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097章 一个结束,一个开始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这一天夜里,镇天楼的夜宴持续了很久,一直到深夜时分,才是堪堪结束。

    不过,关于皇都、十大战城之间的谈判,却是早在夜宴开始前的半个时辰,就已经有了定论。

    这场谈判的进行,则是无比顺利,皇都、十大战城的首脑之间,根本没有进行任何争论,就是得出结论。

    从即日起,皇都的一切事务纷争,由皇都各大门阀势力共同执掌协商。

    至于十大战城,也是依然维持之前的状态,没有任何改变。

    唯一不同的,则是镇天国五品以上的宗门势力,都会在西翎主城开设分馆,涉及到镇天国的重大事务,则与西帅羿武狂一起商议解决。

    这样的结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基本是镇天国各大势力达成共识,未来的镇天国之首,乃是西翎战城。

    若是在一天前,对于这样的结果,别说是皇都各大门阀势力不同意,其余九大战城的统帅也是颇有异议。

    可是现在,赴宴的众多强者却是一致同意,无人有反对的意见。

    事实上,当奕铭风等人的身份曝光,之战的消息传开,凡是有点见识的人都明白,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

    相对于一方大域,镇天国的疆域实在太小了,在镇天国内所谓的门阀势力,一方战城,却是连四品势力都比不上。

    然而,这样的一个王朝,却出现了秦墨、简月玑、炼雪竹等绝世天才,并且与各大霸主级势力都有密切的联系。

    由此,几乎可以预见,西翎战城的未来前景,是多么的光明,根本不是一个五品势力,或是一群五品势力能够比拟的。

    其实,就现在而言,有一位武主强者撑腰的千元宗,在各方面的地位,就远远超过了镇天国内所谓的门阀势力,比一个四品宗门都要有威慑力。

    面对这样的形势,所谓的镇天国谈判,还有什么意义?

    无论是皇都一众大佬,还是十大战城的统帅、高层,都是极有远见的人物,在这种情况下,如何选择根本不需要多说什么。

    不过,却是有一点,被之前的无数人预料对了。

    这一场镇天楼夜宴,确实是镇天国建成以来,最为盛大的一次,单是一位武主,两位武尊,数大霸主级势力使者,以及之战的绝世天才齐聚,就堪称一场盛大聚会。

    当夜,随着这场夜宴的落幕,整个皇都,乃至整个镇天国则是平静下来,比之栾皇一脉尚在时,还要平静许多。

    不过,有心人则是察觉到,这种平静与以前截然不同。

    此前的镇天国,被栾皇一脉一手遮天,处于一种封闭的状态中,与外界几乎是隔绝的。

    可是,今夜之后,见到了武主、武尊的风采,又知晓的种种传奇,无数人的视野一下子开拓了。

    尤其是镇天国的年轻一辈,在这一天夜里,从皇都离开的年轻天才,就占据了整个皇都的近一成。

    听闻了秦墨、简月玑的种种传奇战绩,这些天才们又如何能按捺得下心中的躁动。

    皇都的宗门,镇天国的各大势力,已经再难局限这些决定天才们的视野,许多人想到外界去闯一闯。

    这群天才中,有的前往未来镇天国的中心-西翎战城,有的则前往更远的地域,或是西域,或是北域,甚至是东域、南域等广阔的疆域……

    许多老一辈强者叹息,他们几乎可以预见,离开的这群天才中,其中至少有半数都会陨落。外界固然有种种机缘,同样的,也充斥着种种相衬的危险。

    不过,若是这群天才中有人获得机缘,必定会一飞冲天,成为镇天国新一代的风云人物。

    机缘与凶险,本来就是并存的……

    至于秦墨,在这一场夜宴结束后,也终于是放松下来,镇天国的种种纷争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只是,秦墨也很清楚,关于自身的种种历练,却是才刚刚开始。奕铭风所谓的特训,也是在镇天国纷争结束后,才是正式启动。

    ……

    深夜。

    皇都郊外,一片延绵的树海中,其中有一片宅院坐落,灯火若隐若现。

    这是太鳄门在皇都郊外的产业,知晓奕铭风等尊贵客人要在皇都留宿,太鳄门主立刻将这片宅院整理出来,邀请奕铭风等人前来下榻。

    此时,其中一个庭院中,秦墨与萧雪晨坐在凉亭中,煮着香茗,聆听树涛此起彼伏,静谧的气息弥漫开来,别有一番难言的滋味。

    “奕大师给你的历练之地,是?!”萧雪晨玉手捻着白玉杯,杯子的玉色与她的肌肤交映,有种炫目的光华。她的眸子里,掠过一丝若有若无的光芒,难以察觉。

    但是,萧雪晨的异状,却是瞒不过秦墨,前世与她朝夕相对那么久,对于这人儿的一些习惯,秦墨相当清楚。

    萧雪晨会有这样的异状,必定是与有关,她很年少时,就孤身一人,深入那片古川,也因此,身中之毒。

    确切来说,也正是她身中这种奇毒,今生和前世,秦墨才能与她相识。

    “只是按照奕师布置好的路线,在边缘绕一圈,雪晨,我知晓你以前,在中的事情。羽师兄与我说起过,你不会是要我,到古川深处一探吧?”

    秦墨摊了摊手,口中称呼自己的另一个身份为“师兄”,心中则是感到怪怪的,这样称呼自己的另一重身份,确实古怪的很。

    “怎么?秦墨,所谓为朋友两肋插刀,你进入中,就不能帮我一个忙么?”萧雪晨抿嘴,品着香茗,嘴角则是勾勒一丝狡黠的笑意。

    见此情景,秦墨失笑摇头,这妮子的性子也是,一旦与之熟悉后,她实是太喜欢捉弄人了。

    当然,秦墨若是有那份实力,自是会深入深处,帮萧雪晨这个忙。他很清楚,在深处,有着萧雪晨,乃至萧家的一个心结,不过,到底是什么心结,前世的秦墨却不清楚。

    至于今生,秦墨暂时还不想知晓,因为他还没有那份实力。

    “真是不够朋友。连是什么忙都不问,就拒绝了!”萧雪晨撇嘴,这般说道。

    “好吧。雪晨,你就说一说,是什么忙吧。”秦墨苦笑,耸肩说道。

    他心中则是一叹,记得数年前,他以“羽先生”的身份,为萧雪晨治疗古兰奇毒时,曾暗中发誓,那是他与她今生最后的交集。

    却是想不到,此后秦墨的两重身份,都是不断与萧雪晨有所交集,难道命运就是如此?

    现在,听闻这人儿提及年少时的古川之行,秦墨还是没有忍住,想要探听究竟。

    毕竟,这个秘密,困扰了秦墨前世数十年,也是不明白,这人儿深入,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还差不多。”萧雪晨抿嘴一笑,笑容如夜昙般绽放,“其实,只是要你帮忙,若是你能到地图上的所在,带一封信……”

    说着,萧雪晨从衣袖中,取出一封信函,以及一张破旧的地图。

    “这地图……”

    目光一扫,秦墨眉头皱起,露出疑惑不解之色,这地图他竟是很熟悉。事实上,在数年前,他就曾见过,现在还贴身收藏了一张。

    这地图上所绘的标识,正是数年前,秦墨即将进入时,萧庄的滑爷爷暗中找上他,塞给秦墨的一张残图。

    当时,滑爷爷曾经十分期翼,秦墨能够寻找到这张地图上绘制的地点。

    然而,在中,秦墨直至离开,也没有找到关于地图上所标识的地点。

    现在,萧雪晨又取出一幅一模一样的残图,竟是有关中的地点。

    顿时,秦墨脸色有些发黑,两张一模一样的残图,却是一个在,一个在。

    难道说,这两大绝域之地,乃是同一个地方?

    这当然不可能,秦墨在待了年余,也曾远眺,自是很清楚,这两大绝域绝不是一个地方。

    那么,也即是说,滑爷爷、萧雪晨两人,必定有一人说了假话。

    “怎么了?”见秦墨神情有异,萧雪晨秀眉轻挑,问道。

    随即,她则是美眸微微睁大,看到秦墨从衣袖中,取出一份一模一样的残图。

    “你这是从何处得来的?”萧雪晨相当吃惊。

    而后,听完秦墨的解释,她不禁哑然失笑,容颜有些无奈,也有些感动。

    “滑爷爷为了我们萧庄的事,真的是是费尽心思呢……”

    萧雪晨一声叹息,也不隐瞒,告诉秦墨,这两张残图都是真的,滑爷爷没有欺瞒什么。

    “这是一个门户,通往同一个地方……”

    秦墨心中一动,他是何等聪颖,立时猜测到这个可能。

    萧雪晨轻轻叹息,点了点头:“是的。我要你帮的这个忙,也不是要进入那个门户,只是能够见到那个门户的所在,然后,替我将这封信函扔进去。只是,那个门户并不是说想找,就能找到的,能不能见到,谁也说不清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