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83章 隔世剑主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师尊,您轻一点!”

    被一位武主存在来这么一下,秦墨只觉整个骨头都要散架了,即使他是斗战圣体,也觉得承受不住。

    奕铭风则是板着脸,漠然道:“之前在萧庄那丫头面前,我说你全然无恙,实则是搪塞她的话。是为了保全你的安全,萧庄一系会滞留在镇天国皇都,皆是因为这鬼主的残缺鬼核。若是换成我,宁可杀错,也不会放过你小子。”

    “现在,给我乖乖坐着,让我仔细探查一下你体内的情况。”

    面对奕铭风罕有的疾言厉色,秦墨自是不敢言语,乖乖坐在那里。

    砰砰……

    银澄、高矮子则是窜了出来,两双眼睛皆是眯着,上下打量着秦墨,也是充满了怀疑。

    身陷鬼主之力束缚的时候,彻底与外界隔绝,银澄、高矮子也不知秦墨的情况。

    “这小子的情况很奇怪啊!奕师,凭这小子的手段,想要转化鬼核中的力量,并完全吞噬,几乎不可能做到才对。”

    银澄眯着眼睛,眸中跳动着恶质的光芒,“不如,待我用炼一下这小子,就能知晓虚实了。”

    滚!你这落井下石的狐狸!

    秦墨顿时怒目,这狐狸实是恶劣到极致,巴不得他多受一些痛楚。要知道,转化鬼核之力的过程,他也是受了无比煎熬,说是九死一生也不为过。

    噼里啪啦……,高矮子则是捏着拳头,咧嘴道:“何必那么麻烦,本大爷力量恢复了一些,用一套锻打之法就能验证。本大爷的力量是鬼族的天敌,只要拳劲入体,管他什么鬼尊、鬼主,立刻就会原形毕露。”

    面对两个恶劣的家伙,秦墨已是不想理睬,高矮子的拳力之强,比之秦墨的斗战圣体不遑多让。别说是什么鬼族,任何种族的身躯都承受不住,这一拳下去,估计半条命就没了。

    砰!

    奕铭风也不搭理狐狸、高矮子的胡闹,手掌捏着阵诀,周身立时升腾缕缕瑞彩,浓烈如潮的祖阵之力涌动,悉数灌入秦墨体内。

    咔嚓、咔嚓……,秦墨全身骨骼脆响不断,承受着祖阵之力的冲刷洗炼,彻骨的疼痛再一次蔓延开来。

    “怎么又是这么疼……”

    秦墨双目赤红,牙关咬得咯吱作响,这种疼痛比之前炼化鬼煞之力时,竟是不逊色多少。

    不过,这种疼痛并没有持续多久,祖阵之力如流水一样,很快冲刷过秦墨全身,而后,奕铭风惊疑一声,便是将力量收敛。

    “看来,真是你体内的那股意志,助你转化的鬼煞之力。”奕铭风微微颔,这般自语。

    关于西城的骨祸之乱,奕铭风这段期间在十峰山脉了,乃是有了详细的了解,尤其关于在宗主峰深处,秦墨体内的那股意志,与黎枫雪行的交手,奕铭风更是仔细询问了数遍。

    秦墨捏着身上的痛处,真是觉得太遭罪了,诚然炼化吸收了鬼煞之力,但是,所承受的痛苦也是无与伦比。

    旁边,银澄、高矮子则是瞪着眼睛,想听奕铭风说出其中的详情。

    奕铭风沉吟不语,许久才轻叹一声,微微摇头苦笑。

    “你小子体内的那道金剑印记,我本以为,只是一道剑意的烙印,现在看起来,远不是那么简单。这一道金剑印记,相当于鬼主残缺鬼核的东西……,唉,你小子身上有这东西,也不知是福是祸……”

    听着奕铭风的自言自语,秦墨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与鬼主的残缺鬼核类似的东西,那岂不是说,他很有可能身躯、神魂会被侵占?

    银澄、高矮子也是紧张起来,它们固然喜欢看秦墨出糗,但是,这小子若是真的遭此下场,却不是它们愿意看到的。

    “胡思乱想什么,以这道金剑印记主人的傲气,就算你小子是斗战圣体,他也是不屑于占据的……”

    奕铭风顿时笑骂,而后轻叹道:“只不过,你拥有这样一道金剑印记,就不仅是这一剑宗的传人那么简单,而是这一剑宗的隔世剑主。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就实在有些悬殊了……”

    隔世剑主!?

    秦墨、银澄和高矮子同时狂震,关于这道金剑印记到底蕴含怎样的秘密,他们都不是太清楚。

    可是,关于“隔世剑主”这四个字,秦墨等却是再清楚不过了。这是一大宗门的宗主存在,将一身力量凝聚成印记,而由后世之人来传承。

    这与获得一大宗门的遗留绝学,乃是截然不同的情况,确切的说,是天差地别的情况。获得这样的力量印记,等于是获得了这一宗门的全部传承,而同时,也要肩负起这一宗门此前,所承受的种种恩怨。

    而从奕铭风的语气中,秦墨所要承受的恩怨因果,恐怕远远出了想象。

    “小子,你今后的路很漫长,也很艰辛。所以,你要明白一件事,你体内的剑魂之力,并不是这道金剑印记而凝成的。是因为你小子拥有这样的潜质,这道金剑印记才选择了你……”

    奕铭风神情肃然,正色告诫道。

    “奕师,我需要做什么?”秦墨怔了怔神,很快平静下来,经历了这么多挑战,他的心境早已处变不惊。现在,他只是想知晓,接下来等待他的,会是怎样的艰辛挑战?

    “关于这些,你暂时不需要知晓,先将眼下的事情解决吧。这些事情,等你一年后的约战结束,才有资格知晓。”奕铭风闻言,笑着摇头,不予透露。

    一旁,银澄、高矮子则是目光闪烁,它们似是知道些什么,却也是三箴其口。

    与此同时。

    奕铭风所说的这些话,化为一缕缕清风,从塔楼中飘出,徐徐而动,落在远处,皇都运河畔的萧雪晨耳中。

    “金剑印记!?的隔世剑主,原来如此,因为拥有剑魂的潜质,所以被选中了么,只是……”

    萧雪晨喃喃自语,陷入沉思,“秦墨的身份如此不简单,‘羽先生’恐怕也是不简单,。将来,从萧庄迁离之后,也会有见面的机会,的技艺还是有请教的机会的……”

    说到此处,萧雪晨的语气顿时轻快起来,娇躯微动,已是如轻烟一样,掠向运河深处,转而消失不见。

    ……

    这一夜,栾皇宫殿的大火熊熊燃烧,秦墨的处境也是一般无二,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奕铭风确认了秦墨的状况后,便立刻布置阵法,让秦墨置身其中,开始以地脉之力,对秦墨进行淬炼,将其体内吸收的精纯力量,一点点压榨出来。

    依照奕铭风的解释,吸收转化的鬼煞之力过程,如同是金汁渗入棉花,若是不现在进行淬炼,这种精纯的力量就会沉淀下来,以后需要十倍的时间,才能将之一点点炼化,彻底吸收。

    当然,秦墨之所以能够立刻淬炼,将这些潜伏的力量压榨出来,也是因为其体魄足够强壮,能够承受这种力量暴增的后果。

    不过,这种压榨的过程,却是无比痛苦,使得秦墨之前还为力量提升感到欣喜,现在则是欲哭无泪的局面。

    “奕师,要不要我再加一把火?按照武典中记载,也是压榨人体潜能的一种绝佳手段啊!就是过程,稍微有点痛苦……”

    银澄在一旁火上浇油,很想用妖族圣火,狠狠烤秦墨一把。

    高矮子则是建议,要不要用上“种地之法”,当初秦墨险死还生,就是用这种秘法得以突破。

    “一边去,别添乱。”奕铭风板着脸训斥,对于这两个惹祸精,也是颇为无奈。

    这一夜,秦墨就这样“痛苦”的度过了,他则是没有想到,刚刚推翻栾皇的统治,第二天清晨,皇都反而更加混乱起来。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