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79章 剑主再现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幽厉鬼气狂涌,其中还伴随着无法抵御的鬼主意志,使得秦墨一瞬间陷入黑暗之中,无边无尽的黑暗在瞳孔中蔓延,而后,有一股股黑厉之气直钻入秦墨的四肢百骸。

    疼……

    撕心裂肺的疼痛,从身体各处爆发出来,同时,秦墨感到意识一瞬间被粉碎,整个身躯、神魂乃至一切似乎都不存在了。

    轰隆!

    这种感觉,如同是身躯被是可怕的鬼气彻底撑爆,几乎在同一时间,无穷无尽的杀戮、怨恨、嫉妒、苦愁的思绪从心中涌现,不断冲击着秦墨残存的意识。

    “糟糕!这老鬼要彻底吞噬我的身躯和神魂……”

    在这样命悬一线的时刻,秦墨却是在一瞬间醒悟过来,长久以来身经百战的经验,让其立刻明白现在的处境。

    此时此刻,只要心神稍有松懈,将会是万劫不复之地,其后果比东圣海无疑要严重百倍。

    东圣海的情况,乃是被当成是残缺鬼核的寄居之所,只是心神、身躯被控制,一旦残缺鬼核离体,就不会有大碍。

    可是,秦墨现在遭遇的情况不同,这是鬼主残魂孤注一掷,要在力量完全耗尽之前,将他身躯、神魂全部吞噬。

    “幸好,奕师……”

    秦墨运转全身力量,抵御着鬼主级的意志侵蚀,一边将手探向百宝囊,只要打开那里,就能启动一枚阵符。

    这枚阵符,乃是奕铭风炼制,只要捏碎之后,就能让这位绝代阵道宗师传送过来,相当于一次性的。

    这是秦墨赖以保命的底牌,也是他敢深入这里的最大依仗。

    而且,打开百宝囊后,银澄的就能直接涌出,与他的斗战圣体相合,一举将鬼主残存的意志驱逐出去。

    可是,就在这时,一只闪烁微光的手探出,一把扣住秦墨的脉门,让其动弹不得。

    这只手若隐若现,犹如是透明的一般,却蕴含着万钧之力,任凭秦墨怎么挣扎,也是摆脱不了。

    “你……”秦墨转头,看清这只手的主人,不禁是瞪大眼睛,露出惊骇欲绝之色。

    ……

    此时,在黑幕笼罩的外界,萧雪晨见到秦墨被困其中,顿时有了动作。

    嗡!

    她娇躯一动,一道道无暇剑华腾起,不断缭绕,而后,在其身周形成一柄柄光剑,如同一朵剑莲,盘旋浮沉,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剑气。

    “开!”

    剑诀一引,一柄柄光剑就是斩了下去,将一层层鬼煞护罩斩开,直袭向鬼气黑幕形成的黑茧。

    叮叮叮……

    一道道剑光射在黑茧上,却是毫发无伤,这种黑茧的表面,有着难以想象的卸力,将萧雪晨的剑华尽数卸去。

    同时,四周的虚空中,不时有一股股鬼气卷出,化为一只只大手,将剑光的力量削减至最低。

    “不用徒劳了。萧家的后辈,诚然你拥有这样惊世的剑魂,但是,境界还是太低了点,想以王者境的修为破坏这个,根本不可能。”

    “想不到啊!这小子还拥有这种剑魂之力,也想不到不攻、方圆这两种剑魂,竟能同时存在于世,一可破天,一可擎天……”

    “嗬嗬嗬,萧家的后辈,这小子的身躯、神魂即将被本座侵占,本座一旦获得新生,最多一个甲子,就能成为整个大陆最巅峰的存在,你现在不考虑一下,与本座结成盟约?你我联手,远古震世的两大剑魂双剑合璧,岂非是横扫整个大陆……”

    一句句声音响起,这鬼主的语气充满了得意,也是让得萧雪晨身上的冷意越来越盛。

    “双剑合璧?与你这老鬼……”

    嗡得一声,萧雪晨纤手握着三尺神剑,剑锋一颤,竟是有一缕缕实质的剑气溢出,环绕身周,一圈接着一圈,越来越强盛,形成一个剑气漩涡。

    这一瞬间,她身上的剑势暴涨,竟是凭空提升了三倍,无与伦比的剑光凝成剑柱,以难以言喻的霸道之势,冲天而起,冲破了四周的鬼气屏障,以摧枯拉朽之势,射向天穹。

    “不攻,不破,无暇,即无双!不愧是上古年间,被冠以最强的剑魂,能这样毫无代价的提升剑魂之力,暴增三倍以上,本座真是期待,占据这小子的躯体,拥有剑魂之后,又能拥有怎样与之匹敌的力量……”

    鬼主的声音低沉响起,却是令萧雪晨彻底起了杀意,一声动人的冷斥,剑华已是斩了出去。

    !

    剑光化为一道剑河,其中有无数影像呈现,充斥着无比玄奥之势,直斩向那个黑茧。

    这一情景,也让皇都各处的人群看到,许多强者皆是色变,这剑光中蕴含的剑意,简直如铺天盖地一样,单是瞅上一眼,就忍不住心中战栗起来。

    “这是什么剑意?如此浩荡,如此纯粹,难道是那位剑中圣者杀入了皇宫?”

    “太可怕了!这剑意中蕴含的剑魂之力,实是惊世骇俗,这是什么剑魂之力,连我这样的剑中王者也感到无比渺小……”

    无数人惊骇不已,这种剑势实是可怕到极点,人们纷纷在猜测,这是栾皇一脉的绝世剑手,还是杀入皇宫的不知名强者。

    远处,皇都外城区的边缘,左熙天、冬东咚等人堪堪抵达城区,一群年轻武者抬头,远远看到这璀璨剑柱,皆是相顾变色。

    “难道是墨哥儿……”冬东咚脸色有些发白,他对秦墨很熟悉,自是知道这并非是秦墨的剑气。

    左熙天则是脸色骤变,这道剑柱的力量之强,尤在秦墨之上,若是秦墨遭遇到的敌人,那后果堪忧。

    嗖嗖嗖……,一群年轻武者们不在迟疑,纷纷飞掠而起,朝着皇宫方向而去。

    皇宫四周的要道上,十大军团联军遭到的抵抗压力,顿时骤减了下来,军团铁骑重新发起冲锋,将那些黑岩石傀全部冲碎。

    “怎么回事?”

    “这些鬼东西的力量耗尽了么?”

    “要冲进皇宫,一举推翻栾皇么?”

    十大军团将士皆是有些迟疑,通往皇宫的道路已是打开缺口,反而令这些百战精兵感到有些奇怪,前进的步伐有些缓慢下来。

    “冲进去,擒拿栾皇一脉,诛杀首恶!”

    羿武狂的声音响彻天空,使得无数将士不再迟疑,重新发起了冲锋,一时间,震天的战鼓响彻云霄,一股股黑色铁骑的洪流踏着地面,轰轰而去。

    “去吧。结束栾皇统治的时代来临了……”

    羿武狂,还有其他九大战城的总帅伫立,注视着远处恢宏的皇宫,这些统帅们的眼眸中闪烁着复杂的神情。

    真正到了推倒栾皇一脉的这一刻,他们反而没有兴奋的心情,有的是对镇天国不确定的未来的担忧。

    ……

    与此同时。

    “你……”

    鬼煞黑茧中,秦墨回头看清来人,赫然是那金剑印记所化的神秘剑者。

    此时,淡淡金华笼罩全身,让秦墨难以看清这神秘剑者的真面目。

    “前辈,你这是何故!?”秦墨有些惊怒,他对这位神秘剑者,一直有着长辈的敬重,他一直觉得,自己能够领悟体内的剑魂,是这位神秘剑者残存的意志所致。

    然而,现在却在千钧一发之刻,这般阻挠他,是想令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吗?

    “小子,稍安勿躁……”

    神秘剑者的虚影似乎笑了笑,挥手一扬,一道光影浮现,有虚转实,竟是与秦墨一模一样的影像。

    呼呼呼……,一股股鬼气涌来,将这个影像瞬间吞没。

    “这是什么手段……”

    秦墨眼眸紧·缩,无比震撼,能够在举手投足之间,瞒过一位鬼主的意志,哪怕这鬼主是残存的意志,这种手段也是惊世骇俗。

    “小子,想要变强吗?现在,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不过,却是有着无比的凶险,就好像当初,在阴诡竹林中那样……”

    神秘剑者笑了起来,这般问道。

    秦墨不由一窒,他竟是有些分不清,这神秘剑者的出现,到底是鬼主侵蚀的幻想,还是真实存在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