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82章 覆灭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一缕剑华隐现,在秦墨额前吞吐不定,这道剑华无比隐晦,根本难以察觉。

    确切的说,若非秦墨拥有剑魂之力,根本难以察觉这道剑华的存在。

    “我……,真的没事。”秦墨苦笑,暗中有些头疼,那位神秘剑者前辈也是分明要看他出糗,就这样的消失无踪了。

    “有没有事,不是你说就可以的。”萧雪晨淡淡开口,却是剑意又增强了三分。

    她眼眸中有一道道剑弧在转动,观察着秦墨的情况,并未觉任何异状。但是,却不会因此放松警惕,那鬼主的手段极是诡秘,萧庄之前的数代庄主都遭到了算计而不知。

    叮!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响声传来,在远处凭空出现一道七彩翎羽,划破虚空,刺在萧雪晨的佩剑上。

    一阵脆响传出,剑华四溢,七彩翎羽和剑气皆是碎裂,朝着四周席卷开来,使得虚空都剧烈震动扭曲起来。

    “奕前辈终于出手了,看起来,您是有判断的……”萧雪晨娇躯微动,已是退至百丈之外,执剑而立,轻声说道。

    一直处于全神戒备的秦墨,不禁为之一愣,七彩翎羽,,奕师何时来的?

    一缕缕七彩瑞光流转,却是凝而不散,很快再次凝成一枚七彩翎羽,拉出一条尾焰,扫过秦墨全身,让后者生出无所遁形的感觉。

    “哼!你这小子,还真是命大!”

    废墟边缘的虚空,骤然得扭曲了起来,一个身影浮现,从虚空中走出,迈了一步,却是缩地成寸,出现在秦墨身前。

    正是奕铭风!

    抬手一招,那枚七彩翎羽微一颤动,便飞至奕铭风手中,他又扫动了两下,一缕缕七彩瑞光笼罩秦墨全身,探查其体内的情况。

    “还真是一点事都没有,你这臭小子,回去之后与你好好算账。”

    奕铭风狠狠瞪了一眼,自是怪责秦墨在危急时刻,没有及时捏碎阵符。

    “奕前辈,萧庄萧雪晨,代祖上向您问好!”萧雪晨上前,躬身行礼。

    上下打量着萧雪晨,奕铭风露出惊异之色,而后浮现笑容,频频点头:“好。萧庄历代都是奇才辈出,到了这一代更是了不得。我在数百年前,曾与你的曾曾祖父相见,那是一位盖世奇才,想不到到了你这一辈,更是了不得!”

    言语之间,有着唏嘘之色,似是忆起了萧庄先祖的风采。

    秦墨很是吃惊,没想到奕师与萧庄的先辈有交集,不过仔细想向,也并不奇怪。奕铭风是从上一纪元活到现在的老怪物,萧庄的先祖算起来还是其晚辈。

    “祖上遗留的典籍中,还特别提到您,提及若是能够见到您,一定要多多向您请教。”萧雪晨轻笑,这般回应。

    闻言,奕铭风点了点头,神情中露出自得之色。

    这样的神情,会出现在奕铭风身上,使得秦墨心中微跳,越明白,萧庄的来历比想象中的还要高深莫测。

    “走吧。此间事情也结束了,剩下的事情,就由十大战城的联军处理吧,我等就不要参合了……”奕铭风摆手,身形一动,已是如轻烟般消失。

    秦墨正准备跟上,却是忽然觉,在那白纱斗笠下,萧雪晨以一种奇怪的目光,正在注视着他。

    “雪晨,怎么了?”秦墨有些奇怪。

    “鬼主侵蚀你身躯时,你当时在想些什么?”萧雪晨这般问道。

    秦墨一愣,他当时能想些什么?当时正全力吸收转化的鬼核之力,心境处于空明之境,哪里能想些什么。

    略一怔神,秦墨便将当时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就是略过了神秘剑者的事情。

    “是这样么?”萧雪晨轻嗯了一声。

    不是这样,还是怎样?

    秦墨又是一愣,却是觉得很奇怪,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解释,怎么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啊……

    萧雪晨没有再说什么,娇躯一动,已是离去。

    ……

    轰轰轰……

    与此同时,皇宫四处,已是被十大战城的联军彻底占据,栾皇一脉悉数被捉拿。

    羿武狂等十大总帅,则是率领一批天境强者,直扑皇宫深处,刚才爆惊人战斗气息的地方。

    然而,赶到之时,却是扑了一个空,奕铭风、秦墨、萧雪晨已是离去。

    皇宫深处的废墟中,四处都是战斗的痕迹,而废墟中央的尸骸之墙,以及耸立的,也是在纷纷剥脱碎裂。

    关于鬼主意志存在的一切,正在飞快消逝,羿武狂一行强者只搜索出一些证据,证明栾皇一脉与鬼族有勾结,却是找不到进一步的证据。

    至于,当初的七王之乱,栾皇一脉的崛起,镇天国的建立……,这一切的真相则是只有秦墨知晓,其他人都不得而知……

    皇宫的搜索,一直持续了三天三夜,才是真正告一段落。

    在搜索过程中,掘出一系列耸人听闻的事实,栾皇一脉不仅与鬼族有勾结。

    并且,这数百年来,在十大战城爆的许多动乱,以及外族侵犯边境的战事中,栾皇一脉都扮演着非常不光彩的角色。

    还有许多证据表明,数百年来,十大战城中涌现的绝世天才,有许多天才突得销声匿迹,其中有不少就是丧生在栾皇一脉布置的暗杀中。

    ……

    这一切,都是为了削弱十大战城的力量,让十大战城无法威胁到栾皇一脉,维系这日渐衰落的皇室的统治。

    这一系列的证据,真正震动了十大战城的联军,也使得无数人出离愤怒。

    千百年来,十大战城镇守镇天国四方,为了抵御外族叩关,多少将士血染沙场。而栾皇一脉竟然暗中这样做,这样的行径简直人神共愤。

    “烧了吧,将这栾皇宫殿……”

    最终,羿武狂做出了这个决定,也得到了其他九大战城统帅的一致赞同。

    这样的皇室,这样的皇宫,实是令人心寒,令人不耻,十大战城的军队任谁也不愿入驻其中。

    呼呼呼……

    漫天火势冲起,染红了半边天空,映得夜空一片雪亮。

    皇都各处,无数人眺望着这场滔天大火,皆是慨叹不已。统治镇天国千年岁月,栾皇一脉本来可以更加长久,却是落得了这样的下场。

    正应了那句话——这个世间,王权没有永恒!

    对于皇都各大势力来说,这样的结果也是各大势力能够接受的,没有生旷日持久的战争,皇都的损坏也仅是一座皇宫,以及栾皇一脉的党羽。

    这样的结果,等若是皇都各大势力,都没有受到什么冲击,也是众多强者乐意见到的。

    不过,相应的问题也接踵而来,栾皇一脉被铲除后,这偌大的镇天国,这样一座皇都的主人,又该由谁来坐?

    十大战城的军团,固然是以西翎军团为,但是,若是成为镇天国这样广袤地域的主人,羿武狂的资格无疑还有些不够。

    并且,皇都各大势力也是各有心思,这样的局面也是他们乐意看到的,若是从中斡旋的得当,无疑是让其自身势力更进一步的绝佳契机。

    一时间,整个皇都立时热闹起来,各大势力都派出使者,前去拜访十大战城的总帅。

    与此同时——

    皇都偏僻的一个角落,一座破旧的塔楼上,秦墨伫立窗边,眺望着皇宫的熊熊大火,莫名叹息。

    “栾皇一脉,栾皇宫殿,是这样毁掉的么……”

    秦墨喃喃自语,双眸中映着滔天火势,思绪却是不禁飘远……

    前世,皇都的栾皇宫殿也是毁于大火,据说是毁于漫天黑焱之中,而栾皇一脉也由此销声匿迹。

    现在想来,前世栾皇一脉的下场可想而知,恐怕是在漫天黑焱席卷时,那鬼主意志也突然难,将栾皇一脉彻底吞噬。

    ,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也是一个笑话,如今,则是栾皇一脉一代代枭雄的可悲下场。

    “王权,看来真的没有永恒……”

    正在秦墨轻声叹息时,房门打开,奕铭风走了进来,目光落在秦墨瘦削的身影上,顿时脸色沉了下来,重重哼了一声。

    “臭小子,这种时候,还有心思感慨。坐下来,为师好好探查一下你现在的情况。”

    奕铭风挥袖,一股浩荡的力量拍至,直接将秦墨拍得坐下,后者更是疼得龇牙咧嘴。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