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111章 两月的收获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轰隆!

    第五层,一座冰谷的半空,无数涟漪呈现,一股股寒煞罡气暴射而出,也有一道道身影跟着疾掠出来。

    一群身影在半空中横掠,一直窜至数千丈之外,才是停止下来,而那座冰谷则是崩溃,彻底消弭无踪。

    “第五层是的冰谷真危险啊!”

    “幸亏有小姐在,才能一举击杀王者境的,待到这次试炼结束,小姐一定能够成功跻身王者境,成为我们骆家年轻一辈第一人。”

    ……

    骆家一群人脸上有着惊魂未定之色,却是转而欢呼起来,为能够从冰谷中杀出来而庆贺。

    队伍末尾,秦墨则是微微撇嘴,刚才若不是他暗中,以阵纹定住寒潭中的王者境,整个队伍至少要死伤一半。

    “算了,何必与这般家伙计较,有这支队伍做掩护,就更方便我夺取寒煞光团……”

    从第三层,一直到现在的第五层,算一算时间,已是过去了两个月之久,这段期间,秦墨跟随着骆家这支队伍,不断冲入寒煞柱笼罩的冰谷。

    在每一座冰谷中,骆家其他人皆是联手猎杀,而秦墨则是悄悄进入山谷深处,将阵门中的寒煞光团掠夺一空。

    这样的“分工”合作,秦墨相当满意,当然,若是骆家一群人知晓,恐怕就会非常不满意了。

    不过,并非是每一座冰谷,都有这样的阵门存在,有些冰谷深处,是没有阵门布置的。

    也有些冰谷阵门的洞窟中,其光团数量只有个位数,这样的情况,让秦墨有些不理解。但以收获而论,他收获的东西,自是骆家整个队伍的数十倍,甚至接近百倍,如果没有狐狸、高矮子抢食的话。

    这两个月来,秦墨也渐渐觉,在试炼的另一个好处,只针对于他这样的地脉阵道师的好处。

    在破阵寻路时,每一次凝结阵纹,四周的大阵阵纹就一点点拓印在脑海中,仿佛生根一样,再也难以抹去。

    现在,到了第五层,秦墨对于这个试炼地的阵法玄奥,已是掌握了一鳞半爪。

    要知道,整个的大阵布置,耗费了寒族漫长的时间,在无数天才阵道师的不断努力下,才是真正的布置完成。

    而秦墨一个人,在短短的两月内,行进到第五层,就掌握了一鳞半爪。若是被那些故去的寒族阵道天才知晓,恐怕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修整一下。准备进入第六层。墨先生,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骆礼真看向秦墨,颔致谢。

    秦墨笑了笑,道:“大家既是共同进行试炼,何须那么客气,前五层的阵纹,我还能勉力破解。至于第六层的阵纹,我实是没有任何把握,毕竟,修炼阵道太短,届时若是束手无策,我就退出队伍,离开这里了。”

    说着,秦墨起身,摸了摸身上仅剩的最后一件半废的,向众人招呼一声,说是到前方探查大阵的通道,便是朝前走去。

    这座小冰丘上,看着秦墨的身影缓缓消失在冰山的一角,骆家众人皆是神情变了变,有些不安起来。

    这一路上,整个队伍能够通行无阻,有一大半的原因,是这个少年阵道师破阵寻路极快,每每能比其他队伍快上一步。

    也正是如此,他们骆家这支队伍,才能迅进入第五层,并且,还猎杀到相当数量的。

    虽然与其他队伍没有直接接触过,但是,按照骆礼真的说法,他们猎杀的灵鱼数量,应该是历届试炼队伍的前列。

    现在,秦墨却说到第六层,就很可能要退出,这让众人有些无措。

    “哼!这小子是不满他分到的宝物吗?能够让他分一杯羹,已是他天大的福气!”骆枷咧嘴,森白牙齿溢出丝丝杀气。

    “骆枷,刚才若不是墨先生,你能不能出来还是一个问题。你这是什么意思?墨先生身上的,只剩下最后一件了,他只是阵道大师,在第六层退出,有什么问题吗?”骆珊君杏眉竖立,冷声喝斥。

    此时,骆礼真则是摆手,阻止了两人的争吵,告诉众人,她到时自有决断。

    队伍中其他人轻声嘀咕,却也是有些无奈,事实上,他们心里很清楚,就算之前骆家的阵道师没有受伤,估计到了第六层,也是举步维艰,对第六层的阵纹束手无策。

    只是,他们此次试炼的最终目的地,却是的第七层,若是没有一个阵道师随行,恐怕根本无法摸到第七层的入口在哪里。

    ……

    距离骆家队伍修整的小冰丘,大约万丈之外,秦墨伫立在那里,双手不断划动,一个又一个阵纹迅凝结,看起来正在破阵寻路。

    其实,他是又一次故技重施,以剑罡分身为幌子,真身则是绕了一圈,悄无声息的前往小冰丘的另一个方向,在那里着手布置另一条隐秘的通道。

    “骆家这帮家伙,知道我要在第六层退出,恐怕会有手段要施展出来。尤其是那个骆枷……”

    前行之中,秦墨暗中盘算着,两个月来的试炼,他已是摸清了骆家这群人的虚实。

    若是到了第六层,秦墨提出要退出,骆家这群人绝不会让他轻易离开。

    当然,真若是冲突起来,以秦墨现在的实力,再加上狐狸、高矮子,根本无惧骆家这群人。

    就算是骆礼真,虽说剑道造诣堪称惊艳,也是不被秦墨放在心上。

    这少女的剑技虽高,但是,实战经验着实算不上丰富,就比如对阵,稍有劣势,就会有一群帮手跟上,这样战斗磨砺带来的提升,实是收效甚微。

    不过,秦墨则不想与骆家这群人冲突,因为,这是狐狸最愿意看到的事情,他可不想被这狐狸牵涉进去。

    同时,秦墨也不想因为与骆家这群人的队伍,而引起其他队伍的注意。整个中,有太多寒煞柱笼罩的冰谷,有太多的寒煞光团,寒煞灵鱼在等着他,若是锋芒太露,这些宝物的获取难度就会成倍提升,这样的结果不是秦墨想要看到的。

    “呵呵,你小子顾忌这些干什么,大不了本狐大人牺牲一点,分出十分之一的圣火与你融合,将骆家这帮家伙斩杀殆尽就是。”银澄的心念传音响起。

    秦墨翻了翻白眼,懒得搭理这头死狐狸,悄无声息的来到一个隐秘之处,开始开辟另一条通道。

    嗡……

    脚下,一条光路浮现,似乎从第六层的初始地,一直延伸过来,在秦墨凝结的阵纹下,这条光路又延伸出去。

    而后,这条光路很快消失,隐匿了所有痕迹。

    这条通道,就是进入第六层以来,秦墨暗中准备的属于自己的道路。

    并且,他相信这条通道是试炼中的阵道师,都难以察觉的,因为,即使是阵道宗师来此,也未必能够察觉到这条通道的存在。

    这是秦墨、银澄,联手施为的成果。

    片刻,秦墨已是做完一切,身影一动,朝着剑罡分身所在的方向而去。悄无声息的疾掠片刻,秦墨忽有所觉,骤然停驻,身形犹如虚无,与周遭的虚空融为一体。

    砰!

    一声细微的碰撞声传来,从一块巨大冰岩的一角拐弯处,一个身影跌倒在地,沿着冰面滑行了百丈,才撞在冰壁上,停了下来。

    噗……

    骆珊君樱唇张开,喷出一口鲜血,靠在冰岩上,双眸圆睁,怒视前方的来人。

    “哼哼……,珊君,你这吃里扒外的贱婢,竟想给那小白脸通风报信?就知道你和那小混蛋有奸情!”

    狰狞的声音响起,骆枷的身影出现,冰冷的杀意如狂风般席卷而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