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112章 没有出成手的救美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哗啦!

    骆珊君双手扬起,一股碧绿真焰从掌中席卷而出,化为一面碧绿真焰壁障,挡在了身前。

    砰!

    虚空颤动,四周冰屑狂舞,却是被局限在直径百丈的范围内,难以溢散出去。骆珊君则是俏脸苍白,又喷出一口鲜血,整个娇躯陷入冰壁中,其身后的冰壁呈现一个人形的凹陷,龟裂的痕迹从冰壁上扩散开来。

    她眼眸中有着惊惶和绝望,她和骆枷之间的实力,本就相差数段,且两者之间的实战经验,亦是有相当的差距。骆枷刚才有心算无心,她立时就身受重伤。

    “骆枷,就因为对墨先生抱有敌意,就敢私自出手杀我?你这样的恶行,如是小姐知晓,绝对不会放过你!”骆珊君嘴角溢血,嘶声喊道。

    “呵呵……,贱婢,死到临头,还称呼那小畜牲为‘先生’?你们俩果然有私情……”

    骆枷狞笑着,眼中跳动嗜血光芒,缓缓走了过来,一边走着,一边挥掌布势,将四周的场域又加固一些。

    他这样的作为,似是不想这场暗杀,被骆家其他人看到。却是没有想到,在不远处的虚空中,有一双眼睛,正默默注视着这样的情景。

    “骆枷这家伙,竟会在此时下杀手,比我预料的要早啊……”

    隐匿在虚空中,秦墨微微皱眉,他本以为自己提出离队,骆枷至少要在寻找到第七层的入口时,才会对他下杀手。

    却是没有想到,骆枷会这时候难,且下手的目标,是两个月来,与秦墨关系不错的骆珊君。

    “有什么奇怪的?你以为骆家是人族,是一品候补势力,这个家族就很不错么?恰恰相反,这个家族就没几个好东西,这两个月来,你小子还没感觉出来么……”

    任何时候,银澄都不会放过咒骂骆家的弟子,这时候又出来将说了两个月,说了几百遍的话又说了一遍。

    不过,也恰恰是因此,秦墨才越不想卷入银澄、骆家的恩怨中,确切的说,十有**是狐族、骆家的恩怨。

    只是现在,想不管也不行了,这两个月来和骆珊君相处甚是融洽,秦墨自是不会看这少女遇害。

    “贱婢,早在家族中,我就看你不顺眼。现在,为你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

    骆枷狞笑着,身躯一震,这片场域中真焰动荡,一股庞大的力场狠狠压下,将骆珊君整个娇躯都碾进冰壁中。

    他如野兽般狂笑,方正的脸上充斥着狂暴的兽性,目睹着骆珊君的惨状,骆枷似乎很享受这种折磨人的快感。

    “贱婢,在你临死前,让你死一个痛快。虽然早看你不顺眼,但是,你毕竟是我们骆家的弟子,我还没胆子痛下杀手。是小姐下了命令,让我来收掉你这条贱命……”骆枷快意的笑了起来。

    “这不可能……”骆珊君容颜血色褪尽,不敢相信听到的这番话。

    “可不可能,你一个死人就不用分辨了。”

    伴随着一阵狂笑,如洪流般的力场疯狂压下,直接将骆珊君全身骨骼碾得噼啪作响。

    轰!

    骤然间,在封闭的场域中,却是有一道炽烈的焰光如闪电般疾袭而来,如一把无坚不摧的锤子,狠狠砸向骆枷的左脸颊。

    “谁?!”

    骆枷立时骇然,这样的袭击太突然了,不过,他修为高绝,反应如神,当即身影化前冲为暴退。

    然而,骆枷疾退的度虽快,却是快不过这道炽烈焰光。

    砰……,如同巨锤砸在一面鼓皮上,如败革破裂的声音响起,骆枷整个身躯在半空中疯旋,而后重重的砸在地上。

    “谁……”骆枷嘶吼,嘴巴里涌出混杂着碎牙的血水。

    砰!

    一只蒲扇大小的脚掌踩了下来,落在骆枷的脸上,脚掌左右碾了两下,顿时让后者呜咽不已,却是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

    踩在骆枷脸上的,是一个如狼王般的青年,泛着橙黄的眼眸扫了一圈,立时有磅礴的气势蔓延开来,将骆枷释放的力场驱散殆尽。

    而后,一个更加可怕而隐蔽的场域,覆盖了那片区域。

    “窝里反?骆礼真那女人下令,要杀死这个丫头,哼哼……,你们骆家还真是对自家人狠辣呢……,这种肮脏的手段,真让我奇彦恶心……”

    这青年有着一头灰,狼一样的眼睛,正是奇家的奇彦。

    不远处——

    虚空之中,秦墨迈出去的步伐,却是收了回来。他不禁有些挠头,本想出手救下骆珊君,再顺手解决掉骆枷这个碍眼的家伙。

    若是必要,秦墨也不介意和银澄联手,再配合高矮子,悄无声息的将骆家其他人全部铲除。

    尤其是骆礼真!

    对于骆家的这名天才女剑手,秦墨从两个月前,提出要分得一件完好的,而骆礼真没有任何回应时,他就对这女人有些厌恶了。

    以六件半废为酬劳,邀请一名阵道师,这点事情秦墨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加入一个队伍,没有真正的实力,别说是六件,一件半废的都是不值得的。

    但是,进入第三层后,秦墨展现的破阵寻路的度,比之阵道大师中的佼佼者也不遑多让。

    对于这样的队友,提供一件完好的,保障其安全,这是最低的报酬。

    只不过,不喜归不喜,秦墨却是懒得与之有瓜葛,是不管如何,骆礼真是骆家的核心弟子,又与另一个一品候补势力奇家有婚约。

    若是真将骆礼真干掉了,等于是得罪了两大一品候补势力,秦墨也不蠢,自是不愿招惹这种大麻烦。

    可是现在,奇彦忽然出现,举手投足就将骆枷打趴下,言语之间,尽是对骆家、骆礼真的鄙薄之意。

    秦墨记忆力很好,他清楚的记得,两个月前,在的入口处,奇彦还当着整个寒族,那么多参加试炼的队伍的面前,放出豪言,声称骆礼真是他的私有物。

    这样的转变,也未免太大了点吧……

    此时,奇彦则是手掌连拍,一股股气劲注入骆珊君体内,使得她的伤势立时恢复。

    “呜……”骆珊君眼眸布满泪水,眼看着就要痛哭出声。

    “哭个屁!再哭将你这娘们的衣服扒光……”奇彦眼珠一瞪,如凶狼一样欲噬人,使得骆珊君当即止住哭泣。

    冷哼一声,奇彦踢出一脚,将骆枷踢飞,后者身躯在半空中疯狂打转,再落地时,则是七窍流出红白之物,一个天境强者当即毙命。

    这一脚极快,却是瞒不过秦墨的眼力,恰恰是踢在骆枷的脑袋上,却是不损及头颅,直接将脑袋里的所有东西破坏的一干二净,当真如浆糊一样,这样都不死,那就真没天理了。

    做完这一切,奇彦则是抽了抽鼻子,斜眼看向秦墨的隐身之处,咧嘴道:“看戏看了这么久,也该出来了吧?”

    骆珊君娇躯一抖,连忙看向那个方向,随后美眸睁大,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失声道:“墨先生……”

    虚空中,秦墨身影出现,他迈出一步,直接横跨数百丈,穿入那片场域中,站在骆珊君身边,将她拉了起来。

    “没事吧。”秦墨和声问道,握着骆珊君的手臂,真焰探入体内,绕行一圈,却是没有异状,他这才放下心来。

    “墨先生,你,你……”骆珊君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心中却是掀起惊涛骇浪,她很清楚,想要穿入奇彦布置的场域,需要怎样的实力。

    而秦墨却是如此轻松,就穿过了场域,来到她身边。

    秦墨摆手,示意骆珊君退后,抬起头,却见奇彦正歪着头,投来极为古怪的审视目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