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至尊剑皇 第1113章 奇彦的杀意

时间:2018-04-02作者:半步沧桑

    砰!

    一股诡异无形的力量袭来,如海底深处的暗流,待到爆时,已是在秦墨身前咫尺之处。

    这样的变故,让骆珊君惊呼出声,同样身为一品候补势力的弟子,她早听说过奇彦的凶名。这青年对敌时,从来是以雷霆之势出手,却是从未听闻,会在对敌时,突然进行这种诡秘无形的袭杀,让人防不胜防。

    然而,这股力量袭至秦墨身前,却是难以寸进,被一道透明的阵纹瓦解,诡异的力量一层层剥脱,转眼就消弭无踪。

    “嗯?好诡异的力量,蕴含着无比精纯的气血妖力,奇家有古兽一族的血脉?”秦墨一惊,眼中泛起锐利之色,注视着这个灰青年。

    拥有古兽血脉,且修为达到天境后期,又来自一品候补势力,毫无疑问,奇彦是一个强劲的对手。以战力而论,恐怕要胜过时的火妖赤疯贤。

    当然,所谓的“强劲的对手”,是指秦墨以自身实力与之一战。

    淡淡的瑞华,此时在秦墨身周窜动,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势溢出。

    “你就是骆家找到的阵道师,秦墨?呵呵,行了,我只是出手试探一下,不用交手了。”奇彦身上的气机骤然消失,表示他没有交手的意思。

    见此情景,秦墨不禁皱眉,这一连串的变故,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诡异。

    “既然不动手。奇兄,那就再会了。”秦墨拱手,拉起骆珊君准备离开,他先要弄清楚,骆家队伍那边出了什么变故。

    “别忙,别忙,墨兄弟,不用急着走。这丫头都被骆礼真那贱人下令格杀了,你们两个也没去处,不如先到咱们奇家的队伍去如何?”奇彦咧嘴一笑,提出邀请。

    加入奇家队伍?

    奇彦这样的邀请,不禁让秦墨目瞪口呆,这样的变故着实出乎意料。不过,他并没有犹豫,仅是略一思索,就点头:“可以。不过,奇兄要给我一个解释。”

    “哈哈哈……,痛快!走,在路上我给你解释。”奇彦大笑道。

    嗖嗖嗖……

    秦墨三人的身影消失,至于地上骆枷的尸骸,则被奇彦抬手震成粉碎。

    片刻,这片区域的场域消失,一股股寒气弥漫,将刚才战斗的痕迹冰封,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又过了片刻,骆家一群人飞掠而至,虽然没有找到骆枷的尸,却是认定,其葬身于此。

    队伍中,骆礼真容颜无波,美眸微动,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

    “什么?此时试炼,你要取骆礼真的级?”

    半路上,听到奇彦真正的目的,秦墨很是吃惊,奇家、骆家不是有婚约吗?

    骆珊君也是杏目圆睁,差点惊呼出声,却是伤势刚愈,又被秦墨挟在臂下,奔行间风驰电掣,被狂涌的寒气压迫的说不出话来。

    旁边,奇彦嘿嘿笑了一阵,瞅了瞅秦墨,身形一晃,将度又提升了两成。其之快,已是达到天境巅峰强者的层次。

    秦墨对此并不在意,脚下一圈圈阵纹流转,又将融入其中,很轻松的与奇彦齐头并进,并将刚才的话语又问了一遍。

    “厉害!墨兄弟果然厉害,骆家那帮瞎眼的家伙,真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哈哈哈……”

    奇彦一阵大笑,随即道:“当然,我会参加这次试炼,就是要骆礼真那娘们的脑袋,不过,却是因为墨兄弟,才一直拖到第五层,才迟迟没有动手。也幸好没有动手,否则,咱们奇家队伍会损失惨重……”

    秦墨思绪微动,随即颔,已是明白过来。难怪在刚才,奇彦仅是试探性一击,就立刻收手。想必是在进入前,奇家就从寒族东府那里,得知了他的存在,并且,大约也是清楚,秦墨是奕铭风的弟子。

    奇彦也不隐瞒,很干脆的告知,在的前三天,东府就告知秦墨的存在。

    与骆家队伍的傲慢不同,奇彦行事固然乖张,但是,在布局之前,却是非常谨慎。

    有东府府主的提醒,他自是探查了一下秦墨的底细,关于两大域这一年来的传闻,奇彦身处中,自是难以及时探查到。

    不过,绝代阵道宗师奕铭风的威名,却是在北寒圣城的那次风波中,就已被传到奇家的耳中。

    身为奕铭风的弟子,就算阵道造诣再差,也是差不到哪里去。

    因此,探听到骆礼真以六件半废的,邀请秦墨加入队伍时,奇彦是相当头疼的。原因无他,他认为秦墨会答应这样微薄的酬劳,就是一个目的,想要获得骆礼真的芳心。

    然而,进入以来,奇彦不断追踪骆家队伍,渐渐觉不对,好像真正的情况,与他预想的截然不同。

    所以,才有这一次他亲自来探,恰好觉骆枷想要击毙骆珊君,又要击杀秦墨的计划。

    “哈哈哈……,那个贱婢就是该死!有眼无珠到这种程度,我保证这次试炼,她走不出。”奇彦大笑,语气中杀机毕露。

    闻言,秦墨不由皱眉,他能感受到奇彦杀意的浓烈,但是,这两者之间的婚约又是怎么回事?况且,在寒族南府中,他还曾听冽瞳谈及,是奇彦对冽瞳志在必得,后者则是对这门婚约很抗拒。

    “小姐她……”

    骆珊君也是瞪着眼睛,她的目光很迷惘,尚未从这一连串的变故中恢复过来。在内心深处,她依然不愿相信,骆礼真会下令,让骆枷来暗中击毙她。

    “哼……,骆礼真那贱婢……”

    奇彦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来的,让秦墨听到凶兽磨牙般的切齿之恨。

    骆家、奇家,皆是一品候补势力,且同在一域,彼此之间也有些往来。

    关于奇彦和骆礼真的联姻,早在这对男女少年时,两人在各自家族中,相继绽放夺目光辉时,就由家族中的高层定了下来。

    这场联姻的目的,并不是简单的强强联合,而是两大一品候补势力想要联手,冲击一品势力的层次。

    这场联姻,在双方家族看来,乃是珠联璧合,奇彦、骆礼真皆是各自家族的绝世天才,将来必定是各自家族的核心人物。这样的一对天才结合,是两大家族真正联合的第一步。

    然而,在这个婚约缔结三年后,骆礼真刚满十六岁,就是对这个婚约表示抗拒,不愿被一纸婚约束缚。

    对此,奇彦在奇家也是有所耳闻,却是并不在意。与骆礼真一样,他也是心高气傲的绝世天才,在各方面都不逊色骆礼真。

    在奇彦想来,骆礼真不情愿就不情愿呗,待到双方年愈二十,在家族中的光芒足够耀眼,就彼此私下约定,一同反对这个婚约。

    他奇彦是何须人,在奇家的地位之高,尤在骆礼真之上,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

    并且,在奇彦十八岁时,他遇到了自己的心爱女子,也更坚定了之前的想法。

    然而,就在他刚满二十岁,准备与骆礼真暗中沟通时,他心爱的女子却被杀害。同时死去的,还有女子肚子里的孩子。

    “奇兄,你的意思……,下手的是骆礼真?”秦墨眉头一挑,他其实也明白,这一问是多余的。

    “小姐她……”骆珊君眼眸瞪大,俏脸一片苍白,娇躯颤动,她实是无法接受这个秘密。这样的冲击,比骆枷偷袭她,还要来得可怕。

    “不是那个贱婢,还能有谁?我追查了三年,才追查到这个真相,并且,这件事就是她自己动手,这个****……”

    最后一句话,奇彦几乎是咆哮着吼出来,那狂暴的恨意如火山般炽烈。

    “精彩!真是精彩!本狐大人实是叹为观止,这种手段,才是骆家的本色手段嘛……”银澄的声音响起,其充斥的恨意,并不比奇彦逊色多少。

    秦墨揉了揉额头,他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变故,这场试炼中有这样两支水火不容的队伍,恐怕会爆一场大战。

    想到骆礼真,秦墨眼眸深处,泛起一丝冰冷杀意。从一开始,他对那个少女就有一些不喜,看来他的预感是正确的,这样一个蛇蝎少女实是令人生厌。

    这个时候,前方一座椭圆形的冰屋若隐若现,跳动的火苗夹杂着热力传来,让秦墨感到莫名温暖。

    在两个月,四周都是一片森寒,骤见这样的篝火堆,让秦墨有回归西城的感觉。深夜在冰焱峰后山,燃着篝火,烤着美食,听着松涛起伏,一向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

    (本章完)
小说推荐