怪物并非是真正存在,而是只残留了一块鬼核。毕竟,任何生灵皆有寿命,哪怕是生命极其漫长的鬼族,想要存活两个纪元以上,也是难以做到的。

    即使是奕铭风,从上一纪元存活至今,若非其将自己埋于万年古墓,重获了一次新生,也早已寿元到尽头。

    这个存在操控栾皇一脉的目的,就是想通过栾皇一脉,炼制,来为其残缺的鬼核提供力量,以此来达到重生。

    从上上代栾皇到现在,那些神魂消失,化为人皮的栾皇一脉强者,就是被这个鬼族强者的鬼核所吞噬了。

    “哼!你小子在镇天国的事迹,让这个老家伙认为,你是最适合的,他想要用你的身躯,来完成真正的重生。”

    银澄咧嘴笑着,颇有些幸灾乐祸,任谁的身体被惦记着,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秦墨神情冰冷,心中翻腾着杀意,古幽大6的外族中,他最没好感的就是鬼族。前世的大6灾祸,最先跳起战端的,也是鬼族中的一个强大族群。

    “也即是说,我们在两大域的事情,这个混蛋根本不清楚。他根本不知道,我们这边拥有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大。”

    “至于封曦落在青曦宗的遭遇,很可能祁氏掌握的鬼族秘术,与这老家伙同为一源,但是,彼此之间很可能没有任何关联。”

    ……

    仅是片刻,秦墨就将其中的许多环节,一一推敲出来。并且确定,镇天国皇室,与青曦宗之间,并无什么关联。

    同时,他也有七成的把握怀疑,被拔除的落月峰刀王一脉,与青曦宗祁氏有着紧密的联系。

    对于这样的推断,银澄也是赞同,返回西翎战城的这段时间,它曾私下寻找落月峰刀王一脉的踪迹,觉竟是被人为的抹去了,断了线索。

    以狐狸现在的追踪之术,又精擅祖阵之技,想要追踪一个五品宗门余孽的踪迹,怎会找不出一丝线索。

    砰!

    此时,周遭的鬼雾彻底消散,一切又恢复原样,仿佛任何事情都没有生一样。

    “这么说来,圣海会如此,也很可能是因为我。”

    秦墨嘴角扯动,没有犹豫,身形一纵,已是飞掠而出,朝着皇都外城区疾掠而去。

    ……

    正午,皇都外城区,四处街道一片混乱。

    大街小巷,人群涌动,惊慌失措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派兵临城下,即将城破人亡的战乱景象。

    这样的情景,反而令秦墨感到意外,城外的一草一木都渗入了鬼气,为何在外城区却是毫无异样。

    甚至于,外城区都感应不到一丝鬼气,搜索不到一丝鬼族强者存在的痕迹。

    “这是怎么回事?!”秦墨皱眉,很是费解。

    “皇都郊外的情形,恐怕是那个鬼族存在布置了种种陷阱,至于在皇都内的大部分区域,尤其是外城区应是无恙。从那残缺鬼核的记忆中,那个鬼族老家伙的鬼核很残缺,如同残烛一样,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这样的状态,换成任何强者,都不愿动用过多的力量。本狐大人猜测,这一次十大战城联军齐至,一定出乎这老家伙的意料,并且,也动用了大量隐藏的力量,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十大战城的联军。”

    银澄嘿嘿笑着,充满了恶质的算计,知晓了栾皇一脉的虚实,这狐狸立刻就有了种种对策。

    秦墨颔同意,若是换成他,在力量严重不足的情况下,也会选择倾力一击,来解决掉所有的麻烦。

    “有什么秘密途径?将圣海解救出来?”秦墨这般问道。

    他相信,这狐狸抽取的记忆中,一定有一些秘密没有说出来,这是狐狸一贯的风格。

    “有。你小子做诱饵,到栾皇宫殿自投罗网。”银澄不怀好意的建议。

    这死狐狸,又出馊主意!?

    秦墨不禁撇嘴,这时候送上门去当诱饵,根本是莽夫的行为。这是下下之策,若非万不得已,不能施行。

    “说点有用的。”

    混杂在人群中,顺着人潮涌向内城区,秦墨与银澄商量着,想要制定一个有效的办法。

    片刻,秦墨来到“羽馆”分馆附近,很快探听到一个不妙的消息,分馆的人员早在两月前,就已是销声匿迹,不知去向。

    “掌柜的他们,也被掳走了吗?”

    伫立在街头一角,秦墨扫视着“羽馆”分馆的位置,凭他凡的六识,早已捕捉到数个暗桩。

    “是在等我寻来,将我擒拿吗?”秦墨心中冷笑,略一沉默,转身离去。

    “现在最好的办法,等十大战城的军团围住皇宫,再一起进去,这是最稳妥的。毕竟,鬼族那老家伙在力量全盛时,乃是武主级的存在,贸然让奕师出手,东圣海那些家伙恐怕下场堪忧……”

    银澄这般说道,它也认为这样的情况,贸然潜入皇宫,是极为不智的行为。

    秦墨点了点头,决定选一个隐蔽的角落,等待十大战城的军团赶至,同时,趁着这段时间,仔细探查一下皇都内部的情况。

    就在这时,秦墨只觉背脊一凉,仿佛一口神剑抵着背部要害,传来阵阵惊悚的寒意。

    “谁!?”

    一瞬间,秦墨做出应对,身形一幻,已是在刹那间,横移了十数丈。在拥挤如潮的人群中,他的身躯仿佛没了实体,一个闪动,已是横挪开来。

    看向后方,除了拥挤的人潮,竟是没有一个可疑的身影。

    这情景太诡异,使得秦墨全身都渗出了一层冷汗,自从他跻身天境,剑道有成以来,其六识之强,已是远远过了同阶强者,几乎能与武道王者媲美。

    这样的六识,竟没有察觉到对手的踪迹,实是令他震惊莫名的事情。

    “小子,你怎么了?”银澄很是奇怪的问道。

    “什么?银澄阁下,你刚才没注意到?”秦墨眼眸微微睁大,感到不可思议。

    刚才的感觉,如芒在背,简直是惊悚,这狐狸的六识之敏锐,尤在他之上,竟是毫无所觉。

    听到秦墨以心念传音的快警示,银澄一怔,旋即沉默无声,任凭秦墨如何呼喊,也是没有一丝声息。

    “这狐狸,搞什么?”秦墨皱眉,产生一种如临大敌的凶险。

    突然,耳畔传来一道动人的声音:“这样兵荒马乱的时候,你一个西城第一天才,忽然出现在皇都,也太明目张胆了……”

    转头,一袭白袍,戴着斗笠的曼妙身影出现,如一朵盛放的莲花,伫立人潮之中,虽是在白昼,却有种蓦然回,那人却在灯火阑珊的难言滋味。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