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77章 尸骸之墙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咻!

    皇宫周围,从外界看来仅是黑雾弥漫,一旦进入其中千丈的范围,就是一片黑暗,一股股阴森之气席卷,弥漫着一种令人彻骨冰冷的诡异之力。

    秦墨身形极快,在黑雾中一掠而过,他在奔行之间,身躯几近模糊,每一次落地,都是在建筑的死角位置,即使是境界比他高一个层次的强者,也难以捕捉到他的存在。

    这样的身法,乃是融入了,以及中的,将整个人的气机收敛无形。

    在幽深皇宫中前行,秦墨非常谨慎,哪怕心中明了,想要瞒过那鬼族的存在,恐怕是难以做到。但是,一贯以来的谨慎,还是促使他如此做。

    “雪晨,你知晓那老鬼东西的封存地点吗?”秦墨头也不回,传音问道。

    身后,萧雪晨身影如烟,一直紧随在秦墨身后,不远离一分,也不靠近一分。

    单是这样的身法造诣,秦墨就自叹不如,不过,他也并不奇怪,萧雪晨如今的实力,绝对是凌驾在他之上,这是毋庸置疑的。

    “那残缺鬼核的封存地点,以前我萧庄是知晓的,但是,那老鬼是否借助栾皇一脉,移动了地点,就不得而知了。”

    白纱斗篷下,萧雪晨樱唇微撇,她听得秦墨说多了“老鬼”,也跟着说了出来。

    “如果寻到地点,你有把握,将这老鬼东西彻底镇压么?”秦墨心中,忽然产生这样的疑问,随口问了出来。

    “有把握的。”萧雪晨这般开口,却是有些诧异,她与这少年相识也算蛮久。

    从初见开始,这少年就极为老成,罕有心绪波动,在任何时候,都保持一种冷眼旁观的态度。她一直觉得,这少年的心志如冰岩般冷硬,从不会为外物动心,哪怕是对她也一样。

    若是这少年对她动心,在两年多前,在萧庄进行特训时,就会表露出蛛丝马迹。

    可是,他并没有……

    对此,萧雪晨并不在意,她对于伴侣,一向看得很淡。

    而这是第一次,萧雪晨从这少年的语气中,听出一丝关切之意。

    “哦。”

    秦墨轻轻回应了一声,语气听不出波澜,让萧雪晨哑然失笑,她刚才一定是听错了,这少年只是客套性的询问一句。

    “镇压住那老鬼,你朋友东圣海也会恢复神智。”萧雪晨又补充了一句。

    嘭!

    猛然,从角落的阴影处,一道蕴含可怕力量的冲击,如同狂风般疯狂袭来,直袭向秦墨。

    秦墨立时止步,从极动至极静,仅在瞬息间完成,他手臂一动,一指点出,锋锐无声的剑意爆,径直洞穿了从阴影中冲出来的一具黑岩石傀。

    而身后,萧雪晨也是遭到袭击,且是有两具黑岩石傀同时袭出,狂暴阴冷的气息弥漫,其力量之强,堪比天境巅峰的强者全力一击。

    刷!

    一道剑华闪过,其轨迹很是清晰,落在秦墨眼中,甚至产生一种缓慢的感觉。

    但是,秦墨很清楚,这道剑华丝毫不慢,且是快到出他的想象。

    下一刻——

    两具黑岩石傀从萧雪晨身边冲过,同时从腰部断裂,化为漫天的黑岩碎屑崩溃。

    这一幕,使得秦墨的眼眸缩起,心中产生难以抑制的惊艳。

    这样的剑,他前世见过很多次,这人儿多次在夜晚,执剑而舞,那风姿动人到无以复加。

    可是,今生再一次,见到萧雪晨挥剑,秦墨还是生出,与前世一样的震撼。

    “……这世间,只有两种剑,一种是剑客的剑,还有一种是三尺离魄的剑华……”

    这一句评价之高,几乎是世上剑客的最高评价,而说出这句话的存在,在前世的古幽大6,更是有着高不可攀的地位。

    目睹这道剑华缓缓散去,秦墨衣袖下的双手,不知何时,紧握起来。今生专注于剑道,才是能真正明白,这人儿在剑道上的造诣,剑道上的天赋,有多么可怕。

    “怎么了?”萧雪晨望了过来。

    “雪晨的剑,在这世上,真是独一无二。”秦墨定了定神,说出了与前世相似的那句评价。

    不过,他终是未说出原话,这一句评价,该由那个高不可攀的存在说出,才能让整个古幽大6,明白这人儿是多么的耀眼。

    “秦墨你的剑,在这世上,也是独一无二的。”萧雪晨愣了愣,这般开口。

    两人稍一停留,立时收敛气息,更加隐蔽的前行。对于皇宫的布局,秦墨临行前,就曾仔细研究过,几乎将皇宫的布局图印刻在脑海中。

    而萧雪晨就更熟悉,萧庄长久以来,都是负责监视那残缺鬼核的异动,栾皇宫殿的每一次变动,都瞒不过萧庄的监视。

    片刻后——

    两人就越过重重的防线,抵达皇宫的最深处,这里的建筑开始变得老旧起来,散着古老而阴诡的痕迹。

    “快到那老鬼的鬼核封存地点了。要小心。这老鬼在他那个时代,乃是大6顶层的存在之一,据说,已是即将步入武主后期,即将踏入不朽的层次……”

    萧雪晨这般提醒。

    不朽?!武主之上?

    秦墨心中一跳,却是并不如何震动,能让萧庄这样的神秘势力负责监视。单是一个鬼族鬼主的残缺鬼核,恐怕还有些不够格,也唯有武主后期的存在,才有这样的资格。

    猛地,两人皆有所动,前进的度加快,一瞬间,周围的情景变幻,黑雾开始消散,化为一圈黑雾屏障,隔绝了一方区域。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一片空旷的废墟,这里到处是残墙断壁,地上散落着断裂的石柱,其上的纹路很瑰丽。

    秦墨眼皮跳了跳,他认出了这种花纹,乃是在风族的遗址中,出现过类似的花纹。

    “这里……,是风族曾经的领地么……”

    “整个镇天国的疆域,都曾是风族的领地,何况,这里是风族王宫最初的建筑地……”

    秦墨、萧雪晨悄然前进,两人并没有太小心翼翼,都进入了这里,无比接近残缺鬼核的封存地点,又怎么可能瞒得过那个鬼主的意志。

    前方,在废墟之中,有一面墙壁若隐若现,似是雕满了纹路的墙壁,却是看不真切。

    待到走近,秦墨眼眸骤然收缩,才是看清了这面墙壁的真面目。那墙壁上的纹路,并不是花纹,而是无数人的尸骸,骨头……,由此构筑而成的一面尸骸之墙。

    那墙壁上的尸骸,其死状各不相同,却是有一点相同,呈现一种临死前的不甘和挣扎。

    同时,一股无比恐怖的鬼厉之气,如洪水一样涌动过来,使得秦墨感到胸口窒息,禁不住停驻身形。

    轰!

    此刻,那面墙壁开始变化,其上的尸骸开始蠕动,竟是化为一张鬼脸,其眸子无比幽深,注视着秦墨、萧雪晨。

    “呵呵……,萧庄的后辈,了不得!不愧是受尽眷顾的一脉,每一代都有盖世天才出世,这一代更是如此……”

    那张鬼脸中,传出低沉的声音,很是柔和,但是,这声音落在秦墨耳边,却令其心脏紧·缩,有着无比的难受。

    这种压迫,仅是这个鬼主仅剩少许的气息,就让秦墨难以承受,令他心中不禁骇然。

    嗡!

    一道清越的剑吟声,忽然响起,从秦墨的心脏部位传出,回荡在耳边,令其压力顿消,彻底清醒过来。

    “咦?呵呵,不愧是本座注意许久的小子,我对你的一切都很渴望呢……”鬼脸中传出低沉的声音。

    萧雪晨则是莲步轻移,迈前两步,周身浮现淡淡光华,将秦墨与她包裹其中,不受鬼脸力量的影响。

    “为何要执着于恢复力量?若是你力量尽复,只会更快的陨落,永远封镇于此,岂不是最好的结局。”

    一声轻叹,从白纱斗笠下传出,即使面对这样的存在,萧雪晨依然很从容,她身上环绕着一圈奇异的力量,能将鬼主的气息完全隔断。

    “萧庄的后辈,你又何必执着于祖辈的遗训,来镇守本座呢?你带来的小子,也非常不一般。我对这小子垂涎很久了。不如,我们做一笔交易吧,一笔足以让萧庄摆脱誓言束缚的交易……”

    鬼脸中传出这样的声音,充满了蛊惑,使得秦墨的心神也是恍惚起来。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