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104章 寒酸的报酬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小禹,你在这里干什么?”

    人群中,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却是极为动听,但是,落在冽禹耳中,却是让这冰玉男孩浑身一陡,猛地低头,擦拭着眼睛,再抬头时,已是露出灿烂的笑容。

    “姐姐……”冽禹一身欢呼,就奔到一个绝色女子身旁,低眉顺目,态度如绵羊一样温顺。

    这变脸的度,瞧得秦墨目瞪口呆,这说小孩子的情绪说变就变,但是,这也变得太快了点。

    随即,周围的一群护卫纷纷行礼,其态度之恭敬,仿佛是见到了南府府主一样。

    从称呼中,秦墨才了解到,这绝色女子是南府府主冽津的女儿冽瞳,也是未来南府府主的继任者。

    “好可怕的修为!这冽瞳是武道王者,又是一个绝世奇才!”秦墨暗暗惊叹。

    观察冽瞳的骨龄,才是刚过三十岁,修为就已达到这样的境界,在任何一方大域,都是屈一指的奇才。

    “你就是父亲至友的弟子?没有进入么?那正好……”

    听着冽禹的讲述,冽瞳冰冷的眸子一动,微微点头。

    此时,秦墨则是注意到,在冽瞳身边,还站着一群人族武者,其为的一位轻裳少女,可谓是风华绝代,那腰间的佩剑,隐隐散着一种令他感到危险的气息。

    “好奇特的剑意?”秦墨暗中眉头一皱。

    “这是……,骆家……”耳边,则是传来银澄的一声嘀咕,随即又没了声息。

    秦墨在打量骆姓少女一群人的同时,这一群人也在观察他,而后,这群人皆是皱眉,流露出狐疑的轻蔑之色。

    “墨先生,请随我来。”冽瞳则是颔,既是有礼,也是疏远的命令道。

    见此情景,秦墨暗中皱眉,考虑到是在寒族的地盘,终是跟着冽瞳等人而去。

    ……

    深夜。

    南府别院的一间屋子里,秦墨正在整理百宝囊,为黎明时分,进入做准备。

    寒玉制成的圆桌上,摆放着六件,其质地柔软,大小相当于一件内甲,穿在身上,能够抵御中的寒煞罡气。

    来到寒族领地的这两天,秦墨则是了解到,制成这种软铠的寒石,只有这片地域才能产出。

    并且,这种寒石的石场,也由寒族宗府严格把控,其他东、南、西、北四府,是不得开采这种寒石的。

    也因此,在两天前的南府广场上,、寒石被东府采购一空,才让得冽禹那么气恼。因为,想要再弄到一批寒石,铸造新的,其过程非常麻烦,往往要等上一个月以上。

    现在,摆放在圆桌上的六件,并非是全新的,很多地方都有刀痕剑迹,乃是六件有些破损的。

    呼……

    屋子里灯光一闪,银澄的虚影浮现,气息尽敛,若有若无,却是眯着眼睛,看着桌上的六件寒石软铠,眼珠子里跳动着怒意。

    “拿六件半废的当报酬,让你小子加入他们的队伍,担当专用阵道师。哼哼……,骆家还是一如既往的吝啬,当阵道宗师是路边捡来的野菜么?”

    银澄龇牙,语气很冰冷,流露着一丝杀意。

    两天前,冽瞳、骆姓少女出邀请,让秦墨加入骆姓少女的队伍,担当专用阵道师,其报酬就是六件。

    对此,秦墨虽是不喜骆家一队人轻视的态度,却也立刻答应下来。毕竟,缺少,在中可是待不了多久,更遑论能够通过试炼。

    他可不愿意,这几年就耗在寒族领地,但是,若是想离开,必须通过,才能获得开启的特殊真元石。

    可是,秦墨后来才觉,骆家一队人为他准备的六件,竟是六件半废的品质,根本无法进行战斗,只能穿着抵御寒煞罡气。

    按照骆姓一队人的话来说,秦墨只是一个资质尚浅的阵道师,带着秦墨一起,还要分心照顾他的安危,哪里还需要太好的。

    嗷……

    衣领处,小白虎不二也是探出脑袋,低吼表示不满,赞同银澄的话语。

    “姓骆的那帮人没说错啊!我只是一个不入流的阵道师,跟着他们进去,又不用出力,防御阵法的异动就可以了,何必在意其他。”秦墨笑了笑,这般说道。

    他倒是没有多少愤怒,以阵道造诣而论,自己虽然也算相当不俗,但是,比之银澄就差得远了,在很多方面,还比不上好友冬东咚。

    不过,拿六件半废的来忽悠他,也使得秦墨对骆家这群人很不感冒,就当是进行了一次不愉快的交易。

    不管怎么说,有这六件,他至少不用担心寒煞罡气侵蚀的危险。

    “你小子那半吊子的阵道水准,当然就值这种半废的,从这方面来说,这场交易是很公平。”

    银澄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很损,而后话锋一转,“不过,你小子的另一个身份,是奕师的弟子,这就是另一回事了。收了六件半废的当报酬,这种事传扬出去,丢得是奕师的脸面。”

    闻言,秦墨双手一摊,耸肩道:“我跟随骆家这个队伍的身份,就是一个半吊子的阵道师,骆家这群人的生死,与我有没什么关系。这场交易很公平,没毛病!”

    “唔……,这也是……”银澄眯着眼睛,诡异的光芒在眼眸里转了转,随即,它的身形消失,遁入中。

    见状,秦墨不禁摇头,继续收拾行李,从两天前,狐狸有些奇怪的反应中,他就猜出来,这狐狸与骆家,恐怕是有些不对付的。

    诚然,妖族与人族之间,一向称不上和睦,但是,与狐狸相处日久,秦墨则是能感觉出来,这家伙对于骆家这群人,可不是抱有敌意那么简单,或许涉及到狐族与骆家之的恩怨。

    不过,这又与他何干,重生以来这么长时间,让秦墨深深明白一个道理,人族内部的争斗,比之与外族的争斗尤胜。

    经历栾皇一脉的争斗,秦墨已是有些理不清,两年后的黑焱席卷古幽大6,到底人族中的势力,是否在其中扮演了关键的角色。

    “山雨欲来呀……”

    思绪纷乱,秦墨看着桌上的六件半废的,不禁有些出神。

    咚咚咚……

    正在这时,敲门声响起,不等秦墨开门,房门已是打开一条缝隙,冽禹如同做贼一样溜了进来。

    “小禹,你不是被禁足了么?”秦墨瞪大眼睛,诧异问道。

    两天前的广场上,冽禹被带回去后,就再没和秦墨见过面。据南府的护卫说,这小子因为多次偷跑出去,被他姐姐禁足了。

    关于南府明珠-冽瞳,秦墨这两天来可谓是如雷贯耳,听得实在太多了。从某些方面来说,冽瞳已可算是小半个南府府主,在南府中有着极高的威信。

    现在,在这样的深夜,冽禹竟又溜到秦墨房间来,让后者很怀疑,这小家伙若被带回去,恐怕要被禁足一年半载了。

    “嘿嘿……,墨哥哥,你放心,我过来不是偷溜过来的。只是喜欢和那些跟屁虫捉迷藏而已。”冽禹嘿嘿笑着说道。

    这小家伙口中的“跟屁虫”,自是指那些护卫随从,却是听得秦墨暗自摇头,冽禹也是小孩心境,以年龄来说,这小家伙的修为固然很惊人,但是,也仅是逆命境而已。

    南府重地的护卫,其中不乏天境强者,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小子的踪迹。

    “这么晚了,你溜过来,不会是惦记我百宝囊中的宝贝吧!”秦墨捂着腰际的百宝囊,作出一幅很警惕的样子。

    对于冽禹这小家伙,秦墨是有相当好感的,从这冰玉孩童身上,让他想起许久不见的秦小小。与那小妮子分离的时候,她也是这般年龄。

    “不是的。墨大哥,是我姐姐吩咐我过来的,否则,我哪里能从禁足室溜出来……”冽禹压低声音说道。

    冽瞳!?

    秦墨一愣,感到有些莫名,他与那位南府明珠,只在两天前见过一次,彼此之间,甚至没有说上十句话,为何会让冽禹深夜来此。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