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87章 器灵的骄傲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散!”

    奕铭风探手凌空一抓,瑞彩般的祖阵之力席卷,形成一个壁障,将翻腾的气劲笼罩其中,使得其无法扩散开来。

    在这样的地下宫殿,若是任由这种气劲爆开,整个宫殿都会毁灭,甚至会波及到上方的皇都。

    当然,最为重要的一点,则是古皇器的存在就会暴露,到时引起的风波就会无边无尽。

    一缕缕气劲溢出,冲击得秦墨、银澄、高矮子一阵窒息,他们纷纷色变,残缺古皇器释放的力量之强,竟是丝毫不逊色一位武主之力。

    这件残缺古皇器竟是如此恐怖,也不知当初,为何第一代栾皇能够将之收为己用。

    “你们两个,以祖阵之技布置阵法,来封锁这片区域的空间。这残缺古皇器中的器灵有复苏的迹象,要从这里遁走了。”

    奕铭风沉声提醒,令得秦墨等立时醒悟过来,大约明白生了什么变故。

    这件残缺古皇器的主人,乃是第一代栾皇,也即是与栾皇一脉息息相关。现在,栾皇一脉彻底铲除,这件残缺古皇器也不再受控制,自是要由此遁走。

    “!”

    “!”

    秦墨、银澄同时出手,将各自修炼的祖阵之技催动至极致,一根根五彩翎羽成形,激射向前方。

    瑞彩翻腾的脚步踏出,化为沸腾的光幕,笼罩向那团氤氲泛光的雾气。

    以秦墨、银澄释放的祖阵之力,自是无法对这件古皇器造成任何影响,但是,两种力量相互汇聚,却是融入到奕铭风凝结的屏障中,立时使得局面生改变。

    砰!

    浓烈而威严的气息沸腾,挟带着一种对神魂充满压迫的冲击力,疯狂肆虐爆开来,一股股冲向奕铭风等人。

    咚咚咚……

    秦墨等皆是受到冲击,却是毫无所动,奕铭风乃是武主境的修为,其神魂之凝练,已是达到不破的地步,根本不会受到影响。

    至于秦墨、银澄则是修炼,神魂固如精钢,亦是不会受到冲击。

    而高矮子则更是没有感觉,反而在那里打出一套拳法,拳劲犹如奔雷,也是灌注入凝成的屏障中,防止这件残缺古皇器遁走。

    “这件残缺古皇器的器灵失控了,果然如我想象的那样,栾姓一脉的那个小子,乃是利用了其他的手段,控制了这件残缺古皇器。”

    奕铭风一声怒哼,却是身躯抖动,、同时施展,其狂飙的力量犹如暴雨一般倾泄而出,却是局限在一个狭小的区域,丝毫没有扩散开来。

    单是这一手,就令秦墨、银澄叹为观止,要将祖阵之技修炼到这种程度,也不知需要多久的时间。

    轰隆!

    一股股祖阵之技在那团雾气中炸开,终于掀开了浓雾的一角,显现出那件残缺古皇器的真面目。

    “这是……”

    “怎么会变成这样!?”

    秦墨、银澄和高矮子齐齐惊呼,他们都曾见过那件古皇器,乃是残破的三足鼎,其中断却两足,表面布满了凹凸的撞击痕迹。

    现在,这个鼎竟是三足尽断,其上布满了锈斑,竟是比两年多前,还要残破了一倍。

    这样的情景,使得秦墨等面面相觑,难道这两年里,有人潜入过这里,对这件残缺古皇器进行了破坏?

    秦墨等先想到的,就是鬼主意志所为,整个镇天国中,也唯有残缺鬼核中的力量,能够撼动这件残缺古皇器。

    “轰!”

    断去三足的古鼎震动,其上的光华形成漩涡,竟是将奕铭风的祖阵之力吸收。同时,其表面的孔洞也在修复,竟是以奕铭风的力量,来修复自身。

    “奕师……”

    “这鼎的器灵在借助您的力量。”

    秦墨等纷纷惊呼,他们没有想到,这件古皇器的器灵如此可怕,竟能吸收祖阵技的力量为己用。

    面对这一情况,奕铭风则是不为所动,反而将祖阵技释放的力量,陡然间提升足足十倍。

    一股股惊涛般的力量狂涌,拍击在残破古鼎的表面,被其不断吸入其中。

    这情景,使得秦墨等神情极是凝重,猜测这件古皇器是否动用了什么力量,使奕铭风无法收回力量。

    然而,面对这样的两股力量冲突,秦墨、银澄和高矮子只能干瞪眼,武主级的力量碰撞太可怕,实不是他们现在能够干预的。

    片刻,断去三足的残鼎猛地震动,其上光华尽数敛去,哐当一声跌落在地。

    奕铭风则是收回力量,额头渗满汗水,显是消耗甚巨。而后,他走上前,抚着这口残鼎,脸上浮现冷冽的怒意。

    “栾姓这一脉的混蛋,竟是动用了这种手段,实是罪该万死!”奕铭风怒哼,身上浮现森然杀意。

    秦墨等上前,探查这口残鼎的情况,觉这鼎中蕴含的力量极其微弱,再没有刚才可怕的波动。

    “小狐狸,别摸了,这个古皇器彻底毁了。器灵正在消失。”奕铭风沉声说道。

    “什么?!我的古皇器怎么会毁了?奕师,你刚才也下手轻一点啊!”银澄顿时叫嚷起来,它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拿这个残缺古皇器当枕头,现在竟是彻底毁了。

    奕铭风冷哼一声,“我会无缘无故,毁去一件古皇器吗?这是栾姓那混蛋小子……”

    听着奕铭风的讲述,秦墨等才明白过来,第一代栾皇并非是得到残缺古皇器认主,而是动用了其他的方法,强制驱使这件残缺古皇器的器灵。

    至于是何种方法,奕铭风则是有大致的推断,掘到这件古皇器的遗址,应是属于昔日的古兽皇朝。

    昔日的古兽皇朝,有极为霸道的御器之法,第一代栾皇必定是得到了这种御器之法,才能勉强驱使这件残缺古皇器。

    “我就在奇怪,以栾姓这一脉浅薄的根基,如何能够获得古皇器的认可。就算是残缺古皇器,这一脉也没有资格……”

    奕铭风怒哼,这是其罕有的对一个陌生人,爆这样的杀意。

    秦墨毫不怀疑,若是栾皇一脉没有覆灭,奕铭风现在就会出手,将这一脉铲除干净。

    因为,在阵道师的心目中,古皇器是极为神圣的,这是将地气铸器的最高成就,对于任何一位阵道宗师来说,这是价值无可估量的瑰宝。

    “这件残缺古皇器,真的彻底毁了吗?”秦墨很是惋惜,两年多前,这口鼎中盛放着神液,其中充斥着无比惊人的力量,怎么短短两年,就要彻底残破了。

    奕铭风摇头叹息,他感到遗憾,若是两年多前,能与秦墨等一起来此,这件古皇器还有修复的可能。

    “两年多前,这鼎中盛放的神液,应是器灵继续数千年的精华,就为了突破被奴役的禁制所用。积蓄数千年,只为这一刻的挣脱,一切都晚了……”

    听着秦墨的讲述,奕铭风更加痛心,古皇器的器灵有着无比的骄傲,又怎会容忍这样的奴役。

    这数千年来,这口残缺的古皇器一直存储力量,刚才就是为了挣脱束缚,就算彻底毁去,也在所不惜。

    刚才,奕铭风就觉了这一点,希望能够补救,却是依然无法做到。

    “真的彻底毁了么?本狐大人的古皇器枕头……”狐狸哭丧着脸,这是它期盼了许久的宝物,现在竟是这样毁了。

    秦墨也是怔怔无言,谁能想到深入地下宫殿,最后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罢了,尽我所能,保留一点器灵的种子吧!”

    奕铭风神情变幻,终是下了决心,探手抓出,其手竟如探进水波中一样,伸入鼎壁中,其手臂不断光,而后取出一颗米粒大小的光点。

    这光点明灭不定,犹如残烛一样,似是随时会熄灭,却散着缕缕骇人的力量波动。

    “这是古皇器器灵的最后一点精华……”

    光点散的光辉,映照着奕铭风清癯俊逸的面容,他目光一抬,直直的看向秦墨:“小子,你身上已经承担了太多的责任,也不在乎再多承担一件吧。”

    再多承担一件?

    这是什么意思?

    秦墨一惊,刚想开口,却见奕铭风屈指一谈,那光点竟是徐徐飘出,如受到牵引一样,朝着秦墨飞去。

    ………………………………

    (第三更。)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