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86章 再入地底宫殿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竹林中,萧雪晨连输了一天一夜的,带着一丝气恼离去。

    羿武狂也是离去,他还有太多的事务,能够来这里待上片刻,凭吊一下友人,已是耽搁了许多事。

    “呵呵,萧丫头看起来相当气恼,小子,你的的棋艺,看来得到了验证啊!”

    奕铭风笑得很开怀,能够将萧雪晨赢得这般彻底,让这位绝代阵道大宗师相当愉快。

    也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萧雪晨在奕铭风心中的份量极重。

    秦墨不禁撇嘴,视线扫视着师尊的笑容,道:“奕师,为何要我代替你,前去萧庄协助完善什么阵法。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阵道上的造诣颇浅,怕是难以胜任。您这样的搪塞之举,有欺骗后辈的意思。”

    正说着,秦墨就感觉到,奕铭风忽然抬头,其目绽神光,凝聚成一股强大的威压,瞬间笼罩过来,让他动弹不得。

    武主境层次的威压,让秦墨一瞬间失神,脑海中一片空白,而后威压如潮水般消失,无影无踪。

    “奕师,你这是……”秦墨龇牙咧嘴,全身渗满了冷汗,任谁受到一位武主的气势压迫,都是难以承受。

    然而,奕铭风却是浮现笑容,道:“你这小子,还真是难得。从没见过你,如此袒护一个女子,看起来你对萧丫头,是真的有些意思。”

    砰砰……

    银澄、高矮子相继窜出来,皆是纷纷附和,告知奕铭风,秦墨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对萧雪晨情有独钟。

    秦墨不禁愕然,而后才醒悟,他刚才的言语,确是有些袒护萧雪晨。

    终究,能让萧雪晨如此着紧的阵法,秦墨自是希望,奕铭风能够助其完善。

    “我曾在萧庄修炼过,自是要偿还这份情谊,奕师既是要我去,那我到时去就是。只是我的阵道造诣,怕是难以胜任,而银澄阁下在萧庄,也是难以出手的。”秦墨摇了摇头,这般说道。

    “你这小子,不要这般激为师出手。萧庄那里,我是不方便进去的。”

    奕铭风摆了摆手,轻声一叹:“这其中的缘故,你以后就会知晓,以我的身份,是不方便进入萧庄的。至于你身为我的弟子,本来也不适合,但是,你同时又是镇天国的人,又在萧庄修炼过,就有进入萧庄的理由了。”

    “嗯?”秦墨一怔,这才明白过来,奕铭风刚才的拒绝,并非是搪塞之意,看来是真有苦衷。

    “行了,先不说这些。我让你来这里,可不是谈这些事情的。”

    奕铭风挥袖,顿时,一股股七彩瑞气涌现,化为一圈圈涛浪,朝着四周扩散开来。一瞬间,就将这间竹屋笼罩其中,一道道阵纹接踵而现,使得整个竹屋模糊起来。

    而后,一个玄奥的阵法形成,环绕在竹屋周围,屋内的秦墨等人则是失去了踪迹。

    嗡嗡嗡……

    一座宫殿内,同样的玄奥阵纹浮现,一圈圈阵纹缭绕,秦墨等的身影相继浮现。

    “这里是……,第一代栾皇的地下宫殿……”

    环顾四周,秦墨、银澄、高矮子皆是瞪大眼睛,他们对于这里的环境再熟悉不过,正是第一代栾皇的地下宫殿。

    两年多前,借助进入这里,秦墨等在此有了巨大的收获,也正是凭借在此发掘的神雷,才一举铲除了数大天境强者,让秦墨一时名动皇都,震慑了皇都各大势力。

    当然,这座宫殿中的最大宝物,秦墨等却是无法带走,就是那件残缺的古皇器。

    却是想不到,奕铭风能够不借助,就轻易的进入这里,这样的空间阵道造诣,让银澄瞧得两眼发直。

    “奕师,这一手你一定要传授给我啊!我一定会将这种阵法发扬光大的!”

    银澄直接扑过去,趴在奕铭风肩头,耍赖似得要学习这种空间阵法。

    秦墨、高矮子皆是斜眼,这狐狸所谓的“发扬光大”,恐怕是用这种空间阵法光顾各大宗门的宝库,将那里洗劫一空吧。

    “等你力量尽复,自是会传授给你的。”奕铭风对于这个狐狸弟子很是偏袒,做出这样的承诺。

    一道道阵纹环绕身周,护持着秦墨等前行,进入这座宫殿的深处。

    四周的情景,与两年多前没有什么变化,唯一不同的,则是前行过程中,不需要顾忌那么多。

    两年多前,秦墨等来到这里,可谓是一步一惊心,生恐触动了这里的阵法,遭致覆灭身陨的后果。

    “这里的阵法布置固然不错,却是一种残缺的上古大阵,且是残缺的相当厉害,漏洞百出,不足为虑。”

    一边前行,奕铭风一边为秦墨等讲解,这是他一贯教导弟子的方式,也是卓有成效。

    宫殿中散布的阵纹,遇到奕铭风所释放的阵法,则是纷纷退避,如同是一个仆从遇到上位者,根本不敢有碰触的念头。

    这情景,更是瞧得秦墨等目瞪口呆,每一次见到奕铭风的阵道造诣,都有种鬼神莫测的感觉,产生发自内心的敬畏。

    “小子,如何?阵道达到我这种程度,事实上,并不比巅峰武道差上太多,你身具地脉阵道师的天赋,在阵道上还是要用心点。只要付出一些努力,将来的阵道成就也是斐然。”奕铭风的声音这般响起。

    秦墨暗中苦笑,点头应是,他知道这位师尊对于他专注于剑道,少有心思放在阵道上,一直颇为不满。

    沿着宫殿的道路前行,秦墨等传送进来的地方,与上一次恰恰相反,首先看到的是宫殿中的藏兵库。

    在这里,奕铭风看到之前摆放的箱子,以及第一代栾皇所遗留的手札,对于其中的内容,奕铭风嗤之以鼻。

    听及萧庄女子的画像时,奕铭风淡淡开口:“这样的家伙,也妄图染指萧庄一系的女子,也太痴心妄想了。”

    至于看到青铜龙血矿铺砌的地面,奕铭风则更是摇头,对于这种暴殄天物的行为,与当初高矮子一样,狠狠咒骂了几声。而后,奕铭风也不客气,根本无惧四周的阵法,将这里的青铜龙血矿扫荡一空。

    顿时,整个宫殿凭空凹下去一层,对于奕铭风这样的手段,银澄则是垂涎不已。这狐狸信誓旦旦,赌咒般的发誓,此番回去,一定要刻苦修炼阵道,尽承奕铭风的衣钵。

    呼呼呼……

    宫殿之中,之前存放残缺古皇器的地方,则是与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一道道匹练般的阵纹交织,其中有着星光四溢,如同是一片星河在这里汇聚。

    那里有一团雾气笼罩,无比浓郁,其中有一件物体的影子若隐若现。

    见此情景,秦墨、银澄和高矮子皆是瞠目结舌,之前来到这里,那件残缺古皇器还摆放在这里,现在怎么是这番光景,难道有什么变故?

    此时,奕铭风轻松的神情也是消失,注视着那团悬空的雾气,罕有的露出凝重之色。

    “你们退后,这件残缺古皇器中的禁制,遭到了触动,要耗费一番手脚,才能将禁制稳定下来。”

    咻!

    屈指一弹,一道七彩之光射出,奕铭风试探性的发出一击。

    轰隆!

    那团雾气中的物体陡得震动,一道烈焰般的力量横击过来,与七彩之光碰撞在一起,顷刻间,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冲击波,无数气劲如狂澜一样肆虐开来。

    …………………………

    (第二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